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0章 .
    </br>

    洛音苑早已自成一体,从人员配备到钱衣份例,都直接由外院掌管划拨。小唐氏现在连内院都不管,却伸手到洛音苑去,着实让洛音苑一众人等疑惑。

    但小唐氏的说法是,你是咱二房的孩子对吧,她管不到外院,但得管自家孩子嘛。

    并且,她摆出的是一副关**的慈祥脸,领着丫环婆子,掂着一个大大的食盒,给小程熙送点心来了。

    于是小程熙拒绝不得,把人让了进去。

    坐定上茶,小唐氏将屋子打量一番,便开始大惊小怪起来:怎么这里乱糟糟那里不整齐?这花盆摆的位置也不对呀,那窗台上那是灰尘么?哎呀怎么有的椅子上摆的垫子厚,有的摆的垫子薄呢……

    将伺侯程熙的众人叫出来一通骂:你们这些对主子不上心的没用奴才啊……

    然后一顿自责:我这有一阵子没过来了,没想到这里的奴才竟然疏忽至此啊。

    主母发脾气,哪怕她只是因为心情不好胡乱发泄呢,作下人的也不好顶嘴,只把她挑出来的问题解释一番也就罢了。

    洛音院里多男人,除了屋里服侍的几个丫头和粗使婆子,其他都是小厮,年龄小的尚可在小唐氏面前晃,但象季光这种大总管,正年青,不好和小唐氏这种年轻媳妇对脸,避到外间去了。其他年长的小厮也是,没传唤不敢露头。

    小唐氏这里排揎了一顿洛音苑的下人,然后就让他们这些人统统靠边站,叫自己身边的丫头婆子上。重整内务加各处排查清检,看看这屋里哪处物件摆放不当,有什么东西需要添减,有什么脏乱差的地方要及时整改……

    于是她带的那些丫环婆子们就忙活起来。

    程熙试图拦着,这不能动那不让动,说东西放的都是他习惯的位置,你给我移了地方回头我找不着啊。

    小唐氏说哎哟,统总能有多大地方多少东西,丫头们是干什么吃的,回头记不准地方找不着东西仔细她们的皮。然后又交待那些翻查的婆子尽量归置整齐,放回原处。

    又对程熙郑重脸:让她们分捡清楚,看看可有缺什么少什么,要及时添置,免得有懒散下人为省事儿,倒委屈了你去。

    再者你年纪小不懂分辩,万一有下人居心不良,带进来些脏污不堪的东西,那就要翻找出来剔除干净。

    就算是寻常物件,该更换的也要更换。年轻人嘛,就是日新月异万象更新的,哪能年复一年一成不变。

    好嘛,总之就是应该翻。那就翻吧。

    于是外间,内间,挨着个儿的来。

    床下,柜顶,摆的,挂的,一处处细致的过,不但搁置的物件都抖喽抖喽,但凡个小箱子小匣子的,还都要打开给她看个清楚。

    有上锁的,也要抱着摇晃摇晃感觉感觉重量,再问问清楚他里面是什么东西,最后还非得要打开核对一下:你这么小,可不要被人哄骗了,再把有毒有害或引人犯错的邪性东西当宝贝了,总得长辈替你过过目掌掌眼才放心呀。

    后来甚至还移驾到书房,连架子上的书都要拿起来抖个三抖,看看有没有夹藏什么东西。

    反正从内衣裤到小金库,都翻检了一遍。放心了吧?

    这一顿内务大整理的结果是,大家都不满意。

    程熙最初幼稚地以为,莫非是他将人接回来,于是这位用了这种讨人嫌的方式,要来表示点感激,表达点**心什么的?后来,他就发现自己果然幼稚了,于是就抿着嘴坐着冷眼旁观了。

    小男孩到了这半大不小的时候,别说小唐氏了,就是亲妈来翻捡,搞得人家没有一点儿小秘密,他也不爽啊,何况小唐氏这帮人,翻得那么事无巨细,弄得跟抄家似的。

    小唐氏也不满意,这都神马呀,费心劳力的这大半晌,没有所获呀。

    不由在心里把武梁来回骂了许多遍。那女人明明说会给他银子用,银子在哪儿啊?

    统总翻出来那么几十两碎银子,够什么使的呀。

    为什么小唐氏跑来洛音苑呢,就是因为武梁告诉她会给程熙钱用。

    武梁所以那么说,也是真想着会给程熙银子用的,至少也要三不五时的给他买多些吃食玩艺珠钗香脂什么的东西送过去,让程熙拿去孝敬小唐氏去,当然也顺带的孝敬府里的其他长辈。

    以小唐氏**沾便宜的劲儿,粮衣炮弹攻势是最有效的。又防她万一到时沾了便宜还使坏,觉得程熙出手阔绰花用过多,污赖他银子来路不正什么的,所以先行堵她的嘴。

    这么尽量跟她处好关系混过这几年,小程熙就真的可以单飞了。

    小唐氏那天回去唐府后,就特意去找唐老大问了下,看看武梁到底有多少银子。结果唐老大告诉她,那个姓姜的女人,如今手下资财怎么着也得有个小几十万两了。

    小几十万两?上十万两都不能称为小吧,还几十万两?

    小唐氏听得十分惊诧,也十分眼红。她根本不信她哥说的都是人家做生意赚来的这话。她想无论如何,应该程向腾也给了她钱用吧?要不然她做生意才多久,怎么可能集下这么大笔巨财。

    既然当娘的有这么多钱,那给儿子用的肯定不在少数了。所以程熙那里,怎么着也得有那么一笔吧。

    小唐氏想,既然程向腾给过银子,那她的银子程家就有份,如今再从程熙手里转到她手里,非常合情合理。

    想想看,就算那女人给了程熙银子,她们母子也不敢公然承认的。

    堂堂侯府公子,你拿外面一个贱人各种在男人堆里混,不知凭哪些手段弄来的银子,你是和人家比贱么?

    还有那女人,你当侯府是什么?养不起孩子不成,你敢用那点儿不知怎么弄来的脏钱来打脸?

    程熙若敢承认,没准老夫人能叫侯爷再抽他一顿去,那女人自然也讨不到好。

    所以小唐氏就想,她完全可以来捡个漏嘛。

    如果翻出来千八百两的,就直接让人抄走去,给他剩下那么百八十两就行的。反正说不清来路的东西,兜出来就是他程熙非抢即盗,谅他程熙也不敢闹腾着找她硬要,只能吃个哑巴亏。

    就算他找她要,她到时也完全可以不认帐。银子这东西,在谁兜里是谁的,又不是谁叫叫就会应的。

    何况当娘的真给儿子银子用,给了也是白给,也不可能还有收据借据什么的凭证。无凭无据的就算说是那女人给的,也完全可以不信他,尽可以反斥他们母子联合弄虚作假。

    到时她尽可以反说程熙污赖,对主母不敬。我来一趟你就嚷嚷少了银子?你把谁当贼呢,有这么大张旗鼓来偷来抢的么?再说就算嫡母真的要你的银子,你就不该孝敬些吗?

    这般想着,小唐氏就越发急切,恨不得搜出来个万儿八千两的才好。

    如果是银票就更好了,薄薄的一叠,怀里一揣,轻松带走。

    哪怕真闹得她带不走,大不了就充公,也便宜不了那对母子。

    小唐氏一番打算,结果却白忙一场,哪里甘心。

    想来想去,还是开口问道:“熙哥儿,你这院里人多,靠你的月例银子,够开支吗?”

    程熙还是个学生娃,和人家那真正分府单过的富家公子自然不同,人家都会分在名下有些产业,他却是没有的。虽然程向腾给他定的月例银子高很多,但总归想宽裕得很是没有的。

    程熙笑嘻嘻的,“不太够啊,所以有时候我找爹爹接济一下。爹爹就从他的月例里,拨给我个几十两周转。”

    小唐氏听见这个就烦,侯爷就是偏心,私下贴补这位。但她主要也不是想听这个的,于是干脆问:“那你现在手头总共有多少银子?不管是月例攒的,还是你爹爹给的,或者旁人赠的。”

    程熙想了想,慢吞吞指着放碎银的匣子道:“就那些。另外还有两百两银票。”

    小唐氏很不想相信,于是又问:“只有两百两银票吗?你最近去成兮酒楼没有啊?”

    程熙想有多少银票和去没去酒楼有什么关系?不过他当然不承认自己去过,摇着头道:“每天都要上课呢,最近不曾去外面酒楼吃饭。”

    小唐氏着恼。没有时间出去?明明几天前才出去过好不好,当她那时不在府里,回来后就没有打听过不成。

    他不说实话,让小唐氏又生了种想再抄一遍的念头。她慢慢站起身来,脸色不善目光如炬地亲自在屋子里又转了一圈。

    小唐氏最后到底没敢弄的太难看,于是装模作样的让撤了两样摆设,换上别的,还让人从库里多取了一方端砚给他摆在书房,这才不甚痛快地收兵走人了。

    程熙心里也恼火,他已经看出来小唐氏是不怀好意的了,于是忙让人去打听可是府里哪处丢了东西,是各处都搜过,还是端搜他这处。

    内宅各处都很平静,并没有哪处丢了东西。

    那就算是小唐氏本人的院子里丢了私物,也不关他事啊。因为从程向腾不让他们跟小唐氏请安开始,他就没有去过那院了呀。再说就算她丢了东西,凭什么断定与他有关?

    程大爷很不爽。想想小唐氏问他的话,又觉得可能和成兮酒楼会有些关系,于是又派人给武梁说了一遍这事儿。

    武梁一听就笑了,猜着这女人大概是冲着银子去的,便把她之前给小唐氏说过的话讲了一遍。

    程大爷一听是这事儿,更加恼火了。

    奶奶个熊的,是谁接你回来的呢,你就这么给我来一壶?

    好吧,我也得回敬你一壶去。

    ···

    第二天一早,程向腾刚起床,就听下人来报:熙少爷病了,说是非常严重。

    程向腾忙往洛音苑探看。

    程熙什么个情况呢?也不发烧,头脑也清醒,精神很好,嚷嚷的声音还挺洪亮。就是四肢无力,动哪儿哪儿痛,躺那儿起不来床。

    程向腾想检查一下,才抬抬他的手臂,就一阵的嚎叫臂痛。让人给他垫个垫子坐起来些,也一阵的嚎叫腰痛。让他抬腿,呲牙咧嘴抬不动,腿痛。

    可全身也无伤无肿无淤青,摸着骨头也完整,偏就那么直叫痛。

    太医来了一茬,大夫来了一茬,各种检查,不知什么毛病。

    程向腾心里预感很不好,叫了太医一旁说话。

    太医表示真没见过这种情况,侯爷呀,少爷的痛又是真痛,不象假装。那要么,少爷是得了种怪病,要么,少爷是中了什么怪毒。

    若是病,一般都会有些前兆,不会好好的康健的人,说躺下就躺下呀。象少爷这么突然的,更可能是毒。

    程向腾当然也正怀疑这个。

    查!

    也不用怎么查,小唐氏头天带着些人来过洛音苑那一番霍霍,作为嫌疑人,她首当其冲。

    男人盛怒之下,也不讲什么脸面不脸面,名声不名声,证据不证据了,直接将小唐氏揪去小屋逼问,“说!怎么回事?”

    小唐氏委屈得要死,大哭,不关我事呀,端来的点心蒸了很多,我院里也很多人食过呀。给洛音苑送的也不少,熙哥儿一人吃不了那么多,应该也有不少旁人食用了呀,大家都没事儿啊,侯爷不能这么冤枉我呀。

    点心多和无毒是两回事儿,想想燕姨娘那会儿,不就是一大盘子点心里只那么一块儿么。

    程向腾急怒之下,哪跟她多罗索,只喝道:“不准哭!你最好快说解毒的法子,否则让熙哥儿有一点儿意外,饶不了你个毒妇!”

    小唐氏呜呜的摇头呜呜的哭。

    程向腾哪还有耐心看她表演,喝道:“来人,给我看着她,别让她死了!”

    转身着人去唐家请人。老国公爷,世子爷,副统领大人,男的女的,只要是唐家主子,只要在府里,全请过来。

    若是一般的毒,太医应该能查得出来。太医都没见过没听说过,他也没见过没听说过,那很可能是来自宫中的极隐秘的方子。而唐家,世家大族根基深厚,就很可能通过某种渠道从宫里得到了这个秘方。

    再加上小唐氏这刚从唐家回来,她的毒能从哪儿来,当然是唐家了。

    这说法是不是严谨,如今谁还管它那么多。程向腾现在也无暇问责,他只是咄咄逼问唐家人,这是什么毒,如何个解法?解好了,一切好说,解不好,呵呵!

    他就想着唐家人多,这种隐秘的事儿也不见得每个人都知道,多“请”些来,总有一个知道的。除了老国公爷在城外庄子上休养呢,其他人一个没少统统请来了程府。

    听说人家儿子瘫在床上,唐家人当真也吓到了。至于程家这般强行请人是否符合规矩礼仪,如今可不是讲究那个的时候。

    他们也知道无论如何,不能叫人家侯爷长子中毒而亡了,否则,这不同戴天的大仇就结下了。

    一边相当配合的来了,一边该推诿不认帐的还是要推诿。但等被程家人带到小屋跟小唐氏团聚后,还是忍不住的各种埋怨自家闺女。

    是脑子被磕了?是发癫疯魔了?这办的叫什么事儿啊。

    趁着现在还能挽回,赶紧解毒是正经啊。

    “孽障,你给人用了什么药?快从实说,晚了不管是救治不及还是让人落下什么后遗症,你想死都没那么容易。”这是唐家世子爷。

    小唐氏哭。

    娘家人来了,竟然不是来给她撑腰为她讨公道的?证据在哪里呀,就认定是她干的?

    “真不是我做的,我根本就没去过药铺啊,我哪儿来的□□啊。”

    “若是药铺里有的药倒也寻常,这药如此狠辣,只怕来路也是蹊跷。”这是唐世子夫人,“你那时在唐家住,不是有天出府去外面逛么,是不是遇到什么走江湖的混医兜售虎狼猛药?”

    “我那天一直在马车上没有下来啊,下人们都看着呢,我怎么可能去买什么猛药?”小唐氏哭辩。

    “难道非你亲自去才行?使唤拉笼一两个下人,甚至大街上给了银子临时找个路人,就能办到了。小姑啊,那天真不该给你银子让你随便买点儿什么去。”这是唐家大嫂。

    刚才是长辈说她倒也罢了,小唐氏对她嫂子倒敢耍横,当下就怒道:“我说了我没有!那小子十岁了,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动手,何苦现在动手……”

    “可你才对人家二少爷动过手脚,谁信你不会对人家大少爷动手?小姑你到底哪儿来的药?”送小姑出府逛那件事儿上,唐二嫂跟唐大嫂可是联盟军,如今见小姑对大嫂态度恶劣,迅速加上一脚。

    不错,程家人也好,包括唐家人也好,都一边倒地认定小唐氏,就因为她丫的有前科。

    小唐氏冲着唐二嫂瞪眼。

    唐端慎也不解,“你若动外面那女人解气也就罢了,你动人家儿子干啥?自己没生下儿子呢,你就着这急?还老让人抓着把柄。”

    唐副统领也是痛心疾首,第一次这么认同这位弟弟的话。

    程向腾这么多年来子嗣艰难,一家子不知道多紧张儿子,你还不长眼的去动。你自己有亲儿倒也罢了,如今膝上空虚,就动这个动那个作甚?不得手得罪男人,就算你得手,万一命里无子呢,你着把一个个都得罪了,还要不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蠢呐。

    枉他还特意夸大其辞告诉她那姓姜的女人很有钱。就是想让她明白,从前还担着一份心,怕程向腾偏心,给程熙厚置家财,或者这女人又在外面弄个私生子,来瓜分程家家产什么的。如今人家那身价,程家就是分家算她一份儿,人家也不见得在乎吧。

    一圈人都不信她,小唐氏哭得伤心。见一直最疼她的大哥没有开口,便急急朝大哥哭诉求同情,“哥,我真没有,你最有见识,你相信妹妹的,对吧?”

    现在还心存侥幸呢?唐端谨一声斥,“快说,什么毒,如何解?”

    !!!

    小唐氏吐血卒,享年,不知道几岁!!

    ——好吧,那不是真的。

    总之小唐氏在那小屋里很苦逼,深觉霉运当头,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什么好处没落着,这身骚倒沾得实在。赌咒发誓无数,但自己去洛音苑是为搜寻什么,她却始终说不出口。

    而这边,程向腾也没闲着。

    唐家一副不知情的样子,他也不能坐以待毙,问药方直问到太贵妃与太后皇上面前去了。

    药方没问着,宫里又是打发太医又是支派太监来问信儿,一会儿一趟走马灯似的。

    程向腾又带着人,亲自把洛音苑再细细排查了一遍,试图找出些什么不寻常的线索出来。

    程熙床前,老夫人急得直抹泪儿,小程熙还咧着嘴安慰来着,“祖母别担心,我这么躺着不动就不怎么痛,或许躺躺就好了。”

    程老夫人越发想抹泪儿。多聪明伶俐一大孙子,这么躺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这已经躺了大半天儿了呀,完全不能动弹,小小年纪天天躺着可怎么好。

    大夫人郑氏在这里主持大局,不时地查看下程熙状况有没有变化,眼盯着下人们精心侍侯行事,不时屋里走动观察一下,看看能不能火眼金睛发现点儿什么,一会儿又抽空劝慰一下伤心的老太太。

    “娘快别伤心了,你看熙哥儿精神头多好,或许就象他说的,躺上一天也就好了。你在这儿伤心,只怕要带累的小家伙也伤心呢。”

    小程熙这儿情况不明,当然也没法用药,只能干躺着。几个丫头小厮围着他揉肩捶腿的,虽然稍用力就说痛,但其实也还挺自在的样子。这会儿就急忙称是,“祖母你可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要哭了。”

    程熙精神好,程家人也算满怀希望,没有真的心情荡到谷底。

    程老夫人这一听便忙止了泪,见他被捶得还挺受用,忙叫人找府里会活络筋骨的好手过来……

    程熙就那么被捶着捏着舒舒坦坦的睡着了。

    一觉睡到下午晌,打着哈欠伸个懒腰醒来,然后才发现,咦,竟然能伸懒腰了?

    不但胳膊能抬到头顶去,腰身也没那么痛了。

    试探着不用人扶要自行坐起来。嗯,还是全身酸痛,但已经能坐起来了。

    一家子大喜。

    程向腾想着他说的“酸痛”,心下一动连忙问道:“熙哥儿,你昨儿都做了些什么事,一件别漏详细说给我听。”

    其实别的活动都可以漏掉,独健身运动一项,让程向腾哭笑不得。

    武师傅有任务,要求程熙连续一个月,要每天做一百个深蹲,一百个蛙跳,一百次举重。

    这剩下最后五天了,于是程熙昨儿个一高兴,干脆一天完成了五天的量。

    ——提前完成作业,勤奋好孩纸,好开心的说。

    啊呀呀呀,原来全身痛疼的原因打这儿来的呀。

    警报解除,程向腾心里放松下来,一边想乐,一边又想把人使劲儿骂一顿再说。又想着他不懂这些得先把道理请明白,于是绷着脸给他按压着腰背再做一遍检查,一边问他,“那之前问你怎么没说?”

    人家不是没说,只是没细说而已。再说这些已是程熙的日常活动,做了这么久从来没出过问题,所以谁也没在意。

    谁知道他竟然做了那么多。

    “身边跟着的小子呢,怎么也没拦着?”

    “我撵了他们独个儿做的嘛,他们不知道。”程熙咧着嘴笑,低下头掩饰那眼睛里的得意。

    ——事情到此告一段落,众人也都安了心,各自收拾收拾,该干嘛干嘛去。

    但是,小唐氏愤然不已,定要让娘家人给自己讨个说法。

    当然还用她说,本来就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会儿脱了干系的唐家,自然就没那么好打发了。

    阴谋论者,比如唐端谨这号的,立马就想到:这小子是不是对唐氏翻捡洛音苑不满,故意装病吓人呢。反正他到底有没有做那么多运动也没旁人知道,全凭他一人嘴说。

    总之,这根本啥事儿没有,就白玩我们一场啊?当我们是谁,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当我们家闺女是谁,想怎么冤屈就怎么冤屈?当时放的狠话怎么说来着?来再说一遍让我们听听。

    谁知这边唐家人气愤满膺,正磨刀霍霍开始指责程向腾的无礼,以及为小唐氏平反冤情讨要说法,忽然洛音苑里又有新发现。

    小唐氏送到洛音苑里的点心,本来太医已经用银针试过,银针不变色。

    太医为了谨慎起见,银针插过后,又将那些点心一个个儿的都弄碎了检查。本来也没发现问题的,于是放在那里没再管顾。结果就在刚才,丫头觉得里面事了,去准备收拾收拾扔掉的时候,闻到其中一块儿点心发出一股怪味儿。

    太医检查后推论,原来点心的外层没问题,内馅也没问题。但这么弄碎了混在一起,怪味儿就出来了。

    那味道,闻着就象馊臭的东西。

    于是小唐氏还是跑不了的嫌疑。

    将那点心弄了一点儿喂鸟,鸟不吃,硬灌,鸟没死。

    并且不是全部的点心都这样,就那么其中一小块儿这样,所以量很小。并且还得留证,又不能真的全部喂了什么去。

    再说有的情况下,鸟吃了没事,还真不敢说人吃了就没事,因为没谁敢来试呀。

    所以点心到底有毒还是没毒?这是个问题。

    程向腾拍板,管它能不能毒死鸟,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好吃食儿会发出这种恶心的味道?什么好东西要用这么遮掩隐蔽的伎俩?

    还找唐氏说事儿去。

    唐氏当然还是喊冤,但唐家人,自然又踌躇了。

    当然唐端谨那种,也是相当有脑子的,当下就帮着妹子辩解。

    那点心昨天送进洛音苑,到现在,这中间不知道经了多少人的手了。

    再说那点心前半晌太医查验还无事,后半晌就忽然变异了,太过古怪。

    象今天,洛音苑里多少人走动,谁临时动点儿手脚都有可能。

    总之仅凭这个就说是小唐氏之过,说不过去。

    当然唐家也是看着程熙情况稳定,所以才有了底气争执。但这事儿程向腾不能定论,唐家也不能。毕竟程熙后续如何,还得再看,并且单就点心的事儿来说,目前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谁也不敢把话说满。

    所以唐家也就意思意思争论几句,埋怨程向腾几声,也未敢多做扯皮,走人了。

    毕竟现在没有人员伤亡,那就妥了。至于点心到底是毒非毒的,那都是小问题。就算最后落定在小唐氏身上,那唐家也不能现在理论,只能等这事儿缓一缓,过了这风头,再替小唐氏掰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