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9章 .作活
    </br>

    武梁能及时知道唐府的事儿,一是程熙那边和她联系紧密,府里或程熙遇到什么大点儿的事儿,总会知会她一声。再者程向腾这边,与红茶绿茶也消息互通。所以小唐氏这样的事儿,传进武梁耳朵里不奇怪。

    但守在内宅的两个姨娘能知道成兮发生的事儿,就有意思多了。

    并且唐家安排得很低调,连马车都没带府标,普普通通的一辆,人进来也没吵闹惊动旁人。

    “你们怎么知道侯夫人昨儿来过?”武梁直接问。

    “是府里采买上的人出来办差,正好碰见,便回去说了。”燕姨娘道。

    她也瘦了很多,显然也没心倒饬,似乎抹了层粉就出来了,没打脂胭的脸显得相当苍白,眼色的鱼尾纹不笑也显露在外。大约年纪不小,这孩子又生得大伤元气之故吧。

    月子里又天天哭闹,那双眼如今便时时的发涩流水,不是装可怜,是落下了见风眼流泪的毛病。

    那泛红的眼睛便让她气恨恨的话也颓了气势,“大夫人竟然也说,那毒妇到底是程府的人,在娘家住久了,不知真相的还当咱府上苛待了她,让人家不愿回来了,让咱府上白白招人笑话。竟是有请那毒妇回来的意思。嗬,你们说可笑不可笑?大夫人前头不是还到宫里告了大小姐一状么,她不是也十分看不惯那女人的行事么,如今竟这般。”

    燕姨娘一脸的失望,然后不住口地诅咒着小唐氏。

    恨不得她最好头顶长疮脚底流肿名声恶臭万人唾弃地去死才好,又为自己那可怜的孩儿抹了番泪儿,然后就致力于回忆小唐氏从前对武梁的种种刻薄,以及她现在在府里提起你来,也是各种谩骂不休,说别让她逮到机会,否则就怎样怎样。

    你看看,你不招她惹她,这也又跑来酒楼挑衅了不是?她以为是你挑唆的侯爷不喜她,把她送回侯府的吧?以她着阴狠的性子,你又不在跟前,恐怕下一步就会对熙少爷动手……想要激起武梁的同仇敌忾。

    就一力的想说服武梁,让她千万在程向腾那儿使使劲儿,让那女人不要回来了,死在外头才好呢。

    武梁却想着府上采买的事儿。朝化街如今已经逐渐在热闹起来不假,街上商铺都开着门,卖各色物什的都有,但有特色的独一份儿的卖家还没有,只是闲人逛街的一个新鲜去处而已。什么时候已经热闹到大府里的采办,都闻名而来了呢?

    如今府里大夫人当家,莫非是她使唤的人?

    对于大夫人,武梁也有和燕姨娘一样的疑惑。当初把大小姐的事儿捅到太后那儿,让太后都没法儿装不知道。然后程向腾被责骂来成兮喝酒,然后她被刺一刀差点儿丧命……那一连串的事儿那么惊心,她怎么会忘记。

    那时候,她不是还很正直血性眼里不揉沙子的吗,如今竟然懂软和转寰顾大局了?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堂堂的前侯夫人,真的能完全按性子行事不顾大局么?

    武梁微微凝神。

    武梁愿意帮忙小唐氏回府,除了交好唐家,以及让程熙落个人情外,其实也没安什么好心。

    小唐氏那嚣张样子,显然还没得到教训,在娘家住着虽然心里难免伤悲,但明显她的日子还是好过得很嘛。

    不作不死,不如让她此回旗开得胜,回府去继续嚣张,也许程向腾能彻底厌了她。然后将人冷冻起来,隔离起来,那程熙最压头的大山也就搬走了。或者燕姨娘给力,能豁出去不怕死,一举趁乱灭了她去?

    当然后者很恶毒,武梁也不愿她如此。还是将人圈养起来比较好,还能空占个位,免得程向腾又娶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回来,一样的日子再轮回。

    这么想来,倒是让程向腾亲自去请她回府,更能让她荣光无限了?

    大夫人想让小唐氏回府,莫非操着和她一样的心思?

    回来了,二房才能够乱?大房才能趁乱取得些什么好处?

    从前把程嫣的事儿捅到太后那儿,乱的也是二房呀。

    以前大小唐氏在府里,眼前这两位可是极少被允许出府的,如今随便说去庙里,人就跑出来了?

    武梁以前对大夫人郑氏的印象挺好,只觉得她人挺爽朗,倒没有多寻思过她。如今想来……唉,还是好好想想吧。

    武梁心里有事儿,也不愿意多敷衍眼前这两位。

    苏姨娘还好,没避嫌不听燕姨娘说些恶毒的话,但也明显没有参与的意思,整个跟听曲儿看热闹似的,时不时捏一捏自己越发肿了的腰身。

    她对小唐氏的憎厌显然不到燕姨娘的程度,但显然对搜刮她银子的事儿也是深恶痛绝,若是小唐氏没了,她也乐见其成得很。

    武梁见燕姨娘说来说去毫无新意,便拦了她话头笑道:“燕姨娘,你只是想让小唐氏不回程府,老死唐家便罢了吗?便解恨了吗?说来说去,你其实就是怕小唐氏得很罢了。恨不得连面都别见,那样你就安生自在了。”

    燕姨娘被噎住,气愤地表示才不是这样。她手使劲儿攥着,跟要捏死谁似的,发狠说只是没有机会,要不然定和她鱼死网破……

    武梁笑笑,“发狠的话你只是说说罢了,跟你在府里一样,孩子病弱,你不是也只会动动嘴声嘶力竭骂一顿解气,啥实际行动也没敢做么?”

    如今也是,什么鱼死网破。要真有这劲头,拿把菜刀剪刀随便什么的刀直接闯进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就完了吗,象尼泊想对程向腾那样式的。

    燕姨娘象个被戳破的气球,慢慢的瘪了。

    “小唐氏现在在唐家自在得很,还可以逛街喝茶下馆子呢。人家父兄那么护着,未来别说在唐家住了,就算是被休弃和离,人家也能再寻良人,滋润日子有得过呢。

    所以说,真想报仇的人才不会想她呆在唐家,而是替她求情,不但让她回府,还让她得自由,不用一个人呆在致庄院里。不是大家时常见面,才方便施手段开战吗?难道她在唐家,或者回府后在自己的地盘上不出来,谁就能拿到她的错处不成?还是说你只会在自己的小黑屋里,默默扎无用的小人儿?”

    燕姨娘半天不语。

    武梁也不多理她,和苏姨娘说起她下江南的见闻来。苏姨娘对这话题极感兴趣,又问她有没有路过她家乡,见着她家人……

    燕姨娘细想着武梁的话,心里烦燥得很。

    武梁讲的道理她不是不懂,可若她对小唐氏下黑手,唐家会放过她?她可不是孤家寡人,她儿子还小要照应,她娘家还有一家子父兄亲人在呢?唐家会放过他们?

    燕姨娘真心觉得,倒是武梁那号人,无牵无挂的很适合下黑手。就算事情败露,也牵连不上旁人。何况还有侯爷呢,没准就偷偷包庇,默默遮掩了呢。

    恨只恨小唐氏那贱人,不敢对人家儿子动手,偏只对她儿子动手。

    燕姨娘脑子转了半天,终于开口打断她们的闲聊,颓丧道:“我倒是想求,但谁都知道我与她不共戴天,我替她求情,连个理由都找不到。”

    “你若真想她回来,尽可以找侯爷去认错,说之前并无实凭,只看到病儿便乱了方寸,怀疑这个气恨那个,才胡乱攀咬小唐氏是幕后主使。如今大小姐的奶娘也已认了罪抵了命,儿子身体状况稳定也正逐步好转,你便愿为儿广积福多行善,不敢再继续冤枉好人,求侯爷莫再责怪于她。”

    “今天你们不是去庙里烧香吗?然后得了佛祖指引,听了高僧点化什么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满大街都是吧?”

    燕姨娘又沉默不说话。

    当初燕姨娘也是挟了病儿在程向腾面前争怜惜争宠,可惜后来发现她闹来闹去,小唐氏无碍不说,而她也没得到什么宠,相反还引得侯爷不快,因此她迅速就收敛了,改了策略又开始蜇伏了。

    这女人最会的就是隐忍。——武梁笑,遇上程向腾这种男人,注定姨娘类生物不好混,百招难奏效啊,人家就护正妻面子。

    现在示弱,和她隐忍算是一个路子,心里虽然膈应,但她也没那么难接受。

    “再说你便是不去求,小唐氏也很快会回来的。因为唐老国公爷装病,宫里太贵妃已经知道实情。虽然没有亲自到太后面前说话,却也已经把话儿传到了太后耳中。太后也好,程爷也好,如何肯得罪唐家那样的世家大族?你瞧着吧,小唐氏回府,也就这两天的事儿,谁也拦不住。”

    这种话不必说太多,燕姨娘懂的。

    也对,既然人家一样会回府,自己白落个人情为嘛不干呢。再说现在二少爷还那么病恹恹的,小唐氏就算避嫌,也不敢现在再对她们母子动手了。

    想通了,燕姨娘就迅速去办。一回府,就求到了程向腾面前。

    她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温贤模样,说她指认小唐氏并无实凭,那是气糊涂了才那般的……

    如今引得侯爷与夫人不睦,甚是良心不安云云,求接小唐氏回来,继续掌家理事,免得侯爷在后宅事上再多费神。

    ——侯爷,家和万事兴啊。

    ···

    程侯爷很不高兴。

    气冲冲来找武梁。

    女人开会这种事儿虽然不是她主动,但要接小唐氏回府,绝对是她愿意的。

    虽然他是会接小唐氏回来,但武梁这样,他就是不高兴。

    “你是真心想让她回来?”他凑近身子,眼睛盯着她。这阵子并没往成兮后宅跑的人,这下又理直气壮地闯了进来。

    小唐氏的事,武梁根本不该插嘴,如今多管闲事,到底有些心虚,对着程向腾还试图抵赖,“她回不回去对我来说无差别,反正不关我事。”

    咱只不过是将两个来策反她的女人反策了一下而已,既没有真的交待程熙行动,也没有做他程侯爷的工作吧。

    可程向腾听到这话显然更不爽,“妩儿,真的无差别么?我跟别的女人如何,都不关你事?你完全不在意?你非得气我是不是?”

    武梁:“侯爷,你想太多了吧。不过别人求到我面前了,我想着能帮便帮吧。多大点儿事儿,就能气到侯爷了?再说了,侯爷是真心不想让她回来不成?”

    “我是不能不让她回来!可是你呢,你帮手唐家能落什么好?怕他们找麻烦怕我护不住你么?你一点儿都不信我么?”

    能不能落着唐家的好都不要紧,反正有这么回事儿,别人会看着的。小唐氏被遣送回娘家,这事儿肯定会悄悄传开的,比如她,比如燕姨娘他们,两家府里都那么多人呢,就算被主子禁口又如何,谁要真心实意替他们保密?反正她如果有说的必要,一定不憋着。

    八卦的精髓在于分享嘛。

    然后别人一样会知道,噢,原本当初她还给唐家帮过手呢。所以他们的关系到底如何呢,值得回味吧?

    若她单线靠一个程向腾,那她就得一直巴紧他,并且还会引得他的对立面那些人,把她也划进敌对阵营去。

    而象柳水云,前太后没了,他洞悉不少贵人们的秘事,但最后仍是没人动他,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与不少贵人有来往,那些关系真真假假错综纠缠,让人弄不清他与谁交情深与谁交情浅。

    所以说,背景复杂,对他们这种无根基的人来说,是最好的保护色嘛。

    象她,因为程向腾得罪唐家,却又因为邓隐宸被唐家容让几分。如今她跟唐家也扯上过关系,没准就也有人会因为唐家而宽待于她。

    这种事儿有时候说不那么清楚,反正四方结交,没错的。不定哪层关系哪天就用上了。

    所以说,程向腾扯什么气他了不相信他了的话,其实扯远了。

    真不挨着。

    不过这种话,说出来程向腾也是生气。武梁干脆不说话。

    程向腾瞪了她一会儿,见她不语,当她默认,忽然就将人一把围抱住,还咬着牙恼怒道:“那好,你既然不信我,你既然信唐家,那我即刻就把人接回来。然后唐家从此不找你麻烦了是吧?那我就天天住这里好了。”

    边说边手上动作起来,罩在她胸前就一阵**。

    武梁被这般突然袭击,差点儿没忍住叫出声来。这什么来理论的,这什么逻辑?纯粹为了来耍个流氓吧?

    流氓的手十分的放肆。

    “疼疼疼,伤口疼。”武梁一边挣,一边耍老招式。

    “疼?疼那是欠摸!”程向腾声音先还是怒的,临了却变哑。只手上动作不停,甚至比刚才还用力,一边仔细瞧着武梁的脸色。

    只是矫情地喊疼,可就没见疼得头上冒汗鼻顶发红之类的症状。就说吧,一动就喊疼,又死活不看大夫不用药,那还是那个很知道顾惜小命的小东西嘛。

    识破某女假装的男人,忽然手上加劲儿,直接把人衣裳顺着领口从肩头往下哧拉撕开,露出胸前白花花一片,然后脑袋迅速就埋了上去……

    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很快,某女发现自己软了。

    她弱弱地想,算了,老娘一直旷,又有人送上门,这货色还不错……

    那天很折腾,先是男人很折腾,后来女人反折腾,然后男人嫌她不够折腾,于是蓄力反攻自己花样折腾。

    许是睡的过早,武梁夜半就醒来,身上酸软一片。不想动,却再也睡不着。

    她一动程向腾就醒了,闭着眼睛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背,见她半天不睡,便伸手摸了床头早备着的药膏来,“反正睡不着,我给你摸点儿药揉揉吧。”

    那是去疤凝痕胶。当初伤好后一直在用的,只是后来她跑去江南,这种高贵的大内用品便没处供应了,如今胸前留着尚未尽消的一道疤痕。

    虽然颜色已消得很淡了,不仔细看不出来,但那硬硬的手感,与旁处肌肤大不相同。

    “让你乱跑,要不然早消完了。”程向腾涂上药膏,**着伤处,让肌肤发热。

    **伤处的主力是大拇指君,而其他几指张开,顺便就罩在那近旁的山丘上来回蹭擦。

    武梁带着浓浓鼻音含糊道:“消了又怎样,反正摸着又不是我爽。”

    程向腾噗哧笑出声来。

    手下越发放肆,脑中心猿意马。

    不过刚涂上那主贵的药,这会儿子也不能做什么旁的,免得把药蹭到了别处。

    男人空出一只手,牵引着女人的手往下,去触自己那处。

    火热坚硬,女人身上一阵发热。

    那山锋尖尖儿也傲然挺立。

    程向腾感觉着手下的变化,偏坏笑道:“想了?忍着!”

    忍?自己能忍再说吧。

    新一**战方酣,两人**着平复情绪。

    累是极累,却仍是睡不着。

    生理上的愉悦渐平,心理上的别扭滋生。

    武梁想,自己真他妈就是矫情货,一点点儿撩拨就起劲,也一点点儿事都能睡不安生。

    从前的时候,武梁想等自己离了侯府,有了能力,一定远离程向腾,让他连自己的边都摸不着。自己要找个好人嫁了,要过自己的日子生自己的娃。

    但是柳水云之后,她就自己跑回京,试图借力了。那时也想着,等她先站稳脚跟了,再与人撇清关系吧。

    然后她也借上劲儿了,如今生意顺遂手头宽裕了,她又回不去最初离开侯府时的心情了。看看陶家为了能与侯爷拉上线,费了那老鼻子的劲儿。自己白白有这资源,却要自已了断不用,很没必要吧?

    另外嫁人的事儿,怎么想来思去,不管嫁谁都更多的是消耗自己,约束自己,没有现在自由自在呢?

    所以有时候武梁觉得自己挺善变的,很多想法都是当下的。回头环境一变,周遭条件一变,自己心境跟着就变,处理事情的方式也随之改变。

    到现在,和程向腾的关系成了这般。

    对唐家或者小唐氏,不管他们来软的来硬的还是来横的,她还真没那么怕。老娘最多要命一条,你们要命好多条呢。

    和程向腾偶尔的那什么,她其实也很那什么。但是,程侯爷真的会象她想的那样,老娘有需要有召唤才来么,还是是会一两次就放弃?

    自己会不会在一次两次的露水之后,也渴望更多次的滋润呢?

    再然后呢,会不会就越来越不舍,越来越贪恋。雄性的气味,健壮的躯体,温暖的怀抱,欢娱的床第……

    当习惯了枕着某人的臂膀入睡,她会不会最终舍不得放开?然后就那么日复一日,忘了挣脱,不想挣脱。

    然后,她就彻底沦落成什么?

    床伴?炮友?外室?情妇?小三?狐狸精!

    武梁心里乱乱的。

    她很少纠结。但是因为这个男人,横生多少纠结。

    还有程家后宅的那些女人们。这是又要跟她们搅混在一起,再次进入挖坑互掐模式么?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罢了,不如成兮后院空置出来,自己搬去别处住吧。或者干脆离京,不在京城安营扎寨了吧?

    回头就将京城粮店改整一下扩大经营,让唐大奶奶入股好了。粮食价格平稳,生意虽然不容易赚大钱,但相对也稳定得很无甚大风险。

    毕竟在蜀地收粮,那发的是战争财,万一被人提起,很有可能被人诟病,把唐家拉进粮界来,有什么也一起帮着扛扛嘛。

    然后把京城其他店的生意都梳理一遍,把原本没太经心的店或整改或扩大或关闭转让,顺完了之后,就可以四处游走了。

    坐商变行商,生意达三江嘛。

    她现在兜里那点儿小钱,在穷人面前值得骄傲,但在土豪面前,实在不值得一提。她还是努力去赚钱吧,争取把自己变成小豪。

    将来好用钱刷名誉,刷地位,全面升级自己。这才是该坚持不懈的正道。

    身后那人身子热烘烘的,一手臂给她枕头,一手臂圈抱过来搁在她胸前,象个舍不得离开奶嘴的贪吃小儿。

    有点儿热,武梁轻轻挣了挣身子,不和那人贴那么紧。可是须臾,那身子又紧紧贴上来。

    武梁便不再动,顿了少顷,长长吐了一口气。

    程向腾也没睡着,只是闭目养着精神。

    他们有多久没有这么相拥而眠了?从她出府到如今,那是多久了呀?

    他们也曾在成兮的后院有过短暂欢娱,但那是白天,匆匆而别。

    如今这么真实的悠闲的相拥而眠,让人心里那么踏实,又那么不踏实。

    程向腾知道,有些问题避之不开,必须面对。

    然后,他清晰地听到了武梁的叹息。

    “睡不着?”男人开口问道。

    武梁见男人也没睡着,忙轻轻动了动身子换个姿势,一边轻轻“嗯”了一声。

    程向腾那搭在她身上,落在她胸前的手又不轻不重抚弄起来,过了一会儿笑道:“又想了?”

    武梁暗骂一声科奥,肯定是某处又没出息地挺了。她翻身趴卧,借以躲开某人,被人笑得越发厉害了。

    不过程向腾也没再胡来,人倒算正经,就那么轻抚着她的背,轻声道:“你看你总撵我走,可其实明明就很想,这身体的反应多真实,就你偏要装。”

    武梁无语。

    被身下两坨子肉硌得不舒服,只好又侧了侧身。

    男人也跟着侧身,亲了亲她的额头,继续道:“我等下就早点儿走,免得人看到了说闲话,好吧?我知道你顾忌熙哥儿名声,不想人家传出不堪的话来。我也顾忌,熙哥的,你的我的,我都会注意的,咱们都好好的才行。

    至于唐氏和唐家,你也不用担心。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你熙哥生母的身份,替我挡刀的情份,唐家若再唧唧歪歪不满咱们的亲近,就休怪我翻脸。

    还有小唐氏,本来你救了我,她该心存感激才对,不过咱们还是别指望她这些了。这女人心术已坏行事歹毒,不再作恶就不错了。你看这次送她回去,唐家也没脸真的理论起来。

    只是接还是要接回来的,免得这上下的面子都挂不住。并且很快老夫人寿宸又要到了,摆寿宴时,还要让她正常的出席,也好平一平外面的流言。等过了这事儿,就让她老实在自己院里呆着吧。”

    他收回搭在武梁身上的手,枕在脑袋下,瞧着帐子顶,“两儿两女,我也该满足了。没有嫡子就没有吧,我们熙哥儿都那么大了,行事越来越有章法,不比谁家的嫡子强啊。还是用心把他们几兄妹教养成人更牢靠。免得多生一个出来,被教坏了长歪了,更添烦恼。”

    程向腾说别的,武梁都没多少感觉,只最后一句,喜闻乐见。

    不过,程侯爷这么想得开,他娘知道吗?

    当然接下来的,更是让武梁微微诧异。

    “那些女人……没意思得很。我以后都不碰别人,只要你一个,好不好?你不要再不让我来不让我碰的见面就撵人,会憋死人的。”

    然后又提起他的哪处哪处别院,说咱们约别院吧,那里幽静……

    武梁把头扭一边儿去。

    ···

    小唐氏那边,后来到底是程熙出面去将人接了回来。

    有燕姨娘那么当众为小唐氏求情开脱,于是小唐氏害人早产一事也就揭过了。所以后来仍是唐家大嫂出面,去拜访了程老夫人。

    唐家表示小唐氏可能养孩子还真没有经验,女儿不养在身边也可以,只要交给放心的人带就行。并且有程大夫人在,小唐氏不掌府中事也罢了,但是,最起码二房房头的事要让她重新掌管吧。这是为人妻者正当正份的事,若这点权利都没有,岂不被人笑掉牙。

    程老夫人说那是自然。

    后来程向腾也没多说什么。

    二房能有什么事?几个孩子都各有人负责,男人又时常不进后宅,也就剩两个姨娘同丫头下人了,有多少事儿好管的?

    总之,小唐氏不但回来了,而且从从前被闲置状态复活过来了。

    所以说,人家小唐氏哪是作死,分明作活。这回府就又掌了二房的权了,这不以退就进嘛。

    有老妈妈嘀嘀咕咕说闲话,“二夫人一回来,大伙儿又得紧着皮过。”

    燕姨娘路过,忍不住接腔,“都是那位好熙少爷嘛,好好的倒去把人接回来。唐氏没动到他身上,他不痛不痒的倒乐得做人情。”

    下人们没人敢接话。

    燕姨娘话虽这么说,她自己那嘴巴却也是乖巧得很。

    她主动对小唐氏服软,说小程照那么小那么弱,看着就让人心疼。不过当娘的深知,就象当初她护不住一样,以后也是主母让他活他才能活。

    说以前自己不懂事,得罪主母,如今万不敢再来一次的,只求小唐氏抬抬手,让孩儿能够平安长大。

    因为现在孩子实在身体不好离不了她的照应和喂养,求小唐氏能让自己抚养到一岁以上,等孩子身体稳定了,以后是交给主母养也好别人养也好,都听小唐氏吩咐。

    至于自己,只求一个小院安静过活。反正如今她年老色衰,皮黄肤糙,也不敢求男人的怜惜了,只求主母怜惜。

    只愿将来孩子大了,看在她生了她的份上,不致于少她碗饭吃,也就心足了。

    她姿态摆得低,语气分寸拿捏得好,十分低眉顺眼懦弱胆怯的样子。

    小唐氏听了难免得意。不管她是真的还是装的,有个儿子可以拿捏倒也有点子好处,个个为了孩子还不是得低头?

    想着,少不得瞪了旁边苏姨娘一眼,就她无子,时不时的不顺她意。一点儿银子就知道使劲攥着不撒手,要那么多银子陪葬啊。

    只瞪得苏姨娘莫名其妙,当下就表示,夫人哪,我没银子了啊,今年流行新装那事儿,你们裁吧我不参与啊。

    然后,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小唐氏接掌程家二房之后,第一桩,便是带着人马忽降到了程熙的洛音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