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5章 .还债1
    </br>

    武梁离开锦城后并没有回京,而是再赴江南,去接芦花。

    她这趟出来,让车马行掌事们一路跟随,想建立一条自己的车马网点。之前过江南时,那些看好的地方,甚至谈好的合作什么的,基本都处于待定状态。因为那时只能空口说白话,没钱定下来呀。

    现在她腰包鼓,带掌事们一路再看过去。除了原本看好的地方,还有几个她觉得位置相对重要的市镇,也需要重点考察一下。

    她一路按着自己的步调行事,本想着到了江宁,还了欠债,接了芦花也就完事儿了,没想到还债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陶家尚未得到茶引,具体原因不详。这件事儿武梁没到江宁就已经知道了。

    但是对于陶远逸,武梁是觉得她还了帐就是两清了。毕竟她允许陶远逸单方面宣扬他们订亲的假消息,并且她留了芦花在那里,也算出过力配合过他们了。

    如今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应该已经足够陶家做文章的了。陶家没能因此取得茶引,那是他们运作能力的问题,和她就没什么关系了。

    说起来,武梁觉得陶远逸挺那个的。有句话说,当着真人,莫说假话。象茶引这么明显的事儿,陶远逸如果早早跟她说了实话,那时候武梁没准就真的跟他讲要求提条件,然后和他大力合作,积极想办法攻略程向腾,帮他把茶引拿下,完成一场互惠互利。

    但他偏不提,一直在那儿玩感情攻势,好像她就五行既缺心眼儿又缺**似的,会一步一趋跟着他的脚步走。磨磨唧唧到现在。好了,现在玩脱了吧,茶引没着落不说,现在老娘也不缺银子了,也不要陪你玩了,你连个人情都落不着。

    总之将之前几家店垫付的银子一还,债务了结互不相欠。以后有心合作开新店的话十分欢迎,无心合作也没关系,大家尽可以好聚好散。

    她是这么想的,结果没想到,事情有点儿复杂,完全不肯朝她既定的方向走。

    就在不久前,京城里,两人贵人对坐饮茶,就有聊到她。

    裕亲王拈起茶杯饮了口茶,看了看四周,笑道:“还不错,一个女人家能做到这地步,是有些能耐的。”

    程向腾笑笑不说话,等着下文。

    “听说了,舍身救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只是如今人家要成亲了,知道我随后会去江南逛逛,所以想请我顺便过去证个婚。我觉得两情相悦么,也是美事一桩,定北侯以为呢?”

    程向腾掂着茶盏本来要喝,闻言顿了顿又放下。

    “王爷也知道,那是下官的女人。下官没给她名份带回府里,是因为她喜欢外面自在,下官不愿勉强她。如果真象王爷说的那样,她与人两情相悦,心甘情愿肯嫁,下官愿亲自替她置办嫁妆,开道送嫁。否则,下官也绝不会看着别人,勉强她半分。”

    裕亲王点点头,若有所思地抿了口茶,“有情义。”

    他听出了对面男人压抑的不爽,和话里的绝对。

    陶家为了这么一个女人,竟将话递到他面前,于是他才好奇,什么样的女人那么不得了?

    原来是有人争的女人。

    ——而武梁再见到陶远逸时,是这样式的。

    “你还知道回来?”男人声调幽幽道。他目光沉沉瞧着她,好像已经海枯石烂望眼欲穿等了许多年似的,听得武梁愣了一愣。

    然后她不自在的咧嘴嘿嘿笑了笑,“当然会回来,来还债嘛。”

    陶远逸轻轻嗤了一声,把目光偏到了一方,带着那么点儿小羞涩的意思,他说:“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还债。我正想再开几家店送你,凑够个十全十美呢。”

    啊?

    武梁又愣了愣,才道:“……呵呵,这玩笑开得,太让人开心了。”

    “这怎么会是玩笑?”陶远逸一脸嗔怪,“我们早就说好的,只要我家长辈同意,咱们就成亲。如今,他们对你非常满意,想让咱们即刻成亲呢。”

    武梁:……

    来真的?这什么情况?

    当初留下芦花,明明白白说的是配合,配合!她拿名声交给他们使唤去就完了,到现在还演这种戏码干啥?

    她看着芦花。

    芦花就等在旁边,见武梁看她,忙上前插话,“姑娘一路上累坏了吧?陶老板,我们姑娘要先洗漱歇息……”

    送走了人,芦花不待武梁问,就急忙讲起来。

    陶家很郑重,不但请好了官媒,备好了彩礼,还各色礼节物件都准备齐全,只等武梁回来。

    一副动了真格要订亲的样子。

    陶家还写信去京城,让京里的掌柜派人送姜十一过来,以参加她的订亲成亲礼。

    姜家就这么一位子侄,叫他来全了礼节更合情理。

    芦花说:“姑娘啊,陶家人生意遍布大汤,姑娘在蜀地又不低调,那种种行事,对你上着心的陶家人早已知晓了。”

    “我什么行事?”

    “会做生意啊,陶家人都夸多少遍了。”

    如果之前陶家人对她还只是觉得尚可的话,那经过蜀地这次的收粮事件,那对武梁真是相当满意了。这样的女人,不是会做生意,而是十分会做生意,她不是生意场上的跟随者,她很可能会是引领者。

    这样的女子,真的可以娶回来。陶家太需要这样的人才了。

    陶远逸年轻轻的做了家主,为什么呢,因为陶家显然没有比他更有才干的人了呀。只是他到底还不曾有过什么服众的表现,所以陶家长辈们放了权却难真的放心,一路意见建议很多,算是帮扶着他。

    结果却是长辈的意见太多太散,偏又个个辈份在那儿心意在那儿,于是陶远逸这个那个的都得认真参考诚恳答复。所以陶远逸做事很小心谨慎,最后大家都费心劳神,陶家的生意也没见比从前多有起色。

    他若得了这女人辅助,那长辈们便能真的放心了。

    “若得了姑娘,即刻就能帮他们赚钱啊,不比那没着没落的茶引强?何况就算姑娘成了亲,侯爷也未必就不帮你了,茶引还是有可能得的嘛。怎么算都划算,还白得一个美人儿,要是我我也一个心眼儿的娶姑娘。”

    芦花一脸笑意,话说得十分的没心没肺。她完全不担心武梁,如果她不想嫁,陶家肯定留不住她,侯府还留不住她呢。她对自家姑娘是越来越葱白了真的。

    若是从前,嫁入陶家,那还真令人动心。陶远逸这男人长相儒雅行事也不让人讨厌,陶家又是二般的有钱人家,大约只要他们不犯抄家杀头的大罪过,不说世代富足了,至少她这一辈子衣食无忧是没跑的了。

    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姑娘涨身价了呀。

    她如今,负担就个姜十一而已。那小子省事儿的很,只需能喂饱他,人家自个儿就默默的妥妥地抽条着长了,根本不用她多操心。所以基本上,她如今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自在状态差不多,干嘛要去嫁人讨不自在呢。

    嫁了人做什么呢?以后陶家能给她什么依靠?更能给她束缚好不好。没准哪天不爽了,开始嫌弃她在外抛头露面时的各种不成体统,找个托词给关个祠堂浸个猪笼啥的呢。

    她又何必。

    最关键是,她跟陶远逸,一直就是演小戏的互动,并且演得假腻无比,谁都不愿意多**思去粉饰,互相一副心知肚明咱不当真的状态。成亲?

    总之她如今就没想着嫁人,如果真要嫁,她也只考虑那种她能降住的家庭,谁也不能拘束她是第一位的。象陶家这一大家子,这样那样的一堆讲究,相应的自然有一堆要求,让人这不能那不能的,还是算了吧。

    很快陶家三爷就代表长辈出场了。他对武梁一脸怜惜,说她族中人稀,一个小侄儿也还顾不了自己,她一人漂泊在外居无定所让人真不放心。

    一副咱快订亲吧快成亲吧以后就是一家人了陶家就是你的家了。好似她要不成亲,她就是马路边的流浪猫狗了似的。

    貌似老头那太过殷勤的姿态,还引得随他同来的其他同辈们对武梁频频侧目。

    瞧瞧那各种意味儿的眼睛,武梁就缩了缩脑袋。大家族,人多,腻害。

    武梁干脆跟陶远逸面谈,“我记得第一次找你合作,你挺拽说我的经营计划‘投入多风险大收益微薄无名无利,我是疯了才会跟你合作吗’?那现在呢,你是疯了吗?”

    陶远逸:“那时说的是生意,现在这是感情,怎么能混为一谈。”

    “你就扯吧,你这种奸商,不是一直把感情当生意的吗?”

    “以前我和你不熟,你又主动来找我,所以是有想着利用一下,”陶远逸委屈样,“可是原本我要勾引你,却中了你的美人计,这是你的责任啊。如今你空手套白狼成功,而我,我就是疯了,宁愿被你套着,永远不走出来。”

    这什么呀,深情不象深情悲情不象悲情的,武梁只觉牙疼。

    算了,明白人故意要扯糊涂事儿,她也不多说了。只是现在也不好就走,免得路上与姜十一错过,让这娃到时不知道怎么面对陶家这帮子人。

    所以她等着,等接到姜十一就离开吧。

    谁知道陶远逸跟明白她在想什么似的,道:“长辈们体恤姜家无长者替你操心,特意请了裕亲王来替我们证婚。所以咱们赶紧定下来吧,裕亲王就快到了。”

    啊?武梁原本对订亲一事还只是惊讶,如今可真是惊吓了。

    什么亲王那么闲,管这等闲事?那如果她拒婚,不能随便走人了事,一定得找出有说服力的理由了是吧?否则亲王会闲得蛋痛过问此事吗?知道她行事出格会代表月亮浸她猪笼吗?

    武梁被亲王名号吓住,十分沉不住气。“你真想成亲?你真觉得我俩合适?”

    “当然,要不然咱俩这么长时间,算什么?”陶远逸道,“你答应了的,也跟我回了江宁,自然不能反悔。”

    哈,怪她自作聪明,以为人家只求茶引。结果自己玩脱了。

    “咱别玩了行吗?直接说吧,你图啥?”说开了没准咱可以不用往成亲上折腾,直接让你图上不就完了?

    “我就图人。”陶远逸瞧着她,目光不移。

    “我连你……我不了解你的一切,你呢,又了解我什么?”

    “我二十有六,无妻无妾,”陶远逸道,“以后府里也只有一妻,永不立妾,你可满意?至于你,我了解的已经足够多。”

    若真如此,那她也不用纠结。“那好,你想怎么个成亲法?”武梁问。

    “你有什么想法?”

    “关于财产,我的还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关于自由,我要管理内宅儿,免得别人欺负我,我要时常去外面走动忙活生意,陶家不得干涉我的一切行动。关于人事,不管府里府外,你若有别的女人和娃,都让他们赶快去死……暂时只想到这三条,如何?”

    若同意咱就来个官方版,找官方人士和能人名士立个状作个证,咱今晚就洞房也没问题。

    陶远逸默了。

    然后他道:“……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去,被人听到你就成恶毒婆娘了。”

    听起来应该是针对事关人命的最后一条的说法。所以,二十六七,果然有女人有孩子。她就说嘛,哪有那么优质的剩男等着她捡。

    什么都不用说了,还是认真想想,看怎么应对裕亲王吧。

    然后她没想到什么招,他们也没等到姜十一或者裕亲王,虽然他们真等来了两辆马车。

    两个女人。

    陶远逸的两个女人。

    山东济宁的这样俞姑娘,她老爹是陶家柜上有能耐的大掌柜之一,这姑娘从小跟在她爹身边,做生意那也是一把好手。如今济宁那边的生意,已经是这姑娘说了算的了。

    而福建那位芳姑娘却是位来自青楼的奇女子,美貌又聪慧,被赎身在店里帮手,如今也是能顶一方事儿的大掌柜。

    这两辆马车到了江宁也不往陶家门里去,就停留在武梁下榻的客栈里,然后两姑娘找准目标,亲亲热热要来拜会姐姐呢。

    我去!

    武梁抖了抖。

    让人去死她是不能的,但姐姐也是万万不敢当的,最后大家亲亲热热的,武梁称呼人家小嫂子了。

    ——这自然是程向腾的手笔。陶家着人去接姜十一,程向腾拦了人,却给人送来两位美娇娘。

    他了解某人,所以老神在在任由她跟着人家下江南,然后找准时机,直截死**。

    不管武梁之前是怎么想的,他都不信等她见了人,还会同意什么亲事。

    武梁很高兴,这完全想什么来什么嘛,订亲前被这般打脸,姐不肯订亲说得过去吧?

    心里默默给程向腾点了个赞。怪不得红茶绿茶俩丫头一直高冷范对陶家人,没有行动起来粗暴撵人什么的。

    陶远逸当然黑了脸。

    然后他对武梁说了这两位的来历。坦言自己长期在外,有时在某个地方呆得久了,也难免有人服侍。不过他说,早已经跟她们说好了,她们自己以及各自子女,将来都不准入陶府的,就在外安置产业给她们过活就是了。

    象如今就是,就算她们跑来江宁,也是不会让她们进陶家门的。

    陶远逸说,他年纪日长,却一直没有成亲,家里担心子嗣问题,所以要好歹等他先有了后,才由得他慢慢挑正主儿。说她们也都是族里长辈掌过眼的,万一正妻无后,才会从她们子嗣中挑一个领回府去。

    反正就是多重保险的意思。

    武梁问他那族里的标准是什么。陶远逸说,陶家从商,这些陶家女人和后辈,当然按经商资质论。

    武梁笑得直打颤。连说不错不错,正该如此。你应该多出去走动走动,多找寻些有用人材。将来岂不满江湖都遍布你们陶家子女,全大汤都遍是你陶家的生意了吗。

    话调侃却并不含酸,人笑得那么事不关已,笑完了说陶掌柜,我来江宁,真是专程来还你银子的。

    陶远逸叹气,她真是一点儿跟他成亲的心思都没有啊。

    他都想过,能成亲自然最好,就算她拒绝,那也是她理亏,她总得欠他一个大人情,将来,他也总是要讨回来的。

    但谁知道那个侯爷大人会这般拆台。

    这两位从来就没到过江宁,提都没提起过,这竟然直接就来了。那位侯爷大人还真是,颇费周章啊。

    至此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陶远逸知道,再提成亲的事,武梁绝对要翻脸了。

    她不愿意,入了府也还能走。侯府挡不住她,他陶家也挡不住她。

    于是他干脆退回去,重归主题:“还银子什么的不急,我们都说好了,回头从盈利中慢慢扣除也就是了。只是订亲这事儿,原是怕芦花配合有破绽,特意等你回来,让事情逼真些。怎么样,你当真了没有?”

    ——这说法让武梁又愣了一回。安排得这么缜密,只是场秀?

    后来,陶远逸换了种说法,说他是真的很喜欢她,陶家长辈也都很喜欢她,说他想认她做妹妹,愿意给她帮扶依靠,问她可否愿意。

    这个,武梁认真想了想,觉得这个真不必了。

    在身份上,两家都是商贾,联合在一起也不会提升多少档次身份。最多陶家是商界前辈,成绩比她出色罢了。

    无利益冲突,大家客气来往,甚至逢年过节互相送点儿礼什么的,也是寻常。若有利益冲突,大家依然会各施手段商场争食的。

    平素若她扯着陶家大旗,做生意能让人放心几分,但也会让人提防几分。

    再者她的人脉在京城,陶家也是,人脉上的重叠,让她也没必要找他们借力。

    最主要是,陶家已然是皇商,她若也沾上陶家标签,那她就不可能同样成为皇商。毕竟皇家也要考虑平衡的问题,不可能让陶家一方接手多重皇家业务。

    不是她就想要成为皇商,而是说,她这株小草离得太近,就只能在陶家遮阳蔽日的树阴下生长,永远也做不到和人家并架齐驱的位置。

    何况,武梁坏坏的想,干妹妹什么的,也不知道在不在九族之列。她本来自己不惹事儿就行了,惹了事儿也是自个儿要头一颗。但这若认了亲,万一陶家那七姑八婆的谁犯了事,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被连座治罪。

    反正很没必要多此一举。

    后来陶三爷又出面,又是一副为姑娘你名声着想的样子,说你们之前相处那么久,总会有不明真相的人说点儿什么。你们二人若成了兄妹,也好堵堵别人的嘴。

    可惜名声这种东西,向来不是武梁考虑问题的重心。武梁说清者自清,微笑拒绝。

    她对陶远逸说,有情谊,为朋友也可以两肋插刀。无情谊,亲兄弟也可能背后捅刀,所以认不认亲,那只是形式主义。

    陶远逸听着她撇清关系,微笑不语。

    但她几番还债人家都不接,不收她的银子,也不肯拿她的欠条出来,好像不扯上点儿关系就不行似的。后来到底又多开了几家店,真的凑成十家,十全十美了。不过后面几家店,武梁都自己出银子了。

    陶远逸帮她置办离开江宁的行理时,一边还为自己叫屈似的叨叨,“你说我把感情当生意,其实我没有。我只是习惯了付出之前,先算计一遍得失。可是这样,已经让人很不舒服是不是?你想想自己又是不是这样,有没有纯粹的不计较得失的付出过真心。”

    武梁没吱声,心里默默想了一下,觉得嗯,果然生意人通病。

    陶远逸当她默认,道:“所以我提醒我自己,不能总是理性,遇到喜欢的,要听自己的内心。我留在京城过年,不只是为茶引,是听从自己的内心。”

    现在说这种话已经没有意义,武梁不预置评。

    “我想说的是,你若遇到合适的人,也要听一听自己的内心才好,不要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武梁点了头,心灵鸡汤什么的,遇上了就沾点儿也行。

    “还有那两个女人,够聪明,不讨厌,太主动,没拒绝,最后就成了糊涂关系。你一个人在外奔忙,有没有过感觉孤独的时候?若遇到顺眼的无麻烦的,有没有可能也会糊涂一下?”

    这话对女人说有点儿作死,所以陶远逸根本不给她接话的机会,“这种话若对别的女人,我是万不敢说出口的,因为怕人家装出羞愤欲死的模样来。但是对你,我敢说,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怪我,你会知道我说的是真心话。”

    “所以你看,我说我了解你,没说假话吧。能并肩携手,能互通心意的人很少,原本我真不想错过。”

    武梁想都要走了,这会儿再玩感性也没什么用吧?

    不过说实话,她从没有想过,还个债能还得这么不容易,她还以为这种事儿是最麻烦的事儿呢。

    到头来她也没敢确认,这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一串说辞中,到底哪真哪假。

    她只知道,这样的大奸商,真不能得罪。

    最后她也感性了一把,不顾礼义,或者说出于礼仪,她拥抱了陶远逸,说再见是朋友,这样就很好。

    陶远逸噙着笑拥住她半天不放,心里说,不关我事,我真的没动她半根头发。

    松手后他象对待男人一样用拳头捶了捶武梁的肩头,笑着说:“我是真的想娶你的,朋友……明春的茶引,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武梁大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