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8章 .麻烦2
    </br>

    嗯?这么严重?

    燕南越的意思跟芦花差不多,“姑娘要不然还是避一避吧,她们可以纵着奴才在那里闹事,但你是掌柜的,和那些奴才撕闹起来不好看相。”

    红茶绿茶跃跃欲试,“邓府,邓府比咱们程府厉害不成?邓府也得讲理吧?咱们作什么怕他们邓府?姑娘,别人欺负咱们,咱们就得打回去,不然下回还会来闹呢。”

    咱们程府,成兮酒楼就是成兮酒楼,什么时候又成了咱们程府的了。这两丫头搞不清状况,但有句话说对了,邓府也得讲理吧,若真不讲理的来欺负,咱们就得打回去。

    武梁对邓家女人是心虚,属于思想品德范畴的,但她那点儿品德觉悟,远不到任人欺负的程度,所以怯场逃避是没有的,不惯谁这毛病。

    于是大家就听到武梁一边嘟囔着“谁这么雕,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一边却领着众人,一起去了前面。

    二楼是各种隔断,靠墙的包厢虽然也叫包厢,但也只是隔断板高些,门帘装饰漂亮些而已,不象三楼那样是单独的房间,空间私秘。这包厢里说话行事的动静,外面再没有听不到的。

    邓家女眷就选了这么个包厢坐着。

    原本她们在另一个包厢,因为掀了桌,那里一片狼籍,伙计们正在加紧拾掇,金掌柜将这群女人转移到了隔壁这包厢里坐。

    为什么闹呢,说是这群人上楼的时候,一个叫牙子的伙计不小心撞到了其中一位。接着入座上茶时候呢,这牙子又打翻了茶盏,弄得那女人一身茶渍,还是前胸位置。所以这女人翻脸大怒,觉得成兮酒楼就是成心针对她,定要讨个说法。

    当然女人家闹起来,是不好把被男人蹭了身湿了胸这样的事儿喧嚷得人人皆知的,就只能又是茶太酸又是酒太浑地找茬,等着武梁这个能主事儿的女人家来了,再细摆事由。

    得了金掌柜嘱咐特意迎过来的伙计方子,给武梁细细讲了经过,然后看着武梁一副快哭模样,“掌柜,牙子不是那样毛手毛脚的人。那客人上楼的时候,牙子拐角遇到,急忙往后仰身子,头都磕到栏杆上了,端着的酒也洒了自己一身,我都看到了的。我们知道规矩,不敢碰到女客一根指头的。”

    至于让人湿胸这样的事儿,方子就不知情了,那是包厢里发生的,没谁看见过程。当然也没谁敢问人家胸怎么湿的。

    外间的客人自然伸着头看热闹,顺便议论着。武梁就听到有人说起开业之初,程邓捧场的事儿,感慨男人们都没人来闹事儿的,这肯定是谁家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不知道这酒楼是谁罩着的,来这里瞎蹦达。

    武梁挺奇怪的,问方子,“这女客有没有报府上名号?”

    “没有。不过肯定是邓府的人没错的,金掌柜认得跟着的一个婆子,以前金掌柜在别的地方做掌柜时候见过。”

    武梁点点头,抬步上楼。

    在二楼靠左的一处矮隔断间里,坐着两位青年公子。其中一位,正是不久前才和武梁接触商谈过的陶老板陶远逸,带着他的长随陶金,挺低调地喝着茶。

    陶远逸从这边闹起来开始,就留神旁观着,忽然侧了侧身问陶金,“今年给邓家的年礼有没有提前送过去?”

    陶金道:“前儿刚送过去,邓家老爷子还给回了礼,客气得紧。公子,咱们现在走吗?”虽然和邓家有些交情,但邓家人正在发飙呢,恶声恶相的,哪会喜欢叫熟人看见?所以这时候不适合打招呼,相反应该避着走当没看见这事儿才对呢。

    谁知陶远逸却摇摇头,慢调斯理地摩梭着手里的茶盏。走什么走?看戏看全场,这才刚开锣呢,他还想等着看看这里的掌柜如何应对呢。

    因为一直注意着楼梯这厢,所以武梁一上来,陶远逸便看到了。陶金最懂主子心思,一见陶远逸看着武梁的身影满目趣味,便明白了,怪道主子不肯走呢,原来感兴趣的在这儿呢。

    因而又俯近身问道:“主子,是要去帮着解围吗?”

    陶远逸又摇摇头,“等等看。”那女人才不是什么善荐,且瞧着吧。

    金掌柜站在包厢门外陪着笑脸说着好话,见武梁上来,对着她一脸的无奈。门都不让他进啊,有什么办法,让牙子进去侍侯,也是因为牙子年纪小啊,谁知道就被拿了错处。

    武梁冲他点点头,酒楼高层就在这包厢门外,开了个简短的碰面会,然后武梁搓搓手揉揉脸,推门就进了包厢里。

    金掌柜忙交待红茶绿茶进去看着点儿,若有人动手,护着掌柜是肯定的,适合推搡也可以,只别把人打坏了。

    武梁在门外的时候,正听到一个尖细的女声在叫骂,“什么牙子,贩卖人口的才叫伢子呢,你一个小二也叫牙子,听着就不是个好东西!”

    进门一看,就止不住的来气儿。

    一屋的脂粉花容,有站有坐,武梁也不知道她们谁是谁,反正一眼扫去,坐着的一水儿的贵妇人发饰,站着的,也绸缎绫罗衣着不俗。

    正站在那里掐腰叫骂的,是个穿玫红棉褙子的美貌妇人,前胸位置,有寸来长一道长条水印子,看起来不象是洒了茶水上去,倒象是蹭到了有水的桌沿或者杯沿之类的地方形成的。

    武梁心里有了数,这果然就是专程来找事儿的嘛。

    这都不要紧,让她生气的是牙子,这丫就跪在包厢门内,头脸上都是水,一看就是被泼了茶。那缩头塌腰头发上挂茶渣子的样子相当的挫,让人看着就恼火。

    武梁一进去,包厢里便静了静,那叫骂的玫红色妇人也住了口,大家都拿眼瞅着她。

    武梁抱拳打千儿,脸上堆了笑,冲各位道:“各位夫人太太奶奶们好,在下姓姜,是成兮酒楼的掌柜,过来跟贵人们打个招呼。”

    一语了也不等人家接话,就冲跪着的牙子沉声喝道,“还不快起来?!有事儿说事儿,若真是你做错了,该道错道错该赔礼赔礼,你这般跪着,能顶什么事儿。”

    在酒楼做伙计的,都是专门挑出来的机灵小子,牙子早就眼巴巴盼着谁来给他解围了,一见他们家掌柜毫无怯意的到场,还明显一副肯给他撑腰理论的架势,一下子就眼睛亮晶晶地从地上蹦了起来,还不忘拖着哭腔长调道:“掌柜啊……”好像受了多少委屈的小孩终于见到娘了似的,相当的夸张。

    那玫红女人一静之后,大约是确定了来人的身份,也顾不得骂牙子了,就围着武梁转起步子来,嘴里啧啧连声,“哟哟哟哟哟,这打扮的男不男女不女的,我当是谁,原来竟是姜掌柜。这三请四请不露面的,倒说是特地来打招呼的,姜掌柜可真会睁眼说瞎话呢。”

    武梁一身青色圆领文士袍,一男士小金冠将头发束成个高挑的马尾,一上来就被人挑了刺儿。

    武梁既然上来了,就是揣摩过的,这打头阵叫骂的,定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她才不用怯她。并且,金掌柜那人很有点儿慈眉善目的模样,又向擅说软话和稀泥,这也一直在赔着礼,既然对方不吃这套,那她就换方针来硬的。

    当然她也不好真的冲人家夫人们下嘴,就得拿着打头阵的开炮。

    武梁瞧着那女人似笑非笑的,“哟什么哟?你牙痛啊?我这打扮怎么了?你看看酒楼里有多少这样打扮的客人,你敢说这样打扮的都是不男不女?”

    这可是招众怒的事啊,那玫红女听得一愣,气急道:“你少胡扯,人家那样打扮人家是男子呀,你个女人做男子装束,说你不男不女还冤枉了?”

    “哎哟,你倒观察得仔细,一来就把酒楼这样衣着的客人都看了个遍?知道人家都是男子?”武梁嘲讽。

    “……你!!”那女人脸涨得通红,用手指点着武梁,看着就气得不轻,一边微微侧身眼光扫向身后,看有没有人发射信号让抽她丫的。

    “还有啊,听说各府里的小姐女眷们出府去玩,挺多人喜欢这样装扮的,还有各朝各代皇子公主们微服私访到民间走动时,也多是这种装扮啊。远的不说,前不久佳仪公主携夫婿登临泰山,一路都是这样的穿着打扮……”

    那玫红妇人吓得一跳,没想到一句闲话还扯到公主了,嘴上急着辩道:“啊呸呸呸呸呸,我只是说你,和公主什么相干……”

    “是呢,我穿什么衣服,和你什么相干?我的伙计叫什么名字,又和你什么相干?你嫌这个名字不好,嫌那个穿的不对,你操的心可真不少呢,可见你就是个**没事儿找事儿的。不知今天专程来找我店的麻烦,所图为何?你直接说明白话吧。”

    旁边坐着的一杆妇人,都稳稳当当的瞧着她们,大约是安了心先看戏的。武梁提起公主时候,就有人想打断了,只是武梁说话太快,也没给人开口的时机,到这会儿才有位插话道:“公主拜山前,还想着微服私访民情,实在可敬得很……”拍个马屁救个场,然后就冲着那玫红女人皱眉道:“快说正事儿吧。”

    不远处那对主仆,听得直乐呵。啧啧,看看这气势,一上来就拿人家的闲话说事儿,捏着错处切入正题就直接反守为攻了。

    看热闹的不怕场子大呀,咱接着瞧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