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7章 .麻烦1
    </br>

    那一天,程向腾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后回到府里,撵了服侍的众人,一个人坐在书房里,伏在案上良久。

    他了解武梁,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她喜欢自由,不喜欢约束。她想要一心一意的那个人,讨厌他有妻有妾有旁的女人。

    他知道,他都懂。

    他也喜欢这样,只是他不能够,他也没办法。他做不到她想要的,所以也他愿意由着她做点儿自己喜欢的。

    可是,也正因为他了解她,所以才更加伤心。她对他不满意,骂几句哪怕打几下,都随她,但她明明最讨厌他有旁的女人,不是争风吃醋清除身边障碍,却偏偏是把他向别的女人身边推去,用这种方式推开他。

    程向腾想,这么让他越染越脏,她是真的不要他了吧。

    她闹出府后,很多知道他心思的人问过他,这个女人,她到底哪里好?程向腾原本也说不出来个详情,呵呵,是啊,她哪里好?她伤人狠算不算?

    你到底是哪里好啊,谁要再理你!

    程侯爷实在伏案太久,过了饭点许久也仍然没动静。身边的小厮被他进门后恶声交待的“没唤不许来扰”吓到,在外面守了许久没敢来叫。只是时间实在是太久了,饭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小厮没法,只好硬着头皮拼着被踢出来的危险将饭菜端了进去,却发现侯爷似乎伏案睡着了。

    他微歪着头枕在交叠的臂上,露出小半张脸。睡梦中仍紧皱着眉头,似有什么难解的烦难。只是,那眼角明晃晃的水泽是什么?

    小厮心中惊诧,悄步转身取了件薄毯给程向腾披上。薄毯加身,程向腾倏地惊醒过来,猛地抬起头来。

    于是小厮看得清清的,原本不是他幻视,侯爷的襟边袖上,都有大片水泽呢……我的个天,什么情况?

    程向腾顺着小厮的眼光低头扫了自己一眼,然后抬头盯着小厮恶狠狠道:“爷睡觉流口水,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然后那段时间,程侯爷就成了一只暴燥的公鸡,随时随地的都会炸个毛,府里一片低气压罩顶,下人们见着侯爷大气儿都不敢出,尤其跟在侯爷身边的哥几个,都想提着脚走路了,只恨自己不会轻功啊。

    当然,程侯爷男子汉大豆腐,说不理她就不理她,反正他那段时间,是完全与成兮酒楼,与武梁绝缘了的。

    而武梁那里,她可不象人家程侯爷那般消息灵能,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她是完全不知道甚至想不到张展仪这小娇花,会真的那么生猛,光天化日之下就忽然变身霸王花,想要扑倒程侯爷。

    当然,没人会告诉她实情,张展仪再大胆再想造势,也不会跑来告诉别人自己真空上阵了。

    所以武梁依然忙她的生意,手上又有钱了嘛,又可以继续折腾了嘛。对了回头做做张展仪的工作,朝化街房价低廉赶快来这里投资开店啊,还有程向腾那厮,那么多铺子干嘛不来这里开呀真是。

    当然她真的开展动员工作的对象,是那位陶老板。

    成衣店她想做,并且不是想象小饭馆什么的随便开开,而是想做得有模有样。找有名有号有人脉有经验的陶家老板陶远逸合作,是最快捷又稳妥的方式。

    ···

    成兮三楼包厢里,武梁和陶远逸对面而坐。

    成兮酒楼在京城里可以说是横空出世名声大震,武梁自然也跟着出名。当然伴随着她出名的,绝不仅仅是因为成兮酒楼,还有她的桃色逸事。

    这些,陶远逸都有耳闻。接到武梁相请,并且郑重说是谈合作事宜后,陶远逸当然又把这女子再细细调查了一番。不得不说,初次见面时她得体中透着俏皮的风格,还是跟陶远逸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或者说是,好印象。

    要不然随便一个什么人说要合作,他可不见得真会赴约。如果这个人没有什么出众的能耐已闻于世,他也没有兴趣精力去做什么调查的。

    陶远逸云淡风轻模样,轻轻啜口茶,脸上摆出一副好笑的不以为然的表情,表示不是谁都有资格有胆量找他谈合作的,你想怎么谈,请说吧。

    那份浅笑,显得那么敷衍,透着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不感冒的意味。让人直觉得他就是因为无聊了,所以对个主动找上门来的随便谁才起了此许兴趣,肯屈尊绛贵逗弄几句罢了。

    武梁就是从打击他开始的,“陶老板表现得对我的提议相当不感兴趣的样子,不过我知道,这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陶老板若真的完全不感兴趣,就不会欣然前来了。听说,陶老板也是相当忙碌的,不会是为了和我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闲杂人等一起虚耗而来的吧?”

    很久很久以前,她也经常和人谈判,她明白有时候这种情形,不过是想让对方还没开口就心道“坏了,人家兴趣缺缺,我得降低我的要求尽力一试了。”——不过一种策略,一种心理暗示,一种谈判技巧罢了。

    陶远逸闻言一愣,身子前倾靠近武梁,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看着她,“被你看出来了?”

    不待武梁得意,他却转瞬就身子后倾回去,笑道:“姜掌柜快人快语,真性情,我喜欢!”

    然后就开始损她,“不过既然姜掌柜直言,那在下也就直言了。再忙也要吃饭喝茶,该休息的时候休息不是?不知道姜掌柜哪儿来的自信,会觉得我不过来饮个茶,就是对你有兴趣了?”

    说着上下打量着她,目含戏谑。

    尼妹,这真的不是调戏么。

    武梁切了一声,“你可千万别对我感兴趣,陶老板只对自己老婆感兴趣就行了,我做万人迷很久了,真是很困扰啊。”说着做势抿了抿头发摆了个姿态,一副臭美模样。

    然后不待陶远逸说什么,她就跟着又道,“只要陶老板对我的合作提议有兴趣就行了,你说呢?”

    陶远逸哈哈大笑起来……

    后来的谈话还算顺利,武梁找人谈合作嘛,当然是她侃侃而谈,把自己的想法细细摆给人家听。

    陶远逸也收了那份漫不经心,听得很认真,还各种各样的问题抛出来求解答,表现得兴味十足的样子。

    等武梁把自己的合作可行性报告宣讲清楚明白了,陶远逸才又端起茶盏,闲闲地道:“我们陶记,最早就是与人合作生意起家的,后来拆伙,亲如兄弟的两人反目,留下许多沉痛教训。所以我们陶家有家训,从来只做自家的生意,绝不会与人合伙。所以合作一事,绝不可能。”

    虽然态度清闲,但话里的绝对,武梁还是听得出来。

    ……尼妹,早不说。

    这才是真正的调戏有木有呀。

    武梁蹙了蹙眉,他明明听得很用心呀,说完全没兴趣她才不信,这般浪费大家时间很有趣么?

    这位陶老板现在掌家,莫非是想改了先人遗训另立新规了?毕竟时易事易,人要懂得与时俱进,才能常盛不衰啊。陶家从先祖到现在,只怕改了规矩的地方不在少数,要不然怎么可能做到这么大做了那么久。

    并且这位陶老板,哪有生意人一言九个锅,诚信为天的自觉?完全就不是个因遁守旧的人呢。当然这不只是今天的印象,之前她也是做过功课的好吧。

    还是说,陶老板其实不是想以陶家名义来谈合作,而是以自身名义?

    大家族里,人物繁多枝节繁茂,除了家族生意,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私下产业吧。

    武梁转动着心思,最后觉得还是后者靠谱。毕竟改祖训什么的事关重大,人家要因为你改,凭什么呢,她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有份量的商界事例吗?

    和一个在商界名不见经传的人合作,那合作议案只怕都提不到陶家的议事日程上去。要知道陶家可是大家族,生意既然是家族生意,这位上面叔伯兄弟一大把,这样要改祖训的大事儿,肯定也不能他一言堂。

    武梁看了看陶远逸,这位仍是一副不紧不慢样子,在那里轻轻品茶。尼妹的茶是有多好喝啊。

    陶远逸其实是在等着武梁的反应的。做生意嘛,就会各种各样的人都能遇到,并且很多时候不是按你准备好的套路走的,随时随地变被动为主动,应变能力致关重要。

    却见武梁坐在那里不急不燥的,只默默去了茶托直接把茶盏握在手里摩梭,一副暖手模样。

    陶远逸挑了挑眉,至少这小女人,定力相当不错嘛。

    然后他就听到武梁道:“所以陶老板是想以个人名义和我合作了?可是你知道的,你个人的影响力号召力,跟陶记简直没有可比性,所以,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

    陶远逸下意识就微微挺了挺腰,眼里才真正泛起一抹兴味来。

    他知道,她不是真的对他以个人身份合作完全瞧不上,而是,现在角色转换,轮到她虚张声势了。她一副不感兴趣模样,不过是好让他降低回报要求罢了。

    他轻轻端起茶盏,也是去了茶托把茶盏直接握在手里的那种,然后轻轻摩梭着。嗯,热茶在手,手心里暖暖的一片。

    这个女人,看得穿他的心思,并且不管玩笑还是真来事儿,都反击得不动声色,是个好对手呢。好吧,他当然更愿意把这样的对手,变作合作对象。

    ···

    成兮酒楼开业之初,最瞩目的事情,就是权贵的到场。有程向腾父子,有邓隐宸,后来陆续的,还有他们相关的一帮兄弟先后到场,并且他们不只是到场,还是明显的捧场。有眼的人都会看,谁还傻傻来找茬。

    反正开业这么久,连个吃霸王餐的小地痞都没遇到过一个。个别不开眼的,金掌柜就足够打发溜了。

    但武梁绝不是没有过这方面的心理准备的。别说是她,就算是程向腾邓隐宸本人开店,这京城权贵中,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卖他们帐的。

    要说这酒楼开张后她最怕谁来找事儿,那自然是唐家,那正正是不惧程向腾不惧邓隐宸的人家。别的权贵再了不得,她一个小女子到底也没有得罪过谁。

    而唐家,尤其是唐家老二唐端慎,和武梁之间,可以算算上是有些宿怨的。而偏这个人,又不是个心胸宽广目光开阔的。有事无非的来找点儿麻烦,估记是他闻乐见的。

    但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这位二爷竟然能忍着一直没来寻过晦气。

    并且做为重点关注对象,武梁还知道,唐家老大和几个人一起来成兮吃过饭,就纯正常吃饭,然后正常走人了。也因此,武梁对唐家老大的正面评价是成倍的提高。

    好了说远了,总之林子大了,总会遇到各种鸟的,这不不来是不来,一来就来一大咖,还是一大群那种。

    这是入冬以来难得的一个好天气,武梁也难得偷个懒,躺在左院的秋千架上晒太阳。

    先是芦花过来叫人,“姑娘,邓府来了一群女眷,谁去招呼都被嫌弃,说跟他们男人家说话不方便,又说我们酒楼的东西有问题,要姜掌柜过去说话。金掌柜让来问问,姑娘看去不去照个面儿?”

    如果她自己不去酒楼里晃,金掌柜从来没有着人来请她去跟找麻烦的客人照面儿的,这是闹得挺大摆弄不住了?

    “邓府?哪个邓府?”武梁还有些不完全在状态,头发也披散着,在秋千架上飘飘垂垂的乱成一团。

    “就是那个邓伯爷府啊,邓统领家嘛。”芦花把她原本盖在她身上的厚披风取下来,给她披上一件长棉褛,愤愤的,“邓统领还说让人多关照咱们店呢,结果自家人却来找事儿,邓统领是不是怕老婆啊?”

    邓隐宸家人来了?武梁不由愣了愣,然后不确定的问:“来的都是些什么人?指定要见我的?”

    “可不是,摆明就是要见姑娘。金掌柜先是说我们姜掌柜外出不在店里,人家说等着,等到姜掌柜回来为止。金掌柜便说不知我们姜掌柜几时才得回转,有事找他也一样。人家就恼了,说你一个假掌柜在这儿罗索个什么劲,找下真掌柜就这么难,这酒楼就这么了不起?既然出来做生意,还这么缩头缩脑的是不是见不得人啊……然后在那儿说着难听话儿嚷嚷个没完。要不是金掌柜安抚着,说是都要掀桌子了……”

    武梁好一会儿没有吭声。

    别人还好说,哪怕是小唐氏来了呢,她也有话说。但独对于邓隐宸,武梁知道自己利用人家的不少,但回报却没有,相当心虚。对于邓隐宸老婆,不用说,更加的心虚。

    “姑娘快进去梳个头,要不然咱们后门溜出去,别管她们得了。大不了不收她们银子,她们还想怎么着?”芦花看武梁不吱声,便劝道。

    武梁看芦花一眼,这丫头也向来是个不怕事儿的小爆脾气呢,这竟然也劝她避着?也是在心虚吧?

    实际上,这片刻的功夫,前面已经掀桌了。金掌柜看着实在上来者不善,只怕要出大乱子,想了想一个有品阶的统领夫人,一般人还真镇不住,于是急忙让人去给程向腾报信儿。

    一面还得着人来请武梁的主意。

    这第二次来报信儿的还是燕南越,大约是酒楼一直太平顺,没有遇见过这样的阵仗吧,这次燕南越显然有些失了沉稳,连红茶绿茶例行的每日一嘲都没理会,直接站在门外急冲冲的道:“姑娘,前面那桌女客,让掌柜快点‘滚出去’,否则要砸光咱们酒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