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3章 .传单
    </br>

    故弄玄虚摆出些阴森森的鬼片气氛,他们设公审动私刑,不问柳水云事项,只问关于知府大人的点点滴滴。

    这知府大人一天说了笑了吃了喝了睡了,什么时候做过什么,事无巨细,都得细述。从从前的从前,到最近几年几个月几天,反正能想起来的,必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否则别人说了你没说,或你说了但说得不到位,对不起,痛扁之。

    刚开始有人硬气来着,能坚持好几天不开口。硬气不打,先饿先揍先不许睡觉的各种收拾,先把人弄软了再问。

    然后有事儿没事儿的,武梁和芦花,杜大哥夫妇一起,四个人混打,折腾得不亦乐乎。

    忽然就生了些行走江湖快意恩仇的感觉来。

    当然问知府的日常行事儿么,怎么能绕过柳水云的事儿呢,这可是关乎知府大人最近这些日子的大事计呢。

    四个人四个视角阐述,于是相当详尽。

    柳水云第一次出事儿后,武梁就交待杜大哥他们出去暗暗寻访过。却只是查得个只言片语不详不细的串不起来前后。

    如今却大大不同。首先外间那拨人如今不但不再隐瞒自己干下的丑事,甚至拿这件猎艳美事夸夸其谈,于是现在外面查起来,也相对容易得多。这里又审着这几位呢,于是加上这几位的口供一对,于是事情就有了清晰的脉络。

    这些人是怎么盯上柳不云的呢?

    据说是京城那边过来的行商,从前就见过柳水云,如今听说他到了此地,少不得提起他时赞不绝口。说他是天下绝色,世上少有。说他媚艳可绝代,裙下臣无数。说他从京城到林州这一路行来,也是各种妖娆四处拜官老爷码头……

    反正类似这样的话,在酒楼这种地方发散扩张,被各色人等添油加醋地润色一番,然后飘呀飘的,就一路飘进了府衙里去。

    先是知府的钱粮师爷,也就是知府的大舅子,最是个仗势胡行,纵情声色之人,比他姐夫知府大人还胡来些,在外面酒肆间无意中听得此言论,就把话给传到了知府耳朵中。

    那知府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一向贪**美色喜新厌旧的。如今美妾多了,糟糠妻就靠边站了,这当大舅子的,自然担心自己跟着没脸无势可仗了。如今横得这么一机会,真是喜出望外。

    若是女的,没准这位还会怕他姐姐敲他,如今来一男版尤物,于是自然可劲地撺掇怂恿,既想讨好姐夫,又想自己跟着揩油吃荤,还能得些一同嫖过的私秘情谊,怎么会不卖力。

    于是那知府就被说动了心思,着官差就将柳水云叫到府衙里去了。

    第一次在府衙,柳水云就见到了知府本人,据说对方言语轻薄不甚尊重是有的,但并没有对他动手动脚什么的。但他人前脚出门,后脚就被人掳走了。

    让武梁特别想叹气的就是这后半段:被掳后蒙了眼睛关起来,柳水云最初对着那些人,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是求,惊慌无措的,求人家放过他。

    人家本来也许只是看看这美色倒底有多美,只是想问问为何四处拜码头不拜他这里,只是想试探下这人是不是妖柔无依易扑倒的,结果他这一求饶,什么答案都有了。

    后来柳水云倒是也硬气了一点儿,指责说他如今是良籍了,他们强迫是犯了律法的……他若从一开始就很强硬,以凌然之势咄咄逼人,再摆出自己的人际圈子来,那些人纵使不信,也至少得是个将信将疑吧?哪怕他不提从前,只是强硬到底以死抗争呢,那些人就未必真敢让一个从京城而来,艳名远播的人无缘无故死在他们手里。

    可偏偏他没有。

    于是被灌药,被亵玩……

    并且有了先前那弱弱的求告垫底儿,后来再硬气也是晚了。以至于到后来等他真的连太后也搬出来说事儿时,人家只觉得他格外好笑把牛吹得清新脱俗罢了。

    于是手里的牌出尽,人家也只以为他耍宝,到底也没有震慑住人家半分。

    最后该遭的罪一点儿没少,没准还因此引得人更兴奋些……

    而武梁最最想叹息的,是事后柳水云的态度。他不愿细说,不愿回顾面对,略略提及便含糊带过,着急忙慌催着起程转移……那样的姿态,武梁甚至偷偷猜测过,是不是他被拿住了什么短处作要挟来着?

    若非他这样的态度,武梁不会那么轻易就放手这件事儿不管的。

    而知府大人那边,第一次他们到底是偷摸行事的,毕竟他们对柳水云的身份知之不详,靠着一点儿道听途说一知半解动了手沾了腥,得意贪恋是有的,但自然也不乏心虚,还是需要试探观望的。

    所以才会那般把他送回来示众,自己却以好人面目站出来表示撑腰……结果,他们却自己要撤了。

    在上一次出事还毫无结果的情况下,他们急急置办行李预备走人,这不是逃是什么?这么怂的信号发过去,那些不安好心的人

    当然乐坏了。

    所以,他能跑得了么?人家不但敢来第二次,还敢明目张胆的来了。

    人家说,性格决定命运,有时候不服气不行。如果柳水云性烈如火,宁折不屈,他很可能反而折不了屈不了。但他从小就靠着示弱讨好求怜惜求生存的,形成了他这样温婉的性情。便是面对不公平,也常常妥协。

    并且他的思想认知里,大约也刻印着那根深蒂固的等级尊卑,所以后来即使那知府大人露出了狰狞面目,对于柳水云来说,激烈反抗之类的行为,他的潜意识里表意识里,一般都不会有吧……

    武梁把这几个人的供词捋捋顺,细想了一回事情的前后,感叹一番,然后继续去打人。

    她真是学坏了呀,连芦花都学坏了呀,收拾那几个人,哪里用得着她们这胳膊没有四两劲儿的人物动手?杜大哥一巴掌就能把人拍扁了却。但是,谁让她就愿意亲自去揍呢。

    几个人齐齐上阵乱拳伺侯,打得够不够力不管他,反正打人她爽就是了。最后总有人补拳让他们面乎的。

    从头到尾,那几位都被蒙着眼,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刻意细问关于柳水云的事儿。相反武梁却是对知府大人其他的暗黑事件甚感兴趣总是多问几句。所以这几位根本不能确定他们想调查的是哪件事儿,为着的是哪个人,所以他们很难锁定他们是什么人。

    他们只是知府大人得罪的江湖豪杰罢了。

    怀疑他们可以,但直接找上他们,证据是没有的,所以武梁也不怕他们。话说连杜大哥杜大嫂都丝毫不惧的样子,咱是东家呀,要怕个毛织品啊。

    并且如果他们够聪明,就吃个亏闭紧嘴巴别再试图招惹为妙。因为这摆明只是针对知府大人来的,他们这几个人只是倒霉遇上了。无妄之灾嘛,就是有了这次没下次的。

    但如果他们硬要出头找凶手,那他们被警告的那些“如果嘴巴不老实,就把全家洗白白等着咱们滴血门弟兄上门滴血封喉吧”会不会变现成真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并且他们在明“滴血门”在暗,人家有多少门众弟兄,能不能一网打尽会不会遭漏网的报复,他们更不知道。

    未知的恐惧才更吓人……

    打痛快了问清楚了,还是麻袋里一装,远远扔去城墙外头。

    不被狼叼走是他们走运,被狼叼了概不负责。没直接扔到乱葬岗就是开恩了。

    至于提枪上阵染指了柳水云的那四位,那倒不急,得慢慢来。

    反正暂时,她是一定不会离开林州境内的。

    柳水云走得很快很低调,秘密而行,当然是怕被人再拦路截道。她要在这里做戏做全套,尽力维持着他人并没有走开,或者肯定会再回来的假相,让他安然走远。

    她也要等着柳水云去的远些了,让柳水云那事儿也过得久些了,那几位出了事儿也往柳水云身上赖不上了,才对那可恶的大人们动手。

    再说她自己,当然也不好真的直接打上门去,让自己或让身边的人成了逃犯。她也得铺陈一番,尽量报复人报复得片叶不沾身。

    并且,她也想在这里等着,给柳水云时间让他想清楚,看他会不会后悔会不会回来。虽然在一起并不是最理智的选择,可是,武梁告诉自己,说服自己,如果他肯回来,她愿意放弃散漫自由跟他去隐居。

    谁让他们相处了那么久呢,谁让相处的感觉那么好呢,相处中的点点滴滴,怎能说放就放靠着理智硬性抹煞?

    说起来他们的聚首和相离,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也没有什么肝肠寸断,真的,不管是他被辱还是他离开,她的悲与痛,都不到肝肠寸断的程度。或许她是真的有些薄情吧。

    不只她是,他也是!要不然怎么能离开得这么轻易!武梁愤愤然地想。

    其实他真不是什么好人,明明都要走了,却偏呕着她,非得含泪带笑脉脉含情喃喃欣慰着什么“我终是没有看错人……”,呕,酸死人了……

    怅然了一会儿,拍拍手,转身收集资料去。

    那几位最开始还有所保留,到后来就开始比赛看谁吐糟得深刻快速了,因为最初他们是被关独关押各自挨揍,后来被放一块群养了,可惜四个人永远只有两份饭食,而他们又不是没得罪知府大人,既然已经开了口了,又被其他三人知道了,还遮什么掩什么,要死也等以后再死,先不要被饿死这里再说呀。

    反正吐糟出来的那知府大人从前的种种黑历史还真不少,也不知道有没有一些是胡编乱造的,但是管它呢,她是黑道“滴血门”哪,不是什么青天大老爷,要给他拨乱反正不成。

    把那些违法乱纪事项细细收集起来,该整理整理,该编派编派,该捏造捏造,该深加工深加工,反正老娘健在,就不能让他痛快了去。

    然后收拾收拾铺纸磨墨咱左手书,纸条小抄写呀写……

    柳水云那个大土豪走了,于是武梁他们四个人日子自然要粗打细算,客栈房费贵呀,于是租住了民居。**的小院,僻静的位置,下黑手干黑活儿不知道多方便。

    杜大嫂进来,递给武梁一个包裹,那么轻那么小,打开来果然只有一叠银票,数了数,乖乖的两万两……武梁知道他有多少钱,这是留了一半身家给她了。

    看着那些银票,武梁忽然就觉得这个人其实有时候也挺霸道的,他想跟来他就跟来了,他说走开他就走开了,他说要补偿他就这么给了,他留给杜大嫂,还特意交待杜大嫂等他离去些日子再转交她,好像怕她追去还似的。

    武梁默默翻看一遍,他这般事事都预想得周全,大约完全没想过会再回来吧?让杜大嫂原样收好,继续该干嘛干嘛。

    林州一向是个偏安一隅的州府,相对还算安宁。但再安宁的地方,八卦永远不会停歇。前段柳水云事件稳占头条,传得着实欢实,毕竟当初柳水云是那般被送回去的,那样的情形,多么的难得一见。

    但一件事儿,传得街知巷闻后,也就慢慢该走向凋零了。想想看你兴致勃勃给人提起来,人家一脸轻视道:“谁不知道啊”,是不是很没趣?所以大家热烈讨论一番后,也就慢慢退却了热度。

    但是最近,又有新的头条出现了,并且大家参与的热情相当的高涨。

    事情从某天早上说起。有早起的商家开门迎客,忽然发现门前地上,落叶似的铺着满地纸条。随便捡两张起来一看,上面写着的竟是知府大人的某某罪行。

    商家吓得什么似的,欲要装作没看见不加理睬,却又到底忍不住好奇,四下一看无人,便忙捡几张藏了起来,并且趁着别人家都还没开门,又忙忙将自家店铺又关上,想造一个我比你家开门还晚,咱啥也没看到,啥也不知道的假相来。

    只是真正要开门做生意没多久后就发现,咦,用得着他装吗,又不是只有他家门前有,满大街都是,连城门处公家的公告栏里,都满满当当贴着不少呢。

    还不老老实实贴严实了,只贴那么一个角,飘荡得幡旗似的,方便大家撕了去细细检阅或收藏。

    巡街的衙役竟然没能及时发现?或者也及时发现了,只是到处都是,却是清理不及。反正这么一早上之间,关于林州知府的许多罪行,也是长了翅膀似的传遍市井之间。

    大家都知道了,你还遮掩个毛线啊?人家都在谈论,你再吆喝着别议官家别议官家有用么?

    并且大家交流中发现:咦?竟然你的纸条和我的纸条不是同样的内容唉。来来来,大家交换看看?

    于是发现真的唉,这位的纸条上写的是某年某月某日,知府大人他指使某某痛打了谁谁谁,谁谁谁的老母不依,被推翻在地撞破头病躺两月呜呼……

    而那位的纸条上写的是某年某月甘日,知府大人强买谁谁谁家的地,那谁谁谁不卖,于是被人告他家强占别人祖传田地。官司打到知府堂前,谁谁谁败诉入狱,地没收入官。现在去查,肯定在知府大人手里头……

    唉等等,你的纸条上写的是那个狗头师爷的败德事?这位呢,你捡到的是关于那个门子的?

    ……这个,这个,这必须得互相传着好好看看啊。

    说起来,武梁他们编排的再多,毕竟几个脑袋到底有限,事实也好胡编乱造也好,实在都抵不过人民群众的想象力丰富啊。

    很快的市面上就见到了各式各样的说辞文本。

    你想啊,我想和你交换看呢,可是捡到的纸条故事不出彩啊,或者根本来晚了就没捡到纸条,嘿,咱虽然在店里做学徒但咱也是认识仨字儿的,咱不会自己编吗真是……嗨,咱还碰巧知道某件事儿的小□□呢,也整出来暴个料呗……

    ……于是林林总总各色的纸张,各色的字迹,各色的故事,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亏武梁他们那时候为了纸张,字迹,事例,人物还耗死了不少脑细胞,如今看来,其实相当没有必要嘛。

    人民群众的智慧也是无比深厚的,在热**的八卦中,大概更热**关于绯闻那一卦。

    传阅议论传单的同时,关于知府大人得罪了谁,是什么人在这般搞他,也是众说纷云。

    最完整的版本,是说知府大人的八姨娘,就是最近才抬进府的小美人儿,原本是江湖上什么什么大家的情人儿。如今被他硬采了花还抬入了府去,人家小美人儿的老情人儿不干了,这要来报夺妻之恨哪……

    这个版本的传说里,有人连知府大人那一担挑男人姓什么都知道,还知道人家有多大本事,干过什么大事件。也确有知道点儿内情的人证实,这八姨娘确实是知府抢回来的,那小娘子下花轿还哭呢,哎哟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可人怜儿啊……

    好吧,靠谱。于是越发传得有鼻子有眼儿了。

    外间这般佛沸盈天的,知府大人能不知道么,早跳了八百回脚了。既气急败坏,也心虚胆颤,恨不得把那主事者翻出来痛宰五十遍。

    只是冤抓了不少人,就是找不到幕后真凶啊。

    那时武梁他们几人蜗居在小镇上,自然也没少了被怀疑,反正没过几天就有差役找上门来巡查了。查呗,咱都是老实人啊不怕查的。

    问人?柳水云有事,回京去了,你丫的去追吧。她么,有病,暂停在这里病养呢。咋了,犯着谁了么?你来惹看看,姐姐面色蜡黄站立不稳呢,分分钟病死在你面前不算碰瓷噢……

    几个差役看看这伙儿人,一个病娘娘,一个小丫头,一对憨厚老实样的黑脸堂农民,看着也不象敢惹妖蛾子的。

    他们是按着指令冲着柳水云来的,听说他人已经走了好几天了,核对之下属实,也就没心情理会他们这些人了。

    实际上当初杜大哥杜大嫂他们在城外可是跟差役动过手的,可惜林州的那些差役,这不林州正非常时期嘛,都忙着戒严知府衙门嘛,哪还有空跑这么远来办这种差?

    而这镇上的衙役却是没见识过他们的身手能耐的,听说主要目标已经离开,现在又是敏感时期,多余的事儿,他们哪里还会招惹。连知府大人都不知道招惹了哪路神仙,被泼得一身墨被民众唾沫星子快淹死了,他们这些小差役能不收敛吗。

    并且,柳水云哪儿去了?人家回京去了呀。那病唧唧的女人怎么说的,“京城里老侯爷有事儿召见,他急赶着启程……”天爷呀,老侯爷呀,那是什么人物?和他们什么关系,招惹了人家不会回来砍他们全家吧?

    ……反正武梁他们就安生住着,悠闲地“养病”。

    而林州知府那里,虽然八姨娘的故事最完整,但其他从大老婆到各小姨娘谁也没少有故事出来,于是知府后宅里鸡飞狗跳的,知府老爷在后宅里发狠把各个女人都逼供一番,人都不敢在府里睡了,总觉得谁都有嫌疑,谁都要害他,不定哪个女人趁他睡着了就会要了他的老命。

    住在府衙机要书房里,还加紧戒备草木皆兵严阵以待的,就怕什么过激民众或哪路豪杰来找他清算。

    又担心着这许多隐秘事儿被这般诏告天下,捂都捂不住呀,求神仙啊求佛祖啊在事态平息前,千万别让巡查的官员听到风声插足来查才好啊……

    连续近月余,人神经都快绷断了,知府和一众人士熬得个个掉膘二十斤啊,别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的时候没发生什么,平时日里夜里,硬是连只迷路的鸡都没扑腾进府衙大门一只来呀。

    所以越到后面,随着外间言论越来越向着平息的方向发展,那些绷了很久的人们也越来越松了口气儿。所谓雷声大雨点儿小,这不就是么?闹腾得这么大,也就散播散揪不良言论而已。切,谁怕。

    于是民众又能听到当官的振聋发聩的威严:什么玩艺儿这么大胆,竟然散布谣言污蔑朝廷命官?再听到出相关言论者,逮起来,斩!

    他们腰子又硬起来了。

    毫无征兆的,在第二天清晨,有早起的市民看到城门上赫然倒吊着四具肉条。是的,赤身果体的四个肉条,血糊淋拉。

    细检查发现其实伤处很小的,生命完全无碍,大家放心。——只不过铜钱儿大个疤嘛,只不过掉了小jj而已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