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1章 .走不开
    </br>

    大家继续深聊了一场,武梁没有安慰只有痛批,表达了对他自寻短见的深恶痛绝,当然最后还表示以后既然要捆绑过活了,当然家法要严啊,来来来纸质的悔过书必须来一份呀。

    胆敢再犯,这玩艺儿就留着给你传家啊……

    既然说到传家了,那自然会先成个家吧?柳水云反应多敏锐,一时间那妖孽小脸儿又惊又怯的,且喜且泪的,含羞带骚的,欲拒还嗔的……反正精彩极了,于是那么风情万万种的凝视着武梁。

    噢,不带这样的,她的小心脏啊……

    于是,她吻了他……

    然后,她埋怨他,“什么男人啊,竟然色呃诱我。”

    而他,身体僵硬地傻在那里,等反应过来,就十分激烈地把人扯过来回应她。她不过亲了亲他的嘴巴,却被他快反啃成了烂南瓜……然后**中就死死抱着她,小狗似的拿脸在她脖子上蹭啊蹭啊蹭啊,许久都不松开……

    当然当然,正事儿不能忘啊。等两人静下来,武梁仍然指点着笔墨示意他。于是柳水云小媳妇儿似的照做了,伤情不伤身的羞骚了羞骚,然后人倒是挺快就恢复过来了。

    心里想开了,也就好了。武梁最怕的是他心里并不能真正放得开,只是强颜欢笑什么的,那就不妙了。

    后来柳水云还主动讲起了自己的过往。那些戏班旧事,第一次遭受的恶心往事,后来遇到的什么变态人物……他的人真的平静了许多,虽然凄楚难掩处,依然会泪光涟涟,但他总算是能面对了。不象以前,他总有些着意的避讳着那些。

    武梁听着,也就放宽了些心。

    看得开才放得下。等他提起从前,能象讲别人的故事一样淡然,那么那些不堪经历,便再也伤害不到他半分了。

    她对他说:“好在,那些都过去了。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以后一定要加倍的幸福,才对得起我们经历过的那些苦难。”

    这话不怎么煽情啊,但那男人偏又是泪花花儿闪啊闪啊。唉,眼睛大果然不聚水啊……

    直到柳水云能小兴奋地跟她讲起他们之间的事,开始展望未来,武梁算是彻底放了心了。

    那天他说起了她写的唱本,就那出《寻妻》,说就是从看完她写的戏本,他开始对她想得很多的。他觉得那是她对他的寓情于戏,借戏传话,是对他的鼓励与**护。

    因为那戏本里,女角就是一个并不贞洁的女人,并且他提醒过她写这样的人物出来会不受欢迎,但她似乎很坚持。柳水云说,他清楚地记得她当时的回信,她说那不是女主的错,就算有错也可以改。并且女主角的过往不重要,他们以后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才最重要。

    他至今收着她的回信,还兴冲冲跑去拿出来指给武梁看,好像这就是她对他有心的明证了似的。

    柳水云眼波流转,带骄带娇,“你那时候就对我有心了是不是?偏后来还端了这么一路,可真能装呢……”

    说的时候嘴角含笑看着武梁,言外之意终于叫你得逞了,你得意了吧?

    武梁:……她有吗?写那戏本的时候有代入过他吗,还用的女主角身份?呵呵,她怎么不知道?

    不过都会反将她的军了,看来是真的好了。

    然后,两人的肢体接触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没有什么刻意的搂搂抱抱,因为柳水云的手日常就跟长在武梁腰上似的。

    果然,春天来了,连周遭的空气,都好像被沾染上了浓郁的甜腻味道。

    ···

    表面上看,事情好像是过去了,柳水云一天到晚眼里就盈着一汪叫作柔情或者深情的水,所以寻死觅活什么的,他肯定是不会再去干了。

    但实际上再怎么说,林州这样的事儿发生了,绝不可能对两人没有影响。相反,影响是相当的大。

    首先是柳水云对武梁的好。

    他身体没什么,等心理调整过来了,于是当然就不会总在床上干躺着了。

    一天到晚也不忙旁的事儿,就围着武梁前后,各种伺侯。那殷勤周到得,都快让人觉得有负担了。

    武梁享受了两天,就有些难以克化。日常过日子,那有那么多事儿啊,衣服少披一件儿,饭晚吃一会儿,汤咸了淡了烫些凉些,那有什么要紧的?咱都受压迫阶级弟兄出身,讲究那些虚头巴脑的精细玩艺儿干啥。

    既然出来了,自然是想畅快撒欢儿的。她想自在,也想别人都自在。连芦花这丫头,都舒懒起来,武梁也完全没有要求她个什么规矩,何况柳水云。武梁觉得大家都开开心心的过才好,拘谨了想太多了,就失了那么些意趣了。

    可是劝柳水云的话那么多,这位就含笑带嗔回她一句:他愿意。

    武梁都有点儿小无奈了,说实话并不是越被这么供着就越享受,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还挺麻烦的嘛,偶尔让人也很想躲上那么会儿清净。

    但武梁也不好表现出来有躲着他的意思,不然这位真该觉得自己被嫌弃了。

    大家都脱离了正常相处的模样,这就是影响不是么?

    还有,柳水云一直闭口不提那天的遭遇经过,让急于知道事情真相好锁定真凶的武梁干着急。

    虽然如果真是当官儿的强抢民夫,到目前为止,武梁也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对付。但以她的想法,至少先要把这件事儿弄个清楚明白。然后哪怕先放着,等将来不管明里暗里,等着机会寻着办法再收拾人去也好啊。

    要不然如今这糊里糊涂的,也太过窝囊太过没天理了不是。所以当时她会想先和知府大人正面接触看看。

    当然暗中自然第一时间就让杜大哥他们出去详细寻访着了。

    只是她后来问了柳水云两次,这位完全不配合不说,并且他难得的坚持,一力阻止武梁去拜会什么知府大人。

    说现在都是官匪一家,和那知府大人有没有关联都不重要了。反正他们那些人没道理可讲,都是些黑心烂肝的东西,你明面上玩不过他们,私下黑手也玩不过他们,何必再自己去领略一番那种无耻嘴脸……

    说到底,他觉得武梁一个女子,属于小胳膊中的弱胳膊,更不好去直面强权……

    后来他干脆就催着武梁早日上路,也不等着官府给他前番遭罪的事儿给个说法了,只想尽快离开林州这是非之地……

    武梁试图说服他,她是觉得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她可是连京城里那两个大咖都摆出来镇场了,所以无论如何应该姿态强硬到底。若这样还连个公道都讨不回来,那他们以后还怎么混呀。

    结果白惹得柳水云又伤神了一番,说反正官府在查,他们何必等在这里,等着再被人当面猛揭旧时伤疤么?

    武梁看他实在不愿,想了想也就罢了,这里是他伤心地,走就走吧。

    并且她看柳水云那意思,虽然怀疑憎厌那位知府大人,却明显还不到人家对他真做过什么的程度,似乎只是痛恨将他唤去府衙的行为。毕竟是因为这个起头,才有后来的事儿的。

    于是武梁还是备了份礼物让人递送过去,略表谢意。不管人家为官还是为匪,谁让他们是小老百姓呢,人家帮着把人送了回来,他们感恩戴德做做表面功夫还是要的。当然,也借此督促着早日查出真凶。

    然后他们开始添置路上所需装备,打点行囊离开林州。

    却不知道,并不是他们想走,就能走得开的。

    就是他们这般跟逃跑似的退让,更加的招人瞧不起,更加的让人无忌惮。于是柳水云那些试图遮掩的伤疤,被划刻得越来越深……

    ——那时一行人出林州城往西不过十几里,就被一群人追了上来。还是官府那帮人,领头的还是那个断眉,只是上次送人是来了四个人,这次竟然有十位之多。

    没别的,说是之前的事情已经查出了眉目了,今儿知府老爷就要开公堂审理,需要原事主配合指认歹徒。因此要让柳水云跟他们走一趟。

    这么多人,一上来就摆一个合围的架式,抓逃犯似的。

    然后就有人上来想把柳水云带走,跟强抢似的不容分说。

    柳水云明显抗拒不愿,武梁也火大得很,保镖和杜大哥夫妇围着两人,和官差对峙着静等吩咐。

    武梁怒斥断眉,身为官差,为何这般粗鲁行事。老百姓受了惊遭了罪,官老爷不给百姓主持公道,还这样想公然抢人不成?

    那断眉听了,对着武梁就气不打一处来。

    上回他送人过来,还挨过揍呢,虽然后来这女人使了银子封口,但他们到底也是被她唬住了。结果呢,还以为她多大来头呢,打听下来,不过就是被大户人家扔出府的奴才罢了。

    本来上头的意思,就是让他们多把那美人儿在外面晾晾,让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让那美人儿越被羞辱越好。就是逼他走投无路,好自动傍附的。

    没想到人家虽然赤条条被围观了,但现在人好生生的,这还要走了……所以他们根本就没完成任务嘛。

    还有很让人恼火的,就是跟在柳水云身边的这些人。个个瞧着他们不动声色的,好像多沉稳多不得了多不把他们看在眼里的样子,甚至这女人一声令下,还敢对他们这些差爷动手,早就让人搓着火了。

    只是上面有交待,说这女人不能动,据说是原来当差那大户人家有些来头,怕有些藉断丝连的旧情仍在,怕动了她惹祸上身。否则么,哼哼。

    不过不动她碰她,不表示不可以骂一顿出气。

    那断眉瞧着武梁就放嘲讽,“你一个贱籍奴才出身的,如今不过靠着个兔儿爷养着,还一天到晚弄得这么虎虎生威的,你他娘的装什么呀装?如今更是得寸进尺,连知府老爷办案的事儿,你也敢推三阻四的了?”

    说着就朝武梁啐了一口。

    武梁出来这么久,还从来没被人这般当面啐过呢,他算开了先口了。

    武梁骂了声娘,忙闪人躲开。

    而柳水云和武梁并肩而站,见那货这般侮辱人,忙一错身挡到武梁身前位置。

    还有杜大嫂,她就站在近旁,当下也是一声轻喝,然后顺手扯起柳水云那宽袖那么一挡一拂,于是劲风起,一口唾沫就被反吹回去,落了那断眉一脸一身的水星子。

    断眉那个怒呀,这些人个个胆大包天啊,一个敢躲,一个敢挡,一个敢反击,还让他又吃了口水。一时间恶向胆边生,虽明知这伙人功夫扎手,但还是硬冲冲就拔了腰间刀来。

    这下也不唧歪些有的没的了,直接大声就吆喝起来:“报案是你们报的,如今兄弟们费了老鼻子劲儿找凶犯,你们却要偷跑了?莫非当初根本就是这位自愿献身的,后来其实是在污赖好人?好大的胆子胆敢无中生有报假案戏弄官差!快快回去跟知府老爷说清楚!”

    然后就招呼弟兄们,“给我上!看看这伙歹人敢反了官府不成!”

    好了,不是请回去携助破案了,是直接就定罪抓人了。

    武梁一看真要打起了来了,忙大叫了一声:“慢着!”

    她说慢着,杜大哥他们当然就慢着了,还得让那些官差也慢着。杜大哥他们各往前迈一步,或推或挡,就把正面围上来的人给逼退了一步。硬碰硬,杜大哥夫妇两个就能拿下这票人了。实力悬殊,于是这伙人不慢也得慢了。

    可是慢着之后要如何,其实武梁也很含糊。

    她只是下意识里就觉得柳水云若跟着去了,可能就难囫囵着出来。什么官差,什么府衙,什么光天华日之下,有了上次的事作前例,谁还愿意再踏进那种不清不白的地方去。

    瞥一眼柳水云,见他俊脸含霜,紧抿薄唇,显然怒且无措,也正默默地瞧着她。这是,等她拿主意呢?

    于是武梁寻思着是开打呢,还是求饶呢?反正咱就不进那种地方去。

    这帮人贪财是肯定的,上回打一顿又赏些银子不是就摆平了吗?这次要不要还这样试试?只是这官道上人来人往的,当众行贿他们敢接吗?被拆穿了她作为行贿者是个什么罪呢?

    想着又忍不住来气,老子携美行走江湖,招谁惹谁了?动不动就得使银子装孙子不说,还要担心使银子装孙子的时机,凭什么呀。

    不过若真打了,估计他们就有理变无理,甚至没准原告成被告,甚至会成被追拿甚至被通缉的人犯去了……

    正踯躅,那伙人哪容她磨唧,见她“慢着”之后好一会儿没有后续,便准备要强上了。那断眉怒声威胁道:“你们想干啥?敢动官差?反官府就是反朝廷啊,你们这是要造反啊?身手好又怎样,造反是要灭族的,灭族!!”

    这些狗衙役还真有胆啊,稍有冲突就给他们上升到反朝廷的高度去了。

    武梁扶着柳水云的胳膊呢,发现他手都有些抖,也不知是急是怒还是惊吓心慌。于是王八之气一盛,忙拍了拍他胳膊安抚,低声嘀咕了一句:“娘的灭族?龟孙子们来灭吧!老娘跟你们死磕!”

    一时也不多想其他,对着自己人高声叫道:“咱们没犯法,咱们是受害者,官差也得讲理,更得守法才对。这嘴皮子一动就随便给人安罪名,根本就是草菅王法。若再作出拦路的劫匪行径,直接打别客气!”

    于是杜大哥利落地出手,很快就掀翻了两个在地。其他人也跟着动了起来。别说杜大哥夫妇从前是跟着谁混的了,就是柳水云那几个保镖,也是官城呆那么久出来的,什么见识没有。你个衙役算老几,灭族?你说灭就灭呀。

    平时弄点危言耸听的话摆出来,还是挺能唬人的。如今那断眉见这些人竟然不为所动,实打实打起来眼看要吃亏,于是忙指挥自己的人停手往外撤。于是一群官差便都退了开去,不远不近的站了一圈。

    那断眉一脸不愤冲着武梁等人道:“替你们破案呢,这不是给你们主持公道是什么?如今我们兄弟白忙一场,你们不认帐不说,倒反咬一口来了……说起来也是奇怪,知府大人要开堂公开审案呢,为何作为被害人作为原告却不肯现身?为何配合查案就吓得落慌而逃?莫非你们本就是逃犯?”

    说着又调度自己的人,“兄弟们,这伙儿人实在可疑,我看定是逃犯无疑,没准还是命案哪。若回头查实了是咱们兄弟手上过的人,知府大人能饶过咱们吗?那个,麻三儿,你赶紧骑马回城报告知府大人,顺道先向城门戍卫处示警请调兵士……”

    这还真麻烦了呢,这意思是要惊动人家武装部?闹大了以后呢,就真的在江湖上四处逃蹿着过活?

    那边杜大哥跃身上去拦下麻三儿,于是这些当差的更是大声的在那儿呼呼喝喝咋乎着。再没敢真的动手动脚,但人家也坚决不撤就是了。

    不让人回去报信儿容易,但只要他们不放行,这官道之上,过不了多久,也会惊动旁人的。

    武梁正准备放软姿态多花用些银子,看看他们会不会手软,能不能就放过他们去。旁边柳水云却忽然一咬牙,扬声道:“我随你们去。”

    他反劝武梁道:“知府大人公开审案,我就去指认凶犯去。那些恶人不伏法我也不甘心……”也拍着武梁的手让她放心,表示就算重提一遭当初,哪怕是当众重提呢,他也扛得住。

    也唯有如此了。既然他想得开,那就最好了。

    于是武梁跟断眉放狠话:说不是不肯去,而是因着之前是在府衙近旁出的事,因此受了很大的惊吓,如今想起府衙相关就胆颤。要求断眉他们要负责到底,既然将人接去了,还得把人好生送回来。若出了事,定然不与他干休。

    断眉嗤笑他们杞人尤天,朗朗乾坤下能出什么事?然后也就答应了。

    武梁又说柳水云现在很没有安全感,要全程有自己人陪着,因此要带着三四个人一起过去才行。断眉他们少不得又取笑一番,大意是说可怜见儿的,一个大男人家,竟受惊吓至此呀,长得美了有什么好啊……然后便也允了。

    就是他这样应承虽应承,但总给你刺挂几句的态度,让武梁觉得这人糙是糙,可能说话还是能听的,比说什么他都满口痛快答应可信多了。

    于是柳水云带着四个镖哥,一起跟着断眉他们去了。

    武梁想让杜大哥也跟着,她身边留一个杜大嫂就行了,奈何杜大哥不肯。杜大哥那黑黑的农民脸看起来依然那般真诚,但话讲得很有说服力。

    他说姑娘啊,咱们现在不是在耍横,只是在讲理啊。便是耍横,他们四个也够了,不用多他一个不是?再说了,你才是姑娘家,才更需要保护呀,若坏人声东击西让你有个闪失,我可严重失职呀……

    武梁想想也没有坚持。她为什么不跟着去呢,一是因为双方对质免不了旧话重提,还原事情真相,柳水云脸上少不得又要难堪,她不跟着去听好些。

    再者么,她始终有些不放心。谁知道柳水云此去,会是个什么情形?若有个万一,她在外面还可以打呼应当个外援啥的,也免得万一真是那见鬼的知府大人使坏设套,他们都送上门去,被人轻松一网打尽了。

    事实证明,她这么想一点儿都没错。那天柳水云他们一行回转林州城,武梁他们继续往前,在最近的小镇客栈投宿等侯。

    然后直至晚间,柳水云他们才回来小镇。只是柳水云那满脸的煞气,看着直能吓坏人。

    他不跟任何人讲话,他拒绝武梁近身。他又象从前一样,只让他的贴身小仆服侍洗漱后直接歇下。

    而镖哥描述的府衙那边的情形,也让武梁寒了脸。

    和上次差不多,几个镖哥这次倒是进了府衙了,但后来说要正式升堂嘛,他们便只被允许在大堂外面等。

    说起来府衙的大堂可比大门外威严多了,老爷要升堂,杀威棒那么整齐划一在地上一磕一叫唤,满堂肃静是真的。

    镖哥们虽然功夫不错,但都是野路子,人家官老爷正式升堂那份威严劲儿,还是让他们不敢造次。

    于是就老实在门外等。反正想着这都大堂外面守着了,人还能又跑了不成。

    再说里面又不只柳水云一人,审案嘛,那大堂上原告被告,文书师爷,衙役官爷,各色人等俱全呢……

    到了后来,里面就说到了案情的某些细节,于是里面掩了门了,他们也被请远离了。所以,里面具体发生过什么,他们并不是十分清楚。

    当然了,既然是审案,少不了旧事拿出来细细过问。柳水云敏感嘛,大家也有些刻意地保持远距离。

    只是等得时间太久,镖哥们终于按捺不住。然后强行冲过去听墙角,才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柳水云的声音。

    抓着衙役追问不依,才知道他人已不在大堂上了,据说被带去后堂验明正身去了。

    这个……必须有?

    镖哥们也不是太确定。好在之后没有再等太久,柳水云自己从大堂里走出来了。

    只是,那镖哥说,他的情形十分不对。衣冠不整一身狼狈,面色燥红疲累神色凄楚隐忍,嘴唇上牙印明显有血浸出……

    问发生了什么也不理会,只一照面就声音嘶哑的吩咐他们快走……

    几个保镖于是也不好多问不敢多停留,迅速的就将人带走了。发生过什么,他们硬是不清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