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8章 .不归
    </br>

    邓大统领觉得自己受了辱,那不辱一辱别人,他怎么能心理平衡。

    也许一直以来,他都表现得太绵软温情了些?没有起到好的效果,却反而让人越来越不把他看在眼里了?

    邓隐宸临窗站着,吹着那料峭春风,脸冷如冰。身边的人,亲近如腾飞,都感到了一丝寒意。

    是的,他还是那个不拘言笑,但见者自会战战惊惊的邓大统领,怎么可能因为对一个女子和善,便会改了性情?

    邓统领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可还在东南的武梁等人,还无知无觉地快活着。

    说起来,武梁其实挺冤的。

    杜大哥年前往京城去信儿的时候,武梁还没答应柳水云什么。所谓和柳水云的亲密相处,其实最多也就上下马车相扶携而已。甚至还没有他邓大人携人爬树时姿态亲密。

    也不知是杜大哥未卜先知自己杜撰了些什么,还是邓隐宸想得活泛想得深入,反正早早就给他们俩打上了不正当关系的标牌。

    实际上想想柳水云是什么人,他就是在屈辱在被强迫中跌打滚爬过来的人,如今生了惜惜之情,拿了真心以对,怎么可能愿意再让武梁有丁点儿勉强委屈之意。

    再说武梁是什么人,那死犟的个性使出来,宁死不屈的戏码分分钟上演啊。到了今时今日,她又岂容别人再勉强她。——精神上,尤其,**上。

    只是那时候她答应了认真考虑,也只在认真考虑而已。这样的松口,连杜大哥都觉得大事将成也乐见其成了吧?

    武梁真正答应柳水云“一起走”的时候,是二月初。

    南方的天气,总是和暖得早一些。那天,阳光很明媚,于是武梁闭眼躺在廊下椅上晒太阳。

    然后,她就察觉有人轻手轻脚的靠近。很轻柔地给她盖上薄被,然后,人就在不远处站着。

    武梁知道那是谁,他俯身过来掖被角的时候,那阔大的衣袖轻擦过她的脸侧。只是,她没有睁眼。因为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她的倦意越发浓了,不想这时候聊天。

    再醒来时,只觉鼻翼微有薄汗,于是她掀了被子,还欲扯身上原来的披风。

    柳水云仍在那里站着,见她动作,便忙拦着:“换季时候,最易生寒致病,所谓春捂秋冻。还有这刚睡醒时候,也极容易着凉,这时候不能减衣。”

    他一动,武梁立马不适的眯了眯眼。于是她知道他刚才,为什么一直站在那里了。

    却还是忍不住问他一声,“你一直在这里站着做什么?”

    柳水云笑,“我也晒太阳,太阳照在身上真是很暖和,很舒服呢。”

    武梁瞧着他,忽然蹙眉生气道:“可我也在晒太阳啊,你却来挡了我的光。”

    我哪有?我只是挡了照在你脸上的光。太阳照着眼睛你睡得不舒服,梦里都皱起了眉头……”

    于是他站在那里遮挡,挡那会让她晃眼的光。

    武梁看着他,说你其实完全不用这样,甩个帕子在她脸上不就行了?可柳水云说,他高兴这样,她管不着。

    他是真的愿意这样。

    武梁对人很亲切和煦,也从来没有看轻过他,哪怕在细微之处的流露都没有过。不过她偶尔说起他的戏,却总是诸多挑剔,说他这处太娘,那处太媚,这腔风骚,那声矫情……让她自己示范一遍,她又常常演得丑丑的贱贱的,然后自己也笑得不行。

    他们相处得很自在很愉快,让他很喜欢。和她在一起,欢快,自在,无拘,恣意,也宁静。种种感觉,他都喜欢。他就愿意和她没有距离的相处。

    不管是乡间僻壤还是市井繁华,他的眼睛总想看着她,不想看别人。反正那种感觉,柳水云依稀觉得,少年时看到珍**却难得之物,也是这般舍不得挪开眼睛吧?他知道自己越来越心动,所以他不想放弃。她答不答应,反正跟着她都很快乐,所以他愿意。

    还有她这么久不答应他,也让柳水云愈发的喜欢。

    他很清楚她那种“要么别开始,要么一辈子”的心思。所以她越谨慎,他越觉得值得陪伴,值得等候。这一生,曾有个人这么认真这么慎重对待他说的话,对待他这个人呢,想想都能生出一丝甜来。

    柳水云再也没想到,在这个毫无预兆的午后,最后武梁如是说:“那么,未来的路,我们一起走吧。”

    她的声音轻轻的,但他听得清清的。于是,柳水云笑了。

    “不过么,”武梁又说,“你得先答应我,以后不这样了才行。”

    于是,柳水云又笑了。

    武梁看着他,觉得他真的是个相当安静的美男人,他常用他的肢体语言表达着他的情绪,连笑时也无声,如果你的目光不落在他身上,常常可能就错过了他的表达。

    但他的神态实在是美,他只是那般笑着,然后眼睛里就泛起星星碎碎一片浅波,盈盈欲滴。

    武梁打趣他,“这么感动?来来来,哭一个给姐瞧瞧。呃,还有,那以后到底我管不管得着你?”

    她当然管得着,并且她越管越宽了。从前管好路线,管好自个儿,决定行止即可,如今也开始操心柳水云私生活这样那样起来。反正她就是这么个人儿,既然决定了,就全心全意待人家。

    所以她说:“我其实一直不太会照顾人,不过我也希望能象你照顾我那样照顾你,让我试试看。”

    柳水云又笑出一片波光。

    他知道武梁说的“一直不太会照顾人”不是说假的,她在侯府时候,男人也是不舍得让她过份操劳,亲自动手做什么粗笨活儿服侍的。柳水云戏唱得好,观摩人物入木三分,她会不会心甘情愿事无巨细照料人,他早看得清楚明白。

    但她肯为他一试,这让他相当的窝心。

    并且,她答应他的,又哪里只是“试试照顾他”那么简单。

    从前在戏班里,师傅也好,师兄弟们也好,大家都喜欢他照顾他,但是后来呢?他这样一副身子,又有谁能护得住他?他们只能在他无力反抗时,默默红了眼。周旋于权贵间,辛酸却又奈何?

    所以一直以来,武梁和他相处得再好,也总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的。或许友情以上是有的,或许她对着他的脸花痴是有的,但她总象观一朵花,赏一片云,赞叹很真心,却总把持着不让自己动心。

    之前柳水云没少明示暗示的表白过,偶尔武梁也有心潮起伏的时候,但她总感叹,“你别长这么好看就好了。”

    看吧,她什么都明白。他长得太好看,这才是症结所在。

    所以,她这么久不答应他,不是鼻眼朝天骄傲自诩自以为是拿捏架子什么的,而是她有顾虑。

    他们真的在一起,未知的风险太多。所以她会说,宁愿他逊色一些,以图安然。

    柳水云也曾在武梁感慨时,玩笑问要不要他毁个容?武梁立即失色说万万不可,长得太丑可千万别说你认识我。

    他说她无情,她连连点头老实承认。

    可为什么偏觉得任是无情也动人呢?

    他能明白她的心思,所以他才不觉得等这么久会辛苦,实际上,他一直享受其中。他愿意一直等,因为这样的人,他不想错过。

    如今她肯拿出勇气来“试试”,柳水云觉得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人。当初皇宫里,她不怕死的试图护着他,她对着宫妃出言不逊……那是为他而逞的一时之勇。如今,她这不是一时之勇,而是愿和他一起,共对长长的未来中,种种的未知了。

    多好。

    两个人既然决定好了,于是拉拉小手是要的,说说情话是要的,各种无聊的腻歪的神经的事情,更常见起来。

    比如某人外出归来,武梁便起身准备去打盆热水来让他洗刷。结果却被人家拦着,取笑她服侍人手艺不行,还得他来。

    然后麻溜洗漱完,还忆往昔说起当初。说他从记事儿起,就窝在戏班里面。那时他瘦弱,常被大孩子欺负,那时候他就靠着把大伙儿照顾得妥妥当当舒舒服服的,赢得了一众师兄弟们的**护的……

    武梁:……都哪儿跟哪儿?打个热水还需要什么技术含量不成?

    反正她插不上手,便一直处于观摩学习阶段。

    芦花都忐忑,再这么下去,她会不会失业啊?唉,真忧虑,算了别碍眼了出去看那几个人打牌去……

    这天也是三月三,天上风筝飞满天,柳水云一早就兴冲冲的去了热闹集市。不只这天,连着之前好几天,他都有些神神叨叨的。

    其实武梁知道他在干嘛,他是想郑而重之的求亲呢,所以他去采买红彩的礼盒,托付身边人作媒证……他想趁着春光好,敲定老婆成家立室呢。

    武梁想,呃,何必劳师动众的,不过就是想晚上一起睡……而已嘛。咳咳,为毛还是有点儿小害羞?

    却不知,她的害羞实在没有必要,因为这晚,柳水云根本没有回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