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2章 .献计2
    </br>

    有人提议停水吧,别再浇城墙了,看这城里漫天烟雾,快成仙境了。可若不浇了,万一人家北辰不肯停,继续用火呢?再说城下着火,不也是应该浇水灭火的吗?

    算下来,城上除了吃烟,别的也没吃什么亏啊。

    只是浓烟掩映之下太过危险,城里对城下是不是来攻不清楚,城下也不知道城里怎么布防的。大家都有些瞎子摸象的感觉。拖得久了,也许某一时,对方兵将就忽然顺梯子上了城头也不一定啊。

    城头上布防更加的严密了,程向腾严令武梁不得再上城头去。

    一般营中事多去大营解决,但稍微有涉机密的,当然是在将军府商讨。反正府里常开会,将领们到将军府来,那都是常来常往的。看到武梁,或是玩笑或带揶揄,没少人问起她的意见:这水,还浇是不浇哟?

    武梁郁闷。

    不只将领们说,城头吃灰不少的兵卒们也颇有微言。说看着糟心的,守城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听一个女人的闲扯呢……

    话传到程向腾耳中,程向腾大怒,说他作的浇水决定,关一个女子何事?这分明是嫌他军令不通啊。

    再说为什么要怕敌人乘烟熏中来犯,不烟熏人家就不犯了吗?怕就把神儿绷紧了守着……反正再听到这样的闲话,便以妄议军令论。

    然后下令,泼水,冰箭,方法没错,原样奉行。

    然后这天他人却难得一脸笑意回府来,让武梁单独陪着用饭。饭中还没甚正经的直夸武梁,说什么有她陪在身边,看着也让人下饭。什么日里夜里都服侍得好,今儿爷多吃两碗……

    武梁挑眉无语,寻思这人无故欢什么欢。

    程向腾见她面有郁色,干脆把人扯在怀里,于是成了坐大腿那种陪饭法。

    他拍拍抚抚的,说妩儿你知道吗,今儿一早北辰来偷袭,咱们全用的冰箭,竟挡住了他们的攻势啊……然后摸着她的小脑袋,说咱妩儿就是聪明,上次说算你一功的,还没行赏呢,今儿爷赏你。

    然后就赏了武梁四粒璀璨的金刚石打磨的珠子。

    这珠子据说很稀有很值钱,具体值多少钱武梁也说不清,反正外面无价无市。之前放着没有赏她,大约是这东西过于贵重,她又不好拿来做首饰穿戴在身上的缘故。

    没想到却现在舍得赏她了。

    不熟的将领们遇到武梁也不再提起守城的事儿,武梁于是拦了廖恩凡问。她总觉得程向腾的态度有些奇怪,好像有什么和她有关的事儿发生似的。就象她当众提议,而他却私下行赏,事儿不对啊。

    廖恩凡挠着头皮吞吞吐吐的,对着武梁一副不知如何开口的样子,最后道:“营中有兵胡呲,抱怨城头灰重,嗨,那起子瓜娃子们……”

    武梁明白了,肯定也抱怨她来着。

    尼妹。

    所以男人赐珠,倒是怕她不开心哄她呢?嗯,这手段不错,她喜欢。

    便是不为了替自己挽回影响,能出的力她也会出的。她这么远来了,难道还真是为了侍候男人的不成。

    这天武梁就又上了城墙。

    守城将领过来意思意思告知一下说将军不让上去,但却并未真的拦着,只不过转身就命人飞速报程向腾去了。

    城墙下几乎看不到明火,只是黑烟滚滚升起。飘飘的各种灰絮一会儿就落了满身。

    谁在那儿守着,谁也会不爽的。问了守城的士兵,那小子红着个眼睛,说北辰那些鬼孙子们哪有真烧啊,用湿草木不说,但凡火苗露头,就用碎沫渣渍捂压,故意只出烟不放火的啊。

    唉,还真别说,这么一样的能把城墙慢慢捂热,至少让它结不了冰去。

    再有上面不时的有水浇下来,所以那烟越发滚得很消魂。

    城墙上的能见度确实很低,但往远处看,却也不是完全看不清。不远处的敌营也或多或少不能幸免,不过笼在相对淡很多的烟雾里罢了。

    武梁就想起诸葛先生借东风来。这大冬天的,总是刮北风,所以充州城才成了重灾区,若是能借来南风刮那么一刮,北辰兵营才更倒霉呢。

    也就那么一想,没人家诸葛先生的本事,说这有什么用。不过么,烟雾缭绕的,倒可以草船借箭啊。

    程向腾正带着将领们巡查呢,听到报信儿就过来了这边。心里是真气呀,给她说过的话她根本不听嘛。这地方,敌人随时从浓烟里冒出头来一点儿也不假。并且如果有流矢飞来也瞧不见,你探头出去可能就是个正着呀。

    那股恼火劲儿,很想把这女人直接揪回去一顿打算了。

    不过等他看到武梁,就完全是另一种感觉了。

    女人包得严严实实的,只个小脸儿露在外面了,就这样她还微缩着腰和脖子,相当的不顾形象。分明十分怕冷,却还上这高处来,大约也是心里郁燥的吧。

    肯定不知道谁,把那些废话传她耳朵里去了。也不知道男人家,怎么也那么多嘴碎的。

    而此时,她正面色沉静,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什么。显然也不是纯因为想散心敞快才跑上来的。

    程向腾把人往远离城墙的内侧拉了拉,声调还算柔和地道:“你上来作甚?”

    近处看她,只见她白静面颊上已落了绒绒细灰,甚至眼睫毛上也沾惹上黑色的星点,几缕碎发跑出兜帽外,在那里随风飘荡着,人显得就没有那么神采奕奕了。

    程向腾伸手把碎发给她塞耳朵后面,低声交待她:“快回去,好好泡个热水澡去。”

    武梁却眨眨眼睛,看着他忽然有了精神,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借箭,侯爷和各位将军看可不可行。”

    这么浓烟掩映,我看不清你,你也看不清我呀。咱得时刻警惕防备着,对方未必不是呀。于是咱摆浩荡声势佯装夜袭,对方不知虚实也不敢直接杀过来吧,于是他们也得上箭呐,咱们稻草人接箭……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

    将领们现场围圈讨论,神色兴奋,最后一致觉得:这个可以有。

    事不宜迟,紧锣密敲的一番准备后,这天晚上乘着天黑雾浓,城墙上新一**水浇过,将城墙下估记连火势带温度都给降了降之后,无数的吊篮垂下去,无数的稻草人上阵,然后兵士们躲在密密码码的稻草人后,接着就锣敲宣天喊杀阵阵,城上城下齐声喊杀。

    北辰人睡梦中仓慌应战,不知大汤人弄什么玄虚,果然不敢冲过来,只远远的放箭放箭。当然他们就算想上前也不能够,因为但有靠近射程,城墙上就冰箭齐发……

    折腾到快天明,人家那箭射得也是铺天盖地乌泱乌泱的……

    这一场,收获不小。到了第二天晚上,怕被北辰人识破,人直接冲过来就不好了,于是兵不下去,直接上吊篮,全部的稻草人上阵……到第三天晚上亦然。

    北辰果然恼了,终于盾牌高举不管不顾冲到了城下,结果,城墙上还是浇水伺侯,北辰士兵心说多久了啊,只此一招,十分小瞧。结果忽然发现不对啊,水冷就冷呗,怎么还粘粘乎乎的?分明是桐油啊!

    知道也晚了,火箭接着破空而来,沾上油的北辰人被烧得哭爹喊娘。

    再然后,还有什么夜半开城,骑兵冲营之类的不同演绎,因着浓烟,真真假假发生了多起偷袭与反偷袭事件。

    虽然并没伤着大元气,但北辰人到底吃亏不小。于是他们自觉得先停了火熏,北辰方面也逐渐地停了水浇。

    这些于武梁来说都无关,反正借来了箭,她就“功成名就”了。并且这一功,实实在在的物证堆积,谁也不能再说三道四不认帐去。

    草人借箭之后,武梁就老实了。于她来说,这么点儿功劳应该就可以了,只要善加讨要就好。

    有些事,适可而止过犹不及,她这半瓶子,若真弄得跟个狗头军师似的,只怕还没地方盛得下她了呢。

    并且冰箭也好,借箭也好,都不过是耍点小聪明罢了。有了讨些便宜,没这些也不见得就能多不得了。真正决定战局的计谋,跟她也没什么关系。

    ——噢,当然私下里,她还是有什么小能处都向程向腾坦白的。

    那天,她本正在热水里泡得慵懒舒坦,谁知正遇上程向腾忽然回府,半路闯入了。

    武梁一下就沉到了水里。

    程向腾在那儿森森地笑,“你这样就能躲过了?”抄起旁边大棉袍展开站在那里,等着某人自投罗网,“再不出来,我往里甩鼻涕吐口水了啊。”

    尼妹。

    然后武梁刚露出个肩膀头,就被人一把揪起,大袍一裹,挟着回房去了。

    某人着甲,估摸是刚从城墙上下来的,身上有些细碎的灰粒子,还满身的汗臭味道。并且这还大白天的,就想着那什么一起裹袍的事,实在是很没品。

    武梁看着那灰沫子,就问他了一个小问题:“草木灰能融冰,侯爷知不知道?”

    程向腾想了想,大约是吧,不过他问:“所以呢?”

    “城墙根草木灰成灾啊,若能把它们运去河道冰上,然后再把战场定到河边……”

    程向腾神色凝重,怎么不能?太能了,沱河这段,离此不过几十里啊。

    到时把人逼下河去,唉,以为是冰,结果人随冰沉,冻不死你也淹死你,不战而胜,多爽性。

    男人沉思良久,于是也忘了怀里那是个光溜美人儿了,最后将人往被窝里一塞,转身走人了。

    之后大约经过诸多的实验,“多厚的草木灰,能用多快的速度,融解掉多厚的冰块”神马的,然后向北辰打招呼:我方要派人出城清理灰烬啊,你们要配合点儿别乱打人啊。

    北辰表示这个欢迎,反正这些天大家都吃灰,谁都烦得透透的。所以你们尽管放人出来,我们不打你。

    于是那些草木灰就被一车车的拉去沱河,上上下下的沿河倒了好多里去。

    接着程向腾终于接了北辰战书,表示你们撤军到沱河边,咱们那儿打去。老子们吃了多久的灰啊,怎么也得让你们这些龟孙子们也尝尝那味道去。

    这个好说,北辰应下,拔营后撤。

    话说充州如果据城以守,坚不出战,一时半会儿北辰是真的拿它没法的。

    所以武梁在城里住得安心得很。

    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程向腾是来灭敌的,不是来守城的。北辰人攻城,不过是瞅着充州城里有粮草有他这个统帅在,加上之前被气着了,跟他杠上了的意思。

    但他们并不是只有攻充州这一途。如今虽然大部在这里驻扎,便他们从没有断过派兵四处抢掠骚扰,杀人掠物,充州城附近,不,整个西北百姓,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所谓驱逐鞑掳,你做不到,当的什么元帅?

    所以决战,当然是能早一日是一日。如今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整训练,兵士的精气神儿,武器的储备,都足够一场大战可劲的消耗了,于是来吧。

    北辰军动动窝,还可以设陷啊埋伏啊打他一个伏击战啥的,可他们就这么停窝不动,就只能硬碰硬上了。

    如果能借水道淹他们一淹,那自然好,便是被识破不能,论实力咱也扛得住,干嘛不战?

    关于草木灰融冰这事儿吧,其实如果留心观察,自然不难发现。比如冬天,厨房门口泼了水结了冰,灶堂里草木灰盖上,总是很快就融了。北辰人也未必就没人知道这点,只是从来没有人把草木灰用在这么大规模的,专门的融冰设陷上罢了,所以一时之间,没想太多。

    战场是不能不多想的地方。于是那一战,北辰败得厉害。

    据说大汤军一上来就重盾押上,火箭猛逼,北辰骑兵本来是要硬冲的,奈何火箭不比旁的,那东西马匹见了害怕呀,马儿骚动,北辰就只好暂避。

    反正火箭那东西,造价高,伤害又不比普通箭强大,谁也备不多。并且这时候你用什么火箭啊,又没有什么易燃物给你烧。

    北辰还挺不当回事儿,那么退啊退的,就退到了河面上。

    河面上本来也没什么,这样的寒冬,冰面上跑马行军实在是常事,再说河的对岸,同样的一马平川,和在河这边打也没有差。于是就退呗。

    结果过去了大部分队伍后,冰面忽然就崩溃了。于是满河的人就那么给淹了。

    剩下一部分尚在这边岸上没过去的,正好被人以多欺少给消灭了去。

    算下来,北辰连被灭的带被淹的,竟是去了一半之多,着实是一次酣畅的大胜。然后乘胜追击当然的,河对岸又怎样,你在大汤的地盘上,剩下这么些人,能饶了你么,绕道啊,其他城池的守军背后包抄啊,各种打。

    反正沱河一战后,大汤就由守势转入了全面的攻势。整个西北,都发起了对北辰余部的大反击。

    而武梁,却在将军府里,和那位张姑娘斗起了心眼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