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98章 .遇险
    </br>

    成功出了城去的武梁很欢欣,她一路甚至还雀跃的想,据说上次的粮草被劫后下落不明?那么大批的粮草啊,如果没能被运回敌方老巢,那想藏也得需要偌大个地方啊,怎么可能就没了影踪。

    老娘多吃那么多年米饭,没准到时能破了此疑先立一功?

    结果立功啥的还没见着影呢,却差点儿她自己个儿先被包了饺子了。

    ——她只知跟着押运粮草的队伍行走,有官兵护着更加安全靠谱,却忘记了这块肥肉北辰人是盯得眼睛发红呢。

    并且就算得不着,毁了也好啊,大汤筹措粮草明显也费了时日嘛,如今这批粮草再没了,大汤军很可能就接应不上肚子啊。那到时不战而溃很有可能啊,哪能就让他们这么顺溜?

    所以武梁还在寻思着上批那粮草是上天了还是入地了的时候,忽然队伍就被包围了。

    这不是普通劫道的,直接上前拦了路,叫一声“呔!快把银子女人留下来……”就完了,人家是远远的,在他们过山道的时候,大部队忽然包围了上来。

    大汤这边指挥的人显然也是有防备的,那时粮食留在山凹里,只留了少量的人看守。大部队都拉到了山梁上,若有人趁夜来袭,粮车那么笨重,显然不等你把车截走,这里大部队就俯冲下去收拾去了。

    想法是不错,奈何人家人多,人彪,也是漫山的过来,要先灭山梁上的主力,再去吃下粮车。

    被层层包围,短兵相接的一战。于是大汤这边明显不敌,就且战且退,一路被堵进了山凹里。

    武梁和芦花也都意思意思着了男装,但能看出是女子也很明显。廖思凡虽然一路护着,倒到底情势危急,眼看着周围有兄弟身处险境,他也不可能只护着女子不施以援手,这么扑东救西抵来挡去的,慢慢竟是离得有些远了。

    冷兵器的对砍对杀,武梁还是第一次看到。眼睁睁看着那边谁的大刀斩下,谁的脑袋被削去半边儿,谁的肚子被划开,曲曲扭扭满腔的肠子往外流……凄厉的嚎声响起,让人不忍卒闻。

    还有身边刚刚还活生生的人,忽然被那流矢击中,那血热乎乎的溅过来,落到身上热得烫人,瞬间又冷得似冰,让人浑身都止不住的想要颤栗起来。

    北辰兵显然还是以抢粮食为主要目的的,灭护粮队伍也只是为了先打得你护不住,好让人家把粮草劫个痛快。

    于是在护粮队伍溃乱之后,北辰兵撕开条口子还是直冲那护在中间的粮车队的。

    呼救的信号烟火早就燃起,北辰兵也想速战速决,把粮食带走就算成功的。很明显,如果这些汉子们拼死往外逃去,估计人家也不会死拦。

    武梁紧张着害怕着,也越发对那些挡在身前拼红了眼的汉子们肃然起敬起来。是怎样的信念支撑着,让他们就这么以身迎刀?

    她想说,跑吧,大家保命要紧啊。人死光了,粮食还得被劫不是?这冬日的深夜里,靠着那飘渺的烟火示警,真的在死光前会有人赶来救吗?并且人家的大部队,密密麻麻的人,漫山遍野的火光,就算有小股兵来救,还是一样的打不过啊。

    并且把人逼急了,人家上火箭,他们这较集中在一起的人就得和粮食一起变成烟变成火啊。

    可是别说没人听她的,就是有她也不敢叫人当逃兵啊,逃出去也活不长,乱了军心必定会被抓住卡察掉。武梁瞧着形势,猫腰跑去捡了两把断刀,一把交给芦花,一把自己握着。

    芦花始终紧紧抓着她的胳膊,她到哪儿她也到哪儿。这会儿了还在问武梁,“姨娘,怎么办,你有办法木有?”

    武梁茫然四顾,办法?这是拼绝对实力的时候,小聪明小计谋管用吗?这丫头是对她多有信心,这会儿还巴巴的问着她?

    她这握着刀呢,却连下黑手的机会都找不到一个呢。

    不过这小丫头真不亏是个皮实的,这会儿子虽然有些惊慌,说话时底气很虚,但到底没有打颤。

    眼看着乱得不行,廖恩凡提着滴血的刀抽身又回到了武梁的身边,不过他人明显的比较暴燥,一把打掉了武梁手中的断刀,然后抓着武梁提小鸡子似的把人往一辆车下面塞,一边粗声道:“躲好了别露头,北辰蛮子一般不杀女人,你们当不至于就丢了命去。”

    他以为她想自我了断呢。

    说完抽身又杀了回去,竟是一副要拼死力战的架式。

    武梁想这家伙看起来真的功夫不错,应该带着她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才带感吧?反正这会儿是命要紧,武梁想着廖恩凡的话,心里有些松又有些紧。

    她想起来了,北辰地广人稀,对人口的需要向来很迫切。所以战中逮到的女人,都会弄回老窝去拴着专业生孩子去的……怎么比热血四溅还恶寒。

    看看前方已经有好几辆粮车在你来我往的厮杀中动起来了,要不了多久,也就到这边厢了。武梁想了想,又钻出去把断刀捡在手里,对着车上的谷袋就扎了起来。

    ——无胜算,不能逃,还是装死吧。啊不是,装谷子。

    袋破,谷子忽忽地往下流,很快便有两个空袋出来了。让芦花钻进去,再给她填点儿谷子扎上口。

    自己也在袋底留些谷子,然后自己也钻进去,扒拉扒拉些流出来的谷子填在袋子周围,然后自己从里面扎上口。

    两个人就那么平躺在车底,充两袋破口烂洞的谷子。

    北辰人就算最后得手,也该担心着援军,担心着天明。他们得慌慌趁着夜色逃遁,趁着夜色安置藏匿这大批的粮草,谁会停下来去捡两袋破了的谷袋。

    一路走回去,最后一样所剩无几不说,沿途洒谷,还正好是对方跟踪的好向导呢。他们会十分注意有没有谷子洒出来吧。

    武梁就赌她们会是两袋被嫌弃的烂谷。

    ···

    周身的厮杀声终于远去,身上的粮车也早已被人推走。她和小芦花这两袋谷子终于安然地留了下来。

    运粮的车个个绕过障碍物而去,没绕的也是从她们身侧过辙,没有被践踩碾压,武梁甚至连被踢一脚都不曾,真是无比的幸运。

    等周遭终于安静下来,武梁解开袋口爬出来,再去帮小芦花松了袋口。

    月亮蒙蒙的挂在天边儿,周遭的残躯断肢十分考验人的心脏,空气中的血腥味也浓得化不开似的。视觉与嗅觉的双重刺激,小芦花终于低着头猛吐了起来。

    武梁仰头看着天,很有些软弱想哭。身边一路走来那些人,或许并没有跟他们聊过天打过交道,可是他们都曾那么鲜活。如今,他们又在哪里?

    默然片刻,然后捡了把长刀拄着,开始巡查现场。也许,还有人活着也不一定。

    ……结果喜人,竟然有六七个还能动的,两个残肢其他五个都是血肉模糊被以为死定了的。给各人擦擦血绑绑伤,别的她也无法,背不动拖不走的。

    然后继续扒拉,就发现了一个北辰兵。身高臂长,目深鼻挺,不足二十岁的样子,仰面躺倒在那里。

    他手里还握着刀,上面串着一个大汤兵。另有三具尸体以脸朝地的姿态扑倒在他身上。武梁只顾着先翻上面的人,不防一抬眼,就见这刚露出脸儿来的年轻蛮子正睁着眼,就那么神带戒备地看着她。

    这人当胸被戳有四五刀,血流得满身都是,怎么看也是不行了的样子。

    若是旁人,好吧若是武梁,她觉得自己若这时候遇到敌兵,一定是要翻眼装死的,但这位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她。这孩子是有多实诚。

    这堆五个人一个个的探过去,都是死的,剩下这个,武梁有些纠结了,敌军?包扎还是补刀?

    要是从前,没准拉拉关系看能不能给咱也弄成少数民族户口,不但考大学可以加点分,回头毕业了街边摆摊也没城管敢管啥的。但是现在,把他救起来再被他砍一刀怎么算?

    没有纠结太久,忙先用手中长刀将人家手中武器挑开,然后让芦花用长刀抵他脖子上防他暴起,这才割开他身上硬甲查看他伤口。

    很对称的左肩一刀右肩一刀,前胸上面两刀,还有最致命的一刀落在腹上,呃,很残烈,还好肠子没有流出来。

    擦一擦裹紧了,整个上半身给他缠得粽子一般,也就算尽了人事了。

    正收尾,忽然听到谷口有动静,然后就见有几个人影晃动。有人点着火把,似乎是在逐个的找人。武梁拉着芦花迅速扑倒在地,不小心砸得那粽子闷吭出声。

    能吭说明还没死嘛,不错。一边想着这下自己要怎么办,身上衣服干净,装死都不会太像。刚往芦花脸上抹了两把血,就听到那边有人起声叫着:“五姨娘~,你在哪里~。”

    天籁之音啊!杜大嫂,我**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