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87章 .身世2
    </br>

    包厢内默了默,申建再开口,还是那个意思,“和个戏子在一起混,不是什么好听的事儿。”

    武梁笑了笑,道:“将人分三六九等那种事儿,是你们这些贵族的习惯。我这种低**婢出身,难道又能比人家高贵到哪里去不成?我和他能做到的事儿,就是互不嫌弃。”

    互不嫌弃?

    柳水云在外间听着,忽然就不笑了。

    他是个戏子,听多了赞誉,却没听人这般说过。“互不嫌弃”?她得多自卑才会和一个戏子互不嫌弃。

    实际上,她哪里自卑了?不管是对着程二爷,还是这位申公子,或者当初面对席宴上那一众的达官显贵,她那隐隐的不以为意,哪里是自卑的人会有的。

    她不过是护着他,不愿让人言语轻贱了他去,才这般刻意拉低着自己的档次说话。

    他一向也是自傲的,却傲不到她这种目空一切的,甚至可以随意自贱的程度。因为他的自傲也总会透着一丝心虚,可她,理直气壮。

    甚至那声“你们这些贵族”,不以为意到了隐有嘲讽的地步,让人就觉得她其实是在说,“呵,你们这些贵族,了不起啊……”

    柳水云默默转身,纤纤手指在门板上叩了几声。好像答谢似的。

    门里,申建却有些恼了,冲着外间道:“柳大家的听壁角很有趣么?这是难分难解舍不得走了吗?”

    武梁也皱起了眉头。

    从前,任谁对柳水云都是客客气气的,这如今太后没了,文弱公子申建,都敢对他这般粗鲁嘲讽了呢。

    听说申家虽是侯爵,但一家子早已不复显赫,如今也就勉强仍扎在上流圈子里而已。而申建,也不过从西山大营营地文书做起,摸打滚爬了几年,如今在兵部做了个小小的佥事而已。

    这样的一个人,用程向腾的话说,他原本也是挺沉稳挺拼的,没想到却行事说话这般的粗鲁。

    申建这话之后,门外的柳水云一时并没有吱声。

    武梁想,她若也不出声,岂不就座实了那什么难分难舍的意思了么。

    因此道:“刚才申公子只说让柳大家的暂避,如今他避去门外,并无不妥,所以这哪里是听壁角?申公子不觉得他是堂堂正正站在那里,不由自主听到的吗?再说申公子和我应该也没什么话,是需要避着人讲的吧?”

    申建却冷哼了一声,道:“程老二对你的好,我们这些做兄弟的都再清楚不过。可是听说你最近在府里和程老二闹别扭,却在这里会戏子。我今儿既遇上了,就难免讨嫌来问一句:你这么做,象话吗?”

    这竟是为兄弟抱打不平来了?果然一介书生,就是**事儿妈,规矩礼仪方面只怕是比程向腾那个武夫讲究更甚呢。

    她缓缓道:“申公子慎言。我们清清白白的人,普普通通的一次会面,被申公子这般说法,倒好像哪里有问题似的。这可真让人担待不起。不过申公子若觉得不妥,尽管去说给程二爷知道。二爷对我但有责罚,我都接着。”

    语调虽和软,但话里的底气却是足足的。

    申建听了,不但没恼火,皱头还舒展了几分。听说她在程府里嚣张,还烦心她这时候和程向腾闹翻呢,看来果然是个能耐的呢。

    口中却道:“你放心,我自然是会说的,难道会替你遮瞒不成。”

    说着正了正语气,又冲着门外道:“柳大家且先行去,我已经派人去知会程二爷了,程二爷马上就会过来接五姨娘回去的。”

    柳水云那样的风流人物,长时间站在包厢外本就惹眼,已经有人对着他的身影指指点点的了。

    因此听了这话,想了想武梁刚才说话那语气声调,既使被人告了状,既使程向腾来了,也不需要他这个外人去帮忙解释周旋吧。

    他在这里,没准反给她添些麻烦。

    因此便打开门跟武梁打了声招呼,便自行离去了。

    这边包厢里一时无话,申建坐在那里饮完了一杯茶,然后他再开口,语调忽然就完全不对味儿起来。

    “你真不记得我了?”他沉着个脸,眼睛紧紧盯着武梁,略带着不耐烦的问道。

    武梁当然记得他,并且她刚才已经称呼他申公子了,他还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还真的另有些隐情?

    “我真该记得你么,鼻涕男?”武梁迟疑道。

    申建嘴角一撇哼笑了一声,然后收了笑,冷眉看着她,道:“我可不是来跟你说笑的。”

    他话里带着浓浓的不客气,然后身子前倾,压低了声音:“你不记得我了,难道也连自己亲娘都不记得了不成?”

    武梁的脑袋就“嗡”的一声。

    亲娘唉,原来关于身世,竟是这般的得来全不费功夫。

    ···

    申建版本的武梁身世其实很简单,他之前提到过的场景,就是她的家乡。

    从前,有个小女孩,大眼睛,麻花辫儿,小小的年纪一点点儿。她站在家乡镇上的小河边儿哼着曲儿,清泠泠的嗓子,脆哩哩的歌,留住了她身边不远处站着的一个男孩儿的脚步。

    接下来,当然并不是什么一往情深青梅竹马、心心相印花前月下……而是,这位侯府的公子,找到女孩的父母,买下了这个女孩。

    然后带进城,着人教养,指导,安排……

    然后,她进了程府。

    也许,象她这样的人不少,从小被买来,教调一番后以各种机缘进入高门府第,不见得立时能起什么作用,甚至可能永远都起不了什么作用,反正就先那么备着。

    等你有能耐在高门里站稳脚跟,甚至象她这样得些宠,于是你就可以起些作用了。

    平日里,也不过打探了解些人家内宅动向什么的,无关紧张。真正能近了主子爷们的身,知道些机密大事儿的,其实很少。但就算少,埋下了这样的棋子,有时关键的时候,便非常的致命。

    比如现在,争储多么热闹。而她,也一切条件成熟。内宅里有一席之地,男人宠着,能知道多少事儿啊。

    现在想要动用这棋子的时候,她在那里先要和主家闹决裂?怎么允许?

    所以申建恼了。从前,你都忘光了?连当初带走时,哭得撕心裂肺死去活来的亲娘也不要了么?不要太作死噢……

    申建看着她闻言变了色,心里就放松了些。

    武梁却只觉得漫天的乌鸦飞过……要么,不要了么?假装要么,真的不要了么?

    这位五姨娘的从前,还真是高档大气上档次啊,连暗桩这样的事儿,都摊上了一回。

    如果她是得过专业培训的,怎么就那么轻易的死了呢。这身为背后隐藏**oss的家伙,这么放羊不管,还真是不怕赔本呀。

    武梁看着申建,道:“你要如何?”

    这地方并不算隐蔽,隔板之外四处透音儿,虽然有几个随从站在外间注意着了,申建也不可能在这里跟她说什么机密的要求。

    实际上现在只是不允许她闹腾,要她继续在程府里乖乖哄着程向腾以备用罢了,暂时并无什么具体的指示。

    因此申建跟她说完了身世,便道:“你只和程二爷好好的就行,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武梁沉默良久,才道:“我要见我娘。”

    申建同意。当然了,不让她见着活物,她尽可以不给你配合。这个女子,可不是个一无所能容易摆布拿捏的。

    当然若太容易摆布了,那也不会有那本事亲近主家。

    于是两人便约了时间地点,准备下一次接头。

    ···

    程向腾很快来接,听了申建的话,也十分恼火武梁跟那个戏子在一起。

    不过当着申建的面,他倒是相当的绅士,只瞪了武梁一眼便算完,一副回头再收拾你的样子。然后跟申建兄弟长兄弟短的哈拉几句,道了谢告了别,把武梁扯进了自家的马车里。

    马车上,武梁辩道:“我来酒楼,正巧碰到他罢了,大家认识,难免打个招呼。只是听说他在弄一出新戏,我便想着请他到时候入府里唱这段去,也好给二爷的婚礼添气氛。”

    “什么新戏?”程向腾问。最近一直闹情绪懒得理事,当他不知道么,置办婚事她有那么上心吗?

    “哭灵。”武梁道。

    程向腾:“……你就气我吧。”果然没安什么好心眼儿。

    反正她就是瞧不得他成亲罢了。程向腾看着那坐在一边不靠近他的女人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心里默默叹口气,就把人拉过来揽着了。

    这也没见有多生气嘛。

    武梁道:“我给你老婆哭过灵,被柳大家的听说了,说我哭得真好啊,哭得跟唱的一般哪。好听,上口,传唱度高……就来打听哭灵的细节,说很合他的新戏,还让我帮着写写词来着。”

    “你还帮着写词了?妩儿,你少理会他,没事儿离他远点儿。”

    这倒反应快,武梁心里切了一声,道:“知道了,我哪有机会见他,不过是来试吃酒楼的新菜式,准备到时候婚宴上给宾客备上啊,没想到碰巧遇见了他。”

    程向腾闻言就哼了一声。贪吃贪玩就罢了,竟然说什么试吃来的,还新菜式,连旧菜式她肯操心置办齐备多少碟多少碗的就不错了吧。

    算了,由她去吧,她高兴就好。也这么自由随性不了多久了,成亲,新的生活方式……程向腾默然。

    新奶奶到底如何呢,会是象她担心的那样面甜心苦,出手阴损,容不得人么?

    如今她这脾气涨得,也是个受不得委屈的人了呢……

    程向腾叹口气。

    武梁也默然半天,然后问程向腾道:“如今朝堂形势怎么样了?申建这个人,和二爷可是一伙儿的?”

    程向腾看了她一眼,自动省略了前半句,只道:“从前兵营里的哥们儿,大家一处玩的。你不是都认识了么。”

    一处玩的,但不共大事吧。“那,他是哪一派的?”

    “他?”程向腾诧异地看武梁一眼,“你怎么问起这个?”女人家不要多打听这些吧,那些事儿说出去可不得了。

    武梁蹙眉道:“他有意无意的,向我打听你的事情,还打听定北侯爷的事情。我想着,他可能和二爷不是一派的。”

    她得跟他提个醒,那个人不地道,咱得留点儿神。

    申建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要挟她,就凭一个可笑的身世?

    别说程向腾于她来说,比他申建要重要不知多少倍,单说有小程熙在这里,这种大事儿上,她也不可能不向着程家。

    至于从前的家人什么的,那是用来脱身的,不是用来被要挟的。她要真以那家人为念,只怕以后不只她,包括那家人,都会被他拿捏着不得安生。

    不过她现在也不能跟程向腾说那么详细,她得见见那家人,看看到底能不能帮她要来身契再说。

    程向腾听了果然一愣,然后就问道,“你怎么说?”

    “我?我知道二爷**穿什么衣裳,知道二爷**什么时辰起床,知道二爷成亲的日子……至于别的,我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说今天护着我,来日让我也偏帮他些,我就说没问题,到时他来喝喜酒,我保证给他那桌优待,多备两个他喜欢的菜式,保证上的酒少掺些水……”

    程向腾就笑了起来,道:“没错,和他交往,就是这样即可。”小妩娘滑不溜手的,轻易还想指示得动她?程向腾嘴边的笑意一路就没停过。

    ···

    按照申建的说法,当初她被卖的时候似乎是七岁,该记的事儿都记得了。有了亲情的牵绊,正好可以拿捏。

    可惜,她什么都不记得。

    亲人相见,最主要的动作就是哭,怎么悲痛怎么来。当武梁被那位面色黑黄,满脸褶子,但细看确实和她有二三分相像的妇人抱在怀里,那么儿啊肉啊的拍抚哭喊的时候,心里还抛锚胡乱想了些别的。

    七岁被卖,到后来十二岁初次登台遇见程向腾,貌似被教养了五年。对一个本就有特长底子的孩子来说,五年的着意教养,能够培养不少才艺呢。可是,她怎么没觉得自己会些别的什么呢?

    至于唱曲儿,那嗓子是天生的也不用怎么教吧。其他吹拉弹奏功夫会么?怎么从来没有人提起过她会些别的什么呢?有没有一些特色技能可以拿出来赚钱的?

    等下得问问申建去……

    她这里胡思乱想着,那妇人已经从“当初一家子活不下去呀,没奈何才卖了你去啊,也好让一家子有银子钱度日,也让我妮妮求个活命啊”的陈情,讲到了一家子的感情:“娘心里如刀割一般,直哭得昏死过去。你哥比你还瘦些,偏抱着你死活不撒手。你爹个汉子家也红了眼眶,后来到底背着人大哭了一场……”

    一家子守在一起抱团饿死,到底不如各自讨个活命。这种没奈何卖儿卖女的行为虽然可以理解,但可惜她不感动,到底人不是本尊吧,没法共鸣。

    武梁好不容易才挣脱了那妇人的禁箍,把人扶着坐了下来,问道:“娘,那如今家里如何了?可过得下去日子?娘是来给女儿赎身的么?”

    这一说到正题,那妇人就愣了愣,赎身?闺女现在过得金衣玉食的,比他们不知道好多少去了,还赎什么身?

    “妮妮呀,你现在多有福气,日子过得这样,不知道多少人眼气呢。娘怎么会多余给你赎身呢。你不知道,村里那些丫头被卖了,多少死在外头的,爷娘骨肉,哪里还有再相见的时候。”说着又抹泪儿,“再说家里现在混个饥饱已是不容易,又哪有闲钱给妮妮赎身呢。”

    然后就一径说着家里的难处。如今虽然种着两亩地,但还得望天收,家里人口又多,平时也就艰难顾个嘴,若是遇到灾荒年,立时便扛不过去。如今听说闺女发达了,少不得指望着多少拉拔一把,让一家子以后的日子也有个望。

    说着又来摸武梁的衣裳,“看看这缎子,明光溜滑的,我走在街上见着穿这样衣裳的贵人,都要离远点儿怕给人家碰脏了去,更是摸都没摸过一回呢,如今我妮妮竟也穿在身上了……”

    武梁拉着她的手,粗粗的十分剌人。这样的手的确也不方便穿这样细料的衣裳,不然穿脱之间,可能就划毛了去。

    她听她絮叨了很久,硬是找不到那种母女天生的血浓于水之类的感觉。

    不过她既然缺钱,倒也好办。

    武梁道:“娘只看到我穿得光堂,却不知道我在贵人府里,随时担心被打罚没了命去。这些年又想爹娘兄长得紧,只盼着一家子骨肉得团聚。

    如今我也积攒下不少银子,只是和家里音信不通的,也没法捎回去用。如今娘既然来了,就去求求府里主子,帮我赎了身吧。赎身的银子我出,回头家去了,身上的银子也够买上个三二十亩田地,以后一家子生计就都不用愁了。”

    妇人一听,只觉得女儿傻。把身上的银子给家里用就好了呀,何必还要拿出一部分来赎身呢?赎了身指着身上的银子坐吃山空,哪里有继续在那里挣银子来得好呀。

    这算算才几年呀,竟然能买几十亩地了呀,出了府去哪儿能挣那么多银子钱呀。

    吭吭哝哝的便不同意,使劲地劝着武梁。

    武梁又是诉苦,又是求告,又是利诱的,妇人总不答应。武梁甚至说,府里二爷也就十来日就要娶新夫人进门了。那新夫人以前和她有很深的私怨,进了门就要拿她下手了,如今她正惶惶不知如何活命呢……

    因为在贵府里能挣月例银子,能穿这细绸衣衫,当娘的就不顾女儿性命了不成?

    当娘的也只让她忍让,说她这般好命,肯定也能逢凶化吉,没准大造化在后头也不一定……

    武梁:……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