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70章 .有话说
    </br>

    武梁也是临后来才知道,程向腾是安排她抱着小程熙,给唐氏摔盆送葬的。据说摔盆的人,跟死者的关系会因此而亲近,有些没有子嗣而由旁人代为摔盆的,最后还可能牵扯到财产的继承问题,可见摔盆是件多么生财有道的事儿。

    当然程向腾考虑的未必是唐氏的嫁妆。他觉得唐氏不管生前如何,现在人没了,改善下武梁和她的关系,还是可以的。

    但是唐夫人知道了后,坚决的不许,更不许武梁到陵地那边去送,所以程老夫人只好临了换了人抱小程熙出门。

    当然,送葬是要一路哭过去的,于武梁来说,不去送,这是天大的好事儿啊,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更让她松了口气的,是能远离那墓地。因为万一有人执意要她陪葬,没准到时往坑里一推直接填土就完了。这世道多么冷暴,看锦绣的下场就知道了。

    等送葬的队伍出了门,这边没去的大家也一大早到现在,人人折腾得够累了,这会儿人人都算是舒了口气去,于是该歇的歇着,该眯的眯会儿。

    谁都没想到,一个没看好,唐夫人竟然哭嚎寻死起来。她以头撞桌,冬冬直响,脑袋上很快红肿了一片,把陪着她的下人吓得魂飞魄散的。

    据说是因为大伙儿一走,府里安静下来,于是唐夫人也坐在那里打了个盹。然后就梦见唐氏凄楚哀伤同她言:五姨娘害我!女儿做鬼也不安,求娘千万替我报仇……

    七日已过,女儿竟然还不得投胎?唐夫人哭得几近厥过去,甚至重审武梁都不用了,直接闹着要求程老夫人赏她砒霜。

    之前人前闹的时候,唐夫人多少要顾忌着唐家声誉,自己形象,还是收敛了很多的。现在观众散尽,又恢复成内宅虾米三五只的旁听,唐夫人便十分的不客气起来,她对程老夫人道:“你家宅里没有砒霜?外面药铺子里尽有的。银子要不要我给你出啊?……若你缺这一个丫头一个姨娘,尽管开口,丫头姨娘唐家出银子买,管够。”说着又要撞头。

    程家的丫头婆子拉着拦着,唐夫人挣脱不过,只是哭着道:“你们拦着我一时,又能拦着我一世不成,我左右不过随女儿去了,我们母女作伴去。日后便是化做厉鬼,也不会放过……”

    她说她就是要死在程家宅里,解不了她闺女的怨气,她就磕死程家门口石狮子上。

    叫嚷着让那贱人去死去死,反正不是她死就是我死,让程老夫人看着办。

    她这里闹起来,徐妈妈那里就迅速声援,也如法炮制的在椅子上哭骂寻死起来。反正就是说些世道不明,天理不公。二奶奶死得冤,小妖精该抵命……

    她甚至比唐夫人更卖力些,嚎得更大声,还一次次的用两只胳膊撑着椅子扶手,要身子架起来,试图撞墙。

    程老夫人着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过来“请”武梁过去问话。

    武梁这才发现,人家不是放过她了,是稍后处理……现在这是给她算好的黄道吉时?

    ···

    程老夫人武梁是不敢指望的,她和人家也攀不上那种交情。

    程向腾走时,倒指派了曾妈妈和另外一个妈妈一直陪在武梁身边,也是怕唐夫人使横的。

    武梁当然也不敢指望她们。两个婆子能拦住两位夫人?当这是捉对相扑呀。

    但她却想着另外一个人:二小姐程向珠。

    程向珠十三岁了,依然是对外面不理不睬的过日子。连唐氏没了,她也只是按时按点儿出来点柱香便罢,不多说一句,不多呆一会儿。

    武梁和程向珠的来往不多,也没说过几回话。这个小姑娘为人很倔说话很直,有时难免让人听来牙痛,不过却也实诚。给武梁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当初从充州回来后,武梁给她送了一趟东西,是程向骥夫妇,还有边关的一些老将们捎给她的。毕竟她当初出生在边关,一些老将还是抱过她的。据说,她娘也是位相当有硬气的女子,所以当初才会得了老侯爷的眼,也让某些边将到如今还记得。

    程向珠对边关的印象想必久远而模糊,但有人记得她给她送礼,总是开心的事情,于是这姑娘倒追问了武梁不少边关见闻。这才算是有了交集。

    武梁问过她:“你这年纪,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你这般寻常不出院门不见外客的,不大好吧?”

    这小姐毫不羞涩,也说得十分理所当然:“给女儿找婆家,那是作人嫡母的该操心的事,要不然怎么当得起人家叫她一声母亲?再说左右不过是门当户对罢了,真找个不象样的破落户,丢的也是程家的人。姐姐做皇妃,妹妹落泥潭,程家也怕人笑话吧?”

    一副反正就那么回事错不了,她何必多操闲心的笃定样子。

    武梁说不上是同情还是佩服。能想这么开的孩子,为什么就要跟人拧着劲儿呢?同样的门当户对,可每个人的脾气禀性还不同呢,给你找一长成歪瓜裂枣的,或品行下作无耻的,那过日子的滋味儿可差多了去了。

    给她讲的道理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反正这一向还是老样子,大家互相还是不咋来往。这主子奴才的身份有差,武梁也不上赶着。倒是她身边服侍的红丫,有事无事的**来洛音苑串串。

    可惜她总串不到程向腾的床上去。所以她急,她妈急。红丫如果不能得主子爷们的眼,到时陪小姐出嫁也是一条路,二小姐在府里的心腹可不多。

    但她妈能舍得红丫陪嫁的前提是,二小姐她得能嫁进象样的人家,有个不错的相公,否则便是指定了能当上通房姨娘,她也得惦量惦量。

    武梁想,程向腾还没回府,如今这府里,如果还有人敢对上两个夫人,只怕只有二小姐程向珠了。

    这二小姐,可是敢当面质问程老夫人,问她姨娘怎么死的的人呢。比唐夫人那死了女儿后,便一直哭闹撞头的还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多。

    她本来也早已想好了说法的,有信心唐夫人能听得进去 。

    只是看锦绣那种有话说人家压根不听的样子,她也得防个万一。

    于是让曾妈妈别跟着她了,去找红丫,向二小姐求助去。——请不请得动,用不用得上的,姑且一试吧。

    如果她这里挡不住,求二小姐哪怕帮着拖延一下被强行行刑的时间呢,程向腾也就快回府了吧?唐家也该来人接唐夫人回府了吧?他们合府的男人也都乐意看着唐夫人这么欺负人吗?皇贵妃再位尊,她年纪大又无皇子,珍妃到底年轻过她,又有两个皇子傍身,程家就这么没有一点儿尿性任着人家拾掇?如果实在不行,总得尽力拖一拖,或许就能等来一个未知的变数呢。

    反正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休想轻易取她性命。

    武梁又蹭了蹭靴里的小刀。

    曾妈妈当然也是十分的紧张。二爷交给她的任务,就是让她看好了五姨娘的,这万一在她这儿出了事儿,她在主子面前也不好看相。

    得了武梁的话,想想也对,倒急急忙忙的去了。心说二小姐一向谁的帐都不卖的,也不知道这趟去会不会被臊回来。如果二小姐不肯,她就多缠磨一会儿,等这边儿完事儿了再回来才好,到时候二爷说起,她只说自己去搬救兵回来迟了,也能多少脱点儿罪呢。

    两个来“请”武梁的婆子倒也客气,由着武梁给人交待话做布置。奴才都看主子脸色,她们也看得出来程老夫人是没有办法,不想唐夫人真死在府上,只好让五姨娘自己去面对。有什么能耐本事,全看她的了。

    拖延倒是个好办法,因为程老夫人已经写了贴子,着人去唐家请唐世子爷过府来领人了,也着人去寻程向腾去了。

    唐氏葬了,两家要坐下来把事儿说个清楚明白,不能你做个梦就要人家一条人命,也不能你想在人家门口去死就在人家门口去死。

    两个婆子想,拖不拖得过这遭,端看这位五姨娘的造化了。还有另外两位姨娘,一向不声不响的不惹是非,也被唐夫人折腾得在那儿跪着呢。

    摊上这么个岳母,作孽呀。

    ···

    武梁慢慢走过去,路上竟然遇上唐玉盈。这位唐家的二小姐正对着一枝含苞腊梅引颈望天,一脸忧思的模样,不知是不是在对花忆姐。

    实际上人家唐玉盈开心得很,尤其听到锦绣的那声声质问。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母亲心疼姐姐,时时过问她的一切,求医问药的,最后,姐姐竟然是被关心死的!!!可见人心太偏也没什么好处,至少也得那人有那福气承受才行。

    忽然就觉得长久以来一直不得主母眼一直被冷落的气消去了大半。

    当然她现在等在这里,却不能露出愉悦的表情来。

    武梁这边直直的走过去,并不预备打招呼。她没心情,觉得没什么必要。

    没想到这位二小姐却叫住了她,“是五姨娘啊。”唐二小姐道,语带怜惜,“母亲真是糊涂了,怎么能怪五姨娘呢……只是母亲她,一向不肯听我劝,只对姐姐上心……”

    她语调柔柔的,轻轻漫漫的,听起来很有些婉转的韵味。比唐氏那时不时冷冰冰的调子,实在是让人舒服多了。那脸上的表情也是温柔娇媚的,比唐氏那高挑着眉眼也让人自在多了。

    武梁诧异地看着,她拦在这里,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对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她木木地看着她,不知该如何作答。

    唐二小姐就叹了一口气,道:“你且去吧,好好跟母亲说道,母亲她也不能不分个是非清白……唉……想想熙哥儿多可怜,没了嫡母,如何能再没了生母,母亲不要胡乱行事才好。”

    武梁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对她示恩,这会儿对她示恩?不必了吧,反正她不会劝程向腾娶她填房的。

    唐二小姐见武梁一副吓呆了的样子,心说也不过如此嘛,不会是装的吧?人却靠近一步,悄声对武梁道:“我已经让身边的人去给姐夫和哥哥们送信儿去了,应该都会赶回来劝母亲的,五姨娘不用太担心。”说完退后一步拉开距离,冲武梁无比亲善又淘气地眨了眨眼睛,转身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扶着丫头的手走开了。

    倒让武梁愣了一愣,看着这对主仆的背影好笑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赶赴自己的战场。

    等她走远了,唐玉盈身边的丫头才不解地悄声问道:“小姐呀,你何必对她个姨娘示好啊?”

    唐玉盈道:“你懂什么!她的能耐大着呢。姐姐那样的性子,还不是拿她没法?如今母亲撒泼使赖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她怎么样呢。示个好有什么不好?要是……”

    说到一半就停了,只道:“总之我自有道理。”

    要是这位此番能不死,可见是真有能耐本事,也是真聪明的。看在她二小姐这么心善无害不得嫡母眼的份上,没准就能撺掇着姐夫多考虑考虑她。毕竟一个不得嫡母关照的女子做主母,便不会有**找麻烦**管上门来的岳母吧。

    她一个得脸姨娘,所求不就是一个软弱主母嘛。到时想争宠拿捏都好使呀。

    就算她这里用不上,反正她也可以求哥哥们帮忙。总之现在竖敌不如拉笼,其他的,将来再见真章……

    ···

    武梁见了唐夫人,也不跟她多周旋费话,直接道:“婢妾有话想单独跟唐夫人说,夫人要不要听听看?”她直挺着腰微仰着头,一副“你不听一定会后悔的”的样子,不害怕,不慌张,很是笃定。

    唐夫人愣了一下,心说倒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不过从前她就对她大放厥词过,她哪里会忘记。如今单独跟她说话,她肯定敢当面骂她难听的话。

    唐夫想这些个不知死的**才,掂不清自己算个什么东西,知道自己要死了,就变得跟她有话说了。

    她哪里肯听。

    只看着程老夫人催促道:“快将人捉了打,细细地审清楚到底对我月盈使了什么下作伎俩……”

    武梁打断她:“那婢妾就当众给夫人说吧。昨天四公主来上香,有丫头婆子们看见,公主和二爷,在、一、起……”

    她故意说得一字一顿的,后来被程老夫人一声断喝,“你住口!”,她就迅速的住口了。

    可是,“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多么内涵,大家都听懂了。

    唐夫人脑袋轰的一声,一时心乱如麻。怪不得他程二这么乖顺的任她摆布,挨打挨骂都无怨言,原来是因为他心虚!!!

    月盈热孝中,他就做出对不起月盈的事儿来?亏她这般闹着,还指望他为月盈多守些时日呢。那是公主啊,才不管你孝不孝的,要成亲也就一句话的事儿啊……婉儿她,怎么能这么对不起她表姐!!

    他们这对狗男女!!!……

    唐氏想得很发散,扶着额头,哑声的徒劳的问道:“你说什么?”

    看看,公主果然好使吧。唐玉盈那个不得脸庶女,哪有这样的能量吓到人?

    何况唐夫人不依不饶闹得这般,唐玉盈纵使有心,程向腾还敢招惹她们唐家吗?不会被吓没了胆吗?男人无意,她卖弄风情也枉然。

    事关公主,一屋子奴才也不愿意往下听了。有人悄悄蹭擦到门口往外溜,免得将来被灭口,屋子里的也都屏气敛声,唯唐夫人那呼呼的喘气儿声清晰可闻。

    程老夫人盯着武梁看,想辩出这话是真是假。不过不管如何,她心倒是揣回了肚子里。这事儿若真事关公主,唐家还真不敢再来闹腾她了,把公主这名声闹腾开了,宫里那位岂能愿意他们。

    再说左右是他们唐家没脸。腾儿反正一个男儿,风流韵事好说得很。

    程老夫人便只静默不语。

    只等到唐夫人喘均了气儿,自己开口让人都退下,身边只留了一个贴身的婆子。程老夫人这才也一挥手,让身边的人都退了下去。她问唐夫人,“亲家母要听五姨娘说吗?”

    唐夫人盯着武梁,一副要咬人的样子,道:“是,我听她说!”

    于是程老夫人便也起身出去了,留下她们主仆与武梁三人。

    武梁笑了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