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61章 .横死1
    </br>

    程向腾说待查,自然是真的要查的。程府里果然象武梁说的那样,所有接触过那药碗的人,都被清查盘问。当然除了二奶奶唐氏。

    而武梁,坐在出府的马车上,得得的出了城。

    程行亲自送她,老熟人嘛,一路上少不了唠一唠。

    然后,武梁才知道,她自以为是了半天,却原来那药根本不是什么十寒汤。

    程行说:“二爷知道不与五姨娘相干,不想五姨娘在府里受些闲气……”

    武梁窘窘有神。然后才想,会小小护她一下,但绝对不会越界逾矩太过,这果然才是那个程二爷嘛。还以为人家是没原则的放她走人呢,真是**多想。

    ——所谓十寒汤,顾名思义,齐集十种大寒之物,互增效益,药效奇寒。女子服了,从此宫寒血凉,不长痘痘不生娃,乃是美容佳品绝育良方。

    此方从前常见于那种特殊场合,那些有志于一辈子在红灯区工作的女子才会服用。但是,因为这方子她一劳永逸,于是有些被逼迫入行的女子,也常常会被妈妈桑们强行灌服。

    然后,这方子也渐渐蔓延进了寻常百姓家,府第之中妻妾斗的战场上时常可见它的浮光魅影。

    既然是斗嘛,自然有妻得手的,也就有妾得手的,因此造成不少悲局。甚至包括那些红灯女,被强迫的就不用说了,便是原本自愿的,也不是你愿意卖就有人愿意买的,过了吃青春饭那几年,人老珠黄无人问津了,想要嫁汉子生娃子了,没后悔药可吃了。

    后来,就有什么达官显贵出来进言了,说此物坏子嗣伤阴骘,为祸极大……甚至由子民不旺,引申到有损国体,使国不昌荣……上面去了。

    后果好严重啊。于是再后来,由皇帝亲自下旨,除了经官方医孰签字确认用于治病救人的外,民间一律不准再出售此配方药物。还勒令一家医馆之内,不得同时出售此方十味药中超过两味。

    当然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么好用的方子如何能不用呢。并且经由官方这么大张旗鼓的一宣扬,原本不懂用的,现在也清楚明白得很哪。

    一个有需求的商品被限售禁售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呢?会暗中出售,会涨很多价暗中出售。

    所以后来,要想买十寒汤的成方配药,要么你跟人家药馆脸儿熟,要么让人家药馆见识你钱多。

    两样说起来,秦姨娘她哪边也不靠。所以她的十寒汤成药,根本没处弄。

    她想要有,得首先有正宗的方子,然后跑个五六七八家的去慢慢配药。这既要她出得去,也得她有银子。——据说现在单一味相关的药材也卖得相当贵呢。

    ——所以说,看看吧,程向腾每次只赏小小一点儿银子用,是多么的明智。

    总之秦姨娘东拼西凑的,也只得了那么四味药,连一半都不到。十寒汤是制不成了,可以叫做四寒汤吧。

    作为同样接触过药碗的人,秦姨娘当然第一时间就被控制起来,隔离审讯。

    秦姨娘最开始一副懵然无知状,还装模作样细细的询问了一遍事由,然后才明白过来是二奶奶的药被换了似的,这才开始喊冤哭诉起来。

    秦姨娘的老套路,也是从列举自己资历老,劳苦功高开始,“我从前服侍二爷,用心谨慎不曾出过错,我们从前(这样那样八拉八拉)……是吧二爷?后来奶奶进了府,我服侍奶奶,也尽心尽力没出过错,这些年来(我这样那样九拉九拉)……是吧二爷?”

    秦姨娘一番忆往昔甜蜜岁月及一阵谈功勋表忠心,然后她慢慢恍然大悟了,开始指证:“是她,是五姨娘!肯定是她!”

    接着就列举了其称为证据实为猜测的东西,也还是老一套的那些:五姨娘平素规矩就差,服侍奶奶不情不愿的。上次为奶奶侍疾她怕被传染便怀恨在心,这次又给奶奶侍疾,可不就趁机下手了呢。

    奶奶若受了寒凉之物不能生了,小少爷就是独子了。二爷宠着她,她才心飘了不知道自己身份了。最近奶奶又对她不咋热乎了,她担心奶奶又罚她,干脆先下手为强了……嗯,就是这样没错的。

    反正不管别人信不信,她先把自己说信了。

    等见这些猜测并没有引起程向腾对武梁的怒火,秦姨娘便知道这些话大概还是不够分量,想了想开始有理有据起来:

    说五姨娘对她说,她身子折损坏了再怀不上身子了都是奶奶害的,挑唆着让她去对付奶奶。

    说她去云姨娘院里拜奠,那也是五姨娘出的主意,原来是想让她吓坏了奶奶去。五姨娘还散播谣言,说云姨娘留下了证物,证明自己遇害时已经身怀有孕,二奶奶容不得她才害得她一尸两命……

    秦姨娘哭哭涕涕真真假假说了许多,总之“是她是她都是她”的一番剖析,最后总结:二爷你看,她早就对奶奶居心不良了呀,不是她还能是谁。

    可惜她不懂,要想让别人信,至少七八成真话里,掺那么一两分就够了。多了,连那点儿真话,也会被人质疑它的真实性。

    程向腾皱眉听着,却始终不置一词。

    最后,程向腾道:“知道你们的不同么?五姨娘只关心她自己,而你,却从头到尾忙着琢磨别人。好好想想你自己的事,想好了再说。”

    没说信谁,没说是谁,就那么走了。

    秦姨娘怔怔的,不明白自己到底还是疑犯呢,还是已经脱了嫌。

    但是程向腾心里,却明显有了答案。

    如果药汤一定是两个人中之一换的话,那就一定会是秦姨娘。

    为什么信武梁,为什么偏武梁,和宠**无关更和人品无关,因为男人也有直觉。

    首先换药这种简单的手法,程向腾觉得不象是出自武梁之手的。若是她,就算没新的花样,至少也是象黑鬼白鬼那样,让别人趋前放枪,而她自己,可能片叶不沾。

    还有太明显的就是,看得出来有人对武梁提起过十寒汤,所以她才会大意的说出来。但秦姨娘却知道那只是寒凉之物。

    就行事来说,这种用药都只用一半的谨慎小心作风,才不是武梁那人的一贯行事准则。更象是谁的习惯?程向腾自然知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