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58章 .横祸1
    </br>

    徐妈妈摔着了腿,老腰也不行了,躺着几乎动不得。

    大夫直摇头,一条腿粉碎性骨折,没法接骨了。再者毕竟年纪大了,接好的那条也不定能不能长好。还有腰,骨头和肌肉都损伤严重,倒不用接骨,反正慢慢养。能养个什么样,全看自身愈合能力。总之瘫不瘫的,至少一条腿是不好使了。

    徐妈妈醒来后老泪横流,对着二奶奶唐氏一把鼻涕一把泪,直说是武梁推的她。

    武梁半点儿不认,“徐妈妈不是摔糊涂了吧,是我叫人救的你吧,你不感恩就算了,这还想讹人啊,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良心了?让大伙儿说说,你若好着,我能推得动你么?

    再说我要存心对你不利,那时又没有别的人看见,那我不会跑么,让你在地上多躺躺多流点儿血,没准就醒不过来了呢。我跑了不在现场你指认我,还会有人信么?你这么说你有证据吗?”

    当时若不是怕她一个人躺久了摔死了,或者有人看到她们身影了,真该跑了的说。

    徐妈妈抖着手指点着她:“你,你,你,我就是亲眼看到的,这就是证据。”

    武梁却抖着嘴唇,象想起什么似的大惊失色,“徐,徐,徐妈妈,虽说以前咱俩有过冲突,可我想来想去,咱俩也没有私怨呀。以前你都是听二奶奶命行事的,可如今这遭红口白牙的,难道也是二奶奶指派的不成?”

    说着转向唐氏告饶,“奶奶,是奴婢做错了什么吗?奶奶尽管教训,奴婢都改的。可也不能这般无缘无故诬赖人啊奶奶。”

    唐氏这儿主持公道呢,见火竟被引到自己身上来了,不由就冲着武梁瞪眼睛。

    武梁越发抖抖索索惊慌得厉害了,好像人家主仆就是合谋欺负了她似的。

    旁听的姨娘们便都神色各异,低头不语。

    徐妈妈确实是唐氏的心腹,唐氏也知道拿不出确实证据,靠徐妈妈说句亲眼所见,她也不好定人家的罪。否则在众人眼里她就属于偏帮,没准还认定就是她在支派亲信诬陷姨娘呢。

    唐氏就觉得徐妈妈这次的事儿办得不靠谱。便又冲着徐妈妈瞪眼睛。

    徐妈妈一看,也知道就这么着只怕是不成了,但她都这样了,以后报仇还有望吗?不让那小贱人找补点儿,怎么会甘心。

    于是徐妈妈继续嚎,一把年纪了哭得悲悲切切声泪俱下的。没有证据,就编故事,好一番的声情并茂。

    说看到武梁和那戏子拉拉扯扯,还互有授受……因为没看清是什么东西,所以才会一路跟着她。五姨娘肯定是怕事情败露,才会对她痛下杀手,趁她不备将她推下假山……

    武梁听了就继续喊冤:“我和人家在后台见面,那里人来人往的呀,众目睽睽怎么可能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事发生?二奶奶你让我去见人家的呀,现在徐妈妈又这般污人清白,是要生生逼死人呀……”

    唐氏如今是温和了,但不是真成菩萨了。她只是不会象以前一样一个不爽快就要打要杀的罢了。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她又怎么会放过。

    于是说都别给我鬼叫了,既然是私相授受,不管是什么,就总有那么个东西在的。只肖去洛音苑查过便知。

    然后迅速组建一婆子纠查队,查抄洛音苑。

    既然是查抄,不管找没找出什么来,那态度肯定就先好不了。

    洛音苑众人被推推搡搡的都集中在院子里站着,小芦花不知是被搡的还是装的,反正一屁股坐地上哭将起来,她一哭,桐花去扶她,也开始抹泪儿……

    没人理会她们,倒是屋里翻捡东西的手脚很快,把东西抖落得满地都是,一边互相询问着你那里情况怎么样,喧喧嚷嚷的一片。

    正乱着,程向腾闻讯赶来,沉着脸喝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那些婆子便都停了下来,望着二奶奶唐氏。

    唐氏就过去给程向腾解释了一番。

    程向腾听了,就沉着脸瞧着武梁,问道:“私相授受?你说,有没有?”

    有病才会承认呢,“决无此事。”

    程向腾皱眉瞧着武梁好一会儿不语。

    他不发话让人继续,大家便都傻站着。唐氏脸色便有些不好看。

    武梁搞不清楚程向腾啥意思,这般看她半天,好像看看她的脸就能分辩出她话的真假似的,默默忍受着他的检阅半天,最后道:“这抄都抄半天了,现在让停下,倒好像没翻检完似的。求求二爷让她们翻检个清楚,也好给婢妾去去疑。”

    程向腾这才往院里石桌边一坐,不耐烦地挥挥手让那些人忙去,于是婆子们又继续翻腾。

    武梁屋里东西简单,翻箱倒柜的一顿,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搜出来的可疑物品一一都有来路说道。

    唐氏宣布收队,笑着对程向腾道:“我就说,不能单凭徐妈妈一面之词。这下好了,五姨娘也可以安心了。”

    程向腾皱眉看她,相当不满,“在府里这般大张旗鼓的折腾,不怕外面传些混话出去?”这是个什么事由,说他的姨娘和个戏子有私?

    唐氏忙表态道:“妾身想着这事儿呢。二爷请放心,这些妈妈们都是用老的,嘴紧着,没人敢出去混说的。”

    程向腾便不言语了。

    唐氏见了,手指轻轻抚过脸上的疤痕,微微笑了。

    她伤到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发作姨娘。

    给徐妈妈讨公道是一方面,另外她也想借机查查,看看之前二爷把这位宠的那样,能让这位得着什么好东西。

    还有之前府里又是闹鬼又是闹猫的尽是蹊跷事,虽然二爷说他在查,但她也想自己突袭一次,看看这位这里能不能查出来些什么违禁的东西来。

    除却这些不说,她其实更想看看,她查姨娘院子,二爷会是个什么态度,会多护着多包庇呢。

    结果那屋翻出来的,就没什么象样的东西。怪不得平时穿的戴的都是府里定例的,原来真没存什么好货。

    还有二爷,看来护还是护的,不过终究不过如此。

    唐氏对这结果相当满意。

    只是这样动作迅速的突袭都查无实证,那徐妈妈指认的推人致残的事儿也就没了可信性。

    武梁当着唐氏对徐妈妈道:“听说孩子小的时候,都有一丝神灵护佑的。徐妈妈这无故的一摔,大约就叫做因果报应吧。”

    徐妈妈气得直捶床。她当然不服气,奈何她身体状态不允许,吃喝拉撒都在床上的人,连叫骂捶床都显得无力,还能有什么利落的招数把人拉下马。

    在府里养了七八天,外伤养好了,人就被家人接了回去,从此正式下岗。

    这事儿最后不了了之,虽然程向腾仍把它归类于待查。

    虽然没说结案,但武梁也是不惧的。因为她很清楚,虽然她说话的分量,和唐氏不是一个等量级。但徐妈妈在程向腾那里的份量,大约和她这个姨娘也不是一个等量极。

    若是唐氏摔残了,程向腾估计可以不问青红皂白发作一出儿。但徐妈妈摔着了,那就待查吧。

    后来程向腾倒是私下里,拉着武梁又细问了一番。

    “那戏子找你什么事?”

    “说是上次我提起的鼓舞走红,他想当面谢谢我。并且看那意思,主要还是想问问我还有没有什么新的点子。”

    程向腾想起那张妖孽脸,还有印象里那人对武梁莫名其妙的热络就一阵不爽,冷着脸道:“倒惦记上了。妩儿你以后少跟他们这些人来往。”

    武梁:“知道了,没有来往。人家正经递了话给奶奶,是奶奶让去的,临时这么一次。”

    “为什么被翻捡那会儿,我进来时看到你有些紧张?”

    怪不得他不让人翻检了。等等,他这意思是说,他其实真怀疑她有什么瞒着他?

    “我自己的东西是不怕翻捡的,也没什么好东西怕被摔了偷了。但我怕有人趁机给我放进些什么来,让人说不清楚……”

    程向腾就眼眸沉沉看着她,怎么问她都有话答呢,停了好一会儿他才道:“你倒是咄咄有理。”

    她很平和,哪有咄咄?

    程向腾这样子,也不知道对她的话是信了还是不信。

    好在他话说得云遮雾罩的,人倒没有玩什么冷淡疏离,到最后还是一样把人捂怀里咬。

    ···

    接下来的日子,倒还清静。武梁想,程向腾驯姨娘的坚决,肯定极大的悦愉了唐氏,以至于唐氏能心平气和这么久。

    仔细想想,武梁就深深觉得:程向腾果然是高杆的。

    看看最初的唐氏,要她的孩,要她的命,对其他姨娘也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而如今的唐氏,命没要着,孩也要不着了,什么目的也没达到,但人却心里美了,并且她对人的态度也温顺了。

    而她武梁,实际上自从来到这里,她并没有太严格认真的过过奴才的日子,至少是心理上从没有遵从过那些这经那诫的。而如今,要做什么的时候她总会先想一下会不会逾距了。武梁深深觉得,自己是被驯出了奴性。

    短短一年时间,两个女人的改变。

    如果这算场较量,那么程向腾这两场,完胜。

    唐氏的规矩,依然是姨娘们日请两安,再加上和男人每月那三天,武梁的其他时间都是闲暇。

    她偶尔会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下以后的生活。

    如果唐氏能坚持住了,让人能从容活下去,大家尽可以相安无事的过日子。那未来的日子便是可以预见的这般:对主母面前尽好奴才的职,完成本职工作。尽力融入姨娘圈子,无聊时可以开桌麻搓着解闷。和男人偶尔和谐,那点儿身体需要也能解决。

    其他的,也没什么了,丫头下人什么的,和善对待就是。府中其他主子,什么伪小叔姑子神马的,以及高层领导老太太,都和自己也不大沾得上。

    算起来,工作单位背景雄厚,说出去也有面子。工作环境优良,工作轻松工资高等……反正也不能升职不能跳糟,工作积极性也不必有……

    还有小程熙,将来认不认她都没关系,只要他平安长大,就是她将来中老年生活能平顺的很大一个保障了。所以你看,什么都不用做,岁月自会给她缴纳养老保险……

    看看,这相当的不错吧,日子尽可以混嘛。

    如今武梁在姨娘中也好,在主母身边也好,都平平板板的,不出错,不出头,中庸保身。尤其是在男人面前,以前在私下里,两人很火热的。现在武梁不太去惹火了,却惹得程向腾总是发狠。似惩罚,似不满,偶尔又有隐隐的叹息。

    那又怎么样,唐氏当道,多招惹男人实属不智,她可不想再惹那女人暴发一回。相比较而言,她宁愿躲进小院成一统,或者如苏姨娘燕姨娘那般过日子,平平淡淡才是福。

    ···

    说起几位姨娘,这次的站规矩驯练中,她们也算结下了些互相扶持的阶级友谊。比如谁晃悠悠站不稳了,不是推一把而是扶一把,谁闭眼点头要睡过去了,帮她提个神什么的。

    于是事后几位姨娘间的来往,也多了起来。

    燕姨娘太精明外露又**装深沉,跟她打交道总平白的想让人提防,虽然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但总让人觉得如果有什么,你一定是吃亏的那一个。

    倒是苏姨娘,武梁挺喜欢跟她聊的。这位姨娘很话唠,聊起来能一个人扛起整场话题。

    武梁想所以她家生意能做大做好,大约这种和客户联络时的不冷场也十分重要。让人小烦却不设防,然后人熟了生意也就成了。偏人家生意上也头头是道,话唠中自有真经。

    武梁想,这是扮猪吃老虎的商业用途?

    武梁跟苏姨娘就“一千两都能做些什么”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全方位的讨论。

    最后欣喜地发现,嗯,若在京城里混生意圈,那一千两也就开个杂货铺子之类的。可若去乡下买个小院儿住着,使唤一两个丫头,照着乡下的标准吃喝,这一千两可以让她衣食无忧活完一辈子了。

    嗯,这是另一种方式的养老啊,不错不错。——如果她能去的话。

    总之,多条路总是好的。流水先生,很**很**你噢!!祝你多多发财噢!

    ……

    与苏姨娘聊来开心,但与秦姨娘,就恰恰相反了。

    如今唐氏不举刀枪,武梁自然也偃旗息鼓,有空在那儿想些有的没的。但秦姨娘,却正斗志昂扬。

    唐氏最近心情不错啊,所以秦姨娘很不爽啊。她怀过两个孩子,当然有经验,这心情好可是容易怀孕的噢。

    千万不能让她怀上了啊。否则怀上后安保升级,她难以下手啊。看看上次那阵势就知道了。

    秦姨娘就想趁着她现在得意,得意难免大意,姨娘们个个都能近身,干脆给她一碗十寒汤下去,一了百了。

    当然她若是自己不怕死,她尽可以去拿刀砍人啊,还不是舍不得那条命,就希望借借别人的手。

    这便找上了武梁,寻思着让武梁也站到她的队里,跟她一起昂扬。

    ——所以说,千万不要做坏事儿。因为这玩艺会跟说谎话一样,会越来越难控,你想叫停,只怕别人也不答应。

    秦姨娘原本想着,唐氏若永远不能生了,得益的可是熙少爷啊,五姨娘没道理不答应和她联盟啊。

    何况,当初不管五姨娘是教唆利用也好,是确有其事也好,她是听了五姨娘的话,才去扮鬼找东西的。找来找去啥也没找到,倒被罚了一顿,若不是二爷手下留情,唐氏没准能把她打杀了去。——这笔帐,五姨娘得还吧?

    所以也由不得五姨娘不上她的船。否则她就去告诉二爷,让二爷去审她查她,看看她那些话是真是假,是从何而知,为何瞒而不报……

    如今五姨娘的处境,她应该也很怕惹恼了二爷吧?

    说起这个秦姨娘就忍不住暗暗想笑。以前吧,她觉得二爷宠五姨娘,她看二爷的眼神都看得出来。只可惜二爷最是规矩不过,哪是个能容女人乱套的人呐。

    那时给唐氏站规矩,几个姨娘人人有份儿。但后来给唐氏侍疾时,却是武梁第一个。用程向腾的话说,她年轻,体力好,所以她先上。接着才是她秦姨娘。

    那时唐氏那病还一直观察期,谁不知道越靠前近身服侍,被传染的危险性越大?并且唐氏那时对姨娘们的贴身服侍还很抗拒,自然少不了给她脸色看苦头吃。

    而秦姨娘,她既是大姨娘,也是犯了错的姨娘,却仍然被排在武梁后面。秦姨娘觉得程向腾果然最关照的还是她。这么多年了,二爷关照她都成了习惯了吧,哪怕在她犯了错的时候。

    秦姨娘心里得意得很。

    可秦姨娘没想到,她毫无保留的托了底儿,告诉武梁该如何如何行事,如何如何风险小结果妙万无一失……武梁却毫不犹豫拒绝了。

    “姐姐就别来找我了,我这一向,惹事儿就够多的了。如今难得奶奶宽和,我只想安安静静过日子,姐姐说的,我只当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不知道。”

    撇得这么清?秦姨娘忍不住嘲笑,“没想到你还挺怕死。可唐氏现在装大度,你觉得她能一直大度?她手上的人命可还少了,会舍不得你这一个?现在不过装一阵样子给二爷看罢了,回头恶性难改,第一个要找麻烦的,还不是你们母子,你不顾惜自己,连小少爷也不管了吗?……”

    武梁一向不回应她这种挑拨,只是最近,她越来越反感她。

    秦姨娘其实和锦绣一样,都是忠实奴才出身,于反抗背叛主子上头,跟秀才造反似的,有心没劲,总是裹足不前。

    自己鳖着就罢了,还老觉得自己能耐,老想使唤她,她就那么好使唤?

    她一点儿弯都没转,直接问道:“既然秦姨娘对奶奶这么大怨忿,上次奶奶病重,怎么不见你趁机做点儿什么呢?倒事后在这儿废话,有用么?”

    那时候唐氏自己还不见得想活呢,加上她估记五感也不灵,灌的黑药也好,黑灰也好,只管咕咕的喝了,不比现在张罗着给人家下药便利?

    秦姨娘听武梁忽然这般直白,倒愣了愣,然后心里就是一喜。这话说的,虽是对她有不屑之意,但对唐氏那深深的不恭,实在也是表露无遗。

    既这样,那慢慢说道说道,同盟也就成了。

    想了想她试探着问道:“……那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做?”想着又觉得不管怎么做,自己不要打头阵做主力,便又补弃道,“我都听你的,看需要我帮什么忙。”

    武梁冷哼一声道:“我做,我为什么要做?你也不看看,如今满打满算就那么一个小少爷,奶奶就算没养,也还得指望他供香火呢,她再找我们麻烦,难道还能把人弄没了?她让你没了、让我没了、都不会让小少爷没了,你瞎挑唆什么呀?”

    “不过呢,我或许是怕死,但至少为了小少爷我是可以泼命的。你知道的,上次为他我跳了湖。不象秦姨娘你,孩子被弄没了,再不能当娘了,一样好好的活到现在,我看以后也仍会这么欢天喜地的活下去呢。说起来你也不过一个奴婢身份过气儿姨娘罢了,偏你的命竟不是一般的主贵呢。”

    秦姨娘被她这一顿抢白,很是不快不服,呸了一声道:“谁怕!不过是从前没有机会罢了。”

    武梁撇嘴:“机会,机会是自己去创造的,你就坐等着天上掉下来吧。”

    ……

    秦姨娘当时悻悻的去了,后来想想,她去撺掇她呢,怎么倒被人家给激了一回。

    再找武梁,自觉又比前回关系更进了一层了。至少现在她对她的心思是个知情者,那自然就和同谋划得上等号的。

    所以她更加理直气壮,也更加毫不隐讳,把两人情况这么那么一分析一对比,最后道:“……你看,咱们都一样。咱们得同心合力,不能让唐氏那女人好过。”

    武梁见她竟然还不死心,态度越发冷淡,拒绝越发干脆,“咱们不一样。”她道,“你看,我儿子老太太养着呢。而你,当不了娘了,这怎么一样?我对奶奶没那么多不满和仇恨,就算有,也绝没有你深。我说了我不会掺合的,也没有兴趣知道你的计划……”

    秦姨娘相当恼。

    通常对于知道了自己秘密的人,不是要么拉上船,要么扔下海的么。秦姨娘又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段没写完,困,先这么多吧……

    妹纸们晚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