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章 .扯皮
    </br>

    一夜春意浓,第二天一早,程向腾给唐氏留了口信,就直接带着武梁去往唐府,去消那段庙会公案。

    人回来了,事儿就得有个结论。

    武梁着月白底儿绣小碎花的棉裙,淡紫色披风,帷帽遮面。仍是当日去庙会的行头,只怕人认不出她来似的。

    天色还早,马车半路停在酒楼门口,程向腾携着武梁上楼去解决早饭。

    包厢里,早有一与武梁差不多身量的女子静静侯着。

    ——程向腾的意思,那陌生公子让随从出手的事儿,不到万不得已也不需说出来。他要先跟那唐端慎对赖去,坚决不认这事与武梁有关。

    这一场送上门去,是礼节。但不用武梁出面,免得被唐家强行扣人。

    和那女子互相问侯,打量,然后两人去了屏风后面,武梁把身上的衣衫换给那叫白玫的女子。

    白玫是个戏子,除了身高体量,长得和武梁没有一点儿相像的地方。只那一双专门训练过的眼睛,水汪汪的大而灵活,和武梁稍有神似,但她是明亮的杏核状,而武梁的却笑起来就成半月形。

    武梁有些担心,这不会被人认出来吗?唐家世子夫人,还有她带过府里来的那些婆子丫头们,可是见过她的。

    程向腾却说无妨。

    他早就细细旁敲侧击过,唐端慎并没有真正看到过武梁的脸,他是凭声音断定的。

    而那所谓的证人,也只是看到那女子穿什么衣裳说什么话,并没能把人长相细细描述。所以程向腾一早就认定,他根本没看到人,不过是被收买的证人。

    至于见过武梁的那些婆子丫头么,唐端慎被打得难看,除了自己身边的人,并不让别的丫头婆子近身,白露只须戴着帷帽直接到了唐端慎的屋里,别人看到的也只是个人影。

    还有唐夫人,唐家规矩大事儿多,他们这么早出来,就是为了赶在唐夫人忙的时候到,并不让她第一时间见到人。

    反正到最后,就是要揭穿这非武梁本人给他们看的,也不必太过相像了。

    换了衣裳,白玫稍稍试着模仿了一下武梁的形态举止,然后武梁才发现她的妙处:她模仿她的声音,竟是也有七八分像。单这一点儿,对她不是很熟悉的人,就应该能蒙混过去没问题。

    ···

    唐府里,唐端慎仍是顶着一张肿涨猪头脸,躺床上爬不起来。尤其是眼睛,上下眼皮眯在一起,只能勉强张开一条缝来,那款型实在没有猪哥俊。

    程向腾进了唐府,直接将人带去了唐端慎的床前,让唐端慎指认可是这位女子行凶。

    唐端慎已经得了信儿,知道武梁回了程府了。程向腾此时带人过来,他心里难免先入为主,觉得这肯定是上门请罪来的,倒也没想着还需细细辩认一番啥的。

    只打眼一看,那女子遮着面纱,身段纤瘦,衣着打扮都和莱茵寺的影像吻合,露在外的一双大眼睛很是惊慌不安,可不就是那小贱人的模样么。

    唐端慎看着白玫就分外眼红,面目几近狰狞起来。

    白玫本就是来作戏的,自然十分配合他。见他目露凶光,便一副瑟瑟发抖模样,只往程向腾身后躲,一边求救似地唤着:“二爷,咱们走吧……二爷,奴家害怕……”

    那声音听起来,虽是软娇惊怯,却也掩不住那股清泠泠的味道。正是那丫头的音色,再不会错。

    因此唐端慎连那掀开了面纱的模样都没有仔细多打量打量,就抖着手指着她,用那还不利索的嘴巴,明明白白地确认说,就是这女人设的陷,就是这女人动的手。然后就哆索着嘴唇让人将这女人拿下。

    白玫于是越发惊慌状,吓得快要哭出来,“二爷,不是说来探个病就走的么?作什么要拿下奴家,奴家什么都没做过啊二爷?”

    大眼睛眨巴着,一副“怎么回事儿求解释求解救”的凄惶小模样。

    程向腾就温声安慰道:“莫怕,你既没做过什么,肯定是唐二爷认错人了。”

    唐端慎见程向腾事到如今还欲袒护,气得鼻子冒烟,叫道:“认错?这贱人……化成灰……我也……认得!!我说……程二,到如今……还容……得你……抵赖包庇……不成?来人!……快……拉……下去,给我打……”

    有婆子小厮上前欲拉扯,被程向腾伸臂拦了,道:“她既不认,还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想必中间定有误会,还是问清楚的好。”

    唐端慎却不耐烦继续跟程向腾掰扯,嘴巴都利索了两分,恶狠狠道:“不认也……不成!!我就能确定,就是她……没错。”然后一迭声叫着拿人拿人。

    程向腾仍然拦着道:“急什么,我既然把人送上门来了,难道还会不认帐不成?不过图个事情清清楚楚水落石出罢了。”

    “倒是二舅兄你过于激动,难免偏颇,何况岳母大人亲自上府里要过人,如今人带来了,无论如何也要让她老人家过过目,以示不敢违逆。也请她老人家来断断案,评评理。”

    总之就是不许人动这女子,一定要唐夫人来了再说。

    唐端慎虽怒不可扼,但这是他的主场,唐夫人来了难道会偏袒他程二不成?收拾这女人,不过是早会儿晚会儿的事儿。

    唐端慎压着性子,着人去请唐夫人。

    ···

    每日里唐世子夫人的前半晌,一般都挺事儿稠的。一大早先送完了男人出门当差,然后接受小辈们问早安,然后带着小辈们再去给荣养的老国公爷请安,再转回来就是听府里管事婆子回事。

    正忙着,听人说女婿上门来了,去了唐端慎院里。既然带着个女子,可能就是那行凶的小贱人了。

    唐夫人理着事,耐着性子等着女婿过来给她这长辈请安,然后她要直接把那小贱人处置干净了去。谁知左等右等,总不见人。倒等来那边来人请她,于是唐夫人便带着人亲自过去。

    然后的结果就是,姗姗而至的唐夫人惊讶:此女不是那叫妩娘的小通房啊。她是谁,为什么带了这么个人过来?

    唐端慎听了也大为诧异:认错了?身段眼睛就不说了,那声音,怎么能够听错呢?

    然后唐夫人还叫了府里曾见过武梁的人过来,再四确认这女子确实不是武梁,看着程向腾就止不住地冒火。

    “什么意思,让你交人,你随便弄个替身来蒙骗塞责来了?贤婿呀,你可真是好贤婿呢!不过我劝你还是别玩这花头了,当我唐家好欺负咋的?快将那叫妩娘的丫头交出来,事儿早了大家早好!”

    不待程向腾答话,白玫就怯生生走上去,跪在唐夫人身边哭诉道:“夫人呀,不关奴家的事啊。奴家只是云德社的小角色,二爷忽然说请我过府去唱段子,路上说绕贵府上来探望下病人再回。

    奴家完全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误会曲折啊。夫人啊,夫人你相信我啊,三月三那天我们戏班有演出,奴家也有登台啊,根本没到什么寺里去啊,我们云德社,还是看戏的许多人都可以为奴家作证的,夫人明鉴啊……”

    边说边哭,说完更是一径地哭。

    唐夫人本想着管她是不是那丫头,既然跟程向腾合伙来行骗,就得拿住了打死算完。如今听她说得合情合理,尤其还是云德社的,倒没必要发作她,只怒视着程向腾。

    唐端慎听那女子哭诉,也终于反应过来,没想到程老二上门赔罪,却带着个假冒伪劣?这分明是耍他嘛,并且还差点耍成功了!简直是岂有此理呀!

    他气得直喘,指着程向腾叫道:“程二,快将那……叫妩娘的……贱人……送过来……算完事儿,否则……”

    程向腾冷笑一声打断他道:“否则如何?二舅兄,刚才你仔细辩认过,说她烧成灭你也认得,一口咬定当日就是眼前女子所为。如今为何出尔反尔,变成一定要是妩娘才行?”

    说着朝唐夫人揖了一揖,道:“二舅兄是当事人,刚刚还言之凿凿是这位并不曾上山的姑娘所为呢。可见连眼见都不一定为实,何况并不在现场的岳母大人您呢?相必您更不能确定行凶之人就是妩娘了,为何却也一定要为难妩娘那丫头呢?”

    唐夫人怔了一怔,很快就气道:“自然是因为人证物证俱全,才断定是那丫头的,这难道还会有错不成?再说了无怨无仇的,难道谁会凭空污赖上她去?难道谁有那闲心刻意为难她去?她一个卑贱丫头,你当她多高的身份多大的分量值得谁惦记算计?”

    “……那不若再让证人也来认认人?”程向腾道。

    这当然没问题,证人就在府里住着呢。

    于是唐夫人示意一位婆子去请人,程向腾就笑说让程行同去。

    ——由程行陪着,也免得有人提前给证人透话儿。程向腾这意思唐夫人自然明白,她点头应了。

    唐夫人心里相当笃定,她曾在程府里被那丫头各种嘲讽,知道那丫头胆儿大得很,得了手打人肯定是敢的。并且这证人是自愿做证的,并不是他们唐家自己安排的人。所以她觉得那人一定说的是实话。

    尽管心里如此认为,唐夫人也还是给那婆子使了眼色。让她想法提醒那人此女为假,好让他心里有个数,等下仔细辩辩再说。

    若他也受了蒙蔽,进来后就一口咬定是她,那他这证人的说辞就完全不可信了。

    只要他断定当时看到的不是这个女子,那他说的话就是靠谱的,他看到的听到的就作得数,程二郎再没有什么可推脱的。

    程向腾却想着,就算这婆子能提醒那证人此女非彼女,她也一定来不及细细给证人描述武梁的模样。

    并且看那婆子五大三粗的,是刚才唐端慎叫嚣着要拿人时跑进来的,应该只是唐端慎院里粗使跑腿的下人。常跑腿的人一般心思活些嘴巴会说些倒正常,但唐端慎不可能带着她出门去,她自己本人就不可能见过武梁。

    所以她就算能生出什么法子来避开程行,她也描述不出武梁的形容模样。

    程向腾也不着急,哪怕证人指出白玫不是武梁,他也会仔细询问那他到底看到的女子是什么样的。

    他可以把他往坑里引引,比如她被追得葳了脚,所以当时是拖着左腿跑路还是右脚跑路呢……

    反正假的真不了,他说不出来或说得不对,那说当时看得清清儿的听得真真儿的就是鬼话,谁要信他。

    ···

    说起这位证人吧,自然就是邓隐宸指派那位了。之前把事儿引到武梁身上,主要靠的是三点:

    一个就是对武梁当时衣着打扮和身高体形的描述;再一个就是他说他听到了那女子与人说话,说她是程二爷的贴身丫头,在什么庄子上住着;最后一点,就是他捡到那帕子,说是亲眼所见从匆忙撤离的那女子身上掉下来的。

    当然他之前的任务是指认程家那丫头行凶嘛,当然咬死了当时看得溜清听得分明。实际上当时唐家也并没有多计较他是否真看清了,素不相识人家肯出来作证已经不错了,人家这是抱不平呢,你还能要求多精细。

    但就在昨儿晚上,此项任务已经被通知取消,邓隐宸让他自己圆好了话好全身而退,还让他如果可能,尽量想法帮那丫头摘清了。

    于是这位证人同学一夜琢磨的便是,如何把自己说过的话给圆回来,并顺便给那丫头洗去些嫌疑呢。

    虽然他只是作为证人,但也算是打入别的阵营的内部去了,被派这种任务的,那脑子能不好使吗。

    所以这想来想去的,还真让他给想出种说法来。

    如今再被人问,他倒是仔细看了看白玫,不过开口却十分含糊起来,说自己当时离得远了些,对人面容看得并不十分真切,说话声音也听得隐隐约约。

    结论是虽然眼前这人和她有几分相像,但他真不敢肯定是不是那个女子。

    竟是再没有了之前的坚定。

    这证人当得,真是相当不负责啊,人在面前你都确定不了?确定不了你怎么当证人呢?

    不等程向腾说什么,唐夫人就先不高兴了:你说不是同一个人就完了,还扯什么看得不真切。

    她责问道:“那你听到的话呢,难道也听得不真切不成?”

    那证人兄就一副仔细回想的样子,然后慢慢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着,他说他听到那女子说的原话是:“程、二爷、的贴身、丫头、在、什么(表示没听清)、庄、子(吃?成?)、叉叉……”

    然后他就自己翻译成了“程二爷的贴身丫头,在什么庄子上……”

    但这位仁兄说,他虽然觉得这样说得通,但他一直觉得很别扭,因为他其实觉得那女子的断句是这样的“程二爷的贴身丫头在,什么庄子(吃?成?)叉叉……”

    几个人默了一阵子,程向腾便道:“所以她很可能说其实的是:‘乘二爷的贴身丫头在,正好(就要/顺便/干脆)装成是她……’?”

    ……众人听了,就默默再回想着那话。

    还是那位证人兄,第一个一拍大腿,很配合地叫嚷起来,说这位爷的这种说法真贴切啊,让他越想越觉得对头唉……

    ···

    证人证词不攻自破,程向腾又随后做了深入分析补充说明:

    首先衣着打扮,体量身形,相似者太多,眼前这姑娘就是现成的明证。所以唐二爷看到的也好,证人兄看到的也好,都说明不了和妩娘那丫头有多大关系。

    而能设陷让唐二爷吃了亏的人,怎么可能傻到主动透漏自己是哪府上的,并且连如今住在哪儿都讲清楚?若真胆大不怕,就会明着揍人了,又何必偷摸打人呢?所以肯定是动手者为了嫁祸于人而谎报家门。更和妩娘没关系了。

    至于证物帕子,虽然已经查明那面料与绣工确是程府所出,只是府里丫头婆子有那种帕子者众,甚至唐家曾带过程府去的丫头婆子,也可能有人得了那帕子去,所以它并不足为证。

    ——也幸好武梁那人手艺有限,惰性又大,不曾在帕子上绣个兰了竹了字了什么的以标示是自己的所有物,用的是府里的大路货。

    除了这些外,证人还说看到有随从帮凶。这个毫无疑问,看唐二爷的伤势,这些随从才正该是打架的主力呢。可他们哪儿来的呢,又哪儿去了呢?

    而武梁一个丫头,出门时伴着的,也不过是两个小丫头而已,当时还被唐二爷追得走散了。她并不曾带其他家丁随从,何来帮手?所以显然,这事儿也和她无关。

    再者石林外后来围上的警戒绳,那质地可是极好的,可做吊索供人攀壁爬墙,寻常人尚难得,又岂是个丫头会随身携带的东西?

    还有那警示的字牌,虽刻意潦草,但也潦草得一气呵成浑然一体,显然是很有根底的人写就的。而妩娘那丫头倒是能写几个字儿,但也就狗爬的水平。——显然非她所为。

    另外当日游寺的人中多人在流传,说当日有伙山贼打了唐二爷这样的人后没入山林。那些人的说法,应该比这位证人兄一人的说法更可信吧?——更与妩娘无关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和妩娘那丫头毫不相干就对了,您唐家别再找她麻烦了。

    赶紧的该找随从找随从,该寻山贼寻山贼去。若需要咱帮忙,二话不说去出力啊,以后还是好亲戚啊。

    ——程向腾这么想的,还不待他婉转客套地把最后这句话意思表达出来,唐夫人就已经开了口。

    唐端慎嘴巴不好使,加上他还真在仔细琢磨着程向腾的话,一时倒无话。

    但不管程向腾说得多天花乱坠,不管那丫头辜或不辜,唐夫人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要知道除了打人事件牵扯到她外,这贱人还是她女儿眼里的沙啊,她如何肯放过这整治她的机会?

    就听唐夫人道:“就算如今一时尚得查证,你二舅兄追着那丫头而去却挨了打是事实……”

    程向腾说了那许多,自然注意着唐夫人他们的反应呢。

    如今见她说不通,那样子分明是一定要拿武梁作伐了,忙话峰一转打断了她,气愤质问道:

    “提起这个,我倒正想问二舅兄呢。那丫头倒是说过,确曾在春会上遇到了二舅兄,被一路追得心慌。我听了还以为,二舅兄只是禀性如此,在外面看到个稍漂亮点儿的丫头,就心生不轨作出那下作流氓行径来。却不想二舅兄竟是明知她是我程某人的通房丫头才追的!只不知二舅兄这是安的什么心?”

    唐端慎被质问得火大无比,自己嘴巴说不了长篇大论,再说估记说长了也是被打断。加上他一向不把程向腾怎么放在眼里,此时便只怒道:“少废话,……总之我这样,和那贱蹄子……脱不了干系……快将人……”

    程向腾打断他道:“正是因为怕了二舅兄的行为,今天才不敢带她过来,怕二舅兄这醉翁之意,专针对那丫头呢。果不其然刚才真真又是如此。”

    说着一指躲在边上的白玫,“二舅兄见这女子是我领过来的,以为是我的人,就认定是她下的手。后来发现不是我的人,就反口又要妩娘那丫头。原来二舅兄只在意是不是我的人,根本不在意是不是真凶啊。”

    “妩娘那丫头,不过是因为生了长子,我宠让她几分,所以二舅兄才执意想抹黑她除了她才罢休是吗?

    她不过一个丫头子,从前囿于后宅儿,后来困于农庄,三月三春会不过第一次出门,想来之前她不至于有机会得罪过二舅兄的。”

    “就象岳母说的,无怨无仇,她一个下人丫头,哪够分量让人惦记着算计着的?我原本还不明白,如今总算是想清楚了:定然是我程某得罪了人而不自知呢,才让人起念从我身边的人下手,分明是想要我程某好看呢。”

    程向腾越说越气,“既然如此,不如二舅兄且说说我哪里对你不住,该认的错我认,该赔的罪我赔。只不必再去捏造些什么证人证据的往那丫头身上栽了。

    ——别说不是她,就算是她干的也有我这主子在呢,你只管收集好了证据去告我纵奴行凶好了,该担的罪名我担着!”

    不管奴才如何,都是他这主子的错,是他指使纵容的,所谓纵奴行凶。

    有程向腾这句话,找武梁麻烦就必得先麻烦了他程向腾再说了。

    其实真象程向腾说的,唐家弄些证人证据出来真不是难事儿,之前是没想到程向腾这么护着,唐端慎都伤成那样了,他却依然连个丫头都不舍。

    也没想到他如今硬气成这样,一句句的反问质问,再没有小辈谦和的样子。

    若真把关系闹僵伤了体面和气,别的就罢了,唐家不是不敢,也不是不能,只是这可毕竟是他唐家的女婿啊。

    唐夫人只要稍微想一想自己女儿夹在中间,不知道要生受多少气,就只觉得胸憋头痛,呼吸不畅。

    好好的赔罪问责,怎么最后就变成了被反诘了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