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36章 .最后一爱
    </br>

    之前见到武梁,程向腾就总是带着几分惆怅不舍,几分愧疚歉然,又几番欲言又止的。那神情让武梁心里直发慌,好像有什么很了不得的决定要降临在她身上了似的。

    所以当程向腾表示要暂时送她去庄子上养着的时候,武梁实际上心里还有点儿小松了口气的感觉。

    只是送走而已么?不是灭口,不是送人,不是胡乱卖掉什么的吗?

    她习惯于从最坏处打算,向最好处努力,所以这些更可怕的可能,她都在心里过了一遍的。于是现在的结果,她觉得并不算太坏。

    武梁怔了一下,便忙咬唇低头,只口中轻轻应了声:“好。”

    再抬头,便是一脸的黯然神伤。

    程向腾见她难过,心下也是发涩。

    他揽着她哄道:“妩儿,是我不好。你放心出去住些日子,等你们奶奶安了胎,我就接你回来。”

    这种话果然是哄人的。所谓安胎后,很可能是生娃后,然后是再生娃后……然后慢慢就无期了。

    不过武梁并不多说,又是回他淡淡一个字:“好。”

    程向腾就在那声好中,听出了她的不以为然。

    他收紧胳膊,认真道:“妩儿,你信我,我一定会尽快接你回来的。”

    武梁附和地点头:“我信二爷,我会等着。”

    这么敷衍又心不在焉的话,让程向腾听得揪心。他知道,她还是不信他。他在她心里,已经不可靠了吧,再没有那种“我躲一躲,你去搞定一切”的旁若无人和全身依赖了吧。

    程向腾忽然有些急切,莫名的就忽然低头吻住了她。

    武梁没有回应他,等他稍松了口就撇开了脑袋。

    那撇开的头,让程向腾只觉得心尖儿像被什么东西拨了一下似的,软软的酸楚。

    她生气了。

    武梁确实有些生气。要送她走了,还要表现得这么多情做什么?

    她眼睛看着窗外,淡淡道,“记得那天,二爷祝我开开心心的……如今,我祝二爷喜得贵子。以后娇儿在怀,二爷也要天天开开心心的。”

    虽然失望不多,盖因期望原就不多。但谁让他还来这般作态?能刺拉他一下,心里也爽些。

    以后天天抱着娇儿开开心心的吗?程向腾不知道,毕竟于他来说,所谓嫡子目前还只是一种观念上的东西,而眼前活生生的人却因此要被送离。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要放开握在手里的温暖,而去追逐什么虚无的东西了似的。

    可是难道他能说出“不管什么唐氏了,妩儿你留下,好好的陪在我身边”这样的话么?他除了紧了紧手臂越发揽紧她在怀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只会喃喃地叫她:“妩儿……”

    武梁觉得他若真的觉得亏欠,不如从别的方面补偿好些。

    所以她问道:“出了府后,我还算府里的丫头吗?”

    程向腾:“当然……”

    武梁:“所以说,月例银子还是照旧对吧?”

    程向腾:……

    他看她,却见她很认真的样子耸了耸肩,道:“穷人的日子就是这样,要精打细算。”

    她不是在玩笑。

    程向腾看着,心里别有滋味。她怕他照应不周,所以要自己做打算了,甚至要从点滴银子,从基本的生活保障开始。

    他已经让她觉得,不能照顾她至此吗?

    ···

    隔天就是送寒衣节。

    武梁在小花园里,避开人和程向骞来了个偶遇。

    她坦白从宽,认真跟程向骞说了。那毕竟是他的庄子,算起来,芦花还是他的丫头,如果他以芦家人有事或什么的理由让芦花回庄子上去,而她做为“姐姐”跟随“省亲”,更合情合理一些吧。

    所以很需要这位的赞同和配合。

    没想到那长着副很好说话脸的小子却傲骄脸十分淡定:“呃,想去南水庄啊?……你不是戏班里的龙套阿良吗?怎么会成了府里丫头了?”那天敢胆儿肥忽悠他呢。

    “不是啊,你看错了吧?”武梁支吾,那天的妆很变异吧,他怎么认出她来的?

    “不是吗?”程三果然一副“那可能是我认错了”的样子。

    “不是。”武梁于是很确定。

    “那,等你是了,我再去找二哥说。”程向骞道,半仰着下巴越发傲娇。

    武梁:……她这算是被调戏了吗?

    武梁心里科奥,嘴上乖巧,迅速转风向:“……呃,那个,其实我是。”

    “真的是?”

    “真的真的是。”连连点头

    “没看错?”

    “没看错没看错。”十分狗腿。

    程向骞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轩昂少爷忽然成了猬琐妇女,笑嘻嘻的凑头过来道:“哎,那你快讲讲,那天你是怎么把邓五给吓尿了的……”

    邓五那小子,早些年和他一个书塾里混过,还找茬欺负过他。虽然许多年过去,但见他吃瘪真心爽啊。

    武梁:“……我不造。”跑题了有木有。

    “那,等你造了,我再去找二哥说。”又傲上了。

    嘿,调戏起来还没完了?

    “你确定?”武梁眼神闪烁。

    “确定。”程向骞道。怎么的,又想唬他?爷才不会让你唬着第二次。

    武梁猛然往前一大步,直直站到了程向骞面前。那种距离太近,实在是让人很有压迫感。

    程向骞不由退后几步,慌道:“你干嘛?”作死呀,被二哥看见还得了。

    武梁见他退了,还略带慌张和戒备,知道这果然不是个荒唐公子,于是便放了心。当然她放了心便不让对方放心,她又一大步跨到对方面前去了。

    程向骞再退……

    武梁看他那样子,似乎再逼就要恼了,还想去人家手下混,不敢得罪呀。这才站在那里笑道:“你看,那位不是我吓尿的,是他自己就这样退啊退啊,就退到了烛火旁,燎起了衣角,自己吓尿了。”

    程向骞却不信,眨巴着眼睛追问起来:“那他为什么会一直退?谁燎个衣角就会那么害怕。”学子们看书晚了发了困,被烛火燎到袖角啥的多了去了,不至于那么惊慌吧?

    武梁见不说明白只怕不行,于是便耐着性子跟他讲:“那主要是向他走近的我手上也拿着火烛,而在他的身上,之前却被泼上了酒……”

    程向骞串联了一遍整个事情,就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他就那样大笑着扬长而去。

    开玩笑,那天二哥的样子,当谁眼瞎呀,明显不会放人的。他去要他的丫环,只会被踹吧。

    武梁被扔在原地傻眼。她之前在跟他讲很严肃的正经事对吧,甚至人命关天对吧?他就这样听完八卦长笑而去了?

    ……丫的调戏你二哥的人,你二哥造吗?

    (程向骞:二哥的人调戏我,二哥造吗?)

    ···

    武梁还不知道自己这下弄巧成拙了,也不知道程向骞是怎么跟程向腾说的,反正武梁很快迎来了程向腾的一顿暴燥摧残:“你个没良心的女人!竟然自己去找退路去了?”

    他这里忍着难受给她安排着一切,她去向别人求救??程向腾十分的不爽。

    是真的气得脸色发青的那种。

    欺凌完了,拂袖而去。

    什么南水庄,他当然不同意!

    并且通知武梁她们收拾东西,即刻开发前往燕家村。

    ……可燕家村是个什么地方,院里竟然没有人清楚。

    只杨妈妈能说个大概,说那就是个靠山坡的村子,靠扒拉土吃食儿的。据说府里在那处并没有多少地,所以也没什么收成。往年也少见他们来人交那边的出息,府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那处……

    但是杨妈妈说,她正好见到过那庄头来府里,那整张脸都皱着深深的黑褶,跟核桃皮都有得一比……

    听起来,一穷二白,黄土朝天,是个劳改的好地方。

    武梁愁苦。

    都市里长成的青年,除了看过几篇种田文,哪里见过种地啊。哪怕能侥幸活着,可是想想被晒暴的皮肤,几年后成个脸黑皮糙膀圆腰粗的乡间妇女,趿拉个鞋,一边啃着烤红署一边咧着嘴骂大街……

    武梁不由一阵寒。

    奈何她明显把程向腾得罪狠了,那货连准备行李都只给了半柱香功夫,竟是刻不容缓的要赶她走的样子。

    其实她的东西简单得很,正好天冷了,坐在马车上也会冻,就把厚衣服尽量穿身上,需要装起来的不过一些单薄的夹衣什么的。她和桐花芦花一人一个包袱一裹,也就差不多了。

    另外她有一些银子,主要是程向腾前头赏的,在腰带里封着呢。就这样简装可以上路了。

    问题是程向腾那厮,别真的把她扔去种地就忘了她不管啊。

    武梁琢磨着,怎么给他留点儿印象呢?……

    ……当程向腾再次踏进洛音苑,站在廊下欲催促的时候,武梁早就收拾好了,正躺在床上歇息,边跟还在做扫尾工作的桐花以各说各话的方式聊着天呢。

    程向腾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桐花:“姑娘你说要不要把这帘子也拆走啊?那里冬天也不知有没有帘子,穿门风多冻啊。”

    武梁:“……记得以前曾看到过一个女子,当街快饿死了,瘫在地上起不来……也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落到那个地步。”

    自己边说还边摆姿势,一边示意桐花看,“她面上的表情是这样的,”微眯眼半张嘴直着脖子仰着下巴身子蛇样扭呀扭的一副“你快来呀死相”状。

    她们洛音苑要搬迁呢,所以各处捣腾着门窗大开的,程向腾看里面看得清清的。

    程向腾:……死女人!

    死女人还在继续,“她的声音是这样的,”轻轻地哼啊嗯啊哦啊噢啊的一阵响起……那**声,微弱得象谁拿了鹅毛轻挠人的耳道眼儿,却又急促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喷薄欲出一样。

    程向腾:……不能忍!

    “她就这么着积攒了好一会儿的劲儿,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她说‘奴快不行了~~奴要不行了~~有没有好人儿啊~~谁来怜惜怜惜奴吧……’”

    桐花已经决定帘子还是拆走吧,还挺新呢。

    然后终于也给了句反应:“讨饭也不好讨啊……”

    一句没感慨完,程向腾已经冲了进来,黑着脸道:“出去!”

    桐花速度就蹿出去了。

    武梁没看见一样,继续演着,“有个富家公子上前来,把她的身子拨了个个儿,于是她就侧翻过来,身子就是这样的,”单侧臂撑地,S型摆着,胸前突出,姿势撩人。

    “她表情是这样的,”噙着一点儿笑意,媚眼如丝看着程向腾,“她说‘公子,公子,求公子怜惜……奴难受,公子,好人儿……’”

    程向腾看着她那娇媚横流的样子,嗓子发干冒火,浑身燥热,迅速地扒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接口道:“……哪儿难受呀?”

    “奴家全身都难受……”

    所以,很快也被扒了个精光。

    可武梁却迅速扯了被子裹紧了,道:“公子,奴家只是身上痒痒,求挠个痒罢了。”

    ……这是什么形势,抖这机灵有用吗?

    程向腾:“我这不是有自带的痒痒挠吗,借你挠个够……”

    ……然后屋里便真的,只剩那哼啊嗯啊哦啊噢啊的声音响起了……

    再然后,终于声息不闻。

    再再然后,终于还是那乞丐女的声音响起,虽然软得跟猫似的,道:“公子,你说奴长得好看吗?会不会被公子随便一扔再不理会,沦落街头乞讨都不能够?会不会被居心叵测的人强行掳去换银子钱……”

    程向腾声音懒懒的哑哑的,“换银子钱?你的姿势够多样吗?你的表情够丰富吗?你的声音够撩人吗?谁肯拿银子钱换你?嗯?”

    说着却把人使劲摁在怀里不让动,“公子痒痒挠等着借你。还有,你要乖,公子很快就会去看你……”

    当然这最后一**,倒不只是求挠痒。

    一是这都临走了,还和程向腾置着气解不开,若他以后索性撂开手不管她了,悲催的只能是她自己。不管是去个穷地方富地方,上面有主子罩着和没有人管顾,差别自然大了去了。

    再者她可以算记着时间,万一在外面遇到点儿什么不测,或许可以谎称怀孕之类的以拖延救命。纵使别人敢灭她,也未必敢灭程家子嗣吧……

    没办法,前路未卜,且行且应付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