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纵使不舍
    </br>

    如果说武梁怀孕是揣了个金蛋的话,那人家唐氏怀孕,那肯定揣的就是个钻石蛋。

    老太太瞬间不记得对媳妇儿所有的怨念了,喜笑颜开亲自去探看。把身边儿有经验的妈妈们都留在了致庄院侍候。然后府里又是请太医,又是请外间大夫的忙张。

    然后老太太乐颠颠的给祖宗先人上香,报告家有喜事。

    今年真是喜事多多啊,一个孙子接着一个孙子的来,嗯,不行,还得谢谢佛祖保佑。

    于是老太太大开佛堂,烧香拜佛吃斋念经,认认真真拜了三天。拜得神多自然有神佑嘛,老太太恨不得各路神仙都敬到,不定哪位神仙就给力了呢。

    程向腾逗着小程熙,小家伙三个多月了,已经能够翻身了。手紧紧攥着他的大拇指往嘴里送,见他缩手不给就翻身过来够。结果一个翻身后,就笨笨的象只小乌龟似的翻不过来了。他手脚并用划着水,不爽地皱着眉头嗷嗷叫,一副气恼的样子。

    程向腾看着,也不出手帮他,只把自己手指又伸到了他能碰到却攥不住的地方。于是那小家伙划水动作变为使劲拍着床榻,然后不知怎么的腿一蹬,肩一压,竟然一骨碌又翻了过来。

    然后冲他笑得格格地,得意又炫耀,眼睛晶晶的亮。

    眉眼之间,几分像他,几分像她。

    妩娘很懂事很本分,尽量不提起熙哥儿来,也没向他要求过什么。偶尔提起的几回,她也是说:“老夫人把二爷养得这般壮实健康,如今小少爷跟着老太太,我再没不放心的。”

    ……不过她到现在还没见过熙哥儿的样子呢,她其实也会很想的吧。

    程向腾俯身把小人抱起搂在怀里,任他把口水蹭他满脖子脸。

    程老夫人看着他们父子闹笑,然后就说起唐氏那肚子来。

    她悄悄交待程向腾:我这里拜着佛祖呢,你那里再请请道长仙尼啥的来府里设祭拜拜啥的,咱齐头并进八方求佑,没准月盈这胎就顺顺遂遂一举得男呢。

    程向腾瞪目结舌,没想到自己老娘脑子竟然这般活络。

    老太太这般雀跃这般盼着嫡孙,平日里却都忍耐不说,程向腾心里惭愧。从很久前他就觉得,是自己不够出息,否则也不会当婆婆的在媳妇儿面前,都不能挺直腰杆想如何便如何的畅快。

    他自然也盼着唐氏这胎能顺利,人人都盼着呢。

    然后,唐氏有得忙了,就不会忙着找姨娘丫头们的是非。

    娘这里就养着小熙哥儿,也解寂寞。

    妩娘那里,知道熙哥儿仍旧在娘这里养着,也定然是放心的。到时候她抬了姨娘,人守着本分,唐氏慢慢也就会散了些对她的反感,唐氏和别的姨娘不都是可以相处得下的么。

    然后,她也可以偶尔来看看熙哥儿了……

    不过再怎么盼儿子,他一介武将也不信那些个道师啥的。见老太太说得认真,只好推说唐氏身子尚虚,受不得闹,“咱心诚则灵,专注于一方拜,佛祖定会保佑的。”

    ···

    那边唐夫人得了信儿,也忙忙颠颠地来了,带来了各种孕养安胎注意事项,也带来了好几个有经验的婆子入驻致庄院。

    这些婆子迅速包围在唐氏的周围,连程老夫人那边派来的婆子,都沦为了外围帮手。

    唐夫人甚至告诉女儿,只管好生养息,什么心都不用她操,她连有经验的接生妈妈都备好了呢。

    致庄院里一时主人客人,丫头婆子,热闹非常。

    看起来万事俱备,可惜东风太弱。

    ——请来的大夫诊断结果一致:想是月份太小,尚把不出喜脉来。

    ……但,但这种事儿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嘛是不是,刚怀上的时候最最凶险嘛是不是,若不小心掉了怎么办尼?所以还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嘛。

    主要是唐氏,她觉得这次把握比较大,因为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啊。

    算算日期,上次两人欢好的时候正是月事之后之久,在最易受孕的时间内,切合。而到现在,月事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没来了,对头。是主要是身体的感觉,和从前的所有病痛感觉都不同,恶心,呕吐,疲累,要不是因为心情好能撑着,只怕一天到晚都想睡。

    所以说怀孕这事儿,靠谱。

    因此她心里十分坦然,一天到晚被一群仆妇围着转,或站或坐,莫不是小心翼翼,那些婆子怕她起猛了坐快了,恨不得全程挽牢她不放了。

    唐氏微仰着头,忍不住的微微笑。那笑容,才是真正不自觉的有几分高贵端雅。

    程向腾进来,见大家那般小心翼翼,不但不觉得奇怪,反正也十二分的紧张起来。

    女人生孩子,他没什么经验,武梁那时候怀上后他根本没见过人,但听说也是一二十个丫头婆子伺侯着的。想来生孩子就是要这般小心谨慎吧。

    他进来,唐氏就挥退了众人,说是人多闹吵很久了脑袋发痛,只想静会儿。两个人就静在那儿,程向腾亲自服侍,端茶倒水,嘘寒问暖。

    有丫头过来回事儿,在门外大声地说着。程向腾看唐氏揉了揉眉心,忙喝斥那丫头起来:“说话稳当些,急急燥燥的成什么样子,听着倒叫人生急性。”丫头的声音就低了八度去。

    唐氏心里美,心说生孩子么,谁不会呀。

    上次把人撵出去宴客的事儿还没提出来说道呢。现在你倒是说呀,谁怕呀。

    这般想想又有些释然,男人么,到底更中意的还是那个肚子,至于人,还不就那样?宿在那里这么久气自己,然后现在回来了,也没见有给她讨个说法的意思么。

    然后又呸,跟她比什么,自己这肚子自然比那贱人主贵千百倍。

    唐氏就寻思着,现在她该怎么处置她好呢?嗯,明儿和娘商议商议。

    ···

    武梁知道唐氏怀孕后,初时是不信,以为是锦绣那丫头再次出手了呢。觉得这丫头恐怕要糟,那东西偷摸的用一次也就罢了,还一而再的用,也不怕到时候被发现肚里没货时兜不住,连上次云姨娘的事儿也可能被起疑查出来呢。

    当然她不只操心人家,更主要是操心自家。

    唐氏若真怀上,那可彻底成佛爷了,更是想把她如何便能把她如何毫无压力了。

    正想找锦绣问问清楚,没想到锦绣够闲,一帮人围着唐氏她根本插不上手啊,于是来了洛音苑闲话。

    被问,锦绣很确定地说没有,她没干那事儿。

    她本来想说出是云姨娘值的夜的,可是云姨娘已经给她透了风,把她好生唬了一跳。锦绣想了想这事儿还是不要往外宣传了。如今二爷总往洛音苑来,别到时一个口风再漏给二爷去了,那还得了。

    武梁见无论怎么试探,锦绣只是摇头不认,不由有些傻眼。

    莫非这二奶奶是真怀上了?

    于是她发现,自己悲催的又要面临可能被死亡这样的命题了。

    锦绣那丫头,还想着唐氏那里怀上了不能伺侯二爷了,于是二爷更会宿在洛音苑了,言语间各种羡慕奉承,然后又概叹自己出路在哪儿。

    二奶奶怀上了,她会怎么样呢?她连生孩子都指望不上了。

    她试图劝武梁赶紧在二爷面前撒娇要求立姨娘,顺带便的,也帮着提提她。

    她也是通房丫头呀,在二奶奶屋里杵着也是碍眼不是?抬了姨娘分院出去住,两下里清静自在,将来等过个几年,唐氏自家孩儿大了,不盯着姨娘们肚子了,她能得个一儿半女的,也就齐活了。

    武梁叹息,怪不得这丫头到现在还只是个丫头,实在是心里没个准谱。

    唐氏怀孕了,二爷会歇在洛音苑,会这时候抬姨娘给唐氏添堵么?没看二爷已经三天没过来了么。

    她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办好呢。

    当然武梁也还有怀疑,锦绣没做,那还有云姨娘啊,那位不叫的狗,估记咬起人来才厉害呢。

    可是如果是武梁自己,刚刚被唐氏赶出去宴客折辱过一番的,又这般折辱回来倒合理。而云姨娘那么一个相对和唐氏很亲近的人来说,她又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呢?

    武梁觉得不通。她怎么也想不到,云姨娘给人下药,会只是为了让男人回去轮姨娘。

    总之不论怀孕真假,只要主子们信了那是真的,那至少暂时就是真的。

    武梁担心的是,如果那女人仗着大肚子,直接下手把她清干净了。或者对程向腾提出来要将她清零,那到时候程向腾是听她的呢还是听她的呢?

    ···

    想来想去,武梁觉得不如自己识相些,早早的先求了二爷将她送走好了,求个主动从宽嘛。

    虽然生辰宴还让武梁感动了下,虽然那时的承诺言犹在耳……但是,男人的话么,还是听听就算了吧……

    武梁现在已经没有象以前那样有庄子恐惧症了。虽然桐花说送到庄子上就是各种死,可是看看芦花,就是庄子上来的,多么的活泼可奈呀。

    她已经向芦花细细打听过庄子上的事儿了。

    总之芦花口里的庄子听来非常的美:大片的芦苇荡,成群的鹅和鸭。芦苇荡里栖着各色漂亮的鸟,随时可以去翻捡鸟蛋。夏天去河里游水捉鱼,冬天坐在屋里编苇席苇帽……

    勾引得武梁十分的向往。

    只可惜那个庄子在很远的南边,要坐两天的马车才到,是三爷程向骞名下的庄子。

    当初老侯爷去世前,扩大了府里祭田,然后给三兄弟每人置办了一个小庄子在名下。说是男人家在外行走,总还有呼朋唤友什么的应酬交际等事儿要做。因此除了府里日常的月例银子,也得有些别的银子贴补。庄子给到名下,让每人多点儿额外收益,也算让每个儿子都学着理一点儿庶务。

    所以三爷虽然是个学子,老夫人也已经做主把他名下的庄子给了他自己打点。反正有庄头管事儿定期回报给他,也不麻烦,算是私人进项。

    武梁十分心动。

    既然庄子上那么的和谐,想必三爷管得还是不错的。

    她想过了,唐氏掌家,所以府里公中的庄子,或者二爷程向腾名下的庄子,只怕唐氏都伸得进手去,多忠心的奴才也不敢得罪主母吧。

    但三爷的庄子,那是个人私财。唐氏个当嫂子的,不管是这叔嫂的关系上,还是贪兄弟钱财这样的名声上,无论如何都得避点儿嫌吧。并且那里又远,她想伸手也不容易。

    反而相对安全很多。

    越想越觉得不错,她问芦花道:“若我认了你做妹妹,那你爹娘会不会认我做女儿呢?”

    她一个二爷身边儿的丫头,去住到三爷的庄子上算怎么回事儿呢?但若以芦家(芦花姓芦吗)闺女身份回去,就十分的合情合理了。

    芦花高兴得什么似的,也不知道能不能作主,反正就保证得定定的。

    现在就剩那位三爷了,到时候给他实话实说求求他,那么个诗书文雅的单纯公子,会答应救人一命吧?

    武梁算着时间完全来得及。唐氏这边,要确诊有孕且还得过上将近一个月呢,而三爷程向骞,只需再过几天,十一月一日的送寒衣节,是一定会从书院回来拜奠先人的。

    ···

    当然了,武梁的担心十分有道理。唐夫人作为一个宗妇,满府里需要她处理的事儿不知几多。如今都这般住进了程家来了,便不是只看着女儿就罢了,除掉女儿心头的毛刺,那是必须的。

    所以唐夫人进了住进程家后,很快便向程老夫人开始施压,然后又是向程向腾施压。说到底有些人还是碍眼,让她家女儿心情十分不好,这样下去只怕影响身体,更会影响胎气啥的。

    ……反正重点就是告诉程向腾:那个生子的丫头,赶紧给弄走。

    程向腾恼,说现在唐氏怀了身子了,正该积福行善,于人宽和,怎的还和个下人争执长短不依不饶……

    总之他恼也没用,他的说辞对唐氏来说毫无说服力。又有他前段歇在洛音苑那么久那样的前科,唐氏很坚决地表示:她难受,真的。

    难受就是脑袋痛,肚子痛……皆因心口痛引起的……

    程向腾便不好再和她理论,十分的无奈,到底怕真给唐氏气出个好歹来。

    ···

    这边有人纠结,那边有人果断动了手。

    出头的是秦姨娘,先找上洛音苑来,毫不隐晦地鼓动武梁:“……等她有了孩儿,你熙哥儿就完了。地位,名份,她都不会给熙哥儿的,肯定还会使劲打压。没准寻个机会就将这个压在她儿子头上的庶长子给除了……”

    武梁觉得她说得很对,但是她对她说的那些情况没办法,她连自己都保不住,她能保小朋友?她敢向小朋友伸出,才更会给小朋友招祸惹灾呢。

    她不接招。

    她不喜欢秦姨娘,不管是同盟还是对立,她反正不想沾惹这女人。

    这个女人算计别人也算计她,莫名其妙得很。

    武梁觉得,她的心理要么是变态了:觉得自己儿子没了,谁有儿子都扎她的眼,大家一起倒霉她才开心。要么就是觉得自己真**了,觉得自己才是最**程向腾的,或者程向腾最**的,谁得程向腾的眼都是夺了她的**。

    唐氏狠厉耍横的恶心人还在明处,而这位,就是那种标准暗挫挫使坏的主儿。

    并且,她同样一个奴婢出身,没有儿子未来看不到什么指望,很悲催,但同时这也会让她无所惧怕。这样的人,远离好些。

    武梁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秦姨娘吓她她就配合着一副慌恐样,但撺掇她做什么她都摇头……

    最后秦姨娘气恨恨地骂她无能,只想自己活命,连亲生儿子都不肯想法保住的懦妇,就等着落得和她一样的地步吧……

    武梁缩头到底。

    秦姨娘于是自己去想招。

    法子很简单,那边厢,让身边的小丫头雨儿跑去厨上,拖住正给唐氏煎药婆子。

    秦姨娘常在老太太身前奉承,她和她身边的丫头雨儿,本就和老太太院里的人格外熟些。

    于是当雨儿“不小心”弄翻了人家的药罐,在那儿又是赔罪又是赔钱的求着,希望婆子不要说出去的时候,那婆子收了银子也就应了。

    于是重新加水放药,再煎一回。最多被二奶奶骂一顿嘛。

    而这边,秦姨娘在自己院里把通经和血的益母草许多倍的量熬啊熬啊熬得浓浓的,然后亲自端去了正房,说是替煎药的婆子端的。

    那时程向腾也在,唐氏便让屋里的婆子丫头们都退到了门外。

    大家都看着秦姨娘进的屋,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她敢那般明目张胆端着不好的东西就来了。

    于是当晚,唐氏见红。

    而秦姨娘,竟然没有暴露!!!

    因为大夫们细细把脉,没说唐氏服用沾染了什么不该用的东西。

    ···

    唐氏现在的身子吧,十分难为大夫。

    喜脉又把不出来,说是先兆流产吧,似乎不大确定。但说是正常月事吧,那又怎么解释人家那连续的呕吐呢?

    总之大夫们是万不敢当月事给她用和血的方子来的,于是当然当流产,用的是止血保胎的方子。

    大夫说,现在出血量少又用药及时,若明早血止住了,那就没大碍了。让病人切忌情绪大起大落,只心思平和静养即可。等过个半月一月的,脉相强了,再诊即可。

    唐氏本就月事不准,量少天数短的。加上益母草到底药性寻常,然后到了第二天早上,唐氏就真的没再出血了。

    ……但是,程向腾吓得不轻!

    总之大伙儿服侍周到,唐氏没吃什么不能吃的,没做什么不该做的,那就只能是唐氏自己心郁过度了。

    大夫的意思似乎也是如此:……切忌情绪大起大落。

    唐夫人咄咄逼人的质问,唐氏无言的幽怨眼神,都让程向腾有些快受不住。

    他深深觉得,唐氏气量狭小是她的毛病,但他这个时候不顺着她,就是他的执拗了。是他差点儿把嫡子给气没了的……

    他左思右想,到底一声长叹:纵使舍不得,但权宜之计,先送走妩娘也是对的。等回头这边稳定了,再早日接她回来……

    事有轻重缓急,她会谅解的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