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0章 .护
    外间,邓隐宸听到武梁的叫声,心下一急,下手无情,没一会儿就干翻了那两个拦路狗。然后沿着小木栈桥,一步步走了过来。

    柳水云虽然将剑放在武梁颈上,可惜却无路可走,又不敢上前和邓隐宸在这狭路上相逢,只是默默守在花房门口,及至邓隐宸人到,还忍不住退后了几步,站在了花房中央。

    武梁刚才握剑,手上划了一个小口,见了红。便干脆往颈上抹了一道,以求逼真。

    果然,邓隐宸眼光扫过,见那颈上,剑身,手指,都有血痕,不由心里怒骂,果然戏子无情□□无义,连那么铁的旧相好都真下手。

    人却慢慢吞吞的捱近,三步的位置停住,根本不看武梁脸色,只对着柳水云道:“怎么?看到我好好的过来,失望么?你埋伏的人没能如何我,反倒都被清理干净了。”

    他盯着柳水云,一脸的嘲笑,“现在,你是抓着她求保命?如果是程侯爷来了,或许吃你这一套,可惜啊,我和她的交情连你都不如……”

    话未说了,却忽然身子一晃,长剑疾吐,剑尖在武梁脖子上的剑身上一磕一拨,柳水云的剑就被拨了开去。

    邓隐宸另一只手也随即就到,抓住武梁衣襟儿一拉一甩,就把她给甩到了身后,自己挡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回合,不,柳水云还根本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就被人家三言两语的闲话中逆转了局势。

    人质什么的,真是卵用也没有啊。

    邓隐宸并没有得手之后,就剑指对方喉咙什么的,而是将剑随意的提在手上,剑尖朝地,懒懒散散的样子,完全没把对手看在眼里。

    他眼底的不屑那么明显,道:“柳水云,你一个戏子,学女人家扭扭腰肢卖弄下风情伺侯伺侯人是你的长项,学武人使剑,你提得动剑么?”

    好像气恼人家侮辱了剑似的。

    柳水云脸上表情很丰富,紧张,诧异,不甘,愤恨,交替出现。最后,他只是看向武梁,道:“你看,我走不了。我最终还是落在他的手里了,我连这最后一点心愿也实现不了了。”

    他脸上的表情那么哀伤,让武梁也觉得懊恼极了,好像这结果都是她的错似的。

    她一咬牙,侧身错步,直直扑到邓隐宸背上,使劲儿地抱着他,紧紧地箍住他的双臂,冲柳水云叫道:“你快走!”

    其实她有想过夺剑反制的可能性,后来还是觉得那剑又长又重,估计不是好玩的,便想束缚住他算了。

    她觉得应该还是有效的,她下了死力,贴得够紧,既防邓隐宸向后肘击,也让他抬不起手臂,没有出剑的角度。

    邓隐宸愣住,僵在那里不挣不语,毫无反应。

    形势又变,柳水云面露笑意。到底是专业演员,随时大爆演技,做出一脸激动欣喜的模样向着门口那边跑去,却在与邓隐宸错身而过的时候,手中短剑迅疾向他颈间抹去。

    出手竟颇有几分凌厉。

    这下,是武梁呆住。

    邓隐宸眼见短剑刺到,迅速后仰躲闪。可惜他身上坠着武梁这个大包袱,什么动作都难灵便,到底是避无可避,肩头中招。

    武梁清晰地听到裂帛的声音,听到锐器入肉时那沉闷的“噗”的一声,心都惊得飘浮起来不会跳动。

    舍命一击,果然犀利最强锋卫。

    还好遇到的是邓隐宸,于是这一剑之威,也就仅此而已。邓隐宸身子后仰的同时狠狠飞起一脚,只一脚,就踢飞了柳水云的短剑,也踢得柳水云站立不稳,身子摇晃着退了两步。

    后来武梁稍稍回神的时候,想,猪啊,刚才怎么不知道松手?若她松开了,邓隐宸就肯定躲得开,就不会受伤了吧。

    可是,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形势已经又有所不同,再次占据上风磨牙霍霍的仍是邓隐宸,而柳水云,正扼着手腕一脸痛苦,额头冷汗暴出。

    这种情形,武梁又不能松手了。相反,她又紧了紧因为刚才被甩来荡去已有些松的手臂。

    然后冲着柳水云叫,“你快走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可不是拗造型的时候,手痛又不是脚痛,赶紧逃命才要紧吧。

    邓隐宸冲着柳水云冷笑,道:“想走?走到哪里去?”

    他微低头,看了看横在自己身前,因为使劲儿而绷得紧紧的小胳膊腕,道:“几处灭门惨案在身,如今又行刺朝廷命官。你真觉得他能走掉?就算他走出这房门,他能走出这院子,能走出这京城么?”

    武梁一惊,原来是从前的事儿犯了,不只是为今儿个这一剑呐。

    心里叹息,怪不得柳水云隐忍这么久,却选择现在发难。原来是他发现他的事儿已经压不住,或者没有人肯帮他压了,才想多干掉一个是一个吧?

    林州府那几处灭门案,那是太后压下去的。如今上面要翻旧帐,还能使唤上邓隐宸的,那肯定是皇上了。

    皇上终于忍不住要清母侧了?

    那这京城,柳水云真是呆不得了。

    武梁道:“那如果他逃出去了呢?如果他能出京,你别让手下追拿他,好不好?”

    那些案子都已经找了替罪羊结案,现在再翻也没意思吧?并且终究是会翻到他们皇家人身上的,他们还得重新找借口遮掩,多么麻烦。

    所以武梁觉得,就算上面要清算,也是秘密进行的,所以柳水云尽可以遁匿吧?只要柳水云不在京城,不在太后身边转,不让皇上碍眼心烦,他堂堂一至尊大咖,至于和个低入尘埃的戏子过不去么?

    “他能走掉,自然好说。”邓隐宸道,却忽然手腕一转,手中剑朝后连挥,啪啪两声,击打在武梁的小腿上,喝道,“还不松开?”

    然后手腕再转,小臂微抬,剑尖直直点在柳水云的腹部。

    柳水云一动也不敢动,武梁也不敢动,只怕她稍稍一晃,就带动着剑尖刺进了柳水云的身体。

    至于她自己,疼倒是不怎么疼的,但她心里立马明白,指望她想困住人家,那简直是痴人说梦。那两剑,人家若是用刺的砍的戳的,她美腿不废也伤。就算用拍的,只要人家够用力,她也够戗。

    但这也让她放心,虽然害他受伤,但似乎他也并没有那么生气,至少,他不肯伤她。

    武梁心一横,听话的轻轻松开箍在邓隐宸身上的手臂,却忽然往前一步,一把攥住了剑身。

    是的,她又用肉手握住了剑身,她总在用肉手去握剑身!

    这什么命啊。

    刚才拦柳水云的时候,那剑窄,她尽量用捏的,只是不小心划了一下手掌。现在邓隐宸的剑,比柳水云的剑不知道宽了多少利了多少,加上她存了把情况往严重了闹的心思,还故意手掌用力,血很快流出,点点滴落重生之极品宝镜全文阅读。

    现在轮到邓隐宸一动都不敢动,怒喝:“找死啊,还不快松开!”

    武梁当然不松,“你放他走吧,好不好?他刺你一剑,等他走了,你刺回我一剑,我替他还,好不好?不,我任你处置,你想刺回几剑都行,好不好?”

    邓隐宸气得不轻,冲着武梁连声道:“好,好……嘉义夫人呵?你好样的!”

    其中意味儿,武梁已经没法细细体会,听见一个“好”字,就忙道:“你答应了啊,那你让开道啊。”

    邓隐宸没法儿让开,因为武梁握着剑不松手,他不好带剑走,也不好松开剑走,否则剑柄沉重必然下落,武梁的手只会伤得更重。

    他只好冲着柳水云喝道:“快滚!”

    武梁也冲柳水云叫:“你快走,我手疼得很,快撑不住了。你出得京去,找个好地方过些清闲的日子去吧,别再回来了。”

    大势已去,实力悬殊,翻盘无能,柳水云恨恨盯了邓隐宸一眼,然后眼神复杂看了武梁一会儿,终于什么都没说,蹿出花房夺路狂奔而去了。

    ···

    花房里,武梁看着柳水云一路奔过木栈桥去,才终于松开了手。然后,她也实在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干脆拗出那种撑了很久终于撑不下去,摇摇欲坠虚弱无力的可怜样,按着手上伤处不停地吸冷气。

    人却默默的移了移身子,好像是要和邓隐宸拉开距离,实则挡在了出门的位置上。

    邓隐宸看着她的小动作,越发气得直想吐血。

    她当他是什么人呢,前脚放人走了,转脸儿还会再提剑去追回来?

    武梁知道邓隐宸脸色肯定好看不了,她干脆撇开眼不去看,后来干脆闭上了眼睛乖乖站好,一副自觉引颈就戮的样子。

    邓隐宸看着她那样子,继续拱火。

    他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武梁的心情,从前和那戏子有相当的交情,所以不忍心见死不救,这也是人之常情,尤其她这样,会心软乱发善心的主儿。

    可是,如今那戏子人都走了,她却就那么梗着脖子等着挨宰,她就完全不怕痛不怕死?

    她是真当他能对她下得了手呢,还是就仗着他根本下不去手呢?

    邓隐宸觉得哪样都让人生气,她就不能给他说句软话解释一下,就这么跟他对到底?

    倒知道装可怜。剑口留下的细口伤,用手按压是很好的止血方法,偏她不肯用力,任血滴顺着手指缝流了满手背,故意吓人。自己不停的长吸气,怕人不知道她很疼似的。

    邓隐宸深深吸气压火,背转身掀起外衫,从中衣上割下一段布条来,然后转身很粗鲁地一把将人扯过来,把她的手掌包成了熊掌。

    撇一眼颈上,上面那缕血丝早就干在上面了。

    真行,一会儿的功夫,苦肉计给他演了好几出呀。

    又是往颈上涂血,又是用手握剑,又是现在的痛疼难忍模样。她不过是知道,这招在他这儿使,管用。

    并且她对他是有多大的信心,害他被砍,还在那儿自己叫疼?

    冷着一张脸,凶狠的模样,问她,“你就这么护着他?”

    武梁脑袋一直耷拉着,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权宠之大牌星妻全文阅读。听见他问,又慢慢将头抬起来,回答得一点儿都没有新意,“他帮过我,以前对我很好,真心待我,我总不能眼睁睁看他死在我面前。”

    “那我呢,帮过你没有?真心待你没有?他想要我的命,你便帮手来取?恨不得双手替他奉上是么?”

    武梁不安的皱着鼻子,象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声的没什么底气的辩解,“我也没想到会伤到你。”

    “没想到?他明显早就安排好的局面,还需要你想?连人质你都自愿当了,你会不知道?是谁困着我让人砍的?”

    本来吧,武梁真是又紧张又愧疚,也准备好承受那雷霆一怒了。可是,邓隐宸一多说话,就让人觉得多少有些气势松动,武梁反而不那么怕了。

    她哼哼哝哝,“哎呀,我也很后悔的,真的。那这样,我先给你包扎好伤口,你先养伤。等你伤好了、有劲了,再来砍回我,好吧?”

    说着还催邓隐宸,“小气巴拉,裹个伤就撕那么一小片儿布。你的伤口比较大,你多撕点儿下来嘛。”

    邓隐宸冷着脸没理她。

    心里一阵的¥·%*#¥·%*#摩尼马拉井巴哈……

    就知道她不过是在装可怜装老实装不知所措,看他一脸的火大,她就配合的作出怕怕的表情。可是,她真有怕过吗?

    做了这样对不起他的事,还这么淡淡然?还“伤好了有劲了再砍”?现在,用伤臂,很快砍得她稀烂好吗?

    邓隐宸再次深深地吸气,颇有些交友不淑,心累难言的无奈。

    武梁这样,他很生气,真的生气。明明该是亲密盟友的,结果真到两军对垒时候,他成了被敌对被舍弃的那一个,不管什么理由,总是让人恼火得咬牙。

    若是从前,邓隐宸一定早就暴了:老子在你心里算什么?比不上程向腾也比不上个戏子?

    但是现在,他不会了,他早就清楚了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

    上次在昭明寺,她说,他是她最好的、最让她安心的、最能交心的、永远的朋友。

    她摆了好几个最字,对他说,不管你怎么想的,我心里就是这么认定了的,比锸血为盟还坚定。

    然后也把不足为外人道的心中黑思想说给他听,把不愿意求程向腾的事情求助他办。

    能说什么呢,在她独自飘零的时候,他都给不起她什么,如今身家丰厚封号加身名花有主,他还能妄求些什么呢,他连胡思乱想的资格都没有了。

    那么,就做朋友吧,那也算是个相当安慰的结局,不是么?

    可是,说好的“最好”呢,抱着他让别人砍算吗?

    混蛋女人啊。

    但是,另一方面,武梁这样,也让邓隐宸很隐秘的很不合适宜的觉得开心,真的开心。

    她对他毫不见外,甚至行为多有过份,为什么?

    不过是因为他的心意,她全部都懂。

    虽然没法言说,不能回应,但心知肚明,才会有恃无恐。

    所以他其实暗暗喜欢她对他偶尔的这种放肆和对他的仰仗,从没觉得被她亏欠,反而因此知道,在她心里,他一直是很特别的存在极品女仙。

    ···

    总之,邓隐宸心思复杂,颇为纠结。但一直以来,邓隐宸都觉得自己很能把握住分寸,尤其自从作了朋友以来,不该他关心,不该他靠近时,他从不多事。

    朋友嘛,是要有适当的距离的。

    只是今天,气氛很有些不同。

    邓隐宸觉得自己,很有些心浮气燥定不下神。

    说是做朋友,可那毕竟只是说说,自我界定也自我安慰的一种。他自己知道,他心里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真真正正的,放在一个朋友的位子上。

    今天是因为柳水云而来不错,可实际上,当他知道柳水云要在她这里摆场子玩花样的时候,心里却是高兴的,完全没担心过会给她带来的麻烦。

    刚才,她当着柳水云的面,那么大胆的贴上来,把他抱在怀里死死不放。交颈之交,肌肤相亲声息相闻,那样贴合的亲密,真的有把他吓到。

    是的,那时被她束缚,他走神了。要不然一个弱鸡戏子,就算偷偷练过,手速算快,又怎么可能伤他半分。

    还有,就是现下。

    ——武梁当然并没有用邓隐宸的衣服包扎。肩上的伤口,不深,但斜长,要想裹严实了,得把整件中衣都脱下来撕巴了才够吧。

    所以她跑到栈桥外叫了人,取来纱布烧酒,伤药剪刀那些,然后亲自动手,消毒,清洗,上药,包扎,裹呀裹呀裹的忙不停。

    步骤是不错的,可是,会不会太过小心谨慎细致周到了些啊,是要把他裹成蚕蛹吗?

    他果露的肌肤被她那么看着,实在让人不好意思。她微微凌乱跑出来的几缕细发,随着她低头歪脑时候,不时拂着他的肩背,让人痒得难忍。而她那凉凉的手指,偶尔也会不小心碰到他的身体一下,冰得人快要颤栗起来。

    邓隐宸身体僵得发硬,一动不动学老僧入定。

    也不是没经历过,以前与她把臂展过轻功飞,也曾强行把她拉入怀……可是,怎么和如今的感觉都大不相同?

    也许就是因为从前那个人都是被动的,但今天,她先没了分寸,越了界限,她自己要在他身周打转,摆弄他的身体。

    所以,他有正当的理由和借口,不去约束自己的心猿意马,其实放纵思绪纷飞无缰。

    于是某种蠢蠢欲动念起,让他也心慌无措了一下。

    于是调息又调息,也悄悄骂自己,想什么呢,朋友,这是朋友啊,她的举动也只是针对朋友啊。

    她很快要成为别人的妻,侯夫人,正妻,堂堂正正,傲视群英,任谁也不敢看低她半分。

    他们之间,再也没有机会了。连今后这样的见面,也不合适了吧?就算再见了,又怎么样呢。

    也偷眼瞧去,见她微低头,认真轻扯着纱布,一脸的坦荡平静。

    果然,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反应过度。

    可是,谁让她一直在他眼前乱晃,晃得人那么焦燥,晃得人心跳动得那么不规律。

    一边想让她停手,别离他这么近,别在他身上裹布条了,头发别撩着他了,呼吸别喷着他了,别让那手指头碰到他了穿越之主角系统。

    一面又想让她再靠近一点,象刚才一样,靠近到让他可以闻到她的味道,感觉到她的温度……他不过是想对她好而已,凭什么不可以。

    他想得有些微微凌乱,心一横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然而她皱着眉头,眼含疑惑地看他一眼,却很破坏气氛地呵呵呵起来,说:“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噢,你竟然怕疼呵呵呵。”

    就那么傻样的呵呵呵,呵得他忽然就清醒了,忽然就更烦燥了,忽然觉得自己很不堪。

    他极不喜欢,这种心不由已的失控的感觉。以及,她似乎看穿,偏极力不想说破,力图蒙混过并的镇定,越发让他有种狼狈的感觉。

    他想,是啊,不能再这样了,得快刀斩乱麻,别腻腻歪歪还不如个娘们儿。

    要不就借这个机会,狠狠的生一场大气,然后一拍两散,友尽于此算了?

    可是……

    算了……

    ···

    默了好一会儿,感觉到她裹伤的力道更轻了许多,慢了许多。

    带着火气问她:“你不请大夫不假人手,亲自给我上药,还这么细心认真,只是担心伤口呢,还是想拖延到那戏子备好快马,一溜出城才结束?”

    自己这么一开口,邓隐宸就知道坏了,他要重提柳水云之事以示生气的,可这口气,似乎有些软了。

    就象唱歌似的,开口第一腔没起好调,很可能影响整体发挥啊。

    武梁老老实实供述,“自然是担心你伤口,当然也不想让外人知道你在我这儿受了伤。还有,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嘛,能拖延一下争取点儿时间也总是好的。”

    说着还抱怨上了,“柳水云在这里等着坑你不假,可你呢,你明明也是早有准备嘛,不然你的长剑从哪儿飞来的?你有心与人为难,哪儿不好下手,偏来我的宅子里行凶,这得给我留下多少麻烦你想过吗?”

    这个邓隐宸当然知道,所以他才故意往僻静的地方走,好在那里与他们一战。所以他并没有想当场拿下或宰了柳水云,任由他跑掉。

    如今外面的宾客,怕是还不知道这府里草木幽深处,发生过多严重的事情吧。

    邓隐宸哼了声,声音尽量冷下来,“你拖延也没有用,我告诉你,这伤了我的罪魁祸首,我绝不姑息纵容!就算我不派人出城追拿他,也自有别人送他上西天,还真不用麻烦你往西送了。你若有心,就替那戏子准备棺材好了。”

    圣上如今再不肯容柳水云,但到底顾忌太后面子,并没有翻从前的旧帐,而是交待邓隐宸,盯紧了柳水云,他若有一分的不规,就给他渲染到十分,可以当场下手生死不论。

    也就是说,圣上希望柳水云是自己作死的。

    ——然后太后知道了,一气之下捶烂自己的肚子……那就太省事儿了。

    刺杀朝廷命官,这多大件事儿?公事加私怨,邓隐宸会放过他?圣上会放过他?

    也只有武梁,还天真的想替他寻一线生机。

    “你就放过他吧,好不好?你虽然受伤,但到底不重,养养就好了,可他是条命啊。”捏造个理由对付上司很难吗?武梁才不相信邓隐宸干得不娴熟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脸色也尽量无情些,“你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我要替那个戏子出这种力?还是个想对我下杀手的戏子?”

    武梁急,“我不管,你肯定有办法的是不是,求你了好嘛。”

    邓隐宸:……

    朝廷办案!跟她说得很清楚了,还她不管?朝廷办案需要你管吗?

    这是跟他耍整啊还是撒娇啊?可是,那种赖皮劲真是挺让人怀念啊。

    怎么办,这节奏,似乎不是绝交的方向啊。

    正沉默,忽然听到外间有隐隐的人声,是他的人,在木栈桥的那头,声音不低不高,说:“见过侯爷!”

    然后就没声了,应该是被人要求禁言了。

    肯定是程侯爷到了。

    他来得倒快!

    ···

    邓隐宸看了看武梁。

    武梁显然并没有听到,见邓隐宸不语,还以为救柳水云是大事,他需要考虑一下。所以也并没有催他,只是认真的看着他,耐心等着他说话。

    她头发跑出来好几缕垂在脸侧,衣衫上褶皱不多但明显有。不用说,他自己更好不到哪儿去,现在露着膀子,不,露着半截身子给她在那儿裹巴呢。

    这情形,当然不适合让程侯爷看见。

    但是,现在慌慌整装,似乎也已经来不及。到时候穿到一半,满身凌乱欲盖弥彰的被程侯爷看到,更有得他想了。

    怎么办?

    邓隐宸自己,当然是不怕什么的,最多和姓程的绝交,两人甚至两家老死不相往来,也没关系。并且就算要理论,自己今天主要是办公事,理也在他这边。

    说起来,不管是护着柳水云还是现在给他裹伤,错都在武梁身上。

    一个女人,对别的男人个个上心,程向腾有心追究,够她受的了。

    邓隐宸脑筋急转。

    他一直都知道,柳水云能和她走到一起,到现在都能得她怜悯,是因为他们相同的出身。

    她是成功的自己,他象失败的自己,都有她过去的影子。除却情义,除却良善,她潜意识里也许觉得,帮他就是帮自已,帮还地位低下身如浮萍的自己。

    可是程向腾呢,他又比他好到哪里去?就因为他们从前生了儿子,还是因为他真的对她够好,比他对她用心?

    明明并没有。

    再说了,连柳水云都曾正大光明的和她在一起那么久,他为什么就要遮遮掩掩躲在阴暗中?他又没干什么。

    还有这女人,不是一直在我面前那么镇定吗,这下好了,等下你就继续镇定好了。

    所以有那么一瞬,邓隐宸很不想管她。

    想着就这样吧,反正他刚才还想耍脾气,以和她保护距离甚至断了关系的,现在不是更好,他生气还不如看程侯爷生气来得有趣。

    可是,她以后长长的日子,怎么办?

    邓隐宸忽然嗤笑一声,对武梁道:“你求我,你拿什么求?想救人命是要下大本钱的,你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可让我不惜欺君来换他的命?”

    “你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于是最好的朋友能做的事我都做了,可你却不够朋友得很校草制霸录。”他指指自己的肩,“不过没关系,你不当我是朋友我也不生气,因为你知道的,对于你,我也从来就不甘心只做什么朋友。”

    说着他挑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她全身,意味儿明显,“我真心真意待你到今天,一步步看着你跟着这个男人出走,又与那个男人订亲,我告诉你,我后悔得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等着,没有和你实际发生点儿什么。可是你也知道,我邓某人从来不屑于挟迫女人,除非女人心甘情愿。”

    他的语气波澜不惊,却偏偏让人看不出来是玩笑还是认真。

    武梁梗在那里。

    疑惑,话题怎么会拐到这么危险暧昧的地方来的?

    关于这点,武梁其实一点儿担心也没有。如果当初,他不是一路派人护着她,而是对她略施手段,她可能早就为奴为婢,或小妾外室什么的,任他作为得他所愿了。

    他可不是良善之辈,看看他怎么对柳水云的就知道。

    所以那时候他没有揪住她不放,现在他更不会。

    武梁道:“我知道,你帮我太多,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还了。我只能说,如果能救他,只要我有,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若想要我的命,我也答应你。”

    命啊,她都拿命出来说事儿了呀,他该明白的吧。

    邓隐宸冷冷笑,“以命换命啊?够深情。不知道程侯爷若听见了,会不会也很感动。不过,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的人,你给不给?”

    他其实想说的是,我要你的“身”,但到底还是羞于启齿,就临时改了字眼。

    但他知道,武梁能准确领略他的意思。

    邓隐宸的想法里,结果不过两个。

    第一种,武梁使出那有些野有些浑不吝的劲儿,呛他,“好,你要我的身子,你就拿去……”没准还接着宽衣解带什么的……

    当然,这种可能万里出一。

    但邓隐宸想,如果真这样,那真说明她和姓程的,感情糟糕关系差劲。

    要不然,这事儿明明也可以求助程向腾的,何必丧权辱国的在这儿求着他答应呢。

    所以如果真这样,哪怕他们因此退了亲也不可惜不冤枉。

    从此她一个人,可以继续自由自在做她的嘉义夫人。不管最后和他成为什么样的关系,他都会护她一世。

    当然,如果程侯爷听到这样的话,仍毫不介意的接纳她爱护她,他就真的放弃,甘心的。从此不打扰不联系,有事需帮手就帮手,象真正的好朋友。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这女人一咬牙一气恨,指着他一顿臭骂,没准敢捡起地上的剑在他身上再戳个窟窿。

    从此,与孟浪无耻的他绝交断义。

    而程侯爷看到听到,不但今天的事儿可轻松揭过,还从此对她爱护有加……

    这样,很好,挺圆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