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疯子艺术
    夹杂着蓝色光芒的黑烟弹暴风骤雨般朝着“蚁巢”车队砸过去,只听一声金属摩擦地面时发出的嘶吼,最前方的越野车在尘土飞扬里凌空转了180度摔回地面,将顶棚都砸扁了。

    樊狸将视线移到秦子扬身上,此时此刻,这个酷似加拿大摇滚明星艾薇儿的副指挥官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昔日的优雅,也没有充满魅力的微笑,只剩下一种奇特的陌生的恐怖的笑容。见过秦子扬其他家人的实力,他每次都感叹不已,可是这次,他竟然感觉到了恐惧,一种对未知的恐惧。

    想到这,樊狸突然一拉双手将胳膊从秦子扬手中抽出来,眼前由摄灵汇集而成的机枪骤然消失。

    “你干什么!”秦子扬扭头怒视着樊狸。“你想把我们都害死吗?”她指着远处猛冲过来的两辆军车吼道。

    “那是‘蚁巢’的特工,他们不是坏人,你想让他们死吗?”樊狸毫不示弱,对着秦子扬叫道。

    “哦,我懂了。”秦子扬的脸上突然浮现一阵嘲笑。“我们的盗灵人心软了,他开始心疼那些想要宰了他的杀手,他开始心疼像蓝帕这样残忍的、草菅人命的混蛋了!”秦子扬突然挥动手掌,朝着樊狸的脸上狠狠抽了一下,樊狸被打得火冒金星,刚才那股斗气瞬间消失,他瞪着眼睛瞅着气势凌驾于自己百倍的秦子扬,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跟上来了!子扬!”玛莎的声音打算了秦子扬和樊狸之间的战斗。秦子扬朝着窗户外面看去,两辆汽车距离自己已经不到十米,她甚至看到有人摇下玻璃,伸处漆黑的枪管。

    “不管了,用实弹!”秦子扬对着熊猫吼道。

    熊猫很麻利,打开车门对着身后就是两枪,迫使后面的枪管伸回去。玛莎不知按了什么按钮,车子顶棚又一次向着两旁裂开,她的座位升上去,用脚踩着方向盘控制车子。她猛地转身,抬着狙击枪对着身后最近的车子就是一枪,子弹打爆了轮胎,对方很快还击,樊狸看到玛莎灵敏地向右微微一侧,肩膀擦过一阵鲜红,同时她以最快的速度扣动扳机,击中另一辆车子里的驾驶员的心脏,两辆车子瞬间被废掉。

    “该死!”秦子扬一把扯下车座后面的靠枕,对着樊狸就是一阵猛抽。

    “要不是你个自作多情的玩意,玛莎怎么会受伤!”

    樊狸一边用手护住自己,一边看着熊猫给继续开车的玛莎包扎肩膀。

    “我哪知道……”

    “你知道个屁!你才在‘蚁巢’呆几天,你都不知道他们这群人背后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秦子扬放下手中的靠枕,抱在胸前。“哼,这群人日夜守卫着肮脏的秘密,有很多很多像魔能一样的秘密,他们会不惜任何代价让秘密永远沉睡下去。你太天真了,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情怀。”

    “那你呢?你不也是动了杀机?”

    “雨凝杀了那么多人,也救了那么多人。你要知道,我们和你不一样,我们的身上已经不那么干净了。”秦子扬瞅着窗外。“天黑之后,熊猫换玛莎的班。”

    “可是……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底线在哪?曾经我学习盗灵之术的时候,爷爷告诉我们盗灵人的底线就是人间的贪欲,也就是那些金银财宝可以唤醒的**。”樊狸一脸认真看着秦子扬。这回,秦子扬竟然神经质地笑了,露出那两颗小虎牙,而且笑得很嘲讽,好像在嘲笑自己的幼稚天真。

    “樊狸,尽管我不想承认,但是你仍旧是个单纯的人。你……不懂这样的平衡,沙克·格瑞、贾斯丁、金克·基德、克拉姆·杨……他们都曾是帮蓝帕打天下的兄弟,他们一起为蓝帕开启了‘蛋壳计划’,企图用‘蚁巢’这样的军事基地保卫人类的安全,可是他们都背负着罪名与骂名,最后不堪负重、告老还乡,他们是蓝帕的第一批亲信,而我们七个,算是第二批吧。熊猫,给我一支雪茄。”

    秦子扬接过熊猫递过来的雪茄,因为走在凹凸不平的土路上,车子微微颤抖一阵,子扬点了两次才将雪茄点着。她深吸一口,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她吐出烟雾,那仍然是带着黑色魔能的烟雾。

    她接着说:“你以为,我们会像你学习盗灵之术或是下墓一样简单?你们和死人打交道,我们和活人打交道,死人再怎么折腾也活不了,而活人早晚要死的,这些你都看不开,就别想去碰那些秘密。”

    “我爷爷是不是也是……”樊狸看着秦子扬,而子扬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点点头。

    “你爷爷本是一位学者,但是碰到了一个学者不该碰到的东西,然后堕入其中不能自拔,他必将背负一种责任,这样的责任源于一个正常的动机,和一个不成熟的计划。”

    “就是你所说的蛋壳计划?”

    “蛋壳易碎,却是鸡蛋的最佳保护者。蓝帕想让魔能成为人类的守护神,可是他的想法要比你天真,因为人类的精神境界还没有进化到可以驾驭魔能的地步。魔能的出现,只能引发战争。爱因斯坦、诺贝尔……他们的初衷都是造福人类,但是结果呢?而我,宁愿成为阻挡计划的杀人犯,也不愿成为铸成大错的千古罪人。”

    樊狸安静了,他不想再询问秦子扬有关爷爷的事情,对他而言,世界太大,知识太多,他承接不住。他脑中的魔能不过是一些可以模拟他物的力量,和叶雨凝的风能和潘明月的冰冻一样,是纯粹的武器。可是在秦子扬眼中,魔能就是地狱,他暂且用地狱来形容秦子扬眼中的魔能,因为他从没有见过地狱。

    他看着秦子扬的侧脸,她每次吐出香浓的烟雾,烟雾中总会带着浓浓的黑烟,如果樊狸没有猜错的话,那些就是魔能。从她嘴巴里,从她的伤口里喷发出来的黑烟,就是蓝帕渴望得到的王牌武器。樊狸不敢去问秦子扬和魔能之间的关系,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是问了,秦子扬也不会轻易说出,这对她而言是痛苦,对自己而言是灾难,这看似无所不能的黑色烟雾,却硬生生毁掉了七个女孩的正常生活,也活生生拆散了一个本该美满的家庭。

    汽车朝着西南方向驶去,因为叶雨凝的变态设计,他们一直根据玛莎的导航图在草滩上狂奔,身后已经没有了追兵的影子,车内的气氛也随着秦子扬的安静而变成了死寂。大约走了三个小时,玛莎一转方向盘,车子朝着一头剧烈倾斜下去,走上了柏油路,朝着一所加油站驶去。

    在加油站停下,熊猫下车加油,秦子扬捏着刚刚拿出来的雪茄直发呆。樊狸计算着,短短的三个小时,她已经吸完了三根雪茄,若不是到了加油站,这第四根恐怕也要叼在嘴里。

    不过子扬最终将雪茄塞进烟盒,扭头看着瞅着雪茄盒的樊狸。

    “来一根?”她笑道,樊狸摇头,她又笑。

    “你很可爱,对你而言,我们是不是就像一些……邪恶的大姐姐一样。”

    “对我而言,你们是一群战士,而你是个复杂的战士。我现在有个问题,我们离开了,马乔那边又该怎么办,你就不担心妮丝娜的安全吗?”

    “你的问题还真多,十万个为什么啊!”秦子扬话中略带烦躁之意,她靠在椅子上,舔了舔嘴唇,最终还是开口了。

    “研究魔能让我找到了一个纵横自然界久经不衰的定理,那就是平衡。平衡是个博大精深的问题,宇宙,我的世界,甚至草原上的一草一虫,都逃不过各自的平衡。所以我相信,妮丝娜是个好人,她会安全的。”

    “你还真是迷信。”

    “这不是迷信,这是科学,所有的迷信都是科学,只是人类的知识有限罢了,不过有时候我也不喜欢把任何事情都搞得很清楚,毕竟人们还需要神话和寓言,这些都是精神食粮,都是动力,而科学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显得干巴巴的了,不是科学不好,而是科学和神话各自有恰到好处的地方。”

    “你话中有话啊。”

    “我从来就是这样,想什么就说什么,大胆随意,不受拘束。”

    熊猫走进车内,玛莎一踩油门,旅途又开始了。

    “我还有一个疑问,你到底和蓝帕斗了多少年?”

    “我没和蓝帕斗,我一直在和自己斗。从歌手到研究员,最后成为幕后主使,这样的斗争我一直没有停息过。我也承认,蓝帕的初衷很好,只是过程有些极端。他是个很有激情的斗士,而我们几个人累了,不想陪他玩了。”

    秦子扬将烟盒递给熊猫,熊猫将烟盒放进车厢内,樊狸瞥见车厢里还有一把漆黑的手枪。因为走在公路上,没有汽车卷起的尘土,秦子扬便打开窗户,任狂风吹舞她那微黄的直发。她时而望着外面的景色发呆,时而闭上双眼享受着大风。

    “对了,樊狸,我想听听,在你这样的人的眼中,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在我眼中?”樊狸看着秦子扬充满期待的目光和微微上扬的嘴角,他们大约就这样僵持了几秒,秦子扬扭头又瞅着窗外,这时樊狸开口了。

    “舞媚焱的好人缘,谢凌的狠和直,玛莎好枪法,潘明月的贵与雅。其实和我接触最多的是倪梓琼,她就像知心大姐一样,很亲切,聪明却不像潘明月一样高高在上。雨凝呢……她是个美女这毋庸置疑,我对她的感觉就是爱,我爱她,希望她能够找到自己的自由,而且我觉得她渴望那种自由,她不喜欢绞尽脑汁去算计谁,她就喜欢安安静静炒个菜、唱首歌之类的。而您,您是给我印象最深刻,性格也是最古怪的。对我而言,你虽然这长着一张艾薇儿的脸,可是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听到这,秦子扬发出一声笑。

    “我不过是个搞艺术的,没必要把我说成疯子吧。”

    “你又不是没见过马乔的杰作,有时候。艺术会将人逼成疯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