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欢快的舞蹈
    一点钟,外面石缝里面的蛐蛐唱起了歌,他们从酒吧走出来,望着静悄悄的马路和漆黑一片的天空。

    秦子扬将妮丝娜送到她的朋友家,就跳上樊狸的越野车。他的这辆车,是来到青城买的二手货,其实他完全可以通知熊猫,让他派人给送一辆过来,就像舞媚焱一样,只是他这人一向不喜欢麻烦人,尤其是帮了自己不少次的熊猫大哥。

    秦子扬不想让妮丝娜参与“蚁巢”和魔能之间的复杂往事,樊狸懂得,这个梳着脏辫的纹身女孩,就是秦子扬的整个世界,她已经失去了一手创造的家,只能在血缘上寻找安慰了。

    按照秦子扬的建议,他们来到一家五星级宾馆。面对着一晚上千的价格,樊狸和珈蓝都觉得不妥。但是秦子扬却小卡一刷,毫不在意。她对樊狸讲,自从离开“蚁巢”后,自己缺的是情怀,而不是金钱,这些年自己赚了不少钱,离开“蚁巢”后蓝帕又给了她一笔生活费,她这样的人,可能随时随刻就要迎接死亡,留着那么多钱干什么。

    珈蓝和秦子扬住在一起,樊狸自己一个屋。一进门,樊狸就觉得视野开阔,景色奢华。他不懂酒店,对他而言四星级酒店和五星级没什么区别,只要看上去干净点的,用品全一点的,对他而言就足够了。他躺在舒服的床上打开电视,这电视的屏幕够大,都快赶上电影院里面的情侣套间里的屏幕了。

    这个时间秦子扬和珈蓝应该都睡了,按照珈蓝那冷冰冰的和子扬女王般的性格,她们之间肯定没有什么交流,一定都盼着今晚快点度过。樊狸抬头望着墙壁,他想到萧云和萧晓,他自离开迷城就没有见过他们,他也找不到褚江河。后来他拖熊猫查询到了汪高飞的位置,发现他因为上次的变故导致精神有些失常,因为他的哥哥和父亲都死在了迷城一劫中,他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直接进了精神病院。

    唉,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或是自己处在正常的世界。那个世界里自己不再是盗灵人,一样会在飞机上遇到美丽的叶雨凝,他们之间肯定会有一段甜蜜的爱情故事……

    “咚咚咚!”

    樊狸瞪着房门发呆,直到传来秦子扬的声音。

    “喂,樊狸,睡了吗?”她的声音很小。

    樊狸赶忙走过去打开门,秦子扬走进他的房间,坐在另一张床上。

    “你那位朋友睡得真快,躺到床上刚刚几分钟就睡着了。”

    “可能是她太累了吧,那你呢?这么晚了,你不累吗?”

    秦子扬低着头玩着自己的头发,摇摇头。

    “我睡不着,最近经历了太多事情,就在你来之前,我还进了医院呢,唉……不说了,都是痛苦的事情。”秦子扬向后一靠,躺在床上。

    “其实我也毫无睡意,迷城一劫之后,我们就离开迷城进行环球旅行,后来接到了‘蚁巢’的通知,说是在迷城找到了叶雨凝的老巢才回国,再后来,就是遇到倪梓琼的事情。”

    “你是个好人。”秦子扬双手放在脑后,不顾鞋底的肮脏直接将脚放在床单上。

    “怎么说?”樊狸没听懂她话里面的意思。

    “你的眼神很纯洁,就像一张纸,洁白无瑕,很干净。我这么说你可能还是不懂,雨凝的眼中带着抹杀不去的自卑,明月的眼中带着命令,而舞媚焱,总是一副妥协的样子,这回你懂了吧。”

    “我是个盗灵人,从小就被教导要视金钱为粪土,可能是这个原因。我初中就辍学了,之后完全把注意放在盗灵之术的学习上,再后来,就去迷城开了一家爬虫店。”

    “不错,你错过了扼杀梦想的大好时机,哈哈,对了,我听过迷城被毁的消息,那你怎么处理那些爬虫的?”

    “都……死了,唉,当时我走得急,没料到前脚踏出店面,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这个结果,可惜了那些生命。”

    秦子扬点点头。她突然坐起来,挠了挠脑袋,然后弯腰脱下鞋子,完好的右腿一瞪,敏捷地跳到樊狸的床上,半跪在他面前。

    “你这是……”

    “嘘!”秦子扬将樊狸推倒,两人面对面看着对方,如此近的距离,樊狸都能听到秦子扬的心跳。

    “闭上眼,享受着那段美妙的音乐,来吧,放松……”

    第二天,樊狸被一阵连续的敲门声吵醒,他瞅着酒店里漆黑的窗帘发呆,直到外面传来珈蓝的声音。

    “干什么呢?”

    樊狸瞟了一眼手表,发现已经八点半了,昨天弄得太累,他竟然连表铃都没听见。他正想从床上爬起来给珈蓝开门,卫生间传来一阵嘈杂声,裹着浴布的秦子扬走到门边上,给珈蓝打开门。

    看到秦子扬这个样子,珈蓝微微一愣。

    “又有一个女孩死了,在东郊。”珈蓝对秦子扬说道。

    “行,你去楼下大厅等我们十分钟。”

    关上门,秦子扬走到樊狸面前,坐在床上背对着他。樊狸看着秦子扬直发呆,直到她当着樊狸的面脱下浴袍,对着他露出后背,这一瞬间,樊狸只觉得大脑之中传来一阵微弱的金属摩擦声,很细碎,很幽怨,并且渐渐远去。

    “我知道你看到后会很惊奇,所以昨晚我才关掉灯。”秦子扬的声音传来。“你爷爷研究九尾咒灵这么多年,本该保持和你一样的纯洁,可是自从见到我就变得浮躁,或许就是这九尾咒灵的缘故吧,它是艺术,更是精神寄托,看到它的人似乎多多少少受到点影响。”

    “马乔也是?”

    “你想的没错。马乔是妮丝娜的男友,前几天我想洗掉这纹身,就找到马乔,我想是他看到了我的纹身。”

    樊狸想说,子扬背上的九尾咒灵实在是……太完美了,他目不转睛看着它,觉得从未有过什么东西像眼前的九尾咒灵一样让他痴迷,直到秦子扬穿上T恤,他才觉得一股恼火涌上心头,一种冲动传到大脑,他很想扑过去将子扬扑倒,然后将她的九尾咒灵撕下来吃掉。

    “你怎么了?”秦子扬在樊狸面前摆摆手。“小子,穿衣服吧,你那朋友等急了。”

    十分钟后,他们出现在大厅,珈蓝单手提着背包站在门口,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樊狸,盯得他全身火辣辣的热。

    “呵,没看出来,她喜欢你,看来昨晚我们的声音太大了,让她听到了。”秦子扬凑到樊狸耳边低声说道。

    樊狸只想说,那珈蓝可是受过幽都影响的人,就算这五星级酒店的隔音再好,她也能多少听见一些,况且秦子扬昨晚这么明目张胆走进樊狸屋子里,那个时候,想要干什么傻子都能想到。

    “她……是我前女友。”

    “喔?那可有意思了。”秦子扬的眼里透露着几分冲动。

    他们走出酒店,樊狸先上了越野车,珈蓝伸手去拽副驾驶的门,只觉得秦子扬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头。

    “放心吧,我们昨晚只是玩玩,我对他没有感情。”

    “他之前还没和女人睡过觉,你是第一个。”珈蓝无奈一笑。“你觉得我在乎他吗?”

    “那我管不着。”秦子扬跳上后座,拿出电话。

    “封锁现场,等我们过去,一定不要让外人看到他的纹身。”

    “原来你早就知道今天会出事。”珈蓝回头瞪着秦子扬。“你是不是觉得这案子不重要,人的命也不重要?”

    秦子扬望着珈蓝,不自然地咧开嘴一笑。

    “你好像对我很有敌意啊,是不是昨晚真的让你听到了一些……美妙的乐曲……”秦子扬刚刚说完,珈蓝一把刀已经架到她的脖子上。

    “珈蓝,你别冲动!”樊狸转身看着后座,发现秦子扬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样子,还微笑着看着珈蓝。樊狸将珈蓝拉回到座位上,珈蓝打开窗子看着外面,手里还紧握着腰刀,而后面的秦子扬低头玩着手机,一副悠闲的样子。

    来到东郊,远远就能看到一些警车,那两个特工站在路边为秦子扬开门。

    “臭**一个,还有这样的待遇。”看着秦子扬站在街边和那两个特工耳语,珈蓝坐在车内骂道。

    “行了,我们干正事吧。”樊狸看着珈蓝那一副铁板烧的表情说道。

    “你还知道干正事,昨晚那三个小时干什么了?”

    “我的大小姐,下车吧。”这回是秦子扬的声音从珈蓝耳边传来。

    “滚开,再靠近我,我就对你不客气。”

    秦子扬撤开副驾驶的位子,举着双手对着樊狸直乐。

    “你不是说,不让警察干预这件事情吗?”在特工的带领下,他们朝着东郊一个小区走去,樊狸在秦子扬耳边小声问道。

    “他们是我们的人,‘蚁巢’的人遍布整个世界,大到呼风唤雨的政客,小到清扫厕所的清洁工。”秦子扬一抬头,一只苍蝇停在手背上,她望着丑陋的小生物竟然不嫌恶心,反而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它。那苍蝇在她手背转了两圈,然后飞走了。

    走进凶杀现场,映入眼帘的是干净整洁的屋子,一个女孩趴在床上,和之前的被害人差不多,后背裹着保鲜膜,脸朝下,没死多长时间。

    秦子扬接过特工递来的文件,匆匆翻了翻。

    “两个小时前死的,看来我们来的有点早啊。”秦子扬将文件扔在床上,走到尸体面前,和樊狸一起看着她后背上的纹身。

    那是一团红色的火苗,火苗的上方是一只漆黑的眼镜蛇在舞蹈,眼镜蛇张开嘴巴,露出鲜红的蛇信子,看上去像是在嘲讽瞧它的人。

    “恕我直言,既然‘蚁巢’是无所不能的保护组织,那么想要抓一个凶犯应该是得心应手,为何他还有机会逃离现场呢?”樊狸盯着秦子扬,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早上时候的妩媚,取而代之的是犀利,她如同老鹰般看着自己,那副强硬和昨晚就是天壤之别。

    “对方很聪明,聪明至极,况且……‘蚁巢’已经老了,不中用了,没有多少兵力供我调遣。”

    “我看是你的原因吧,秦子扬。”珈蓝闪到子扬面前,直勾勾盯着她。“我觉得一切都是你在作怪。”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