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狭路相逢
    “秦子扬是个什么人你并不清楚,就像你觉得足够了解叶雨凝的时候,却眼看着她将‘蚁巢’搅得天翻地覆。不过好在秦子扬并非是‘伪装大师’,她很张扬自己所想的,不拘束自己的所做的。在非洲动物保护区,她曾开着越野车抱着MG4机枪将偷猎者的车子打到爆炸;在公海进行反捕鲸示威的时候,差点因为看不惯岛国偷猎者的态度,扛着火箭炮就要扣下扳机;在新疆旅游的时候,曾经因为看不惯私踩天山雪莲的做法,将恶徒倒挂在山顶,只求一个道歉。见到秦子扬的时候,不要当着她的面说哪的野味好吃,否则你会受到残酷的打击,当然对她也要说实话,毕竟她是更够驾驭叶雨凝的人,是真是假一眼就看得出。”

    对于“蚁巢”的特工,找到一个将火的酒吧歌手并不难。樊狸挂掉熊猫的电话,同珈蓝从妮丝娜的纹身店走出来。熊猫口中的秦子扬,是个类似于烈性蒙古马的狠角色,可能就是因为生在草原,天生的豁达让她能够唤起慈悲,天生的自由也让她无法忍受无礼的拘束。樊狸查过秦子扬的资料,她是个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兼富一代,除了资助一些非盈利反虐杀动物的活动外,还在内蒙古建立了一座私立小学,模仿国外优质的教育方式高薪聘请教师,只可惜后来秦子扬受到“蚁巢”投资商的打击,按照计划被迫离开“蚁巢”,那座小学就归到蓝帕名下。

    白纸黑字都是死的,樊狸脑中的秦子扬,是叶雨凝口中的神和倪梓琼嘴里的斗士,可是珈蓝还是提醒樊狸,秦子扬已经经历了一次较大的变故,无论是在原则上还是精神上都有可能发生改变,可是樊狸却不这么认为,他想,如果连秦子扬都无法坚持自己的信仰,那么信仰就真的在这个快餐世界里名存实亡了。

    手机响了,已经查到妮丝娜的位置。樊狸望着手机里面的信息发呆,如此庞大的机构轻而易举就能获取任何一个人的位置,那么过去的二十几年里,是不是自己都活在“蚁巢”的监视阴影下呢?

    “你想什么呢?”看着迟迟没有开车的樊狸,珈蓝问道。

    “没什么,走吧。”

    妮丝娜住在附近的小区,对于一个拥有两家知名纹身店和一家LiveHouse的女老板而言,她的家似乎有点袖珍了。刚刚获得消息,妮丝娜正是秦子扬的表妹,虽然秦子扬在名义上已经和家里人断绝了来往,可是对于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妹妹,她还是很照顾的。

    走近她们的家门,就听见里面一阵吵闹,还有砸东西的声音。樊狸和珈蓝对视一眼,珈蓝点点头,下意识向着腰间的短刀摸去,樊狸赶紧抓住她的手。

    “物极必反啊,对于秦子扬这样的人,最大的良药就是……放松。”樊狸对着她一笑,然后原地跳了跳,敲了敲门。

    “谁?”里面传来一声凶狠的回答。

    “一个……你本该见过却还没见过的朋友……樊狸。”樊狸回答道。

    “樊狸?这世界里性樊的是不是都会找上门来?”

    门被狠狠拉开,展现在樊狸面前的果然是那一张明星脸,瞧那高挺的鼻梁和凹陷下去的眼睛,还有白皙的皮肤和微微上翘的嘴角,配合上一头微黄的摇滚直发,不是秦子扬又是谁!

    “哇,都说你长得像艾薇儿,我以为是你平时故意化妆的缘故,没想到素颜都长得这么像!”樊狸情不自禁感叹道。

    “你是‘蚁巢’的人?”

    “你从哪看出来的?”

    “对你我看不出来,对她,我一看就是‘蚁巢’的人。”秦子扬上下打量着珈蓝,微微点点头。“不错的小妞,挺朋克的,那蜈蚣辫不错。”

    秦子扬撤开身子,给樊狸和珈蓝让出一条路,樊狸和珈蓝走进屋子,眼前的混乱引入眼帘,碎裂的茶几使得樊狸不由地颤了颤眼皮,只觉得此时的气氛不对。

    他看见一位梳着脏辫的女孩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茶具,将杯子递给樊狸和珈蓝,然后给他们倒上茶水。

    “你就是妮丝娜?”樊狸问道,她点点头,将茶壶放在脚下就坐在秦子扬旁边。樊狸发现那茶壶就像一条鱼一般,肥胖肥胖的,眼睛很小,尾巴像条蛇一样,总觉得在哪见过。

    “蓝帕派你们来干什么?”秦子扬抽出妮丝娜的伸缩棍玩弄着,一副随时都要冲上来的样子。

    “其实我……是个散人,我前些日子才加入‘蚁巢’的,我认识你的家人们,比如舞媚焱、谢凌、倪梓琼和潘明月,当然还有叶雨凝,在雨凝口中,你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雨凝?明月?”秦子扬突然举起伸缩棍冲着樊狸,珈蓝的手也很快,抽出腰刀就握在手里。

    “别和我套近乎,我的家早就没了,我没有家人。”秦子扬似乎没有在意珈蓝手中的刀,她放下伸缩棍继续玩弄。

    “潘明月没死,这是你和蓝帕演得戏,可是叶雨凝也没有死,她被倪梓琼救下了。雨凝筹备了一年的时间想要救出你,她把‘蚁巢’弄得千穿百孔,可是最终没有看到你的身影。”

    “雨凝还活着?”秦子扬的脸上没有因为“蚁巢”的损失而表现出愉悦之意,倒是叶雨凝的存活令她很感兴趣。

    “没错,她还活着。在计划失败后,我劝她离开了,她和你们不一样,她本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活。”

    “可是她的家呢?你为何不带她来找我!”秦子扬站起身怒视着樊狸,鼻孔突然喷出两缕淡淡的黑烟,让樊狸和珈蓝不由微微一颤。

    “她……有自己的家了,她和你一样,帮助了一些走到谷底的女孩,帮助她们获得新生,她们被称为女警大军,本来是为了救出你而招募的武器,可是日久生情,雨凝已经把她们当成了家人。我想你比我懂,雨凝这样一个人比谁都渴望家的存在。”

    秦子扬点了点头,放下手的伸缩棍,捂着头一阵颤抖。

    “那就好,那就好,让她永远离开‘蚁巢’,永远离开我这个不称职的头儿。”

    “你也不要悲伤,雨凝发动对‘蚁巢’的攻击,也让舞媚焱和谢凌获得了生活的希望,对了,听说你和倪梓琼是对头?”

    “对头?哼,死对手!”秦子扬抬头瞅着樊狸。“很诧异吧,以前我们还想过要一起开演唱会的。”

    “倪梓琼帮了雨凝不少,如果不是她,雨凝早就死了,我看这怨气就此消了吧。”

    “哈哈哈哈哈!”秦子扬突然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令旁边的妮丝娜都觉得奇怪。“你是来当老好人的吗?对我家的事情,我们自己有主见的,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指指点点,说吧,你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主要原因,我们得知你在Half-mountain下埋了东西,那是你的研究成果,你……”秦子扬突然扑过来一拳将樊狸打倒在地,珈蓝没抓刀的手啪得将她的拳头握住,只觉得一股力量推着她向后撤整个沙发移动了半米远。

    “你听我们把话说完!”珈蓝对着秦子扬吼道。“我们知道蓝帕想要你的研究成果,可是我们不是蓝帕的人,樊狸是为了雨凝才淌这趟浑水,雨凝为了救你,找到了你的研究基地,利用魔能制造机器,他只想搞清楚魔能的秘密,还有他爷爷的下落。”

    “爷爷?”秦子扬收回拳头,望着被珈蓝拉起来的樊狸,刚刚那一拳正中鼻头,打得樊狸大脑翁翁直响。

    “我懂了,我懂了!你爷爷就是那个老东西樊猊对吧,你们这些盗灵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秦子扬在沙发上坐下来,樊狸只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很熟悉。

    “我爷爷确实是樊猊,我也知道你十分恨他,说实话,他把我搞得也很迷糊,我觉得这里面有着一个更大的阴谋,所以才答应蓝帕来找你,毕竟在雨凝眼中,你是个……好人。”

    秦子扬的表情突然变了,她扬起嘴角,坏笑着看着樊狸。

    “你爱上雨凝了,可是她的心里接受不了别人,对吗?”

    樊狸苦笑着点点头。

    “没错,有一段日子我心里很不顺,总是感觉被包在一场阴谋之中,是叶雨凝用歌声帮我缓解压力,通过她的歌声我还发现,她是一个可怜的人。”

    “其实魔能这个研究成果被蓝帕发现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玩意就是潘多拉盒子,弄不好就会引火烧身,比核弹还要恐怖,所以蓝帕这老东西不会擅自开启研究魔能的项目,因此当我离开后,他也就暂停了这个项目。对于你爷爷……哼,我只能负责地告诉你,他是个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秦子扬说着脱下自己的假腿在樊狸面前晃了晃,樊狸和珈蓝都瞪大眼睛瞅着她的腿。

    “不会是我爷爷他……”

    “没错。”秦子扬对着樊狸点点头。“你爷爷是九尾咒灵的主要研究者,他为了研究成果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因为他的血腥研究,我的大脑出了毛病,记忆力出现了问题,时不时还会剧痛,而我的小腿,干脆就给锯掉拿去做研究了,要不是蓝帕阻止的及时,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从实验室里走出来。”

    听到子扬一番话,樊狸沉默了,他记忆中和蔼可亲的爷爷怎么会是如此灭绝人性的刽子手,如果秦子扬说得都是真的,他真的很想去见见爷爷,看看他还是不是曾经那么干净。

    “那么第二个原因呢?”秦子扬问道。

    “哦,我都忘了。”樊狸拿出手机,里面是一份报告的扫描版,他将这玩意递给子扬。“今天早上发现一个女孩的尸体,大约二十三四的样子,她很漂亮,被朋友发现死在家中,**着身上,而且没有性侵的痕迹,但是她的后背上……”

    “九尾咒灵……”秦子扬抓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着,一阵阵黑烟从她的鼻子里喷出来,她疯狂地摇着头,然后抬起头看着妮丝娜,此时妮丝娜的眼神告诉她,她已经明白自己所想的。

    “马乔……”妮丝娜恶狠狠地说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