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九尾
    她突然看不到妮丝娜的影子,眼前一片黑暗笼罩了整个世界。她低头发现手中依然是妮丝娜的画册,只是九尾咒灵突然活生生地跳了出来,巨大的白狐摇摆着九条洁白的尾巴站在自己的面前,黑烟从它的口鼻处冒出,汇集成两只漆黑的大蝎子,它们朝着自己爬过来,在自己脚下俯下身子。秦子扬觉得大脑开始剧烈疼痛,好像有一只蜈蚣钻进了自己的脑子里,疯狂啃食着脑仁。她捂着头一步步后退,一转身却看到一张漆黑的手术床,旁边是一群举着针管的医生,他们将针管刺进床上某人的腿部,粗大的针管疯狂吮吸着此人的血液,然后一人竟然拿起一把骨锯,照着它的腿部就挥过去。

    “啊!”秦子扬发出一声嘶吼,她的双眼喷出浓浓的黑烟将一切事物驱散,眼前出现了一片大草原,她觉得浑身无力,双腿支撑不住身体,整个人趴在草地上。这时天空中传来秃鹫的叫声,她转身看着天空,落下来的却是鹰,它停在自己的肩头,肩头却没有传来剧痛。

    此时眼前是蓝天白云,比起刚才的景色好了不少,她深呼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时一位微笑的孩童出现在眼前,他拿着一杯盛着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俯视着狼狈的自己,一饮而尽里面的液体。

    “你是谁啊,我这是在哪?”秦子扬问道,男孩摇了摇头,没说话,一只手将她拉起来,另一只手当空一转,一杯红酒在手,将它递给子扬。

    子扬一口喝下,只觉得大脑里面的疼痛减弱了不少。

    “我叫伏雷得姆,你叫秦子扬。”

    “伏雷得姆……freedom,自由吗?”

    “没错。”他点点头。“我喜欢帮助半只脚踏进黑暗中的人,以此为快。”

    “你喜欢当英雄?”秦子扬不屑一笑,将酒杯扔到草地上,酒杯落在草地上就消失不见了。

    “不,我喜欢当老天爷。”

    “左右人们的命运?”秦子扬扭头一脸嫌弃看着他。

    “不,看着人们选择自己的命运。”男孩又一次微笑道。“人生就是一步棋,和谁下,怎么下,是你自己的选择,而每一步对你的人生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所以不要因为这一颗棋子而毁了整个棋局。”

    “我不喜欢你的话。”秦子扬摇了摇头。

    “没关系,我会等到你喜欢的时候。”伏雷得姆的声音渐渐淡去,眼前的草原和天空也都消失了,妮丝娜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一脸焦急的样子。

    “我怎么了?”秦子扬双手拄着头,大脑依然隐隐作痛。妮丝娜没说什么,就是往前面看了看,秦子扬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看到冒着青烟的茶几,茶几有一半都被烧黑了,可是却不见火光,子扬猜测应该是腐蚀了吧。

    妮丝娜给子扬塞了一面镜子,子扬匆匆瞥了一眼,两行黑物从眼睛处留下来,凝固在脸蛋上,好似花了的烟熏妆一样。

    “都是叫这九尾咒灵给害的,这玩意不是什么善类,那些人只觉得它帅,可是从没体会到它到底能把一个人害成什么样。”秦子扬取下自己的假肢,妮丝娜看到后不由地捂住嘴巴。

    “那地方的人想要研究我的能力,他们起初以为是血液,后来又觉得是我体内的微量元素,最后直接锯掉了我的半只腿,哼。”秦子扬发出自嘲的笑声。“无知的人,太无知了。”

    “蓝帕容忍他们这样摧残你的身体?”

    “他当然不允许,可是他的权力名存实亡,那地方也不是正经人呆的地方,于是他就给了我一笔散伙费,把我赶走了。”

    “唉,小时候就知道你与众不同,周围的孩子都觉得你是个异类,能够亲近昆虫,觉得很帅气,可如今看到你被折磨地死去活来,真的有点……唉。”妮丝娜坐到秦子扬身边,低头看着被腐蚀的桌面。“这算是副作用吗?”

    “算是吧,你还记得玛莎吗?她小时候给打了药,后来过度敏感,成为军队里面最出色的狙击手,但是她因此失去了睡眠,像我们这样的人,被自己的能力折磨的都快疯掉了。”

    “我明天就把九尾咒灵下架。”妮丝娜合上画册。

    “没关系,我这个毛病就算是没有九尾咒灵一样会犯的,这就是我为何不再唱摇滚的原因,民谣对我而言很舒缓,很沧桑,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故事,这样的调子可以让我觉得愉快,让我忘记一些痛苦的事情。”秦子扬站起身,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四根铁指甲放在妮丝娜面前。

    “蓝帕给你的礼物?”

    “挺聪明的。”秦子扬点点头。

    “不是我聪明,除了‘蚁巢’,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制造出如此精密的高科技了。”妮丝娜拿起一根仔细看着。“还真是尖端科技中心,什么都能够造出来,说实话,蓝帕对你很够意思了,就剩下你了。”

    “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妮丝娜将铁指甲扔给子扬。“你没钱,蓝帕给你钱;你没有吉他手,蓝帕给你创造条件让你自己弹吉他;你的腿坏了,他给你配了仿真腿,但是这只是皮面上的东西,剩下的只能你自己去释怀了。”

    “我正在试着……去释怀这些,你也看到了,我身体有点毛病。”秦子扬指着桌面上的腐蚀处,不好意思地对着妮丝娜一笑。

    “扯淡,今天晚上和我去趟LiveHouse,有个小乐队要来,带你去感受下灵魂的呐喊。”

    九点钟,上班回来的妮丝娜将路虎车的喇叭按得直响。穿着短裤和简单的T恤,秦子扬跳上她的越野车一路狂奔来到一座名为“赤那”的LiveHouse。这个时间点,已经能够听见里面震天的音乐声,望着褐色的门面,听着里面架子鼓震天,秦子扬直发愣。

    “你发什么呆呢。”妮丝娜停好车后看见僵在原地的秦子扬,拉着她走进LiveHouse,门口的检票员对着妮丝娜点点头。

    “娜姐来了。”他问候道,没有注意到妮丝娜身边这位。

    走进“赤那”,秦子扬立刻就觉得摇滚乐震耳欲聋,瞬间就像是来到了战场,她被周围眼花缭乱的灯光刺得一整迷糊,眼前出现了硝烟,无数军人和她擦肩而过,前方是炮火轰鸣,后方是敌旗乱舞,周围一片混乱。这时一只手伸过来将她拉到一边,周围立刻清静了不少。

    “你没事吧你,我打个招呼的功夫你就不知跑到哪去了。”妮丝娜将秦子扬拉到吧台处,她被震得快吐了,两只手扶着吧台干呕一阵。

    “你怎么啦?”妮丝娜看着秦子扬的异样无奈地和吧台小伙对视了一眼。

    “没事没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进来就不知所措,心里慌得很。”秦子扬摇了摇头,拿起一旁的鸡尾酒就灌了一大口,好像有了这一口酒,她就精神百倍一样。

    “娜姐,您朋友是第一次来吧。”小伙对着妮丝娜笑道。秦子扬只听到头顶一股娘们腔,差点把刚刚喝进去的酒吐出来。她抬起头看着正前方,果然是一位皮肤白嫩的小鲜肉,瞧他那副黄毛耳钉样,秦子扬真想跳过去给他一拳头。

    “呦,这个不是……”看清秦子扬的脸,那小伙指着秦子扬顿时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他看了看妮丝娜,她对着他点点头。

    “小黄,你猜对了。”妮丝娜也拿起一瓶鸡尾酒。

    “不会吧,她真的是前些日子打架的那个?”小黄压低声音。

    “打架?”妮丝娜转向秦子扬。“没想到你还有这种事。”

    “二十三乐队的虎头,王八蛋一个。”秦子扬坐在吧台座位上说道,她环视一圈后转向妮丝娜。“你们这地方座位就这么几个?”

    “这可是LiveHouse

    ,本来就不设座位的,就吧台这边几个座位,还有东面几个靠边的。

    “那一般来这里玩的都有什么人?”秦子扬凑到妮丝娜耳边。“是不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妈呀,瞧你这说的,医生、公务员、纹身师什么的都有,这个社会,穿上一层皮是一个人,脱下这层皮就是另外一个人了。”妮丝娜转过身靠着吧台。“那个就是我的男友。”她指着站在靠前处一个皮夹克男,此时他正在和人手拉手踩着拍子。

    妮丝娜说完就飞一般扎入人群,朝着他的方向跑过去。她跳到那男子的后背上,他回过头表现出一阵惊讶之情,然而一把抓着妮丝娜的后脑就开始……秦子扬忙扭过头继续喝酒,她印象里的妮丝娜对爱情方面没有任何兴趣,她印象中的妮丝娜,从小就是一个假小子,是一个艺术生,她们这样搞艺术的穿着很特别,也可以用另类来形容。高中时候,不是爵士帽大裆裤,就是长风衣厚围巾,而妮丝娜属于第三种,她有时候会穿着沙滩裤,或是穿着鲜亮颜色花格子的衣服,总之她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来。

    左边砰的一声,她扭过头看到一位皮肤惨白的花臂女坐到了妮丝娜刚才坐的位子上,她留着蜈蚣辫,穿着短款夹克,露出腰间的云彩纹身,和她左胳膊上的花臂图案相同。她对着秦子扬扬了扬眉毛,瞪大双眼透出几分疯狂,然后怪异地咧开嘴巴随着音乐的节拍摇了摇头。

    “你就是秦子扬。”她要了一杯科罗娜,猛灌一口后将科罗娜狠狠磕在秦子扬面前,因为周围音乐声很大,乐队开始抬气氛了,没人注意到她的举动。

    “秦子扬就秦子扬呗,这个名字都要烂大街了。”子扬低着头一笑。“你呢?”

    “我不喜欢我的名字,也不喜欢你知道我的名字,更不喜欢你张口就说我的名字。”奇怪的女孩说出奇怪的话,让秦子扬觉得这是奇怪的一天中最奇怪的事情。

    “随你便。”秦子扬对着她抬了抬酒瓶,但是女孩却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秦子扬低头看着女孩骨瘦如柴的细胳膊,然后顺着她的身体瞟见她那对时时刻刻都充满着疯狂的大眼睛。

    “你有病吧!”秦子扬想要拉开她的手,却发现她的手劲超于常人。

    “你变了。”女孩松开秦子扬的手。“我叫袁晓小,以前是你的粉丝,那时候的你喜欢呼喊梦想和自由,你怎么喊,台下的歌迷就怎么疯,那时候的你,看到今天这个场景肯定会按捺不住,只可惜,那时候的你却在今天唱起了民谣。”说到“民谣”,她怪异地突出长舌头,而且将舌头当空转了几圈。

    “民谣怎么了?民谣也有民谣的故事,拿起吉他的人不一定就要唱摇滚啊。”秦子扬懒得去看她那副讨厌的样子,转过身望着眼前跟着节奏舞动的人群。袁晓小没再说话,跳下座位跑到人群之中,拉着一位打扮妖艳、同样皮肤白皙的女子的手。

    眼前的人都开始拉着旁边人的手,随着一阵躁动的鼓声,他们分开两拨,秦子扬看到妮丝娜和她的男友也在其中。

    “这是干什么呢?”秦子扬问着面前的小黄。

    “死墙呢。”小黄慢悠悠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发明了这么一个作死的游戏,每次都有几个见血的。”

    秦子扬没听明白小黄话中的意思,这时只听主唱说了一些没听懂的话,然后两拨人突然朝着中间跑过去,秦子扬被这么一幕弄得有些迷糊,这不是橄榄球吗?这群人难道还会撞上其他人?

    果然,两拨人在中间的部位撞上了,同时台上爆发出一阵激烈的鼓声,秦子扬看到刚才还和自己耀武扬威的袁晓小此时已经被妮丝娜的男友撞飞在人群之中,而妮丝娜也被撞得跳进了男友的怀里,有一个穿着超短裤的女孩和袁晓小一样被撞倒在地,和袁晓小拉着手的女孩撞在了妮丝娜男友的脸上……一时间胳膊肘飞扬,人头乱舞,这哪是死墙啊,这分明就是泄愤。

    不知为何,看着这一群人不顾生死互相跟随着音乐撞在一起,秦子扬居然哈哈直乐,她举起手中的酒瓶子也跟随着音乐摇着。

    “你为何不上去玩?”秦子扬耳边传来的小黄的声音。

    “我们民谣歌手不喜欢这么粗鲁的运动。”秦子扬回答,其实她在心里骂着小黄:死娘炮,要不是老娘我腿坏掉了,早就上去把这群人撞得人仰马翻了!

    顺着这个思路这么一想,秦子扬觉得如果谢凌也在其中会发生什么,会不会瞬间就能将对面的人推倒一大片呢?想到谢凌,秦子扬心中一沉,她看着摔在地上的袁晓小,却没了刚才那股爽快。她举起酒瓶一股脑喝完了剩下的酒。

    “再来一杯!”她对着小黄喊道。

    十二点走出LiveHouse的时候,醉醺醺的秦子扬和妮丝娜的男友匆匆告别,都没怎么看清楚此人的相貌。妮丝娜将她推上车,一路狂奔回到公寓,然后将又架着她进门。一进门,秦子扬便对着厕所吐起来,真不知道她今晚喝了多少。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秦子扬扶着墙壁摇摇晃晃走出来。她清醒了许多,坐在妮丝娜身边看着她用紫药水给胳膊上的伤口消毒。秦子扬打量着表妹,她的脸蛋有淤青,然后就是肩膀头,她还没脱裤子,估计腿上也有伤吧。刚才见识过死墙之中的残忍,那群男的完全就是在泄愤,毫无怜香惜玉而言,明明知道是女生还会用胳膊肘猛戳。

    “你这何苦呢?”

    “不就是图个爽快,好久都没玩了,今儿高兴。怎么样,LiveHouse有那种自由的感觉吧。”

    “自由?我倒是觉得是个恐怖的地方,像我这种腿脚不利索的可不能去。”

    “看看你那点追求。”

    “娜娜,我……想和你说点事情。”妮丝娜转过头,看到秦子扬一脸严肃,一本正经,不由地一笑。

    “你没事儿吧你,是不是被死墙给吓到了,你放心,没事,我以后不会那么疯一样的玩了。”

    “不是这个事。”秦子扬站起身,背对着妮丝娜脱掉上衣,她光滑的后背上,一只狐狸用漆黑的眼睛瞅着妮丝娜。

    看到如此精致的九尾咒灵,妮丝娜不禁放下手中的紫药水走到她身边,抚摸着这美丽的图案。

    “好美啊……”

    “我想……让你帮我洗掉它。”秦子扬侧脸看着表妹,她却瞪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什么!洗掉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