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悬崖
    珈蓝闪电般地跳出隧道,紧接着一阵枪响,她被一股力量拽回隧道之中。

    “你疯了?”熊猫松开抓着珈蓝胳膊的手。

    “外面有六个人,有一个架着机枪,我们必须突破过去。”

    “你疯了吧,我们怎么突破。”

    “但是樊狸被抓走了!”珈蓝喊道,她的声音在狭小的隧道之中产生一阵阵回音。

    “放心吧,对方既然没有立刻杀死樊猊,就说明他们还不希望他死。”熊猫镇定地回答道。

    樊狸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一直拖着前行,脸磨蹭在周围的土渣上,没有机会睁眼看看面前的人是谁,直到他听到一声引擎响,自己被扔在了代步车的副驾驶上。

    “扈朋玥?”他看着身边的女警说道。“雨凝呢?”

    “雨凝雨凝,就知道雨凝,我带你去见她。”扈朋玥一踩油门,代步车钻进另一条隧道,这条隧道明显是刚刚挖出来的,下面都是青石和土渣。

    “那些人都是你们杀的,你们到底杀了多少人?”樊狸对着扈朋玥吼道,也顾不得自己还是个俘虏。

    “我哪知道,我又没数!”听到杀人这事,扈朋玥气急败坏地朝着方向盘上一敲。

    “是雨凝逼你们杀的?还是她骗了你们。”樊狸又问道。

    “我说你有完没完,别在我耳边叽叽歪歪,我不杀你是因为雨凝下了死命令,要不然我早就一枪把你崩了!”扈朋玥扭过头对着他大吼道。“成功是需要代价的,我们都欠叶雨凝一条命,大家都该还了!”

    “幽兰战死了。”

    “什么?”

    “我说幽兰战死了,被那些心奴的喽啰杀死的!这你也不关心吗?”

    听到战友的死讯,扈朋玥沉默下来,她又一次狠狠敲了一下方向盘,这时他们走出隧道,来到一座宏伟的建筑面前。

    看着被撕裂的钢铁大门和周边死去的卫兵,直觉告诉樊狸,这就是囚禁秦子扬的监狱。这座监狱同样也是建立在山体之中,只是门外是悬崖,大型机车若不是长了翅膀,是很难直接开进来的。樊狸透过大门瞅见里面散落着一些试管和被砸毁的实验台,然后就看到了呆坐在里面的舞媚焱和谢凌。看到樊狸的到来,谢凌和舞媚焱都站起身朝着这边走过来。

    “这大门……是你撕开的?”樊狸抬头看了看毁掉的大门,然后又看向谢凌,她点点头,没说什么,他又瞟向舞媚焱,她浑身沾满了血液,手握两把短刀,刀刃完全被血液染红。

    “那……叶雨凝呢?秦子扬呢?”见两人不说话,樊狸又问道。

    “她走了,不见了。”谢凌和舞媚焱都没有回答,这声音是从监狱里面传出来的。

    “你进来吧。”叶雨凝的声音继续传来。

    樊狸看了看谢凌和舞媚焱,舞媚焱点了点头,拍了拍樊狸的肩膀。

    “也只有你能安慰她了。”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听到舞媚焱低声说道。

    走进监狱,樊狸发现这里并不是一个具有实际意义上的监狱,而是一间巨型实验室,周围躺着不少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他们的身上都插着玻璃碎片,已经断气。樊狸继续向前走,经过破碎的实验台、离心机、色谱仪等等仪器后,终于在一间密室里面见到了叶雨凝。

    她穿着女警制服,帽子不知去向,此时正坐在一张床上瞪着眼睛看着自己,这时外面传来骚动,他听到熊猫和珈蓝的声音。

    “别进去了,让他们单独谈谈吧。”他又听到了舞媚焱的声音。

    “你觉得……我很失败吗?”叶雨凝凝视着双手,她的手里握着一个日记本,日记本的封皮贴着EFQ和叶雨凝的照片。

    “你击溃了‘蚁巢’的防线,史无前例,怎么可能是失败。”樊狸拉过来一把转椅坐在上面。

    “我不怕失败,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失败就和我形影不离。二十年……我用二十年的时间去打破失败给我带来的阴影,然而……然而就在我获得新生的时候,这样的挫折又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半小时前,我们如愿以偿的……杀……击溃了‘蚁巢’的防线,来到监狱,却发现秦子扬不见了,那些科研人员正在研究从子扬身上提取的血液,我……我……”

    “你一生气就将他们全部送进了地狱?”

    叶雨凝点点头,然后抬头看着樊狸。

    “你说……我像个傻瓜吗?二十年前被各种人玩弄,经过这段时间的考验,我以为我已经很坚强了,很聪明,很强大了,可是直到如今,我仍然被这些恶人玩弄,杀戮已经不能满足我的内心,我真不知道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叶雨凝从上衣兜取出车钥匙一样的小部件,接着说:“我在‘蚁巢’下埋藏了足以将这座山峰毁灭的**,我在想,我是不是该替这个世界毁灭这个打着拯救的旗号去实施迫害的组织?”

    樊狸看到叶雨凝的泪水,她的脸上没有泪痕,只有这两束清泉从她的脸颊划过,冲开周边的泥沙流到手中的日记本上。樊狸将视线从她的脸颊移到她手中的开关上,这才明白了倪梓琼和潘明月所说的“叶雨凝的疯狂之举”。她的确是个疯狂的人,可是在樊狸眼中,她也是一个绝望的人,他认识那个充满希望的叶雨凝,她总是唱着略带着悲伤却又能唤起希望的民谣,可是如今,她的救命稻草不见了,她的希望沦为泡影。

    “我觉得……你不该代所有人去背负如此重担,我不想看到你和秦子扬一样到了不堪负重的那一天,秦子扬走了,并不代表你也就完了,你这么漂亮,这么聪明,还有很多的路要走,何必执迷于一个秦子扬。她的确给你带来了希望,带来了光明,而且不止给你带来了光明,还给许许多多的迷途儿带来了光明,可是你仔细想想,如果秦子扬站在这儿,她真的会希望你按下开关,炸死‘蚁巢’之中的所有战士吗?”

    “我不知道……”叶雨凝一扭头看着一边。

    “你知道就在五个小时前,幽兰死了。她为了保护玫瑰而死,临死的时候,她说她欠你的,但是她又希望玫瑰她们好好活着。我懂你,你把秦子扬当成自己的家人,就像玫瑰和幽兰把对方当成家人一样。假设如果我是你的家人,我会同意你发泄心中的怒火,但是却不是以如此灭绝人性的方式去发泄,因为只要你按下开关,无数人就会死,你的灵魂就会堕入无边的黑暗,再也无法见到光明了。”

    “光明……哼。”叶雨凝突然一抹脸上的泪水,站起身俯视着樊狸。

    “你知道这个研究室的负责人是谁吗?”叶雨凝用另一种语气厉声问道,和之前那个柔弱的一心想要寻求庇护的女孩完全不一样。樊狸被她这么神经质的语气弄得不知所措,只能茫然摇摇头。

    叶雨凝不知从哪抽出一份文件甩在樊狸的脸上,樊狸闪躲不及被文件正中面门,他慌忙中抓住滑落的文件,低头一看,正好看到文件尾端的签字处,那里赫然写着两个潦草的大字——“樊猊”。

    “爷爷?”樊狸吃惊地说道,他只觉得耳边一阵风声,就感觉整个身体不受控制被推到一边,砸到一座实验台上,让他感觉脊椎就要断掉了。

    “是你的爷爷迫害了秦子扬,你们樊家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叶雨凝一抬手,一把断裂的桌子腿飘到空中,樊狸惊讶地看着那桌子腿就这么凭空漂浮着,然后又看了看叶雨凝。

    “你……”

    “我告诉你,我们之所以被蓝帕骗到‘蚁巢’,就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能力,但是‘蚁巢’却因为这个剥夺了我们的自由,而且你的爷爷,还要榨干秦子扬的血液,妄想要研究出个究竟来!”叶雨凝一挥手,桌子腿扎到樊狸身边的地板上。

    “等等!等等!”看着叶雨凝走过来,樊狸大叫道。“潘明月还活着,潘明月还活着!”

    “什么?”叶雨凝被樊狸这一句弄得迷惑,停到樊狸的跟前,突然珈蓝出现在她身后,一支利箭破风而来,同时樊狸也已经扑到叶雨凝的面前,将叶雨凝推离利箭的运行轨道,利箭不偏不斜扎到樊狸的肩膀上。

    “啊!”叶雨凝突然反应过来,一只手抓着樊狸不让他倒下,另一只手扔掉炸弹引爆装置,抽出腰间的逼供枪,对着迎面而来的珈蓝就是两枪,珈蓝因为看到自己射错了人,惊讶和后悔影响了判断力,来不及闪躲,直接被叶雨凝轰到墙壁上。

    “雨凝住手!你们别打了!”樊狸挣脱了叶雨凝的手,他刚站直身子,就觉得一阵头晕,再看一边靠墙边坐着的珈蓝,她的胸口呼呼冒血。

    等等,那不是逼供枪吗?樊狸尝过逼供枪的厉害,那股空气弹很疼,可是却不会打出伤口,怎么现在……

    樊狸已经无法控制思维了,他只觉得一阵睡意冲上大脑,紧接着四肢开始麻木起来,带着几分轻微的疼痛。

    不好,珈蓝的箭上有毒!

    “敢暗算我!”暴怒之下的叶雨凝再次举着枪朝着受伤的珈蓝走过去,此时的珈蓝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受到叶雨凝的重创之后瞬间没了抵抗的能力。叶雨凝还想对着珈蓝的脑门补上两枪,可是一道黑影扑过来,将她扑倒在地,此人不分青红皂白对着叶雨凝的脑门就是两拳。

    樊狸感觉四肢又有了直觉,模糊的视线开始清晰。他先是看到骑在叶雨凝身上的凯弩和靠在墙边上的珈蓝,又看到舞媚焱和谢凌冲进屋子内,最后看到一股蓝色的火焰从自己的伤口处冒出来。

    原来摄灵还有解毒的能力……

    樊狸顾不得仔细研究,他将凯弩拉离叶雨凝,看到樊狸插手,谢凌和舞媚焱一时间不知道该帮谁好,就站在原地。

    “你们两个看什么呢!”叶雨凝从地上爬起来对着谢凌和舞媚焱吼道。“把他们都杀了!”

    “可是刚才……樊狸还救了你的命呢。”谢凌无奈地说道。

    叶雨凝转头看着拽着凯弩胳膊的樊狸,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了掉在地上的炸弹引爆器。她突然抬起手,一股风扑到引爆器边上,樊狸见势不妙,一脚将引爆器踢开。

    “叶雨凝!你醒醒吧,秦子扬是死是活你都不知道,却又要大开杀戒!”樊狸对着叶雨凝喊道。

    “假惺惺的樊家人,你的爷爷欺骗了秦子扬,你又欺骗了我,你们樊家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现在就让你尝到失去家人的感觉!”叶雨凝再次举起手中的逼供枪,对准珈蓝,但是这次她没有开枪,而是发出一声惨叫。

    只见闪着蓝光的枪头刺穿了叶雨凝的小臂,在她扣动扳机前将枪口推离原来的方向,只听一声枪响,一边的实验台瞬间被打碎。

    “臭娘们,这么狠!”看到实验台的下场,一边的凯弩急了,他向前一步,趁着叶雨凝的疼痛劲没过,一拳轰在她的脸颊,另一只手将刚刚抽出来的战斧切进了叶雨凝的小腹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