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再现焦尸
    经过确认,樊狸粗略地得出结论:那是一个爬在附近一家二层楼的楼顶的家伙,是一个肿眼泡子,好像几天都泡在网吧里面没合眼的样子。

    他刚想开口问问对方的来路,对方二话都不说,抬手扬起一把闪亮的银色手枪,对着樊狸脚下就是两枪,然后转身消失在房顶上。这两下子明显没想要樊狸的命,把樊狸给弄蒙了,等了一阵,以为这家伙还会出现,可是迟迟没有他的影子,他便准备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突然一人影从天而降,落在樊狸面前,背对着他。

    此人穿着一身乌黑锃亮的皮夹克,高高撸起袖子,露出右小臂上的蛇形纹身。他留着短发,染了黄毛,右耳带着耳钉,再看下身,是紧身裤子,一条铁腰带歪歪扭扭挂在腰间,腰带上还绑了两条弹夹。他的双手握着两把私人订制的银色手枪,看上去很像从某个动漫游戏里面跳出来的角色一样。

    “小子,你找错人了吧。”樊狸敲了敲他的肩膀。

    “我叫汪高飞。”他抬起头看着远方。“前两天的焦尸事件你可知道?”

    “在新闻上见过。”

    “我看你是个人才,不如跟我一起将这件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我不是人才,也没兴趣,现在只想回家睡觉。”樊狸经过此人朝着胡同口走去,说实话,这样看漫画看多了的人他见过不少,面前这位应该是个那什么二代,都能拿着枪乱跑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你可别后悔,我手里头可有关于焦尸的资料,等你想好了,我自然会来找你。”那人丢下一个信封,匆匆闪过,樊狸转身看了看,他竟然会跑酷,高墙轻而易举就给他翻过去了,看来此人还是有点料的。

    他打开信封,居然是关于焦尸的照片,照片旁边的数字写着昨天的日子,该死的,难道昨天又发生了焦尸事件?

    他快步回到仓库,差点和凯弩撞个满怀。

    “你去哪了?”一进门,萧晓就跑过来,上下给他检查一番。

    “昨天太困了,我走着走着就想找个地方歇一会,然后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睡着了,对了珈蓝回来了没有?”

    萧云摇了摇头,居然没理会樊狸的低水平谎言。

    “今天的早间新闻说,昨晚又发生了焦尸事件,死者是几个在街头流浪的乞丐,还有一个白领。”

    “我知道了,刚刚回来的路上,我遇见一个黄毛神经病,拿着两把好像动漫里面的手枪,他扔给我这玩意,我猜测他是在调查焦尸事件。”他将信封里面的焦尸照片扔在桌子上,萧云、凯弩和褚江河三人粗略一看。

    “我们可不能多管闲事,爷爷那边就够烦的了。”褚江河埋怨道。

    “可是自从上次凯弩发疯之后,我就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那些人为什么偏偏只找到凯弩,而且明显是奔着我来的。”樊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旁边的可乐就吸了一大口。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眉目,那就是龙鳞钥匙,因为自己拿着龙鳞钥匙,所以心奴会找上门来,可是这次没有龙鳞钥匙,一样发生了焦尸事件。

    “樊狸,你有没有好好看过这些照片?”这时拿着照片的萧云说道,他将一张照片丢给樊狸,樊狸仔细一看,这是一具焦尸的近照,这尸体好像没有穿上衣,后背露出纹身,奇怪的是,焦尸周围的皮肤都被烧焦了,可是纹身处却很干净。那是一只红色的甲虫,甲虫身上有火焰形状的条纹,应该想要表达一只正在燃烧的甲虫。樊狸瞅着火焰条纹,不由想到幽都里面的象形文字。

    “火焰……”樊狸放下这张照片,然后拿起其他照片,这几个人中有三个人都有这样的纹身,另外两个分别在胳膊和胸口有这样的纹身,照相的角度选择的很好,正好聚焦在纹身上,像是为别人展示这样的纹身,难道那黄毛小子就是这个目的?

    “褚江河,你能不能黑进警局,调出那晚最近的摄像头?”

    “我试试吧。”褚江河说完就拿了一袋薯片走向电脑。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事发现场看看。”樊狸瞅着电视里面的滚动新闻,那显示的地方正是自己呆过的公园。

    四十分钟后,樊狸和凯弩来到公园,事发现场已经被警察拉了封锁条,公园里面的小摊也都被赶走了,里面除了警察和警车,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樊狸发现很多树木都被烧黑了,那边有个亭子也被烧黑了,亭子下面画着白线,那里应该死过人,白线旁边还有一些碎木,好像是破碎的吉他,。想到这儿樊狸心中狠狠一颤,记忆告诉他,昨晚路过这里的时候,有个青年正在那里自弹自唱,死者不会就是他吧。

    现在尸体已经被抬走了,只有白线能够告诉樊狸死者的位置,除了那几个流浪的乞丐外,死者都散落在路边,有些甚至是在树林子里面。和上次不同,这次的死者明显多了不少,可想而知当地政府的反应。樊狸发现,但凡有白线的地方,旁边的树木都有烧痕。樊狸还发现,现场还有一些弹壳,由于弹壳太多,警察取走证物之后,依然有不少散落在各处,而且这些弹壳看上去很熟悉。

    “你不是说过……”

    “嗯。”樊狸打住了凯弩的话,他看出弹壳之中的秘密,上次樊狸受到攻击的时候,正是一位手持加特林机枪的女警救了他,会不会这次也是女警出场?她肯定不会死在这,所以说她应该是和某人打了一仗,杀死的应该是那些因为愤怒而自燃的人。

    一辆车停在周围,周边的警察开始驱赶围观人群,两位穿着休闲装的男子从车上走下来,他们中的其中一位给警察亮出了某个牌照,然后一拉封锁线走进事发区。

    “这次居然还请了侦探,看来这次事情弄大了。”樊狸望着那些侦探开始在现场勘察,还时不时耳语一番,好奇的他真想现在就翻过封锁线,跑过去一问究竟。

    “上次那种状态时,你有没有感觉到很热?”樊狸转头小声问道。

    “当时是没有,那时候我都昏迷了,醒来之后发现你们都在,才感到身上莫名其妙的烫,口干舌燥的。”

    樊狸转头继续看着那边。

    “你看看那几处,应该是发生了较小范围的爆炸,应该有人投放**之类的玩意。”樊狸边看边说,这时两位警察走过来,说什么也不让他们在这里呆了,樊狸和凯弩没有办法,只能离开。

    “要是珈蓝在就好了,她身手敏捷,一定可以帮我们偷到一些可用的资料。”坐在车上看着事发现场,凯弩说道。

    他倒是给凯弩点醒了,这里应该有人24小时看守,想要调查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很难,可是太平间就不一样。他说干就干,午夜过后,他和凯弩偷偷潜入太平间,这些尸体刚刚搬走,正在做尸检,没那么快进火化场,他们还有机会。

    凯弩同医学院里的朋友借了两个白大褂,两人走进迷城最大的医院,一边走着一边装模作样和周边的人打招呼。走到太平间,发现前方有个刷卡系统,樊狸想象着自己能够过去的画面,蓝色火焰突然从手下钻出来,汇集成两张卡片。

    “哇,我还以为你这玩意只能变出武器来呢。”

    “我最近才发现的。”

    “这玩意和水差不多,但是不是海一样的深蓝,是那种……晶莹剔透的蓝,好似蓝宝石一样的蓝。”凯弩望着卡片上微弱的光芒,欣赏着美丽的卡片。

    火焰是红色的,火焰的主人也是红色的,它的喽啰当然是红色的。那么火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克星,那就是水,水是蓝色的。

    伏雷得姆的一席话在脑海中响起,他低头看了看卡片上面的蓝色,如果他所说的水就是蓝色,那么就是说,自己就是火焰的克星?

    “你想什么呢?”凯弩走到一半发现樊狸还呆站在原地。“这玩意难道行不通了?”

    “不是,在想其他事情,走吧。”樊狸他们如愿以偿刷开了门,高兴的凯弩直蹦。

    “是不是有了这个,你就可以刷开各大地区的金库,模拟各种锁的钥匙,我们是不是就可以退出江湖发家致富了?”

    “你想什么呢!这玩意只是模拟东西,又不能破解密码。”樊狸狠狠拍了他的头,他们走过通道,最终拉开太平间的大门,里面传来一种特殊的气味。

    “干活吧。”樊狸咽了咽口水,拿出黄毛小子交给自己的照片。

    他们倒腾了半天,找到了八具烧焦的尸体,有些是表面几处烧焦,比如那个自弹自唱的小子,有三个则是从里到外焦得一塌糊涂,应该是自燃所致。樊狸翻动这三人的身体,发现果然和照片上一样,他们的身上都有相同的火甲虫纹身,这应该就是自燃者了,另外的五个人只能是倒霉的路人。

    樊狸发现,两位自燃者身上都有不少弹孔,其中一位甚至都被打成了筛子,最后一具尸体是残破的,他的双腿不见了,左右胳膊也有缺损,这让樊狸联想到白天见到的小范围爆炸场面,他还想到几处毁掉的树木和树木下的白线。

    他是亲身体验过被自燃者攻击的感觉,他们大多是用掐和拳头攻击别人,不大可能会喷火,所以躺在那几处树木燃烧处的,应该不是受害人,而是自燃者被女警打死后,倒下的地方,或是因为爆炸,炸死自燃者的同时,也烧黑了树木。这么说这些女警至少有两人,一位抱着加特林就是之前救下自己的那个,一位提供爆破,不过也有极低可能是上次那一个女警,只是可能性不大,她自己一个人抱着加特林已经几乎要失去平衡,不可能有扔炸弹的空闲。这时,樊狸灵光一现,想到最近在警长面前看到的那个只露出靴子的女警,她可是玩炸弹的。

    其实不管怎么猜测,樊狸都感觉自己不像第一次看到自燃者那么紧张,因为种种证据表明,女警和自燃者是对立的,她们在一定程度上保护着这座城市,所以有自燃者的地方,自然也有女警,他不过是顺道被女警救了,所以上次警长逼问钥匙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自从离开幽都,迷城就接二连三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么说钥匙的确和焦尸事件有关。

    “樊狸!”那边查看受害者的凯弩突然惊叫一声,只见他全身通红扑倒在地。樊狸顺着他倒过来的方向看过去,被眼前的一人惊呆了,只见那人摇摇晃晃走过来,一瘸一拐像个老人,熟悉的蛤蟆眼直勾勾瞪着自己,让樊狸感到恐惧的是,他全身上下都有焦黑的鳞状物。

    “好久不见啊,阿狸!”他发出沙哑的声音,好像几百年都没有喝水一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