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发疯的凯弩
    樊狸突然一跃而起走出房门。

    “珈蓝,给我订张机票,我要去爷爷那里!”他一出门就对着空气大喊道。

    “什么?”珈蓝从厨房里露出半个脑袋,一脸诧异。“你又找爷爷干什么?”

    “当然是向他询问书里面的问题!”樊狸跑回到房间,将贴有老照片的那一页亮在珈蓝面前。“这里面的方天画戟、九尾咒灵和石砌匕首,原来樊家的祖上都有过发现,我们应该向爷爷问问这几个人是谁,他们还有没有后人,如果能找到线索,就能解开幽都之谜。”

    “幽都之谜?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樊狸看到珈蓝瞅着书本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我和你说实话吧,不能让爷爷知道这件事。”珈蓝合上书本,将它放在桌面上。

    “为什么?”

    “因为这书其实不是爷爷塞给我的,而是我替你着想,从他那里偷来的。”珈蓝说完就返回到厨房,樊狸看到她正在烹饪小蛋糕。

    “什么?你偷的!那爷爷知道还不得气死!”樊狸挡在珈蓝面前。

    “你忘了吗?小时候我们偷看爷爷查阅资料的时候,每次爷爷看完都会把这本书锁在柜子里面,可是那天我看到他竟然就光明正大的将书本放在客厅里,我觉得奇怪,就故意走上前去,看看爷爷看到我的反应,可是爷爷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像没有看到我一样。”

    “那你就把书本拿回来了!完了完了,这次我们私自下墓,又偷了他的‘盗灵大典’,以后还怎么见他老人家。”

    “我说你是真傻假傻啊,你不觉得奇怪吗,爷爷平时那么注重这本书,这次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放在桌面上……”珈蓝还想说什么,却被一连串的粗鲁敲门声打断,樊狸和珈蓝瞅着被敲得不停颤抖的铁门,珈蓝一转身溜进自己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弓箭在手。她对着樊狸点了点头,樊狸拿了一把水果刀藏在身后,走上前去。

    “谁啊?”

    “我。”对方叫道,原来是凯弩。樊狸听后长吁一口气,便把水果刀放在一边的桌子上。

    “我说你个混蛋敲那么大声干……”樊狸打开门,却发现凯弩双眼通红,七窍生烟站在面前,和昨晚二猛子的状况一样,他立刻明白了什么,想将门拉上,凯弩突然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发出一阵严重的抗议,整个人跌倒在身后的桌子上,上面的餐具碎了一地。

    “凯弩!你干什么!”因为是同伴,珈蓝只是用箭对着他,凯弩好像没有听到珈蓝的话,双手掐着樊狸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揪起来。

    “你偷走了我的东西,我要撕碎你这小东西!”凯弩举着樊狸嚎叫着,樊狸顿时感觉到大量的热能从他的手上传到自己的脖子根处。凯弩狠狠掐着樊狸的脖子,他两拳头打在凯弩的脸上,他却纹丝不动,突然凯弩一阵颤抖,一支箭刺进了他的大腿,珈蓝借着凯弩瞅向伤口这个空隙,飞身一脚踢开他抓着樊狸的手,他和樊狸一同跌倒在地。

    “凯弩,你疯了!”珈蓝对着趴在地上气愤不已的凯弩吼道,但是他只是用力锤了锤地,砸出两个坑来。

    “珈蓝,昨晚我就是遇到这种东西,他们越是生气,力量就越大,你别靠近他们,他们的身体非常烫,甚至可以把人烧焦。”

    “昨晚?焦尸事件?”珈蓝看向樊狸,他苦着脸点了点头。

    珈蓝侧脸向着一边的地上瞟了一眼,暖壶还在,这时凯弩疯狂地嚎叫一声朝着珈蓝扑过来,珈蓝一记侧闪闪过凯弩的攻击,一只手抓起暖壶就向着凯弩的身上砸过去,暖壶碎裂后,一团蒸汽冒出来,凯弩颤抖了一阵。

    “好像有用了!”樊狸见到从凯弩鼻子处冒出的青烟淡了许多,但是他的双眼突然像是着火般亮得吓人,双拳变得红扑扑的,如同烧热的铁块。

    “小心!”樊狸警告珈蓝,凯弩又一次扑过去,两拳击中珈蓝背后的墙壁,将墙壁打穿出两个洞。他的攻击完全没有技术可言,好像每一下都只是单纯使用蛮力,灵活的珈蓝轻而易举闪过这些攻击,退到距离樊狸一米远的地方。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有没有办法解救?”她朝着樊狸那边看了一眼。

    “昨天那个小混混也是这个样子,后来那些奇怪的女警打死了他,才让他停下来。”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凯弩转身后又朝着这边攻过来,珈蓝将樊狸推开,自己腾空而起,在凯弩的脖子上插了一枚毒针,他摇摇晃晃停下来,扭了扭头,竟然安然无恙。

    “你去找水!我来牵制他,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珈蓝对着樊狸吼道。樊狸点点头跑到厨房去,却发现没有太大的桶,他突然想起客厅还有消防管道,这以前是仓库,装有消防管道,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

    樊狸跑出厨房,一拳头砸碎玻璃,将喷头和管子拉出来,一边的凯弩被这清脆的声响吸引,转过身朝着樊狸冲过来,珈蓝跳到凯弩的背上,用双腿夹住他的脖子,对着他的天灵盖就是两拳,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发烫,不一会,屁股和大腿也感觉一阵滚烫。凯弩将手伸到脖子后面,想将珈蓝扯下来,珈蓝双腿一蹬抓住头顶的吊灯,将那九成新的吊灯活生生拽下来,不偏不斜盖在凯弩的脑袋上。

    樊狸将管子的一头拧在水闸上,打开水闸,将管口对准凯弩。

    “小子,哥给你降降温!”只见两束小溪从管口流出来,滴在樊狸的脚下。他这么一喊,就是要吸引凯弩的注意,再冲倒他,只可惜只是前者起了作用。

    珈蓝看到这尴尬的场面无奈一拍脑门,凯弩嚎叫一声,脑袋上还挂着半个吊灯就冲了上去,樊狸哪有珈蓝那般灵活性,惨叫一声被凯弩死死按在墙上,凯弩又一次掐住他的喉咙,他立刻感受到皮肤被灼烧的剧痛。

    “珈蓝……”樊狸一边挣扎着,对着凯弩一阵拳打脚踢,珈蓝抬起一把椅子朝着凯弩的后背就拍过去,椅子碎了,凯弩的身体颤抖一下,却没有减少手中的力度。珈蓝抬脚踢到凯弩的肋骨后,却被自己的力量弹了回来,这凯弩好似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

    樊狸也看到珈蓝两次阻止都未能成功,便幻想着上次挣脱束缚的经验,那时候他的身体冒出蓝焰包围着钢管,使得钢管发生了变化,这次不知道这样的方案会不会奏效。他双手死死抓住凯弩的双手,突然一道蓝色的幽光从他的指尖冒出来,蓝光随后变成蓝焰,一碰到凯弩的皮肤,这家伙立刻发出一声刺耳的大叫,松开樊狸后还退后几步,好似被什么强大的力量给崩开了。

    “摄灵……”凯弩张开嘴发出刺耳的隆隆声,他死死盯着樊狸手指上的蓝焰,然后他突然双手成防御的姿势,朝着樊狸像头公牛一般飞奔过来。樊狸刚才已经被窒息感弄得腿脚不利索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将双手挡在胸前,想象着一切可以阻挡公牛的硬物,然后闭上眼睛迎接凯弩的冲击。

    砰!

    凯弩像是撞在了铜墙铁壁上,发出一声巨响,这力量震碎了樊狸身后的墙皮。

    “樊狸!”珈蓝朝着凯弩这边扑过来,只见凯弩的小臂顶在一面由蓝色光芒构成的盾牌上,盾牌衍生出四个支架顶在樊狸身后的墙壁上,为樊狸构成了保护空间。这一下把凯弩撞得头晕脑胀,他摇摇晃晃,珈蓝乘机一记扫堂腿将凯弩扫倒在地,抽出弓箭正对着他的脸。

    “哎呦……”凯弩突然张开嘴巴说人话了,他全身红扑扑的,正双手捂着脑袋打滚。“怎么啦这是,蒸桑拿了?”

    听到凯弩熟悉的语调,珈蓝收起弓箭,一抬头看到正在消失的蓝色火焰,那些蓝色火焰缩小后钻进了樊狸的指尖中,樊狸吃惊地看着自己的手。

    珈蓝伸手想把凯弩拉起来,指尖触碰到他的时候,针刺一样缩了回去。

    “有那么热吗?”凯弩支撑着地板坐起身。“我怎么这么渴。”他抓起一边的可乐想拧开瓶盖,可是手上的高温竟然把可乐瓶给烧扁了。

    “我这是怎么了?”他和樊狸一样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然后看看四周的狼藉,面对着樊狸和珈蓝的苦笑,他只是一脸茫然。

    “吓死我了,我以为凯弩会和那二猛子一样被烧成焦尸呢。”樊狸擦了擦头顶的汗水。

    “凯弩,常人遇到温度早就熟了,你就没什么异样感觉吗?”珈蓝蹲坐下来看着凯弩,凯弩用力点点头。

    “我感觉有点渴。”他举起手望着正在冷却的拳头。“还有就是小臂发麻。”

    樊狸和珈蓝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刚才凯弩以那样的速度撞在樊狸面前的蓝色盾牌上,竟然只是感觉到小臂发麻,肯定是受到了某种影响,身体机能发生了改变,要是他还是常人的话,别说说话了,估计早就能闻到焦味,并且撞得双臂骨折了。

    “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回来了,江河呢?”樊狸这才有空隙询问他之前干过的事情,想从中找出他和二猛子的联系,看看他们是不是都有同样的表现。

    “江河……”凯弩拍着头仔细回忆。“我们去订饭店,然后服务员说没有位子了,那时候我很生气,从没有那么生气过,然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果然,二猛子变成怪物前也很愤怒,潜意识里面的伏雷得姆说的没错。樊狸坐在沙发上想着事情的来龙去脉,最近遇到的事情,能够和火焰沾边的只能是那充满火焰的神庙,他想到突然坐起来的焦尸,感到一阵后怕,会不会自己红宝石下面的机关,将什么怪物给放了出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