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东海幽都
    第三天,从飞机场提着行礼出来的时候,樊狸一眼就看到人群之中的萧云。萧云带着他妹妹萧晓等候多时,站在他们俩身边的除了九哥那张蛤蟆脸,还有三个穿着黑色西服的陌生男子。

    “好久不见啊,珈蓝小姐,阿狸就是厉害,连你都请得动。”樊狸三人从出口走出来,九哥立刻就赢了上去,一脸虚伪的笑容,瞪着小眼睛在樊狸和珈蓝之间不断切换目标。

    “好久不见啊,田莽,我也是奇怪,你这样不知好歹的贼,居然可以活到现在。”珈蓝一扬手打开想要帮助她提行李的西服男,单手提起沉重的行李箱,将它提到越野车的后备箱中。那是一辆吉普,久别了樊狸这么多年,光看车里的带着狮子头的装饰,她就能猜到那是樊狸的车。樊狸很崇拜他爷爷,所以他喜欢收集各种狮子装饰物。

    “哈哈哈,毒蛇珈蓝果然和当年一样,那我们就不啰嗦了,赶路吧。”九哥对着那三个西服男点了点头,他们随九哥上了旁边的一辆奔驰车。说到“毒蛇”这个称号,当年还是樊狸给取的,那时候樊狸和珈蓝两人之间由于整天泡在一起,竟然日久生情,产生了感觉,两人尽量在众人面前收敛暧昧之情。那阵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爱情的原因,珈蓝突然间有了数落人的毛病,那段日子她数落樊狸的次数最多,樊狸就给她取了一个“毒蛇”的绰号。毒蛇代表巫术,另外还和“毒舌”音同,所以形容珈蓝这样的女子再适合不过,所以时间长了,大家也都习惯叫她毒蛇,可是和樊狸一样,珈蓝不喜欢别人给她起外号。

    “嗨,珈蓝,好久不见。”见九哥一行人上车,萧云和萧晓走到跟前。萧晓是个相貌平平的女子,和樊狸同龄。

    “是啊,好久不见,我以为我走这几年,你会和樊狸好上,结果看上去不妙啊。”珈蓝坏笑着看着萧晓,然后扭头瞪了一眼樊狸。“你这小子当年亏待了我,我就知道你没有好报应,萧晓这样的优质女子怎么会和他好上。”

    “行了行了,回去找个地方吃饭,赌上你这张毒嘴。”樊狸拍了拍珈蓝,跳上越野车,但是珈蓝却站在他旁边一动不动,没有上车的意思。

    “你这又是作甚?”樊狸问道。

    “九哥来势汹汹,他的眼睛很复杂,这家伙的目的不干净。”珈蓝压低声音,萧云正在给凯弩搬行李,听后只是微微一顿,便继续手中的活。

    樊狸对着珈蓝点了点头,珈蓝便狠狠锤了下他的车头。

    “算了,我们之间已经划清界限,我上云哥的车。”珈蓝故作大声,然后转身走到萧云和凯弩旁边,拍了拍凯弩的肩膀。“你上樊狸的车,他的车我现在坐不惯了。”

    凯弩坐到副驾驶,凝视着九哥的奔驰。

    “珈蓝说什么了?”他也压低声音,但面带笑意。

    “她说九哥的目的不干净,不过九哥下墓的时候,他的目的什么时候干净过。”

    九哥带着他们直接去往一座倒卖食品的仓库,褚江河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多时。周围臭烘烘的,腐烂的食物正在被工人倒进池子里面进行再加工,等待加工的食物随处可见,有凤爪、豆腐片、咸鱼和虾蟹。这群工人旁边站着一批穿西服的男子,看到九哥到来纷纷弯腰行礼。

    “既然你们的团队齐了,我想我们就不该浪费时间,金老板催得紧,那块石板虽然被他买到,虎视眈眈的人也不少,他明白这是一块烫手的货,要尽快解决问题。”听着九哥的话,穿过仓库进入一个很大的夹层,里面堆满了下墓所用的设备。虽然樊狸还不肯定幽都是座古墓,但是古人设计地下王宫有很多相似的理论,无论里面有没有尸体,都需要这些设备来个开门红。

    “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准备,明天就去东海。”九哥从装备堆里面捡起一把乌兹冲锋枪。“你们可要精心准备,有可能进去就出不来了。”他看着樊狸一脸的坏笑,充满了盗墓者对盗灵人的嘲讽。

    “呵!我们当年下墓的时候,恐怕你还在街边卖羊肉串呢。”凯弩不屑一笑,然后抽出腰间的短斧一转。“等到下墓的时候,你就知道那些枪啊炮啊的和我的冷兵器没法比。”

    九哥只是略微一笑,他已经不是当年浮躁的他,樊狸看出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忍耐,天知道和他分别的这段日子里他经历过什么。

    当年老爷子命人找到九哥的时候,他的确在卖羊肉串。九哥比樊狸大八岁,祖上出过两个下墓高手,只是到他这一辈,下墓成为亏本的买卖,科技强盛了,下墓方便了,被抓也是分分钟的事情。老爷子嘴皮子好使,把他叫过来,半下午的功夫就说服了他,他便屁颠屁颠背着设备和樊狸出生入死。后来樊狸解散团队,只知道他还在搞以前的勾当,下墓、倒卖文物之类的。

    樊狸一行人选好各自的设备离开仓库。樊狸的小店在东巷,那里人杂,不适合商量对策,所以便来到凯弩的朋友储存渔具的仓库,在那里展开东海地图。褚江河开始调整通讯设备,珈蓝继续编织鸟头手链。

    他们就这么忙乎了一天,第二天一早,九哥开着奔驰就在附近嚷嚷,几个人登上飞机,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终于在中午时刻抵达目的地。樊狸也是多年没有出手,心里早就痒痒的不得了,匆匆吃过午饭,就直奔东海。

    “老板曾经派人找过这里的入口,死了不少人,据说这一带邪乎的很,他们最早找了一支探险队,探险队的队长告诉他,入口应该是在海底,他便找了一些水性不错的渔民,带着大包小包的装备下海,结果一个都没有活着上来,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我接手这个任务的时候,他们总算是找到了入口,你猜怎么着?入口竟然要通过一条二十多米的海底隧道,就在我们脚底下。”九哥和樊狸并肩站在海岸边的礁石上,望着下面翻腾的浪花。

    “脚下?那你们何不打个洞下去?”

    “怎么没试过,这里的石头又硬又脆,是打一点堵一点,况且还没人进去过,天知道距离洞口有什么宝贝,砸坏了,我们可要受大罪。”九哥插着腰。“阿狸啊,我们时隔这么多年第一次联手,你可要给我长脸,我可是在金老板面前把你夸了个遍。”

    “你这话说得,我这么多年没下墓,早就生疏了。”樊狸苦笑着拍拍九哥的后背,然后转身跳下礁石。珈蓝递过来一件潜水衣,她只是戴了氧气面罩,穿着潜水衣不好拿她的设备。樊狸接过潜水衣,珈蓝指着远处成群的海鸥。

    “这几年我虽然干导游这行,但是并没有放弃对巫术的研究,据记载,有些巫术可以和动物通沟,这样的人被成为万物灵媒,他们走到森林,就可以让兔子带路,来到水底,就可以骑着海豚前行。”

    “如果这活放在下墓上,那么世界上的文物就危险了。”樊狸叹了口气。

    “九哥是个贪婪的人,他背后的老板也好不到哪去,你是为了揭开秘密,而他们呢?你就放任他们拿走幽都里面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前提是幽都里面有这种东西。”樊狸回头望着正在穿潜水服的九哥,这次他带了四个人下去,各个都佩戴枪支,也都是精通格斗的老手,如果打起来我们这边不会得好。

    “如果爷爷知道了呢?”珈蓝一边戴上氧气面罩,一边抛出一句让樊狸最为苦恼的话。

    “唉,揭露秘密也是有代价的,他老人家远居孤村之中,想知道这件事很难,可是真要给他知道,我也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了。”

    “人还是无法抑制心中的**啊。”

    “可不是吗,要不然生活哪有激情,我不成神仙喽?”

    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过后,他们在九哥的带领下潜入水中。褚江河和四个西服男留在上面,帮助他们查阅资料,保持通讯联络。九哥不顾旁边的美景一直往下潜,樊狸倒是被周围五彩斑斓的鱼虾吸引了注意力。他想伸手触碰珍贵的珊瑚礁,却有什么东西一直拉着自己的胳膊,他回头发现珈蓝对着他摇了摇头。珈蓝穿着裸露着肩膀的坎肩,左右胳膊的纹身显而易见,不知是纹身的材料特殊还是什么原因,那些纹身竟然在水里发出微微的蓝色荧光。

    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时间,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了只能通过一人的洞口,九哥毫不犹豫地钻进洞里消失不见,樊狸紧随其后,他发现这个设计很瞥脚,因为里面是一个六十度的小洞,人不得不仰面才能进入此洞。

    洞里也是一堆海洋生物的代谢产物,偶尔几头虾钻出石缝,又忽然消失不见。樊狸一路如同攀岩一般,扒着附近的石头往上游。就这么像条蚯蚓一般蠕动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头顶突然传来水花声,紧接着是一只大手将他拉出洞外。

    洞外没有水,这个设计巧妙地将水挡在外面,又能很好的隐藏洞口。他看着九哥脱下潜水衣,自己也动起手来。他一边脱,一边抬头望着眼前漆黑的洞口,这里没有光,紧靠九哥刚刚打开、放在石头上的手电筒照明,他看不清洞口石板上刻着什么,只是感觉那里起伏不定,可能有一些铭文咒语。

    很快,萧云、萧晓、珈蓝、凯弩和九哥手下的四人都爬上来,十个人站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难免有些难受。樊狸打开手电,对着石板门一照,果然有字,而且是一些看不懂的象形文字。

    虽然九哥一脸焦急的样子,但是樊狸并没有把注意力都放在这些文字上。进入海下暗道的时候他的心底就犯迷糊,爷爷当年哪有这样的设备,一直潜到二十多米深,折回再上十多米将近二十米的距离,这样加起来足有三四十米的深度,一口气都不喘,还要在这样极端的条件下来到洞口,未免有些耐人寻味吧。

    “上面到底说了些什么?”一边的九哥等得不耐烦了,便敲了敲樊狸的肩头。此刻珈蓝抚摸着那些文字,似乎也看不出如何打开石门。

    “这地方打不进光,没有飞虫走兽,石门的面积很小,没有足够的空间设计机关,似乎不像是一扇能够打开的门。”良久,珈蓝用低沉的声音哼哼道。

    “什么?这么说这是一条死路?”九哥气急败坏地一拳打在附近的石墙上,就像得知牛市大跌,自己瞬间赔了几百万一样。

    “那倒不是,因为这是一条出口。”樊狸转过身对着大家说道。

    <a href=>&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lt;/a&g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