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刺杀
    腾格里一战后,玛莎算是在名义上退出了“蚁巢”,远离被频繁派出任务的障碍,可以抽出一些空隙来看她的养子。

    玛莎见惯了生离死别,除了在黑夜痛哭流涕外,其他时间她都表现的非常镇定。秦子扬她们的离开对她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但是就像樊狸前几天给自己说的一样,她总要给自己时间和空隙去接受新的生活。她再也不用奔赴沙场,而手上还有大把大把的钱和一个豪车库,这样的物质财富,后半辈子算是安稳了,但是精神呢?

    玛莎开着奢华拉风的玛莎拉蒂来到养子所在的私立小学,来参加他的家长会<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这是她第一次为孩子参加家长会,以前都是老管家代替她来的。她打开车门,抬头望着学校,想到当年沙克.格瑞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教室,无论是学生、老师还是家长都非常吃惊。

    她的心中早已没有了对父亲的恨,她还时不时来到“蚁巢”的公墓和父亲谈话,那里也埋着蓝帕,当初主管询问玛莎,要不要增加“天启骑士团”,玛莎拒绝了,她觉得,总有一天,子扬还会回来。

    豪车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人们对着玛莎的背影窃窃私语,褒贬不一,玛莎这样的军人,早已不在乎世俗的流言蜚语,她甚至不在乎自己年龄和孩子年龄的差距。

    “妈!”见到玛莎,小悦跑到她跟前一把抱住她的长腿,玛莎微笑着抚摸着他的额头。“子扬阿姨怎么没来呢?”

    “子扬阿姨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但是妈妈相信,她总会回来的。”

    玛莎容貌和年龄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从走进教室的一刻,那些家长的私语就没有停过。能上的起这样学校的人几乎都是富家子弟,难免有明星土豪之辈,不少人见多了世面,对玛莎的到来也见怪不怪了。

    “这里有空位。”看到玛莎走过来。一位男子对着他笑了笑,指了指身边的座位,玛莎坐下来,摆正背包,转头瞧了瞧此人,她好像在哪认识。

    “您是……”

    “我姓王。曾经是梓琼的经纪人,你是玛莎吧。”

    玛莎笑了笑,点点头。

    “你一定知道梓琼去哪了吧?”

    “你很关心她?”

    “没错,我也很关心我的公司,毕竟那么多人等着靠她吃饭。不过我尊重梓琼的选择,从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她不仅仅是歌手那么简单。”

    “没错,她不仅仅是歌手,更是一位伟大的战士。”

    领着小悦悦走出学校,玛莎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熟人,那竟是樊狸,前两天他打过来电话。没想到今天就亲自找上门来,说实话,玛莎有点排斥和“蚁巢”有关的任何事情。但是这个樊狸……却不一样。

    “你不接我的电话,也是情有可原,这便是乔悦?”

    “没错。”

    樊狸蹲下来,捏了捏小孩子的脸蛋。“我叫樊狸,你叫我樊狸哥哥就行了,我和你的妈妈关系很好。和秦子扬的关系也很好。”

    “那么你知道子扬阿姨去哪了吗?”孩子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樊狸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抬头瞅了瞅玛莎。又低头无奈地一笑。

    “孩子,你要记住。你的妈妈和子扬阿姨都是英雄,这个世界倘若没有她们就会瓦解。”

    “行了,你说那么复杂孩子听不懂。”玛莎将樊狸拽起来。

    “你说过这是军人的孩子,我想他听得懂。”

    “你来这到底为何?”

    樊狸侧眼瞟了瞟身边的玛莎拉蒂<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我觉得这辆就不错。”

    玛莎一笑,抬手将车钥匙丢给樊狸。

    “那就送你了。”

    “我可受不起。”樊狸嬉笑着,玛莎看出一二,领着孩子转身就走,樊狸也没有去追,而是跳上玛莎拉蒂跟了上去。

    “美女,需要我载你一程吗?”

    樊狸将车子开到玛莎面前,摇下窗户。

    “你到底要做什么?”玛莎微笑着趴在车窗前。

    “你觉得,我会放弃雨凝吗?就算我会,我那位固执的朋友也不会放弃他的未婚妻。”

    “谢凌还真是有福气,只可惜……”

    “你会放弃秦子扬吗?”樊狸打断了玛莎下面的话。

    “我……”

    “来吧。”樊狸给玛莎打开副驾驶的位置。“把孩子送回去,然后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凯弩已经恭候多时了。”

    迷城毁于一旦,西城差点被闪电吞没……成为ceo之后,褚江河的心思每天就在工作和樊狸身上不断切换,有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要炸开了。

    上次聚会,萧晓当面向自己道歉,他也理解作为一个盗灵人的苦衷,另外,他还知道了弟弟的死讯。其实他并不因为这个消息而惊讶,弟弟消失了那么久,而且被魔能沾染,加上网上小道记者透露的消息,他已经确定他凶多吉少了。他了解“蚁巢”的工作态度,他们绝不会让这样如此危险的怪物活在外面,何况这个怪物同时得罪了秦子扬和倪梓琼两位高层。

    如今“蚁巢”瓦解了,所有资金和设备都被政府收缴,樊狸和玛莎去往灭绝岛,寻找救出叶雨凝的方法,自己不可能像从前一样承担他们的技术人员,所以他借给他一笔款,让他购买先进设备,毕竟,没了“蚁巢”,樊狸就像一日回到解放前的倒霉蛋,光靠玛莎那点钱根本是杯水车薪。

    这段日子,只要工作闲暇的时候,褚江河就会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回忆过去。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果,虽然珈蓝和萧云离开了他们,但是至少他们都还是曾经那个他们。虽然萧晓一度被奢华蒙蔽了双眼,可是就像潘明月所说的。在经历过生死存亡之后,是个人都会找到物质和精神之间的界限。于是萧晓再不是当年那个从里到外都被奢华武装的物质女,但她仍然是大名鼎鼎的钻石女王。

    褚江河打开电脑,翻看着最近樊狸给他的邮件,大多都是一些照片。那是他在樊狸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的,要让他们时不时发一些照片来。照片里面,樊狸、萧晓和凯弩和往日一样,脸上蒙了一层对探索的激情,或许那来自对“efq”的希望,或许来自“灭绝”本身的神秘。但是谁又在乎这些呢?反正他们都会在忙碌中暂时忘记了悲伤,人就是如此,总会在忙碌中忘记悲伤,或是在悲伤中寻找忙碌。

    爷爷曾说,人和其他动物一样。蝾螈可以在断腿处重新长出一只手,章鱼可以从断臂处重新长出一只触手,蚯蚓甚至可以从碎片里重生,而人和他们不同,人是精神动物,所以人的自愈能力一定也是来自精神方面的。

    是啊,有些人,可以在灾难中通过拥抱来缓解压力<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有些人可以从末日中寻找乐子,有些人,即使碌碌无为。仍然可以活的开心。

    家,没错,那是家,是精神的出发点,更是良药。

    褚江河瞅了瞅手机,时间差不多了。这座豪宅里面虽然奢华,但甚是孤独。他不喜欢养狗,所以这个家只有这些看似毫无生气的邮件能够带来勃勃生机。

    身后飘来一股阴风。褚江河无意识地朝着后面瞅了一眼,却发现某个拳头朝着自己轰击过来,他本能的抬起胳膊,可是敌方很快,既然没有在意他会发觉,就保证他根本无法抵抗。

    “啊!”褚江河顿时感觉到鼻子处传来一阵剧痛,整个鼻腔火辣辣一片,鲜红色的血液瞬间就从人中出淌出来。

    “谁!”他嚎叫声,对方没出声,照着他的肚子狠狠一脚,将他整个人打得歪倒在地,然后一只脚踩着他的胳膊,他居然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那种苦痛让他忍不住发出杀猪般的哭嚎。

    “你是谁?”映入眼帘的是个刀疤脸,他差不多有一米九的高度,粗壮的胳膊将他单手提起来,扔到沙发上,然后抽出一把军刀顶在他的喉咙前。

    “说,玛莎现在在哪?”对方的声音中渗出几分冰寒,和透入窗边的月光融合在一起,显得格外刺骨。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褚江河不停地咳嗽,刚才那一拳,不仅仅打破了他的鼻子,他还咬到了舌头,嘴巴里也是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你就别逞强了,既然我来找你,我就一定知道你能够给我准确的信息。”他不屑地一笑,然后抓着军刀的手高高举起,军刀不偏不斜刺入他的大腿上,褚江河又是一声惨叫,但他仍然不尽兴,将军刀使劲一扭,一股股鲜血从扭曲的伤口里涌出。

    “求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褚江河已经被这样的疼痛折磨的有气无力,他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气。

    “此地无银三百两,哼,我想,此时的玛莎应该和樊狸在一起吧,那么就告诉我樊狸的位置,樊狸这个人你应该知道,如果你不知道,我也没必要留你的性命。”

    “你……你要找樊狸……做什么……”此时的褚江河已经泪流满面,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控制身上的任何动作,眼中这个恶魔,一看就是善于审讯的老手,或者他曾经也是深受其害的人,别人也用过如此手段从他嘴里寻得一思半解。

    “我和玛莎有恩怨还没有了结,放心吧,我不会伤害樊狸,我只要玛莎的命。”他突然拔出军刀,连带着一股鲜血,褚江河疼得差点晕过去,他只觉得双眼开始泛黑。

    “喔?你可以不说,只要你经得住我的折磨。”那男子将刀朝着他的裤裆移去,褚江河吓得魂飞魄散,这一刀下去,下辈子没了不用说,光是疼,就要疼到死啊!

    “我说我说!你住手!”

    “哈哈哈!早知道妥帖,何来这么多痛苦,你看看。”对方将刀悬在半空,瞪着冰冷的眼睛看着他。

    “他……去灭绝岛了……”

    “什么灭绝岛?”

    “就是一座被荒废的小岛而已,去旅游……”

    “看来你还是不懂规矩啊,去荒废的小岛旅游,你当我傻吗?”说着他就要刺下去<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别别别!樊狸是个盗灵人,他就喜欢去冒险,要说他为何去那种地方,我也不知道!”

    “看来他是在寻找解救秦子扬的方法,我想玛莎也一定跟在他身边吧。”

    “是……是的……”褚江河点了点头。

    “那么告诉我他的位置在哪?”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男子点了点头。

    “没错,樊狸算是‘蚁巢’的高级特工,‘蚁巢’虽然败亡,但是这些恶心的小秘密仍然存在,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如此隐蔽的荒岛。”男子站起身,朝着褚江河的电脑走去,低头看了看里面的内容,扫视着樊狸的照片。

    他曾经在西城见过樊狸,当时沙克.格瑞的牺牲可谓是轰轰烈烈,以至于那群笨蛋根本没有时间找到他。

    “果然是那个小混蛋,瞧他那副滑头的样子和蓝帕当年一个样,怪不得桑德莱特会败在这样的人手中。”

    他转过头盯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褚江河。

    “看来你的电脑比你更为有用啊。”他冷笑着瞧着褚江河,褚江河也听出他话中的不对劲。

    “什么?求求你,别……”手起刀落,他的军刀割破了褚江河的喉咙,然后抱着电脑徜徉而去。

    他并没有一击毙命,而是暂时给褚江河放了血,他捂着不断喷涌着鲜血的喉咙侧躺在地上,看着缓缓离开的杀手,眼中逐渐多了分寒冷。他好像能够看到生命在离他而去,死亡缓步而来,他知道,自己完了,彻底的完了……

    森蚺走出褚江河的豪宅,融入前方的黑暗,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周围响起了警笛。他在折磨褚行风的整个过程中,始终没有碰到一滴血,现在的他,抱着电脑,就像一个平平常常的居民一样经过那些奔驰的警车。

    他走到一间昏暗的屋子里,这里曾经是某人的练歌房,里面存放着不少落了灰的乐器,墙上是秦子扬那张带着笑意的脸。

    前方,站着四个人,三人的身材差不多,其中一人特别高大,超出森蚺,但是他却没有森蚺的那股杀气,看到森蚺的到来,眼中反而多了几分顺从。

    其中一人坐在桌子边上,接过森蚺递过来的电脑,插好网线和鼠标。

    “真是个软骨头,没几下就招了,看来樊狸的朋友也不是什么难对付的鸟。”森蚺接过一人递过来的烟卷,深吸了一口。

    “那么钻石女王和那个金刚体怪物呢?”其中一位稍瘦的男子问道。

    “他们?哼,沙克.格瑞一样天生神勇,叶雨凝又是个恶魔,他们都败在我的脚下,在这条道上混,不是谁拥有的天赋更加强大,而是谁的手法更加迷人。”他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在褚江河的电脑上,他盯着樊狸的那张照片,因为此人照相的水平不好,竟然露出了手指。

    “看来,玛莎真的和他们在一起,她的影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