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灭绝
    “风为柔,雷为刚,以柔克刚,以风克雷,恐怕这就是桑德莱特命中注定的事情吧。”望着成片晕倒在地的平民,布拉德一一为他们把脉,罗娜跟在布拉德身后,看着闪电从这些平民的身上褪去,还给他们人类的特征。

    “命中注定,都是命中注定惹的祸啊。”布拉德轻叹一声,他抬头朝着草甸的一头看去,在那里,樊狸抱着珈蓝的尸体盘坐在山边,望着远方一言不发。

    自从黑洞从他面前消失后,自从他眼睁睁看着叶雨凝离他而去后,他就一直呆坐于此。没人明白,叶雨凝为何在最后一刻毫不犹豫地将双刃刺入桑德莱特的身体,或许她心中的仇恨不比秦子扬少,只是长久以来压抑着自己。

    “你是如何看待叶雨凝的。”罗娜坐在布拉德身边问道。

    “百年不飞,一飞冲天,千年不鸣,一鸣惊人。”布拉德回答道。

    玛莎将狙击枪背在身后,走到樊狸身边,一只手放在他的肩头。

    “我和你一样悲痛,但如果我不采取行动,整个世界都要为我们陪葬。”

    樊狸点点头,然后低头看着怀里的珈蓝。之前,他为她擦去血迹,现在的她如同一个熟睡的婴儿,躺在自己的怀里。

    “放下逝去,迎接重生吧,你的朋友还在等你。”

    樊狸转过身,看到玛莎的背影逐渐远去,同时也看到了凯弩和萧晓。

    “玛莎!”他放下珈蓝,站起身朝着玛莎走过去。“今日一战之后,你打算彻底消失吗?”

    “不。我不是圣人,无法用隐居来释怀,我想找个地方重新生活,毕竟她们的离开给我带来的痛苦太大了,我……我想找个地方安静一下。毕竟我已经没有亲人了。”玛莎的眉头一皱,脸上划过一丝悲伤,樊狸知道,玛莎这样的铁血军魂不善于表达儿女情长,可是她也有自己的悲伤。

    “那么过些日子打给我好吗?毕竟,当初在‘灭绝’岛上发誓之后。我就已经把你当成是家人了<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玛莎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一个人静悄悄地走下山顶。

    “樊狸……”看到樊狸走来,萧晓和凯弩围过来。

    “我们带珈蓝回家吧。”

    三天后,樊狸、萧晓、凯弩和褚江河带着珈蓝、萧云和爷爷的骨灰盒来到东山。那曾是他们一同练习的地方。后来樊狸的爷爷和珈蓝的奶奶告别,他们几人就离开了这里。

    站在那一片葱郁的森林里,樊狸深吸了一口气,他手握珈蓝的长弓,面向她奶奶遗留的破旧小屋。珈蓝的奶奶行踪叵测,难以寻找,他们也只能故地重游,将珈蓝和萧云安葬在这残留着美好回忆的世界里。

    “谢谢你们带我来。我差点就忘了这美好的曾经,或许在繁杂的公务中,我该抽身来这看看的。”此时的褚江河。已经焕然一新,他穿着漂亮的西服,带着墨镜,家住在老家的别墅里,手下还有两辆豪车和漂亮的泳池。当樊狸他们和黑暗抗争的这些年,他也在为了自己的梦而奋斗。

    “我们早就该来了。”樊狸轻叹一声。“现在他们都走了。只剩下我们和这个等待我们去挖掘的世界了,或许。爷爷在黄泉之下能够理解我所做的事情吧。”

    “他一定会理解的。”萧晓回答道。她仍然穿着华丽的雪色皮草,锃亮的皮裤和一双高挑的朱塞佩。也许萧晓仍然是那个萧晓。只是时间久了,他们都会多多少少的发生改变,这样的改变,大可可以暂且不提罢了。

    “对了,这个月底我就要结婚了。”褚江河拿出三枚请帖。

    “结婚?和谁?”凯弩问道。

    “一个漂亮的姑娘,没有她,也就没有我的成功。”江河回答道。“你们一定来。”

    “没错,我们一定来。”樊狸点点头。“还记得山下那个小店吗,做炸酱面的那个,如今已经成了火锅店,但是老板还是当年那个,不如今晚我们就在那里小聚吧。”

    “好啊,我早就忍不住饱餐一顿了。”凯弩说道。

    夜晚,他们一醉方休,坐在ktv里唱着歌曲,樊狸望着屏幕发呆,萧晓唱着一首《老街》,音乐又将他带到了“新月饭店”的练歌房里,在那里,对的人,不对的事,都在。

    失去了蓝帕、桑德莱特和新老骑士的“蚁巢”在这一战之后彻底瓦解,罗娜不肯接受首领的重担,因为她看到“蚁巢”自然而然会想到蓝帕的故事,而贾斯丁在高山草甸一战后就消失了,几天后,樊狸收到一份匿名邮件,来自贾斯丁,他说自己和兄弟隐居山林,那里藏书万卷,他有足够的时间来修身养性,对他而言这是最好的结果。

    樊狸打开手机,望着新闻头条,今天的娱乐圈里几乎被倪梓琼和秦子扬的粉丝所占领。倪梓琼的经济人声称倪梓琼解除了一切合约,只为潜心修炼,秦子扬和她一道,暂时告别歌坛。无数负面评论也接踵而至,他们一直认为倪梓琼和秦子扬都参与了黑幕,被捉到监狱去了。

    没错,她们的确被捉到监狱去了,那个巨大的黑洞,吞没了一切骑士团的光辉,也将蓝帕所有的贡献都吞噬了。秦子扬成功的战胜了自己的心魔,可是却没能逃过这样的命运。

    他试着打开新闻里面的一条链接,直通秦子扬的微博,他扫了几眼,发现了粉丝翻出的几年前秦子扬还在高中时刻发的帖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伯乐难寻,千里马独行万里而不终。

    当年的秦子扬困于歌坛和“蚁巢”之间的选择,她也许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伯乐来赏识她这匹千里马,可是到了今日,樊狸也大彻大悟,原来秦子扬早就拥有了伯乐,只是她被眼前的黑暗所蒙蔽,被责任施压,根本喘不过气来,而这个伯乐,理应就是蓝帕吧。

    那么叶雨凝呢?她所谓的伯乐又是什么呢?

    樊狸掏出那颗“暗夜之星”,在ktv的彩灯下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她是暗夜之中的明星,也是黑暗世界的救星,她独一无二,是他的唯一,可是他把她弄丢了,丢在了无穷无尽的黑洞里,这一别,可能是永世。

    也许,叶雨凝从没有去奢求什么伯乐。成为女子的她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却碍于蓝帕的眼色,没能得到“蚁巢”的赏识。她的伯乐应该是沙克.格瑞和布拉德,试想如果当年布拉德并没有离开“蚁巢”,而是在贾斯丁和蓝帕好说歹说下留了下来,在他手下调教过的叶雨凝,是否会改变这一切呢?因为归根结底,叶雨凝总是那个改变世界的转轮,永远都是她一个人,在静静地陌陌地黑暗道路上行走,一直到天涯海角。

    “你怎么了?”凯弩拍了拍樊狸的肩膀,樊狸苦笑了一阵。

    “让他自己想想吧。”萧晓说道,她叼起一只香烟,凝视着前方的黑暗,却迟迟没有点着,她曾经鄙视过的褚江河,正坐在她身边,她知道,他们的距离已经是天差地别了。

    “凯弩,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一切都按照我们所想的去实现,你是不是已经和谢凌进入婚姻的殿堂了?”他们就这么保持沉默,过了足有十五分钟,樊狸突然回头对着凯弩。

    凯弩先是低着头瞧了瞧满是瓜子皮的地板,然后轻轻一点头,然后充满哀怨地“嗯”了一声。

    “过去的都过去了。”凯弩小声说道。“我知道这样的生活不会完美,可是我已经尽力去让它完美了,和谢凌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快乐,那终将是一段难忘的岁月。”

    “是啊,过去的都过去了,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面对未来。”樊狸轻声说道。“这未来看似遥远,其实并不是触不可及,曾经的我们一样弥留在这个世界的黑暗角落,那时候我们很迷茫,直到雨凝戳中了我们的心扉,勾起了我们的盗灵**,才将我们拉上正轨。如今,我们经历如此劫难,也应该继续顽强的走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凯弩抬起头,樊狸看到他眼圈微红,眼角有泪,或许谢凌并不喜欢一个哭哭啼啼的男人,或许在某个微妙的时间里,水蛇廊的大小姐也会放下白日里的强硬和倔强,化为温柔的小猫依偎在凯弩的身边,但是那一切谁在乎呢!

    “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补救?”

    樊狸点点头,然后回头看了看萧晓和褚江河,萧晓的眼中多了几分坚定,而褚江河,只是一味的迷惑。

    樊狸低头看着手中的“暗夜之星”,它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似乎与ktv中的迂腐迷醉之音格格不入,它的光芒将樊狸笼罩在其中,为他探寻一个陌生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依旧有战乱,依旧存在着尔虞我诈,但是那里有他的挚爱,也就有他的希望,但是在这之前,必有一物成为他走向新生的垫脚石。

    “没错,我相信,我也坚信会有那么一个地方。”樊狸凝视着手中的钻石。“‘灭绝’岛……”(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