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她,矛盾的化身

第四十六章 她,矛盾的化身

作品:盗灵人 作者:焱悠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script>    “我死了?你这渺小的凡人!就算你戴上了太阳冕,仍然无法杀死我,因为你终究是个凡人,无论天启还是黑诛,你们都是为凡人卖命的狗,无论如何都逃脱不出失败和死亡的命运!”

    桑德莱特死死压着秦子扬,她四肢着地,挣扎着阻止桑德莱德将她压得啃地皮。

    “哈哈哈!”秦子扬突然狂笑了起来。“你根本不懂,什么是凡人,什么又是圣人,一切生命不过都有他们自己的生存规律,而就算是最渺小的人,也会有改变世界的可能!”浓浓的黑烟从她的身上冒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冲上桑德莱特的脚板,将他顶得翻倒在地。

    “你根本就不懂那种煎熬!那种被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而感到痛不欲生的煎熬!”秦子扬七把战刃在手,一同刺向桑德莱特的胸膛,并且借着这股力量推着他在地上移动了五六米远。

    “我嫉妒你和蓝帕,你并非人类,你感受不到那种夹在后悔和失望之间的痛苦,而蓝帕已经逝去,他将一切悲伤都留给我了!你根本就不懂这样的痛苦,我因为痛苦而仇恨,我仇恨你们每个人!”秦子扬抬手一股黑烟掐住桑德莱特的脖子,但是后背却受到了狠狠一击,祖灵曼的绿色魔咒跑到了她的身上,她一声惨叫,后背爆发出一阵浓浓的黑烟,将油光增量的女警制服烧坏了一片。

    “祖灵曼,你做什么!”贾斯丁回头瞧着挥舞着双手的祖灵曼,一道蓝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上冒出来,他半跪下来。一口鲜血吐出。

    “对不起,因为这样的咒术,我搞得灵魂撕裂,桑德莱特正是钻了这样的空子来对付我,但是我并不知道。是谁告诉他这一切秘密。”祖灵曼挣脱了桑德莱特的控制,抬头望着被绿火和黑烟包围的秦子扬,贾斯丁也和他一同看着秦子扬。

    “是秦子扬……”樊狸捂着伤口低声说道。“我听到了子扬灵魂的尖啸,痛苦让她变得精神失常,这样的她,也许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吧。”

    “桑德莱特!”被魔咒包围的秦子扬看不到桑德莱特的位置。她胡乱朝着前方攻击,将几个闪电人打飞到空中,桑德莱特借着这个机会左边闪躲,举着长矛朝着秦子扬的胸膛刺去,但是方天画戟阻挡了他的攻击。紧接着是一把钉锤砸在他的胸膛,然后他也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刺痛……桑德莱特被谢凌、潘明月、舞媚焱三位从三个不同的方向频繁攻击,根本没有机会再对秦子扬下手。

    “主人!”宫磬撇开倪梓琼朝着桑德莱特冲过去,倪梓琼没有阻止他,她看到叶雨凝的眼色,立刻将宫磬和弦徵都拖进了梦境,他们两位救主心切,却忘了倪梓琼的强大。两人竟然互相攻击,叶雨凝扑到桑德莱特的面前,一刀插入他的胸膛。然后踩着他,将他推倒在地。

    “哈哈哈,不愧是‘efq’,不愧是天启骑士团!”桑德莱特身负重伤,却没有表现出恐惧和绝望,反而仰天大笑。“但是罗娜。我知道你明白一切,你告诉他们。她们是如何的弱小,弱小到根本无法杀死我!”

    “杀死你?”秦子扬挣脱魔咒。她抓着衣服捂着胸口,走到桑德莱特面前。

    “是啊,你无法杀死我,你们只能囚禁我,但是秦子扬,你所谓的救赎呢?蓝帕依旧死了,无数‘蚁巢’的残党在我手中颤抖,老骑士团支离破碎,新骑士团犹豫不决,樊狸还太过虚弱,无法担当大任,而罗娜,更是世外桃源之人。秦子扬,你还不明白吗?你可以将我赶出这个世界,但是你必须接下‘蚁巢’首领的重任,你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但是,家庭、梦想和音乐这些玩意都会离你而去,你永远都不会实现你妹妹的愿望,你永远都不会回到草原,做个平凡的草原人!你之所以变成如此强大的存在,注定是要付出代价的,而罗娜,这个所谓的超凡脱俗之人,她不想被‘蚁巢’的纷争所纠缠,就把你推入火海,她知道樊狸必成大器,可是再此之前,你的精神是否能够支撑到樊狸浴火重生的那一天,我想,这对你来说是最大的煎熬吧!这也是长久以来你不敢反抗我的原因吧!”

    “什么!”秦子扬的全身爆发出浓浓的黑烟,冲向桑德莱特,骑士团瞬间后撤,纷纷将弦徵和宫磬包围,桑德莱特被秦子扬打得飞出十几米远,但是仍然面带微笑。“你说得不对,我可以离开,我可以超脱这一切,我可以一走了之!杀了你是我对蓝帕的承诺!并不代表我会受到这样的煎熬!”

    “如果你心里没有疑惑,你为何将蓝帕的秘密都告诉我,你为何给我透露老骑士团的位置,为何告诉我沙克.格瑞的藏身处,为何告诉我控制祖灵曼的方法,为何让我紧盯着樊狸。一切的一切,来源于你的心魔,可不论你多么厌恶这样的权力,你都要担当,因为你的不凡。也许我说错了,你并非凡人,你终将成为你口里的圣人,圣人就要接受比常人痛苦百倍的修炼!”

    “你放屁!”秦子扬突然一阵颤抖,舞媚焱见后立刻迎上去,她本想扶住秦子扬,可是刚刚接触到她的身体,舞媚焱竟然被一股力量打得连连后退。

    秦子扬捂着脑袋半跪下来,她的七窍不断流出黑烟,她痛苦万分,如此举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我从没有想要杀死蓝帕,没有想要杀死父亲,我没有想害任何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好好做一个平凡的人,为什么我的年龄和经历不成正比……我宁愿去死……宁愿代替蓝帕承受一切……”

    “子扬,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有自己的使命,并非是你独自承受这一切,我们是一家人,我们要共同承受!”舞媚焱跑到秦子扬的身边,有了刚才的教训,她不敢妄自触碰她。

    “没错,子扬,我们愿意跟着你,是我们尊重你,爱你,我们是一家人。”潘明月站在她的另一边,但是秦子扬仍然低着头,捂着头,一副痛苦的样子。

    “雨凝……梓琼……”秦子扬缓缓抬起头,一副失落的样子看着她们。“你们……原谅我吗……”

    听到这句,叶雨凝不安地扭头看了看倪梓琼,倪梓琼也是一副诧异。对于雨凝而言,秦子扬的两次背叛给她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让她险些死去,又险些失去挚爱,她怎么可能只凭她的一句话,让她原谅她呢?

    “嗯?”看到叶雨凝并非有所动静,秦子扬有些失望,面部开始不由地抽动。

    “她会原谅你的!”樊狸捂着肚子跑到叶雨凝面前,他的指尖血迹斑斑,摄灵在治愈他的伤口,可是这样的速度很慢。“因为我已经原谅了你,你和叶雨凝都曾经犯下诸多罪行,可是就像我劝下雨凝炸毁‘蚁巢’一样,我也可以让你悬崖勒马,毕竟,你比雨凝更加理性,眼界更广。说实话,你虽然不像她那样拥有诸多计谋,可是你们的角色不一样,你生来就带着一股神秘,这样的神秘并非都体现在你的脸上,而是你的灵魂深处,我所见过的人,没有一个能够带来如此的迷信感,子扬,你要知道,你不欠雨凝什么,也不欠蓝帕什么,更不欠我们任何一个人。”樊狸转向叶雨凝,她将视线慢慢从秦子扬的身上移到地面,微微一点头。

    “没错,我们原谅你了。”倪梓琼代替叶雨凝说道。

    “可是,这有意义吗?”桑德莱特的身影出现在秦子扬的身后,秦子扬转身一股黑烟打过去,桑德莱特抬手一道闪电,两股力量交织在一起,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忽明忽暗的球体。“秦子扬,无论黑诛如何邪恶,但腐化蓝帕心灵的是你。无论哪个世界,你都是那个矛盾的存在。蓝帕创造了你,却又时时想毁灭了你。你反对蓝帕的魔能研究,却在幽都下埋藏了一支昆虫大军;你深爱着蓝帕的一切,却毫不犹豫地带走他的生命;你视这群小娘们为家人,却很少替她们真正想过……秦子扬,你是此矛盾的结合体,我说的对吗?”

    “子扬,不要相信他的鬼话!”看着秦子扬身上的黑烟逐渐变淡,玛莎着急了,她想要跑到秦子扬身边,没想到自己这一疏忽,竟然忘了她还举着枪对着弦徵,而且秦子扬和桑德莱特的一席话吸引了其他女孩的注意,弦徵闪电般地掏出手枪,玛莎虽然已经做出极快的反应,可是还是让他摸到了跟前,只见他一只手打开玛莎的手枪,同时转身用肩膀接下玛莎另一只手挥过来的军刀,军刀没入他的肩膀,从他的腋下穿出,带着一股浓浓的鲜血,可是于此同时,他的手枪也顶到了玛莎的肋骨下,几颗子弹钻入玛莎的胸腔,贯穿了她的心脏。(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