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侠盗飞车
    “这么说,叶雨凝之所以在两种性别之间徘徊,是因为她的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人压抑着她,所以我之间见到她时,她好像失去了对风的控制,这么说我所认识的叶雨凝,依然是‘新月饭店’的老板!”

    晚饭过后,樊狸和张鑫坐在海边望着大海,他欣喜若狂。

    “桑德莱特的闪电加强了那男子在她体内的作用,所以她变了回去,但是我就奇怪了,如果她一直保持着被封印的状态,那么之前她是如何获得力量的呢?”

    “我之前见到的雨凝,已经可以操控风能了,她平时会变成男性的样子,只要一用到风能,就会化为女性,归根结底,她的灵魂是女性的,只是出生是拥有一个男性的身体。至于她如何摆脱那样的封印,我想应该是自然的选择吧,也许她已经得到了赦免,她的灵魂已经在无数煎熬之中获得了自由,所以伏雷得姆解放了她。”

    “我现在多么想见一见伏雷得姆啊,可惜那种奇怪的梦消失了。”樊狸身子一仰,躺在沙滩上。

    “或许是你已经找到了自我,自由当然不会找到你。”张鑫摆弄着一枚海螺。

    “你曾经见过伏雷得姆吗?或者是其他两位。”

    “没有,从来都没有,在认识你之前,我连伏雷得姆是谁都不知道呢。”

    “他就是一个小孩子,时时都端着一杯装满红酒的高脚杯,无论多么高兴、多么悲伤、多么惆怅、多么迷茫,他总是保持着一种微笑,那出现在幼稚面庞上的微笑会变得很虚幻,又很迷人,但是更多场合下,我觉得他在嘲讽着我,这就是伏雷得姆,他喜欢将自己安置在一片大草原上,或许草原本身就代表了自由吧。”

    “没错。草原就是自由。”樊狸说道,他感觉耳边一阵风拂过,就看到了俯视自己的珈蓝,她背着箭袋。手握黑色背包站在面前,微笑着。

    “我们走吧,还有一段漫长的道路。”

    “我们去哪呢?好像我们已经无处可去了。”

    “无处可去?那可不是你的内心啊,我们回烟城吧,我也想知道叶雨凝每天到底都在做些什么。毕竟我们真的需要她的帮助。”珈蓝说道,她转着手中的车钥匙。

    “飞机是坐不成了,我们只能开车去,我们三个人轮番开吧。”她补充道。

    “没问题,我来当第一班。”张鑫说道。

    夜晚,他们就告别了鲁萨,踏上了征程。樊狸望着远去的小别墅,想到那个淳朴的黑大汉,不知为何,他总是表现出一股浓浓的智慧的味道。他的感觉就像布拉德一样。

    “他就不怕被桑德莱特的人追杀吗?”

    “唉,他说尘归尘,土归土,他躲不过去的,永远都躲不过去。他本是一个信封萨满传统的人,来自非洲,如今‘蚁巢’大势已去,他也不想参与这些动乱了。”珈蓝回答。

    昏黄的路灯下,樊狸将视线瞥向玻璃窗外的世界,幽都所见到的一切开始出现在眼前。他拿出“盗灵大典”,翻到描写风的那一页。

    风本是自由的产物,来无影去无踪。风王的名字起于希腊,那是一个充满纯净智慧的世界。那里一个并不出名的学士将风王命名为“艾琉斯”。艾琉斯有二十八个孩子,其中老大名为罗泽,出生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之下,老二名为黑诛,出生于黑夜的最后一片混沌。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二人都是女子。并且是他最出色的两个孩子,而黑诛,更是成为智慧与美貌女神的代表人物,只是后来她被愤怒所困,误入歧途,终成为一个耻辱。

    樊狸想要找到彻底免去叶雨凝封印的方法,也许这个方法和摄灵有关,摄灵是比较原始的力量,甚至比魔能还要原始,如果能够搞清楚摄灵的意义,一定对叶雨凝有所帮助。

    后半夜由张鑫开车,樊狸和珈蓝已经进入梦乡,樊狸发现自己来到了草原之上,但是站在草原上的并不是伏雷得姆,而是叶雨凝,叶雨凝拿着一个木锯,在制作一张小板凳。她总是笑着,一脸的俏皮样。

    樊狸对着她伸出手,但是她却退后十步,说“男女授受不亲”。樊狸说她是他的唯一,他愿意娶她为妻,听到这,叶雨凝就脸红了,然后天翻地覆,狂风大作。

    “怎么了?”珈蓝的声音将樊狸从美梦中惊醒,他一睁眼就见到紧张的张鑫猛踩油门,身后传来一阵阵枪响。

    “‘蚁巢’的特工,该死的,他们竟然对我们开枪!”

    “我们真该杀了那两个小特工,至少还能给我们争取时间。”珈蓝摸出手枪,这时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周围的路灯瞬间灭掉一大半,樊狸抬头望着高压线,这些高压线竟然起了电火花,他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小心!”只听珈蓝一声呼喊,张鑫一扭方向盘,车子冲下马路,好在下面只是土坡。

    “谁?”蓝色的火焰冲上手背,樊狸盯着珈蓝。

    “好像是一个闪电将军,我见过此人,名为‘弦徵’,是个危险的狙击手,刚才若不是我们反应灵敏,至少要死一个。”珈蓝说着背着弓箭打开车门,迎面冲上来四个闪电卫士,她起手一箭射中一人的脑袋,他顿时跌倒在地,他的同伴也毫不怜悯,踩着他的尸体冲过来。

    樊狸也跑出车门,举起一把战锤朝着一位狠狠地挥过去,他碍于闪躲珈蓝的腰刀,没注意樊狸的攻势,直接被打在后背上,吐出一口鲜血。

    看来这些玩意也是肉躯,至少他们能够吐血呢。

    “小心那个狙击手,他的目的是杀死我们,他会不择手段的!”珈蓝的声音传来,樊狸朝着一边瞅了瞅,哪有什么狙击手,甚至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但是这正告诉他,对方可能已经准备好了。

    樊狸立刻用摄灵汇成一面盾牌蹲在挡在面前,珈蓝几箭射出去,剩下两个闪电卫士纷纷倒地,她一记翻滚,在地上溅起一团泥水,然后就消失在黑暗之中,樊狸明白她的意思。

    这时面前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樊狸下意识靠着车子缩成一团,他听到有人倒下的声音。

    “张鑫,不要出来!”樊狸对着身后喊道,但是却没有传来回应,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樊狸的手一麻,只瞧见盾牌狠狠颤抖了一阵,看来这法子有效了。

    珈蓝顺着黑暗的土路摸过去,大雨倾盆之下,土路已经成了泥土,她全身都是恶臭的黄泥,但是她仍然顺利摸到了目的地,她露出头,瞧来又有五名闪电卫士朝着越野车的方向跑过去,在他们身后的草丛里,躲着一人,珈蓝能看到闪电映照下的明晃晃的枪管子。

    她没有迟疑,两箭射出去,对方为了闪躲只能暂时缩回身子,珈蓝冲出掩体,飞身一脚冲进草丛,只觉得踢到了什么人,就觉得一阵闪电从面门冲过来,两人都摔在地上。

    “珈蓝!”双方都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借着天空中的闪电,珈蓝清楚地看着对方穿着漆黑的斗篷,上面都是很容易被混淆的假草,他的狙击枪被珈蓝踢到一边,便从腰间抽出一把四寸长的军刀来。

    “弦徵,果然是你。”珈蓝冷冷地说道,然后也抽出军刀。

    “桑德莱特要你们的命,看来这活不好做啊,前两天就被你们察觉到了,大人就知道你们不做好事。”弦徵一刀挥过来,珈蓝匆忙闪过,这是一记佯攻,他趁机抬脚用后脚跟狠狠踢在珈蓝的后背,珈蓝就势一倒,双手撑着地面,一个跟头翻出去,脚跟踢到了弦徵的下巴上。

    “真是个棘手的人,不过很有意思,比杀猪刺激多了。”

    “我和你不一样,我总有杀猪般的感觉。”珈蓝扬起嘴角,突然一蹬地面,抬脚溅起一阵泥水,弦徵慌忙用双手挡住泥水,并且退后两步,珈蓝已经飞身跃到他面前,双腿狠狠磕在他的胸口上,但是同时,弦徵的军刀也划破了珈蓝的大腿。

    另一面,樊狸盾剑在手,拼命抵抗着冲上来的闪电护卫,他没有再听到枪响,一定是珈蓝限制住了对方,可是自己怎么可能抵抗五个闪电护卫呢!

    算了,拼死一搏吧。

    樊狸背靠着越野车,这样就免去了来自后背的偷袭,他用盾牌抵挡闪电和挥过来的军刀,这群闪电护卫的攻击方式也不像一些有经验的军人,更多是使用蛮力,几个回合打下来,倒是让樊狸抽空伤了两个人的胳膊。

    樊狸就像一个贝壳一样,只要他们主动攻击,他就借助车子和盾牌这一后一前形成的保护伞,他的盾牌上还有长钉,闪电护卫根本难以靠近他的要害处。

    其中一位闪电卫士突然改变策略,两个人纠缠着樊狸,那个人突然发出一道闪电,不过这次的目标并不是樊狸,而是他身后的车子,闪电持续攻击着车子,直接将车子烧得起火,灼热让樊狸不得不撤出越野车的范围,可是就在这时,两个闪电护卫扑了过来,他瞬间腹背受敌。

    樊狸瞪大眼睛瞧着身后冲上来的闪电护卫,但是一阵刺眼的光芒传来,那两个军人竟然消失了,面前出现了一辆老式军用摩托,沙克.格瑞这个大胡子叼着雪茄,举起手中的散弹枪,对着最近的一位就是一枪,他的胸口顿时被炸裂。(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