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红色与愤怒
    “雨凝呢?”张鑫还没到就对着樊狸喊道。樊狸心中感到一丝温暖,熊猫、张鑫和自己都是在乎叶雨凝的人,或许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秦子扬也为自己的背叛而内疚,其实雨凝的世界不止她所说的那么悲惨,反而相比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她算是幸福的。

    “她走了。”樊狸拍拍身上的泥土,现在倒是觉得头脑发胀,双手发烫。

    “是叶雨凝把你弄成这样子?”珈蓝上下打量着樊狸,他点点头。

    “没事,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能够获得成功。”他苦笑着。

    “这么说你成功了?”

    “我了解到她还好,就已经成功了。”

    “你的阿Q精神胜利法还是这么强大,真没想到,你对叶雨凝这么执着。”

    “我这辈子都不会遇到这么好的女人了。”樊狸低头瞅着两条被挠得不成样子的胳膊,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自己竟然在珈蓝面前这么说,他抬头看看珈蓝,她倒没有在乎这句话。

    “这么好的女人,就把你弄成这样?”倒是张鑫开始为珈蓝打抱不平。“回去吧,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剩下的就是给你消毒、包扎、别让你死去。”

    他们将叶文送到她的家里,张鑫那无所不能的朋友查到叶文的住址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珈蓝闯入她家更是小菜一碟。过后,他们就在一家酒店住下,樊狸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他了解叶雨凝,既然她给与自己承诺,就一定会竭尽所能去实现,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休养生息,仔细考虑一下从幽都获得的知识。

    “哇!”正在给自己擦拭伤口的张鑫突然叫了出来。“你看你看!”

    樊狸朝着自己的胳膊看去,发现一缕缕蓝色的烟雾钻出来,是墨蓝色的,因为其中夹杂了黑色。它们盘踞在伤口周围,伤口一点点愈合,速度很慢,不过还是能够用肉眼观察出来。

    “你的自愈能力又提升了一截。”张鑫感叹道。“我真是奇怪。魔能钻到叶雨凝身体里就会发生那么大的改变,到你这儿就变得这么乖了。”

    张鑫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樊狸,他想到在腾格里,秦子扬可以握着由摄灵变成的机枪打出由魔能汇聚的子弹,那个时候。魔能就像婴儿一样乖,而摄灵就像母亲,难道自己体内的魔能也被摄灵驯化了?

    想到这,樊狸突然举起手对着面前的凳子。

    “你这是作甚?”张鑫被樊狸这个突然举动弄得困惑了。

    “我就是想测试一下,我能不能和秦子扬一样散发那样的魔能。”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张鑫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樊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终点落在一旁的电视机上,上面竟然就是秦子扬。

    “出道那几年,我的心中本来也有困惑,因为我是一个科研人员。要从科研和艺术之间做出选择就必须放弃其中的一个,这么想我还是很纠结的。”秦子扬穿着一件华丽的舞台妆,肩头好似两片巨大的鹅毛,背后是一些黑色的羽毛,如同黑天鹅一般。她化了妆,比起从前精致了很多,高挺的鼻梁两旁,是透露着不卑不亢和懒散的烟熏妆。她好似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褪去了迷茫,穿上了沉重的铠甲。奔向新生。

    “曾经的你喜欢摇滚,现在的你民谣和摇滚通吃,说说你自己的看法吧。”

    “其实人需要用摇滚来唤醒梦想,也需要用民谣来冷却大脑。也许我的风格就是这样。因为从前的我一直是模仿,很多粉儿也是奔着我这张脸来的,一个歌手更希望自己的歌被粉丝们喜欢,我依然会说梦想和坚持,不过这次我用自己的歌曲。”

    “她真的好美啊。”张鑫望着秦子扬感叹道。

    “是啊,好像刚刚从蛋壳里面孵化出的小鸡一样。”樊狸转了转手腕。“看来这就是她向往已久的生活。曾经经历了太多痛苦,她也该获得一次**的机会了。

    “你还真是个老好人,看谁都是一种怜悯的态度。“珈蓝推门而入,看着电视里面的秦子扬访谈说道。“之前听说她去参加一个知名讲座,估计又是一大堆类似于梦想的言语吧。”

    “我想更多的是在苦难之中的坚持吧。”樊狸凝视着电视机里的秦子扬,她笑得轻而易举,人们却不知她背后的辛酸与痛苦。

    “和你说话就是没意思,句句都是为别人开脱的话,樊狸啊,就是个老好人,不过是太好了,总会容易被欺骗。”珈蓝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还是不要妄下结论好,倪梓琼曾经不喜欢轻易地怀疑一个人呢。”

    “但是如今倪梓琼对秦子扬恨之入骨了。你下面打算怎么做?”

    “我很想知道幽都里面的秘密,关于我身上的魔能,关于天启、黑诛和蓝帕之间的故事,可是眼下我更想知道,闪电军团为何会出现,他们的目标到底是我们还是叶文。”

    “我觉得是叶雨凝吧。如果叶雨凝真的是你口中的黑诛,那么她就是一个危险的人,桑德莱特目前是‘蚁巢’的首领,如果他想用这个理由来寻找叶雨凝,不是没有道理。”

    “对了,叶雨凝和你都说了什么?”张鑫插嘴道。

    “她让我等她,等她处理完事情后就回来,没说是什么事情。可是我发现她已经失去了控制风的能力,她现在就像普通女人那样,怎么处理事情?”

    “你这就贬低我们这些特工了。”张鑫听到了狠狠拍了樊狸的肩膀。“我也没有什么超能力,照样给你找了叶文和雨凝。”

    “没错没错……”樊狸突然想到刚才话中的不妥,赶紧点头。

    “对了,还有一件事。”珈蓝说着就拿起装弓箭的黑色背包。“刚才出去的时候,我注意到跟踪我们的人了,我想我们该找个机会抓几个问问,桑德莱特这个老东西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另一头,京都。

    望着电视访谈节目中的秦子扬,倪梓琼捏碎了刚刚接过的可乐,褐色的碳水化合物崩得到处都是。

    “怎么了?倪姐。”助理小孟跑进她的工作室,望着怒火冲天的倪梓琼一阵发愣,然后顺着她的眼光看到了电视里面的秦子扬。

    “我没事,你出去吧。”倪梓琼对着她点点头,她没敢说话,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倪梓琼抬头看着窗外,手里的易拉罐已经被捏成了柿子饼,拱起的铝罐皮如同匕首般刺破了她的手,鲜血顺着她的指缝留下来,很快地面上就出现了血红的繁星。

    这时身后的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位面向清秀的男子出现在眼前。

    “梓琼,怎么了?”他没有像助理一样对倪梓琼带着几分恐惧,看来他的地位不低。

    “没事,就是突然间心情不好,找个方式发泄罢了。”

    男子注意到了地上的血液,然后看到倪梓琼手中的易拉罐,抿了抿嘴。

    “是秦子扬让你闹心了?你们都是歌手,曾经还是很要好的朋友,有时候,商业上面的问题可不能被情感所困,你要看得开。”

    “曾经我觉得我可以,但是现在,我释怀不了了。”倪梓琼转过身将被捏扁的易拉罐扔到桌子上。

    “你的手受伤了,明天就好好休息吧,这两天的巡演虽然效果不错,但是我看出你的状态不是很好。”

    “受伤了我一样可以弹吉他,一样可以打架子鼓,这之间没有一点关系。”倪梓琼坐到桌子旁边,从抽屉里面取出一盒雪茄,叼在嘴里面点着。

    “说点不好听的吧,这个月下旬,你那场音乐会的演出单子里可能会有秦子扬,是投资商突然将她加进来的,他们要的不过是钱,你不必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到时候唱完歌我们就走。”

    “王哥,有些情怀没了就彻底没有了,我和秦子扬之间一山不容二虎,但是为了那些该死的投资商我还是忍了吧。”倪梓琼转头望着电视机里面的秦子扬,没注意自己竟然也捏碎了手中的雪茄。

    “是啊,‘蚁巢’不在了,我们的实力被削弱了很多,有时候还真要看投资商的眼色了,不过你放心,我保证会尽一切努力让你避免成为投资商的玩具。”

    “可是在秦子扬面前,我们都是玩具。”倪梓琼摆了摆手,男子识趣地转身离开,身后的门一响,倪梓琼狠狠朝着桌面砸去,将桌子上面的茶杯震得嗡嗡直响。

    如果你没有背叛骑士团,在我们失败后,我仍然可以把你当成是最好的朋友,可是你为何要再一次背叛我和雨凝,雨凝已经为你付出惨重的代价,我绝不可能饶恕你。

    倪梓琼望着电视机里面的秦子扬,扬起嘴角,她再次拉开抽屉,取出一枚铜质的高脚杯,倒上红酒,红色的烟雾出现在她的眼中的,红色的世界也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秦子扬,我要你当面讲清楚!(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