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无主之地
    自然?自由?时间?

    艾斯伏特?伏雷得姆?劳拉?

    樊狸对着面前的黑暗嚎叫着,他没有看到丛林,没有看到草原,也没有看到沙漠,他的面前一片黑暗,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到脚踏实地和仰望天空的感觉。

    他抬头看着黑暗,好似能够通过这样的黑暗,看到它背后那浩瀚的宇宙一样。

    “该死的,我到底在哪……”樊狸坐在地上,他感觉到了巨石的存在。他的心中突然多了一份失望,那好似也是绝望——孤身一身坠落在黑暗之中的绝望。他背靠着这块巨石,它可能是巨石,也可能是被魔能侵染的巨兽,谁在乎呢,他看不到任何东西,所见的都是一片狼藉和失落,都是一片……无主之地。

    对了?摄灵!

    樊狸灵光一现,摄灵散发着蓝色的光芒,在他的手臂上穿梭,周围的一切尽在眼底。那的确是一片荒芜,好似一颗被遗弃很久的星球一样。樊狸摇了摇头,自嘲地一笑,他无数次的怀疑自己死去,但是他却抵达了伏雷得姆的草原、艾斯伏特的森林和劳拉的大沙漠里,甚至是在倪梓琼的梦境,所以现在的他,不怎么相信死亡,也不敢妄加猜测自己到底有没有死。

    好奇心和对希望的渴望驱使着他向着前方走去,路途漫漫,他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却总是觉得眼前有一物在看着自己。

    “有人在吗?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哪里!”樊狸对着面前的荒芜嚎叫着,声音随着时间远去,他听到了一种咯吱咯吱的声音。或是说咯吱里面夹杂着树叶的沙沙声,经验让他想到了在半拉山听到的虫鸣,变成人类的狗灵巴图说,那些并不是风声。

    难道是……虫子?

    樊狸朝着四周看去,他将摄灵汇成一盏灯。蓝色的光芒朝着周围散去,让他很快看到了来者,那的确是一条虫子,而且是自己见过的虫子——秦子扬的黑色蝎子。

    那只蝎子足有三米长,天知道是什么可以驱动这样巨虫的生命,秦子扬也许会给与一系列有关虫群的解释。可是对于对节肢动物一无所知的樊狸,他唯一能够给出的解释,就是危险。

    果然,那只虫子立刻发现了自己,它回头瞅着樊狸。一动不动,樊狸也一动不动,他回想起在对抗萧晓前见到的巨虫,想起狐狸所说的话。

    但是对方好似一直都在等着自己,并没有悠闲的和他擦肩而过,它能够看到自己,或者说它能够感应到自己,但是它为何没有发动攻击。反而好奇地盯着这边。

    “能够跨过死亡的边缘,来到这里的人很少很少,而你是第二个凡人。曾经有一个凡人来到我的地域。许诺给我一种独特的自由,作为回报,我帮助他重整旗鼓,帮助他击败了所谓的神明。”一个声音从蝎子的身后传来,樊狸看到一物走过来,挥了挥手。那只蝎子便闪到一边,让出一条路。

    对方很快走近。樊狸很惊讶,这家伙。说是人,但却异常恐怖,他和人有区别,只是有着人类骨骼的外形,而且仅仅是骨骼。

    面前的这东西活像一个穿了盔甲的黑色骷髅,就好似在幽都见到的焦骷髅一样。但是它的身上闪烁着金属光泽,那黑色应该是某种金属材质,看上去锃亮坚硬。它那身盔甲很华丽,但是却很脆弱,好似只是一种装饰品,但是头顶上的锋利竖刺以莫西干鱼翅头的方式排列开来,看上去锋利无比,轻而易举就能划破某人的肚皮。

    它向前一步,铁靴撞击着泥地,发出很大的声响,这使它的到来增添了几分豪情壮志,让它变得很像某种君王一样,可是它的身后却没有士兵,除了风尘,一无所有。

    “你……又是谁?不会是……死亡吧。”樊狸看着恐怖的东西猜测道。

    “喔?难不成你听说过我?我想想,你爷爷的盗灵书籍里应该没有对我的记载,而且蓝帕那个老东西也不会和你谈到我的。”对方的声音非常奇特,它没有自己的声音,它的声音都是用别人的声音拼凑出来的,时而变成童音,时而成了娇媚的女子,时而化为热血军魂,那声音瞬息万变,而且樊狸已经确定那不是听灵之音的效果。

    “我只是猜测而已,自从从幽都走出来,我的生活就出现了三位神明,如果我来到草原,就会见到自由;来到森林,便是自然;踏入沙漠,就是时间。不过我承认自己去自由的地域最多次,所以当我再次失去意识,进入某种类似梦境的地方,然后看到一地的荒芜,还有您的样子,便想到了死亡。您应该就是死亡之神吧?”

    “没错,我是死神,也叫冥王,但是我更喜欢别人叫我灭寂。我是湮灭的化身,也是重生的开始。”它的骷髅下巴一张一合,传来金属互相敲击的声音。

    “您和桑德莱特一样,都代表湮灭吗?”

    “放肆!”它突然发出一个壮男声音的叫喊,好似一位发号施令的首领。“桑德莱特只是使者,并不是神明,更不是什么所谓的裁决之神!不过我承认他的确可以代表裁决,只是……不会像我们一样时时刻刻都保持着一种……用你们的话来说……是客观性。”

    “对,您说的没错,他的行为里夹杂了对蓝帕的痛恨。”灭寂走到樊狸身边,扬起穿着铁甲的骷髅胳膊,指着苍穹,那里的迷雾散去,露出皎洁之月。

    “当然,我也痛恨着蓝帕,不过对于弑神者,我是又爱又恨。他的花言巧语掠走了裁决之神,明明可以通过这样的权力维持世界的平衡,可是物极必反,他还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招来了天启,而且和黑诛反目成仇。”

    “我记得,桑德莱特说,得天启黑诛者得天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天启,是不是和‘天启骑士团’有关系?而且他对着雨凝叫黑诛,是不是它们之间也有关联。”

    “哦?哈哈哈哈!”灭寂发出一阵刺耳狂妄的笑声。“你想知道的太多了,我无法为你一一解答,如果你是死人,我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相处,只可惜,你并不属于这里。你要知道,就算世界和世界之间产生了差别,它们总有自然和自由,还有时间和死亡,万物轮回而生,轮回而灭,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灭寂的脸渐渐扭曲,它的脸上突然长了肉,而且出现了血迹,随后一双狰狞的大眼睛取代了它空洞的眼眶。

    “袁晓小!”眼前一人吓了樊狸一跳,他发现袁晓小正睁大双眼躺在自己面前,她面色惨白,颤抖一阵,然后失去了生气。

    “袁晓小!”樊狸站起身,他发现自己躺在巨石上面,袁晓小躺在他面前,她的胸口出现了一个焦黑的洞,直接贯穿了大部分内脏。

    “该死!该死的!”看到又有一人死在自己面前,樊狸只觉得一阵怒意上头,这时面前的树林开始抖动,一人从里面飞出来,摔在自己身后的泥地上。

    “樊狸快跑!”金克.基德从地上爬起来就朝着樊狸跑过来,这时面前一道闪电袭来,樊狸下意识用摄灵汇集成一面盾牌,阻挡了闪电的攻击,可是持续而来的闪电并没有停止,而是如同钻机般戳着自己的盾牌。

    “小东西!你无处可逃!”面前的树林再一次颤抖扭曲,桑德莱特一把甩开扑到身上的珈蓝朝着自己走过来,樊狸朝着珈蓝那边看了一眼,她倒是没有生命威胁,就是看上去筋疲力尽。

    “你不是真正的神明,你只不过是一个使者,你没有权力去裁决某人!”胸腔里一股热血上涌,他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顶着这股压力对着桑德莱特叫喊道。

    “什么?你这个碍事精,你到底在说什么!”桑德莱特很惊讶,他再次加强了手中的闪电,一步步向前,闪电的力量推着樊狸,将他顶到身后的一棵大树上。

    “樊狸,你别和他耗着!”金克.基德对着桑德莱特甩出两把飞刀,被他轻而易举地挡开,一股闪电从他的另一只手冒出来,将金克.基德击倒在地。

    “小东西,你要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

    “那你的傲慢呢!”樊狸对着桑德莱特怒吼道。“我看到了灭寂,看到了死亡,但是死亡不愿收留我,他还告诉我,你原本就是裁决的使者,原本就不该和他们这样的神明相提并论,他们觉得你这样的做法是粗鲁的,但是他们拥有宽大的胸襟,不想和你这样的小人计较!而你呢,为何一直抓着蓝帕不放!”

    “该死!该死的!”樊狸的一席话彻底激怒了桑德莱特,一道耀眼的光芒从他的全身散发而出,汇集成一道巨大的闪电,对着樊狸扑过去,樊狸知道自己无法阻挡这道攻击,这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是活腻了。自己为何要用灭寂的话来激怒桑德莱特,难道是心中那份可悲的正义感萌生了死亡之花?这一刻,闪电让他几乎失明,他开始后悔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