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盗灵人最新章节 > 盗灵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慷慨激昂
    在此之前,樊狸并不知道桑德莱特到底充当着什么角色,直到现在,当秦子扬毁灭了一切她认为可以阻挡她的力量时,他才得以在沙克.格瑞的口中了解到桑德莱特的神秘。

    他说,按照贾斯丁的话来说,用力就有反作用力,有物质就有反物质,平衡不仅仅是地球上的规则,更是宇宙万物的规则,就像爱因斯坦的e=mc2。如果我们存在的宇宙自大爆炸以来朝着一个方向去发展,物质在时间长河中被力的用作所积累,逐渐形成星球,形成世界,那么另一面,另一个宇宙也在发展,但是却和我们之间既有联系又不相干。而自然、自由和时间的存在是没有维度的,它们的存在跨越空间,跨越世界与世界之间。

    桑德莱特就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介错人。只要有闪电的地方,就有桑德莱特的存在,所以说,他和自然、自由、时间一样是没有维度的。而他的名字,只不过是在早先的欧洲中土世界里,那些所谓的先知看到他驾驭着闪电给他取的名字,“thunder”代表雷,“light”代表光芒。蓝帕是个盗灵人,他的盗灵之术已经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比谁都清楚,宇宙有自己那一套生存法则,只要自己按照这样的规律来,桑德莱特就会站在自己这边,于是这是他想到限制投资方的最好方法,以至于在几十年里,投资方虽然控制了“蚁巢”的经济命脉,却依然是蓝帕手下的打工仔。

    而现在,随着叶雨凝和秦子扬的出现。魔能的秘密被撕裂。蓝帕企图用魔能去寻找解决方案的方法失效了。桑德莱特知道蓝帕是想用魔能彻底取得“蚁巢”的控制权,他肯定“蚁巢”的存在,但是他也看到了魔能给生命带来的危害。对桑德莱特这样的存在而言,魔能是禁术,不属于人类范畴。不能被人类利用,但是另外一面,人类又需要“蚁巢”这样的屏障来维持平衡,对蓝帕开战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其后果有可能会给人类带来许多灾难,所以桑德莱特也很矛盾。

    而现在。秦子扬找到了桑德莱德,给他一条通往平衡的道路,桑德莱特当然不会反对,他早就想铲除魔能,因为他需要让人类保守的生活。而过度追求科技的极限是自我毁灭的开端,就目前而言,他还不希望人类的存在威胁到宇宙中其他生命的存在。

    这一战下来,女警只剩下六十几人,虽然魔能增强了她们的体质,可是由于缺乏经验,她们还是无法在残酷的战场中寻求生存之道。叶雨凝、沙克.格瑞、金克.基德、珈蓝和樊狸坐在这个基地的控制室里。现在大家已经明白了战争的基本走向,可是想到要面对秦子扬和桑德莱特。大家都陷入了苦思冥想。

    “也许我应该和秦子扬谈谈,我想她不会杀了我的。”樊狸看着眼前一个个愁眉苦脸的高层说道。

    “她的确不会杀了你,但是杀死蓝帕是她不会改变的。”叶雨凝补充道。“我了解子扬。她决定的事情,很难做出改变。”

    “难道我们要杀死秦子扬才能挽救‘蚁巢’?”珈蓝说道。

    “杀死秦子扬?”叶雨凝摇摇头。“就算是阻止了秦子扬,‘蚁巢’的问题也很复杂。现在投资商已经死了,本该剩下桑德莱特和蓝帕两股势力,如果按照这个方向来,蓝帕会向桑德莱特妥协。可是就目前的形势看,又出现了秦子扬这一股势力。她的目标直指蓝帕。所以桑德莱特不会简单地接受蓝帕的妥协,恐怕他已经认为蓝帕的存在本身对人类就是一种威胁。一定要他死才肯罢休。”

    “可是桑德莱特的顾忌是魔能,而魔能现在已经严重泄漏,谁敢保证就算蓝帕死了,又没有其他的科学家会对魔能进行研究。”樊狸叹了口气。“我害怕桑德莱特并不是想杀死蓝帕那么简单,如果他还有更为阴暗的目的,那么无论我们帮助秦子扬击败蓝帕还是帮助蓝帕击败秦子扬都是错误的。”

    “你觉得,桑德莱特会以魔能泄漏的原因消灭整个和魔能有染的人?”叶雨凝看着樊狸,他点点头。

    “桑德莱特是介错人,他很清楚罪恶会给一种生物带来什么,恰恰就在秦子扬手中的魔能就会挖掘人类心中的阴暗面。”沙克.格瑞拄着下巴。“不过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不管我们的目标是蓝帕还是秦子扬,都需要人手。”

    “老骑士团现在被关在‘蚁巢’,对吗?”樊狸抬头看着叶雨凝和沙克,他们点点头。“倪梓琼也被关在‘蚁巢’,我想蓝帕已经撤离‘蚁巢’了,‘蚁巢’已经成为秦子扬和桑德莱特的基地,我想去趟‘蚁巢’,和她们谈谈。”

    “不行!”叶雨凝否决道。“你这个节骨眼上过去,虽然秦子扬不会杀你,但是也会把你扔到牢笼里去,你身上有摄灵,桑德莱特很可能将你视为和蓝帕一样的敌人。”

    “不,不会的。”沙克.格瑞说道。“樊狸说的没错,他应该去。”

    “您这是什么意思?”叶雨凝有些迟疑。

    “你虽然聪明,但是却不懂桑德莱特的理论,他对人没有仇恨,对能源也没有仇恨,他只是崇拜平衡,是捍卫宇宙平衡的使者,显然他不会针对樊狸采取行动,而是先评估樊狸对平衡的危害程度。恰巧樊狸是盗灵人,他和蓝帕一样,蓝帕对世间的贡献让桑德莱特相信了他,现在,樊狸这个盗灵人的身份也会博得他的信任,毕竟在我们这些人里,樊狸的心是最为纯洁的。”

    “可是秦子扬呢?她可是很了解樊狸的,她知道樊狸此行的目的肯定不会纯洁,她知道樊狸必定会阻止她。”

    “雨凝,我问你,子扬真的想杀死蓝帕吗?”樊狸问道。

    “她曾视蓝帕为再生父母,做杀死蓝帕的决定本来就是一种对自己心灵的摧残。”雨凝不假思索地回答。

    “秦子扬也在变。魔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智,褚行风那边是往坏的方向,而袁晓小这边是往好的方向。桑德莱特的担心是因为魔能的两面性,也就是科学的两面性,所以我觉得,魔能也在改变着秦子扬,而且逐渐完善她对绝对正义的追求,毕竟,平衡并不是绝对的正义。”

    “我懂了。”叶雨凝对着樊狸和沙克.格瑞点点头。“但是我想和你一起去,我们两个人同时存在,对于桑德莱特而言更有说服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和你一起。”珈蓝打断了樊狸的询问,她一只手放在樊狸的肩头,深深望了他一眼。“我曾经发誓要和你同甘共苦,我不管对方是谁,我都要和你一道。”

    “谢谢你,珈蓝……”樊狸心中升起一份温暖。萧晓和萧云都变了,被魔能摧残着还保留着这份义气的人只有珈蓝和凯弩,他知道这份友谊比爱情更加珍贵。

    “那好,我们三个人去。”樊狸看着沙克.格瑞和叶雨凝,沙克.格瑞咧开嘴笑道。

    “樊狸,我看你有当领导的天赋啊。”

    “怎么会,我一直都是一个小人物。”

    “可是某本十九世纪的著名读物说过:再渺小的人,也有可能改变世界。”沙克.格瑞将雪茄叼在嘴里,再一次笑道。

    叶雨凝瞅着珈蓝,露出几分感谢的意思,珈蓝微微点头,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不过樊狸,你可要想好这一行的目的,你们有可能有去无回,‘蚁巢’很有可能因为你们的努力而改朝换代。”沙克.格瑞说道。

    樊狸点点头,低头看着手背上泛起的蓝色光芒。

    “不知为什么,自从我见到了摄灵,我开始相信一些被人摒弃的观点。也许是魔能让萧晓看到了人世间的疾苦和无奈,也是魔能让我看到了人世间的真情和纯洁。我知道,魔能就像一个婴儿一样,有人说,人之初心性本善,也有人说,人之初性本恶。有些时候,人和动物一样,当我们是群体的时候,就永远无法打破自然久经亿年追寻的平衡。我想让桑德莱特知道魔能的确是把双刃剑,可是如果我们善加利用,它会是我们精神境界高度发达的体现,而不是人类时代的毁灭。”

    “小子,我总算看出来了,你这不是要去救出老骑士团,或是策反新骑士团,或是帮助蓝帕抵抗桑德莱特,你的目的从来都是一个,那就是秦子扬,你这是要去策反秦子扬啊。”沙克.格瑞露出一份信任和满意,他翘起二郎腿,弹了弹烟灰。他始终都戴着那一顶破旧的贝雷帽,不知道那玩意对他而言到底有着什么寓意。

    “是啊,发扬魔能的人是秦子扬,改变魔能的人也是秦子扬,创造新骑士团的人本质上就是秦子扬,说服桑德莱特杀死投资商的还是秦子扬,一切都是秦子扬,如果她可以放手,那么我们将获得一个足够强大的后盾,到时候无论是魔能的黑暗面还是桑德莱特的裁决,我们都有实力奋进一搏。”

    樊狸慷慨激昂的话刚刚结束,叶雨凝甚至都想为他鼓掌了,这时袁晓小突然推门而入,发出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不好了,那个钻石女逃走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