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炼神领域最新章节 > 炼神领域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十亩良田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十亩良田

作品:炼神领域 作者:失落叶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四月六日,八荒原上积雪消融,暖春终于来临。远方,络绎不绝的帝国军队开入八荒原,进驻中南城等城池,铁刃军统领罗昕亲率十五万大军协助龙胆营守御八荒行省,人喊马嘶、旌旗蔽天、军威鼎盛,铁刃军是云中行省的最强铁军,也是帝国北方门户的守护神,铁刃军的到来无疑是给十万龙胆营勇士吃了一剂定心药。

    林沐雨安排罗昕驻守中南城,自己则和唐小汐率领精兵驻守在中南城以东的一座郡城之中,与中南城、散关形成了掎角之势,随时迎接龙霁兵团的到来。

    但龙霁兵团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进攻八荒原,他们在北方极地内蛰伏许久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他们在等待,等待海上远征军的到来。

    林沐雨、唐小汐都很清楚,但却无能为力。帝国百万大军镇守全境,终究还是有些勉强,而且对手并不是一国,而是天霁帝国和黑石帝国的联手。

    ……

    黄昏时,战火纷飞在龙形岛的上空。

    连续激战三天,双方均损失惨重,但在空中盘旋的龙骑的帮助下,显然黑石帝国的军队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整个平原上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炮坑,战车倒翻、骏马横卧、血流百里,战场上已经没有一面完整的义和国旗帜了。

    惨败,义和国的根本已经动摇。

    “杀!”

    野兽的咆哮声中,一群骑乘巨熊的黑石帝国兽骑兵呼啸而过,将匆促重组战线的数百名义和国铁骑杀得支离破碎,甚至,在巨熊的吼叫声,义和国的战马已经吓傻了以至于无法动弹了,而马背上的骑兵也只能沦为被砍杀的对象。

    “哈哈哈哈……一群废物!”

    横扫而过之后,一名黑石帝国五千人都统发出狂笑声,策动战马上去,将长矛狠狠的刺入一名尚未死去的义和国年轻士兵的心脏之中,拔出之后带出一蓬鲜血,道:“这么低劣的种族怎么配享用如此大好的一片河山呢?哈哈哈……给我继续冲杀,不留俘虏,杀光!”

    黑石帝国凶狠残暴,这是整个天极大陆上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们出战从来不留俘虏,而且屠城对黑石帝国来说也是家常便饭。皇帝师元激励将士士气的方法是古老而有效的,屠杀降卒、破城劫掠、强暴父女、变卖人口,这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

    “噗噗噗……”

    投枪穿透了中军大帐,数百名兽骑兵横扫而过,将义和国的中军帐夷为平地,但却并未发现最高指挥将领。

    “在那里!”一名老兵手指着远方:“啊哈哈哈,两个三星大将啊,哦……还是金领的,是义和国的元帅,哈哈哈,龙千林和丁奚在那里!”

    硝烟中,寥寥数十人在血泊之中奋死抵抗着,而其中就有龙千林和丁奚两个人。

    多年的修炼,龙千林已经踏入圣域,但丁奚依旧是天境,他老了,老得比龙千林快多了,但此时两个人浑身血污,哪儿还有半点元帅的样子,两柄剑刃上满是残缺的豁口,血迹斑斑,甚至一滴滴鲜血从剑锋上缓缓流淌着,那些都是黑石帝国士兵的尸体。

    “都让开!”

    黑压压的苍炎军团重骑兵缓缓的让开一条路,只见一个大约50岁的大将手持长刀策马走来,不是别人,正是苍炎军团的统领傅羽,黑石帝国圣武尊之一。

    傅羽生性残暴,据说曾经因为侍女倒酒时撒了酒就将其杀死,并将其尸体投入酒窖之中发酵,美其名为“美人酒”,整个苍炎军团没有谁不畏惧傅羽此人的,但偏偏傅羽作战勇猛,所以得到了师元的重用,让他成为此次黑石帝国远征军的指挥者之一。

    “笃笃笃……”

    马蹄踩在满是血迹的地面上,傅羽一步步的踏着义和国士兵的尸体前行着,嘴角扬起,狞笑道:“你们就是义和国的双帅?看起来……不过如此罢了。”

    丁奚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笑道:“你又是什么东西?”

    “老子名叫傅羽,苍炎军团统领,这样的身份足够跟你说话了吧?丁奚元帅?”傅羽目光森寒的看着丁奚的双腿,笑道:“是一副好筷子!”

    丁奚忍不住笑了:“筷子?你哪里看到了筷子?”

    “不不不。”

    傅羽摇了摇手指,笑道:“我是说,杀了你之后,我要将你的腿骨雕成一副筷子。”

    “你!”

    丁奚禁不住的有些心寒,而身边的一群义和国将领全部义愤填膺,其中数人提着兵刃就冲了出去,大喝道:“去死吧,畜生!”

    “是吗?”

    傅羽长刀挥起,火焰法则神力呼啸而起,转眼之间七名义和国的千夫长尽数化为灰烬,火光冲天的倒在了地上,实力的差距不是一点点那么简单。

    丁奚的眼中满是绝望,“嗤啦”一声撕下了一块披风的衣料,裹住满是鲜血的双手,紧握长剑,笑道:“龙帅,我们为义和国、为碎鼎界尽忠的时候到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战是我丁奚一生打过的最酣畅淋漓的一战,我的对手终于不再是自己人了……”

    龙千林也笑了,一缕鲜血顺着额头流淌进了眼眶里,仿佛流着血泪一般,道:“能有丁帅陪我一起去黄泉路,这一路上龙千林必定不会孤单了,就如丁帅说的一样,这一战也是我龙千林这辈子打过的最酣畅淋漓的一战,走吧,我们一起走完这最后一程!”

    “杀!”

    数十人迸发出的喊声却仿佛惊天动地一般。

    傅羽手握长刀,脸色铁青,道:“临死了还在这里逞口舌之快,简直是不知死活,杀你们这群废物也只是脏了我的刀而已,来人,万箭齐发,老子要看他们变成刺猬!”

    身后,弓箭手纷纷开弓!

    密集的箭矢乱射开来,转眼之间数十名义和国将领在血雨中一一倒下,龙千林、丁奚均身中数箭,但以他们的修为没有那么容易死去,只是重伤而已。

    “再来一轮!”

    弓矢持续爆发出凌厉的杀伤,而丁奚、龙千林的斗气早就快要耗尽了,就连挥舞兵刃格挡箭矢的速度都变得十分迟缓,转眼之间又多中了几箭。

    “噗……”

    丁奚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膝盖一软跪倒在地,他已经到了极限了。

    “丁帅!”

    龙千林急忙扶住他的手臂,道:“你怎么样了?”

    丁奚满脸鲜血,却露出了笑容:“我……我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龙千林愕然。

    丁奚茫然的看着天空,喃喃道:“我看到了万里河山,我看到了百龙萦绕的王座,我看到了天下终归一统,我看到了……看到了祥和,看到了宁静,看到我允诺妻子的十亩良田与恬静生活,看到了柴门犬吠,看到了好的人们不再哭泣,但我无法活着见到那一天了。”

    龙千林鼻子一酸,泪水混合着血水流淌下来,终于无力的缓缓跪坐在地,惨然一笑道:“丁帅,我的好大哥,要走的话,让千林走在你的前面,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斧正我龙千林的一颗戾气之心,谢谢你如兄长般待我。”

    说着,龙千林强行提起最后的力量,紧握长剑冲向了对手。

    脸上毫无惧色,怒吼道:“纵然亡国,我心不灭,尔等流寇,终须一死!”

    “噗噗噗……”

    又是数十枚利箭射入了他的身躯之中,但龙千林没有停止前行,血流满地的冲向了对手,口中咆哮着,大声道:“大哥,我先去了!”

    “找死!”

    傅羽冷笑一声,催马上前,长刀轻轻的抵在了龙千林的护心镜上,“嘭”一声护心镜迸裂开来,刀尖刺入血肉之中,就那么一寸寸的推了进去,直至刀刃直透龙千林的心脏,傅羽一声怒吼,刀锋透体而出,硬生生的将龙千林的身躯举在了空中,怒吼道:“这就是与黑石帝国为敌的下场,灰飞烟灭吧!”

    刀锋忽然急旋起来,火焰喷张,转眼之间龙千林的尸体便已经化为了一道道碎肉和灰烬,鲜血洒在附近每一个苍炎军团士兵的身上,但他们似乎十分渴望这股鲜血,大约是因为这是义和国元帅、碎鼎界一代名将龙千林的身躯吧?

    丁奚跪在地上,看着远方龙千林惨死的一幕,心如刀绞,流水夺眶而出:“龙千林!义和国的好元帅,你走好,丁奚马上就来陪你!”

    说着,长剑猛然扬起,横在了脖颈之间,他要自刎!

    “等一等!”

    傅羽怒喝一声,隔空一掌,重重的将丁奚的佩剑打飞,目光阴寒的说道:“丁奚,本统领说过你是我未来的筷子,没有我的准许,你不能死!”

    丁奚颓然的看着他,冷笑道:“来吧,什么样的死法都不重要,但你……你这种畜生迟早会跟我一样的下场,等着瞧吧,自然有人会为我和龙千林报仇。”

    “你是在做梦吗?”

    傅羽哈哈大笑。

    却就在这时,忽然空中一声龙吟,是一名骑着青色巨龙的龙骑士,大声道:“傅羽统领,在我们的东方海域之中出现了一支船队,大约有一百艘战舰。”

    “哦?”

    傅羽扬眉道:“是谁的军队?”

    “好像是天霁帝国的旗帜。”

    “哼,区区一百艘战舰不足为惧,待老子杀掉丁奚之后再去会会他们。”

    “是!”

    傅羽缓缓扬起长刀,刀刃上还沾着龙千林的血。

    就在傅羽的刀刃即将落下之极,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住手!”

    “什么?”

    傅羽仿佛听错了一般,但转眼脸上便满是怒意:“还没有人敢命令老子,老子偏要杀了他!”

    刀锋顺风而下,直奔丁奚的脖颈!

    丁奚闭上眼睛,死亡,是最好的归宿,至少不用再承受世间的一切痛楚了。

    ……

    “啪嗞……”

    雷电光芒闪烁开来,一个美丽的身影骤然出现在傅羽和丁奚之间,一对金色光翼绚烂张开,“当”的一声,傅羽的刀刃硬生生的被磕碰了回去。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移步 [风雨小説網 www.44pq.com]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