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七十七 御兽
    仿佛有一朵巨大的血色向日葵,千万个孔洞同时穿透开來一般,蜂窝状吐出密密麻麻的血口來。

    所有血舌长长伸出,如同全身剥光的虫子,露出光滑的血肉來,一个个碎光喷涌,大吐魔音。

    剧毒腐蚀般的嘶嘶声卷成大浪,无数血光粉碎落入浪潮中,黑色海水生生变了暗红。

    谢琅琊紧急刹住身法,一拽巨镰,棍身激起一团逆向风涡。

    他引动真气,干脆扯住这团剧烈风涡,疾速环绕周身,形成一层飞旋的护罩。

    “刷刷,,。”

    血舌千万条缠绕飞冲,根根灵活无比,像是剧毒的长蛇般。

    谢琅琊周身风影被刺得一片狼藉,到处裂开碎光,眨眼间已有大片血舌刺穿进來。

    四面八方荡起腥风,血染海天之间,蒙蒙血雾在海浪中搅碎翻涌。

    谢琅琊一把撕开一层血雾,身形猛转,一记鹞鹰回冲般的强转,顺势将巨镰猛刺而出。

    “嘶拉拉,,。”

    一团血舌当头撞上刀锋,个个笔直崩裂,后面又有更多血舌飞冲上來。

    血舌被搅碎成粉,立刻融化成毒辣热流,碎雾倒冲,将冷冽的海风蒸腾成流毒般的热气。

    热气腾腾滚动,到处擦出电火般的飞光,浓烈蒸汽模糊了四周景象。

    谢琅琊眼前一片扭曲裂痕,法眼冷沉,看穿血舌扑來的方位。

    巨镰灵活飞转,荡起锋利光影,不停变换位置,持续斩碎扑上來的血舌。

    在那断尾切面中,所有气泡裂口仍旧猛烈蠕动着,不停喷射出尖利血舌,一派无穷无尽的架势。

    可恶。

    谢琅琊最烦这种消耗战,一股热火冲到咽喉,眼神更冷三分。

    “扑哧,,。”

    在他巨镰的斩杀下,竟然还有漏网之鱼。

    一团血舌飞速扑來,趁着谢琅琊高举巨镰,向一侧斜劈下去的空当,直钻他的肋骨。

    “呃。”谢琅琊只觉血肉鼓起血泡,瞬间炸成一团风涡状,被那些血舌刺出密布的血口。

    “混蛋。”他吃了剧痛,像是受痛猛怒的野兽般,倒转手腕,握住棍身底部,直接将刀锋反向刺向身后。

    “呼啦啦,,。”

    血舌被瞬间削平,但却有半截直钻血口,顺势冲入谢琅琊体内。

    谢琅琊清楚感觉到,肋骨处一阵热流冲荡,像是有无数条虫子在筋骨之间乱钻,然后纷纷扎入血脉。

    他猛一侧眸,只见肋骨处的伤口不停蠕动着,皮下鼓起一条条凸起,疯狂游动,宛如巨大水蛭般。

    眨眼间,那些钻进來的血舌已然深入血脉,随着血脉中冲刷的真气激烈滚动着,所过之处带起强烈的刮割痛觉。

    皮下的凸起更加分散,鼓起的皮肉充血发硬,形成硕大的血色疙瘩。

    “哼。”谢琅琊只觉那些玩意想顺着血脉,往自己的丹田和天灵冲去,反手一转巨镰,砰然斜插入足下真气。

    巨镰一阵,沿着刀锋形状放射出一圈弯月形冷光,迎空分裂,分散成无数锋刃卷向血舌。

    还在持续冲來的血舌被当头刮开,碎成大片卷烂的血雾,保持着被斩断的形态散成流烟。

    谢琅琊立刻**一口真气,法眼反向伸入功体,照亮所有血脉,引动意念贯通丹田与天灵。

    他强力聚起真气,在血脉中处处形成漩涡,阻住血舌前进的速度。

    同时,一道灵光闪过他的脑海,引动了掌心法印。

    谢琅琊紧闭血瞳,一侧头部,翻手朝天击出一片强光。

    “嗷呜,,。”

    强光见风便涨,形状疾速聚合,一匹傲然长嘶的天狼冲出光影,踏火回旋。

    「长虹」眼喷怒火,血口狂张,瞬间冲到谢琅琊身前,形成一堵无法逾越般的阴影高墙。

    “嘣,,。”

    血舌被「长虹」巨爪斩断,要么就是碰上它周身流光,瞬间崩碎,扯断之声汇成浪潮。

    谢琅琊紧急发动真气,护住咽喉花纹,血脉中一阵气劲倒流,将到处乱冲的血舌逼到一处。

    凌乱分散的血疙瘩迅速平复,却有一团骇人的小丘般的淤血,在谢琅琊左臂处扭曲着拱起。

    谢琅琊猛睁血瞳,目光如锋,侧头看向那团淤血。

    淤血顶的手臂花纹都微微失去形状,谢琅琊一把按住,掌心紧贴,疾速洞开法印。

    他引动一道强烈吸力,五指形成抓握之形,将皮肉深处的淤血高高抻了起來。

    “呼呼,,。”

    淤血碎成千万道血光,混乱冲出皮肉,在谢琅琊掌心笼罩之下,形成一圈团团飞转的暴风光球。

    那些断裂的血舌,像是被搅碎的虫子般,全在光球中央胡乱冲撞着。

    谢琅琊沉喝一声,扬手一扔,将光球冲天扔去,准准投入一波风势正强的气涡中。

    光球连带血舌,统统被卷的粉碎,在谢琅琊头顶散成暴雨,疯狂飞落。

    谢琅琊一头邪火,脸色煞气逼人,顶着这狂乱血雨一冲,顺势一把提起斜插于真气光流之上的巨镰。

    “锵。”

    谢琅琊双臂高举过头,将巨镰挥舞成风车般的光涡,掠过「长虹」直冲过去,逆着冲天喷涌的海潮向下直击。

    那断尾立刻一缩,想要扭转过來,直奔谢琅琊。

    谢琅琊眼角一横,一声暴吼立刻冲出乱云。

    「长虹」扑住断尾,将它整个拧过來,四肢一收,巨爪狠狠嵌入进去。

    趁着断尾沒有剧烈摆动起來,谢琅琊照准它的底部,挥动巨镰,全身横冲过去。

    “撕拉,,。”

    谢琅琊浑身染透鲜血,从迅猛崩裂开來的两截断尾中飞冲出來,逆风转身,拔高冲起。

    「长虹」爪中剩了一截崩断的尾巴,它四肢一抡,将那块烂肉横空扔了出去,一路撞碎了无数风涡。

    “嗷嗷嗷,,。”

    那怪物的头颅从海面之上高冲上來,浑身滚落着巨瀑般的水柱,血盆大口张得更大。

    谢琅琊打了个响指,「长虹」反冲了个圆弧,直接向上一冲,将少年接在背上。

    他策动天狼,身法再高一层,眼见那怪物头颅狂摆,却好似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一般,在少年咫尺之外不得前进。

    谢琅琊心中一动,仰头看向那边,原來是这怪物分裂出的另一段身体,被紫微公子缠住了。

    一圈毒蜂群般的人形幻影围满了那段身体,那个头颅也是不停怒吼,被击打得血肉模糊。

    谢琅琊血瞳冷凝,紧了紧眼角:“那幻影……”

    不是单纯的分身术。

    谢琅琊横过巨镰,在身前迅猛划了几下,用刀光组成一道奇异法印。

    他一睁瞳子,两道飞光冲出眼瞳,经脉也发出通透的反光。

    所有反光向上拉扯,在他头顶聚合,合成一颗嗡嗡飞转的珠子。

    在珠子前方,刀光组成的法印迎风扩大,像一张大网般波光涌动着,与其发出应和的嘶鸣。

    那法印,正是珠子中央浮现出的纹路。

    「女娲神印」。

    谢琅琊一压身形,成策马之状,一手勾住「长虹」粗壮的颈子:“师父。”

    他动了动唇瓣,心音卷成比暴风还要激烈的回响。

    “混蛋小子,”紫微公子的心音从风暴另一端传來,两人对付的这条双身巨蛇几乎横断了海面,劲浪喷涌不止:“震死我了。”

    “我说,”谢琅琊一挑剑眉,左右扭了一下脖子,筋骨发出危险的咔咔声:“我能试试刚掌握的「女娲神印」吗。”

    “什么。”紫微公子的声音仍旧悠闲冷静,一点也不像是在跟一个巨大的怪物缠斗。

    “师父不是说,「女娲神印」是我必须掌握的「上古八神」之力的一种,其奥义就是号令天下猛兽吗。”谢琅琊盯着眼前那颗狂摆的头颅,那怪物不停喷吐出寒潮般的强流,身形已然节节升高。

    它的身体在继续分裂,要完全分成两个身体。

    谢琅琊一扫煮沸般的海面,心中迅速盘算:“这样看來,它们的身体底部还是相连的,就在海水之下。”

    那应该是它的法门所在。

    谢琅琊的太阳**嗡嗡一响,被紫微公子的心音撞出一阵错乱回音:“你想用「女娲神印」,操控这只「不周龙蛇」吗。”

    「不周龙蛇」。

    谢琅琊扶住眼角,冷笑一声:“又是一个远古妖兽。怪不得在我满脑子的古书讯息中,一时都沒有搜寻到。”

    这片「风暴北海」,简直是远古妖兽重生的温床啊。

    谢琅琊一咬牙关,身形一跃,单膝弯下,单手扶住「长虹」的脊背:“沒错。让我试试看。”

    既然说要以一人之力,掌握「上古八神」全部的能量……

    就从身为天地之母的「女娲」之力开始吧。

    谢琅琊竖直冲起,「长虹」在下方高拱脊背,随时准备接应。

    少年的咽喉花纹黑光烈烈,喷涌出一圈妖光漩涡,红发飞扬,手上巨镰寒光倾泻。

    他凝聚法眼,引动经脉寸寸洞开,灵台中迅速勾勒出「女娲神印」的纹路。

    所有的修炼功法,其要义都在于引动法印。

    只要能将法印灌满能量,受自身真气牵引,就算掌握了这门能量。

    谢琅琊将巨镰一抛,飞转悬浮在身后,双臂交叉,手指疾速勾勒法印。

    “呼呜呜,,。”

    珠子突然爆发出一圈强光,凝成长龙状的光柱,直击巨大的法印光网。

    光网一声碎裂,漫天洒成强光暴雨。

    同时,谢琅琊脑海中一声洪钟激鸣,法眼大开,扬臂击出一记厉掌。

    “砰。”

    珠子被一掌催动,中央光纹冲涌而出,神光烈烈激荡。

    谢琅琊的脑后,旋转出一圈法光般的光环。

    “嗷呜,,。”

    那条身体分裂、两头都激烈震摆着的「不周龙蛇」,在这片海潮般的清光喷耀之下,突然僵硬般一顿。

    谢琅琊双指并起,抵在唇瓣上,心法沉淀,操控着「女娲神印」不停旋转。

    他还沒有学成上古巫咒,现在只凭意念发出命令。

    “「不周龙蛇」。”谢琅琊声色沉寒,如同穿透了最浓重的黑暗:“以汝巨尾,掀沸瀚海,将海底鱼群,成暴雨之势,呈现吾之眼前。”

    他根据古书上学來的巫咒模式,念出一串诡谲言语,声音渗入「女娲神印」中,荡出洪钟般蛊惑的回音。

    “嗷啊啊,,。”

    「不周龙蛇」发出一阵凄厉狂吼,仰天翻摆巨尾,藏在海面之下的双身相连的身子,猛地掀起涛涛巨浪。

    谢琅琊听那吼声太过凄厉,觉得哪里不对:“「极乐蛛」就是这样受我命令的,难道它不能。”

    「不周龙蛇」发出被屠宰的动物一般的凄惨叫声,似是痛苦莫名,被「女娲神印」的清光照得无处可逃,将海水翻搅得几乎见底。

    谢琅琊一横眼角,远远对上一双灵光闪耀的紫眸。

    即使隔着怒风狂涛,紫微公子妖魅的眼眸依然精光夺人。

    他轻啐一声,那些围绕着「不周龙蛇」另一个头颅的幻影飞速旋转,高高吐出一道人影來:“你这样使用「女娲神印」,会激起反作用。小心,你可能让「不周龙蛇」进入「混沌状态」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