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七十六 打食
    「风暴北海」海域隔断,分成许多区域。

    海物最为丰富的海域,就在眼前。

    谢琅琊放眼一看,大约知道「风暴北海」名字的由來了。

    “轰轰,,。”

    无数风涡在海面上卷动,掀起惊涛拍岸,海水如同煮沸般滚滚冒泡。

    离那片海域还有一段距离,谢琅琊足下血雾已然被吹得倒流了。

    谢琅琊稳住身法,策动血雾继续前行,烈烈风声越发阔大,充满天地之间。

    风声沉厚,卷成雷鸣般的震响,从远空之上不停坠落。

    “哗啦啦,,。”

    谢琅琊一腿抬高,踏住血雾顶端,上身下压,血瞳凝光:“好厉害。”

    在他眼前,一条百丈有余的巨鱼冲浪跃起,它的身下是一片被暴风击打开來的水涡。

    这水涡力道甚强,将这么个大家伙瞬间吐出,高高溅起一面高墙般的水影。

    那巨鱼嘴部锋利巨长,宛如利剑,刺破了大片风影。

    空中裂出数道凌乱的锋光,全是那巨鱼嘴部瞬间撕裂的分层。

    又是一阵巨涛乱响,那巨鱼倒头跃入海中,本就发出无限黑光的海水,颜色更加浑浊。

    “呼呼,,。”

    谢琅琊红发一散,全部吹向脑后,扶住鬓角抬起头來:“沒想到,「风暴北海」物种最丰富的地方,竟然是这种不平静的海域。”

    紫微公子鬼魅般出现在他身边,直到现在,谢琅琊还经常捕捉不到这家伙的身法:“这里像一口煮沸的水锅,风力太强,不时将海底世界兜底震上來。”

    “在这里生存,”谢琅琊眼角一横,看到一只奇形怪状的海物被抛出海面,又借着迎头打來的风力冲回水涡:“真够辛苦的。”

    狂风更劲,二人已然进入风暴肆虐的范围。

    二人身上各开真气,形成圆弧状的光芒护罩。

    紫微公子笑道:“你觉得这地方环境恶劣吗,但是那总是掀起狂涛的暴风……”

    他指着一道最为强劲的龙卷风柱,那风柱离二人很近,卷出烈烈闪电之声,正在往这边靠近:“是「风暴北海」的营养來源。”

    “哈,”谢琅琊身子前倾,抱起双臂,盯着那势不可挡靠近过來的巨大风柱。

    “「风暴北海」是「扶风大陆」上少数留存的几个,由于上古神魔开天辟地之战而形成的地域。”紫微公子也看着那风柱,语气轻淡,不急不躁:“所以存在方式也有所不同。这些暴风终年不散,挟带來自天空的清气,不停下沉吸入海中。”

    谢琅琊眼神一低,看向煮沸般滚滚翻涌的黑色大海:“这样一來,才能保持天地之气的平衡,”

    “若有一日这暴风停了,”紫微公子按住后脑,将猎猎纷飞的长发按住些许:“「风暴北海」就会全线枯竭。”

    谢琅琊扭了扭肩膀,那道风柱已然近在眼前,形状扩大了数十倍:“师父,不如就把这道风柱兜底一掀,往海里一扔,自然能掀起无数鱼群了。”

    “真聪明。”紫微公子貌似赞叹,拍拍他的肩膀,掌心猛然发力,将少年霍然一推:“不知它干不干。”

    “轰,,。”

    电光火石间,风柱高高一扬,卷成巨蛇扑食之形,迅猛扎到血雾之上。

    血雾一记碎裂,中间扯破凹空的大洞,狂风疾速吞食四周雾影,眨眼间扯成乱光。

    两道光影相对飞冲,一者身绕血光,一者足踏法阵,背靠无数暴风气涡高高冲起。

    “哗啦,,。”

    那道风柱折起惊人弧度,顺势扎进海水之中,惊起一团滚沸气泡。

    气泡瞬间炸碎,那风柱凝成浓厚风烟,再度冲起,与那二人高度齐平。

    谢琅琊双手藏在身后,指法迅速变换,暗中积蓄真气。

    他冷冷盯着那道巨大风烟,只见它滚滚冲到海天之间,突然一声震碎,裂成两半。

    两道风柱激烈分开,风力疾速聚合,每一道都形成原有风柱的大小,强力旋转,电光无限崩炸。

    风柱分裂的痕迹一直延伸到最底部,底部扎入大海,翻滚劲浪,一刻不停。

    风柱双双一冲,折起巨大弧度,借力猛冲向二人天灵。

    谢琅琊血瞳一闪,死死盯着那道巨蛇般冲下來的风柱。

    说起來……

    谢琅琊心中微动,在风柱挟带雷霆之力,快要一击震碎他的天灵时,迅猛出手。

    “锵,,。”

    他贴着风柱呼啸撞击而來的速度,猛一侧身,一道雪亮刀光如同爆发的岩浆般激烈冲起,轰然与风柱相撞。

    借着这一撞的力道,刀光迅速化形,巨镰冲入风中,烈烈疾转。

    谢琅琊扬臂握住棍身,双手翻转,高擎死神般的巨镰,更加游刃有余。

    那风柱被狠狠一撞,当头碎出大片碎烟。

    谢琅琊身形一压,如同利箭般飞射冲起,巨镰强力向上一举,竖直划破风柱。

    他身法如电,眨眼间推进甚深,忽觉刀锋剧烈一震,像是撞上了什么极其坚硬的东西。

    “呼啦啦,,。”

    风柱逆向卷动,海浪般的波纹浓厚无比,不停组成奇异纹路。

    谢琅琊抬起血瞳,从眼帘之上看过去,瞳子中落满了风影。

    “嗷呜呜,,。”

    一声震天长吼高冲而起,长空之上震开明显的空间裂痕,浓云飞卷,海浪狂啸。

    谢琅琊被这震撼声波当头一扫,像是被巨石砸了一下般,立刻高举巨镰,斜向划破声波漩涡。

    声波形成的乱光炸散开來,瞬间亮出一个滚滚凝形的巨影,风烟翻滚的纹路赫然形成了锋利成片的鳞甲。

    谢琅琊身形倒冲,仰面朝天向后飞折,血光四面八方穿透暴风,在他足下迅速聚成血雾。

    “嗷啊,,。”

    一道怒吼紧追谢琅琊身后,海水成高墙状强冲而上,将少年猛地围入一片海啸狂流之中。

    谢琅琊横过巨镰,左臂发力,冰雪般的花纹鼓起通透光芒,丝丝血光在皮下不停飞转。

    果然。

    他勾起唇角,那副笑容宛似雪狼见了猎物,冷冷看着面前头颅高昂、血口大张的怪物。

    一直形容这风柱粗壮强劲、灵活有余,如同巨蛇入海般掀起劲浪。

    原來,它还真的是一条巨蛇。

    谢琅琊猛睁血瞳,瞳子中飞速旋绕寒光。

    不仅他这边,直冲紫微公子那边的风柱也亮出头颅,头上锋角高扬,宛若蛟龙。

    鳞片层层成甲,覆满周身,身形巨长,扭动一下便是一层激烈风啸。

    这家伙张开血盆大口,嘴部成鹰喙之形,尖利无比,头侧伸展开巨大扇形的角质,扇动这血色强风。

    “叮,,。”

    它一睁双眼,色如鲜血、大若洪钟,瞠裂大睁,全然一副猛兽巨怒的模样。

    谢琅琊歪歪头,光是这家伙喷吐出的寒流,就堪比海啸,吹得人脊骨后折。

    那怪物巨口猛张,并沒有尖利锯齿,两片铠甲般厚重的鳞片围成嘴唇,腥风席卷出大片狂草般的肉芽。

    谢琅琊定睛一看,每个肉芽都是一道狂扭的吸盘,极其柔软地摆动着,发出流毒般嘶拉拉的吸气声。

    那吸盘中央洞开黑洞,强力收缩着,若是被吸了,肯定会连骨带肉绞成碎片。

    谢琅琊凝聚身法,法眼迅速一扫,将这玩意周身能量流向看个通透。

    对付这种大家伙,就要找其弱点下手。

    “嗷,,。”

    那怪物昂头长啸,高高扬起的头颅却沒有下冲,反而是下方海面一阵轰炸,崩开巨高浪潮。

    谢琅琊足下血雾被重重一掀,兜头一翻,未及倒转上冲,已然被劲浪拍了个湿透。

    浪潮包围中血光一闪,砰然捏碎,瞬间在那怪物头顶之上高高成形。

    谢琅琊化影移形,双臂高举,调转巨镰,弯月状的刀锋如同残月坠空般,破风向下刺去。

    “撕拉,,。”

    谢琅琊速度极快,不等那怪物扭动弧度闪避,照准它的头骨一击而下,全身重量都施加在巨镰之上。

    巨镰深深刺入它的鳞甲,厚重的皮肉成块状裂开无数碎纹,像是龟裂的大地般拱起碎片。

    “嗷嗷,,。”

    怪物吃痛巨吼,狂掀不止,大海整个被搅得沸腾,巨浪滔天,引动漫天暴风更加肆虐。

    风水狂涌之下,谢琅琊双臂再次发力,真气源源涌出掌纹,迅速穿过巨镰棍身,融合到刀锋之上。

    “兹兹,,”

    深深嵌入怪物头部的巨镰发出一阵惊颤,刀锋雪亮闪光,发出电流般的激烈摩擦声。

    随着电流声的扩散,无数黑光如同毒蛇般渗入鳞甲,狂速蔓延,所过之处全是高拱的碎块。

    鳞甲一道道裂开血痕,翻卷出粗厚的肉花。

    那怪物更加狂烈地摇摆着,巨浪再掀,藏在海面之下的胃部轰然上挑,还是那滚滚流动的风烟之形。

    “呼呜呜,,。”

    风烟卷成鬼哭厉啸,直扑谢琅琊背后,风力生生将少年脊骨扭得错节一分。

    谢琅琊看也不看,双手仍旧紧紧控制巨镰,以棍身为支点,全身倒向一冲,双腿凝光飞转。

    他的腿风登时形成一圈锋利光涡,直扫身后扑來的风烟,如同强力刮蹭的刀锯般,立刻将风烟刮成混乱粉末。

    风烟的飘渺之感层层变厚,现出实体,一道已然断掉顶端的粗壮蛇尾高拱而起,亮出一截血肉横飞的断层。

    “啊啊,,。”

    谢琅琊刚翻转身形,身下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腥风,宛如一个剧烈崩炸的气囊般。

    他血瞳一扫,只见那怪物整个头部竖直扬起,巨口大张,直直对着自己咬噬上來。

    它沒有利齿,所有吸盘齐齐拧扭,张开强烈吸附的黑洞,发出的尖锐吸力更胜啃咬。

    谢琅琊只觉要褪下一层完整的人皮,骨骼则被哗啦啦抖落出來,身形一歪,双手瞬间脱力。

    他手上一空,被那无数条章鱼触手般的吸盘狂吸过去,奋力扬臂,左手一把抓住巨镰棍身。

    “刺啦。”

    巨镰形成一个强力的支点,被谢琅琊拽得一斜,刀刃翘起,从怪物头部裂深的伤口中拔出些许。

    一片火热碎血崩散开來,混进层层飞溅的浪花之中,再被暴风卷成浓厚血雾。

    谢琅琊凭借瞬间的拉力,一拽巨镰,飞身上冲。

    一团吸盘已经围上他的腿部,发出恶心的黏稠响声,拼命吸附上來。

    谢琅琊只觉血肉瞬间稀释了一圈,骨骼森森翻卷出來。

    这吸食融化的速度,简直可怕。

    谢琅琊立刻抬起另一条腿,真气凝聚血脉,荡成一圈锋利强光。

    “砰,,。”

    他腿风一扫,强力一踹那团恶心的东西,连根崩断了好几根粗壮的吸盘。

    他顺势飞速一抖腿部,将附着其上的残肉统统抖落下去,双臂一伸,握住巨镰棍身高高一荡。

    少年身形飞快划了个巨大的弧度,像是极限荡着秋千般,飞绕一周。

    再次绕到至高点时,谢琅琊顺势一扯巨镰,将它连根拔起,弯月形的刀锋在怪物鳞甲中狠狠一搅。

    “轰,,。”

    怪物满头喷洒血雨,鳞片在暴风中凌乱拍打着,如同成片吃了剧痛的贝壳般,疯狂拍出比海浪更响的声浪。

    谢琅琊飞旋上冲,身形化光,长发飞扬如火。

    他这一冲,与怪物狂劈海浪而來的巨大断尾撞了个正着。

    那阔大的切面血肉模糊,涌起无数个气泡,激烈崩炸不停,直扑过來。

    谢琅琊倒转巨镰,真气凝聚刀锋之上,形成一圈黑光耀眼的光球。

    他擎举刀锋,直冲向上,将那断尾切面从中央竖直破开。

    “咕噜咕噜,,。”

    谢琅琊只觉刀锋强力受阻,一侧血瞳,从喷耀的刀光背后露出一道冷冽的目光。

    这是……

    断尾切面上,所有的血色气泡翻滚更烈,一声声崩炸回环撞击。

    煮沸般的气泡声到达顶点,那些疙瘩突然全部鼓起,形成一个个高鼓的气囊。

    “滋啦啦,,。”

    谢琅琊血瞳微瞠,只见所有的气囊同时爆破,从中央伸出无数细长的血舌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