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七十五 兽爪重生
    “等你死了,随便睡。”紫微公子扬起手,给了谢琅琊后脑一巴掌。

    借着高空之上万里长风,这记巴掌力道更强了些。

    谢琅琊微微一晃身子,抬手将凌乱飞到额前的红发撩开,一并拨到脑后。

    在他眼前,海天一片灰蓝,天地相接,天际线无比遥远。

    海面开阔,长空无边,长风吹刮无阻,卷成浩瀚风涡。

    谢琅琊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眨了眨血瞳,驱散瞳子中纠缠的一丝迷离光晕。

    粗略一算,他应有十天十夜沒睡觉了,只凭不时的深层调息恢复体能。

    但是对于修炼者來说,正常的睡眠、饮食之类,也是十分重要的。

    人体顺应天时,才能从天地之间汲取灵气。

    谢琅琊打了个呵欠,从「玄冰三千里」一路赶回,他在那个海兽尸体内部休整了一下。

    连屁股都沒坐热,他就被紫微公子拽出來了。

    对方的说法是:“好不容易抓到个苦工,你去帮我打食。”

    ……打食。

    谢琅琊扭了扭脖子,引动真气,化成液态黄金般纯度最高的游丝,游遍四肢百骸,细细冲刷经脉。

    这种状态下,他等同于经历了深层睡眠的休养。

    他横过眼角,踏了踏足下的血雾:“师父,你要是再不告诉我的话,我就趁你睡着时,在你耳边发动梦魇之术。”

    紫微公子身形微摇,看了一眼足下泛起波纹的血雾,那雾影如同波涛般将他晃荡了几下:“啊。”

    谢琅琊身形一闪,如同灵鱼一般,在血雾上游刃有余地飞转,身形微微化光:“将我的声音通过梦魇之术,输入你的脑中,在你的睡梦里响个不停。”

    “这种小小的幻术,”紫微公子唇角轻抿,向下耷成嘲笑的弧度:“你就别拿出來献宝了。”

    他沒有开动身法,是谢琅琊的血雾托举了两人身形。

    少年迎风深呼吸,在血雾上不停冲游,雾影越卷越高,形成海潮状的环形光影。

    随着少年的动作,血雾波动更甚。

    紫微公子暗中稳住身法,连黑袍飘摆的幅度都沒有变化:“告诉你什么啊。”

    “就是,”谢琅琊停在他面前,侧身相对,身形宛如青松挺拔:“师父为什么在给一个海兽尸体喂食。”

    紫微公子歪歪头,不动声色地一凝真气:“你小子是看见什么奇怪的事,不管跟你有关无关,都要问个清楚吗。”

    “心里存不得疑问,”谢琅琊绷起腰肢,肢体蓄力,压住一团气流,如同踩着翘板般上下摇摆起來:“这是我的坏毛病。”

    “不乐意说就不说,”紫微公子只觉身下波荡起层层能量,血雾连绵摇晃,引动风声逆转,流转起越來越强的漩涡:“这也是我的坏毛病。”

    谢琅琊唇含淡笑,像是只暗中耍奸的狡猾雪狼般,用眼角看着对方。

    他上下踩压的幅度更大了些,能量集中,散发惊人力道。

    “哗啦啦,,”

    雾影发出海浪般的拍打声,高高划过长空,向着广阔无边的黑色大海前进。

    前方一片开阔,海天无垠,不时有成片的巨型海鸟飞过天空,惊起一阵逆风。

    “呼,,。”

    谢琅琊忽地一转身形,压低脊背,腿风平行一滑,激起一道劲浪般的血雾高高扬起,强力拍打向紫微公子。

    紫微公子被摇晃了半天,身形岿然不动,看着迎面抽打过來的血雾,只是歪了歪头。

    “我说,”在血雾快要打到紫微公子鼻尖时,他的身形才骤然一碎,紧贴着抽打之力强劲落下的速度,化影移形:“你不是困得要死要活吗。”

    “师父又不让睡,”谢琅琊迅速判断出紫微公子的移动方向,足下一划,用力一踏血雾,借力飞旋冲起:“我自己找点乐子咯。”

    紫微公子一抬头,颈子一偏,一线之间避开谢琅琊垂直下冲的攻势。

    谢琅琊捏起左拳,引动锋利风声,将对方颈部皮肉掀起波纹。

    紫微公子扬手扣住他的手腕,顺势一拧,真气喷涌出掌纹,迅速汇成强流。

    谢琅琊被对方强力一拽,身形竟沒有偏转太多,凌空一转,快不及眼间飞起一腿。

    “拳法腿法,”紫微公子扬起另一只手,手肘竖直发力,猛地格挡住少年强劲的腿力:“配合得不错了嘛。”

    “师父非要在「玄冰三千里」那种地方,一路不停训练我的武斗之术。”谢琅琊翘了翘眉角,看似狡黠的模样,却深藏危险的寒意:“若不出点出彩的效果,岂不是对不起我自己。”

    紫微公子反手抓住他的脚踝,双手同时使力,将少年全身成旋涡状推击出去。

    谢琅琊成圆弧状飞转数周,左臂竖直一撑,按住血雾,翻身飞退几步。

    他稳稳落在血雾上,扭了扭左肩:“刚重装回來的左臂,我得舒展通畅了。”

    紫微公子双手交叉,拢住后脑,一副海边吹风的悠闲姿态:“你就耍吧。”

    话音未落,一道血影已然冲到他眼前。

    紫微公子眼角一闪,保持着双手垫着后脑的动作,侧身一滑,躲开谢琅琊闪电般的铁拳。

    谢琅琊在扑空的瞬间,顺势化拳为掌,掌力有如刀锋,一记手刀撞向紫微公子的后背。

    一阵强压袭向紫微公子的背骨,筋骨已然发出扭曲相撞的搓痛感。

    紫微公子弯折上身,跟着谢琅琊的掌力划了个圆弧,双手拢后脑的动作,正好将他力道锋利的手肘亮出來。

    他身形一冲,横直撞向谢琅琊的肩膀。

    相接瞬间,二人身体都爆发出一阵真气碎光,明亮勾勒出身形轮廓。

    谢琅琊双手凝光,一记交叉,挡住紫微公子的攻势。

    “咔嚓,,”

    他的左臂微微一震,冰雪般的花纹拧出淡淡水光。

    紫微公子看了少年左臂一眼:“「冰麒麟」的极寒之力,你能运用了吗。”

    “我正在试。”谢琅琊意念一动,法眼瞬间照亮功体内部,引动左臂血脉鼓起光流,无数血光眨眼间冲遍经脉。

    “叮。”

    谢琅琊翻转手腕,五指掐起,形成抓扯猎物般的兽爪之形。

    一声光芒碎裂之音,所有花纹如同僵硬毒蛇般扭曲一转,皮肉之下透出一片雪亮强光。

    “呼呼,,。”

    一片黑影巨大延伸,以惊人速度组成骇人之形,猛地张开锋刃般的五指。

    紫微公子微微一瞠紫眸,优雅慵懒的表情头一次出现明显的变化。

    他迅速抬高紫眸,看清那黑影的完整形状。

    谢琅琊歪歪头,整个左臂青筋鼓起,肌肤变成铠甲般的铁灰色,上面缠绕的冰雪般的妖异纹路,更显出一种诡异的剔透光彩來。

    少年整个手部扩张成兽爪形状,斜向一挥,便带起一阵混乱海风,直冲天际。

    高空之上,层层流云被瞬间打破,随着托举二人的血雾疾速前进,而不断碎成流光。

    紫微公子后退一步,侧过身形,黑袍如浪花般扬起:“这是……”

    “师父不是说,你了解「至邪之体」的一切吗。”谢琅琊手臂斜挡身前,五指一动,锋刃发出咔咔的摩擦声,像是屠宰前的磨刀之音:“看來,也不是全都知道啊。”

    紫微公子抬起手指,眼中瞬间涌起的惊色平复下去,仿佛只是在思考下一餐吃什么:“这个,倒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往回追溯的话,”谢琅琊皮肉不笑,唇角翘起冰冷的弧度:“我身上出现的第一个变异,就是这恶魔手臂。”

    “恶魔手臂。”紫微公子眯了眯紫眸。

    “这种沒品位的名字,”谢琅琊微微一抬下巴,亮出咽喉那朵罪恶的花纹:“不是我起的。”

    紫微公子抬起一只手指,背靠长风,下方撩起的浪花高高飞溅,在他身后炸成碎光:“你的左臂被斩断之后,属于这‘恶魔手臂’的法印还在。”

    “寄生在我身上的这个死怪物说过,恶魔手臂以及「长虹」,都是「至邪之体」的附属。”谢琅琊活动了一下手腕,兽爪发出沉冷的扭动声,像是巨石摩擦一般:“现在我的左臂回來了,我试着将恶魔手臂的法印与其融合。”

    紫微公子哼笑一声,随意揉了揉雪发:“什么时候的事啊。”

    “就是师父不让我睡觉,拉着我出來给你做苦力时……”谢琅琊一压身形,兽爪凌厉一挥,卷破数道半透明的风涡:“我抽空进行深层调息的时候啊。”

    “呼啦,,。”

    谢琅琊速度惊人,掠出一道不停崩碎的幻影,个个都是飞溅的人形光流。

    紫微公子只觉强风扑面,那兽爪带起的风力十分沉厚,而且能将任何一丝流风化为锋刺般的尖锐气流。

    那少年只是一挥兽爪,就能把漫天长风化为无形针雨,一副要将人扎成刺猬的架势。

    紫微公子竖起一只手指,指尖轻扫了一下下嘴唇,仿佛拂去一片粘在唇上的花瓣。

    他不慌不忙,定定看着那兽爪向自己猛力拍击而來,狂风席卷周身,雪发黑袍纷飞如浪。

    哈,这臭小子……

    城府不浅啊。

    应着紫微公子心中一声冷笑的尾音,谢琅琊五指一抓,形成抓握之状,直刺对方心口。

    谢琅琊突然想试试看……

    若有朝一日,他应着心中翻滚的黑暗杀意,真的对紫微公子下手的话……

    会是什么感觉。

    “撕拉,,。”

    紫微公子瞳孔一散,被那兽爪当胸击中,血肉撕裂的声音震撼钝响。

    谢琅琊剑眉一皱,兽爪穿透对方胸膛,满手抓了温热碎血,烂肉一团团被五指绞破。

    他心中掠过一道暗光。

    紫微公子微微僵硬挺身,一动不动,头部后折,胸膛的血洞一直撕裂到颈部。

    谢琅琊能看到他的喉骨翻卷出來的断筋,气管已经撕裂了。

    这家伙……

    谢琅琊眼神一凛,干脆再挥兽爪,向上直扫,竖直将紫微公子的头颅划成两半。

    “咔啦,,。”

    头骨崩碎的声音异常清脆。

    谢琅琊扬起手臂,兽爪搅动无数碎肉血花,猛地收回。

    漫天一片血雨喷洒,腥气滚滚散成热流。

    谢琅琊不用开动法眼,也能看到那破碎的身体上冒出的腾腾热气。

    紫微公子的上身整个裂开,像是一朵被踩烂的食人花,脑花四溅,重重向后倒去。

    谢琅琊眯起血瞳,兽爪竖直收回,挡在侧脸旁边。

    热血顺着兽爪流淌下來,不停滴入血雾之中。

    血雾颜色更浓,发出一阵快意般的激流声。

    谢琅琊静静站着,看着地上那散发血热的尸体。

    蓦然,他闭了闭血瞳,面无表情地甩了甩兽爪。

    透过四溅的碎血,少年抬起血瞳,望了天际一圈。

    “师父,”谢琅琊淡淡道,像是叫人回家吃饭一样:“赶紧出來,我都不知道往哪儿走了。”

    他眼前只有一片茫茫海天,血雾在海天之间推进,仿佛一朵孤云般。

    “有本事,”风声一卷,凝成紫微公子慵懒的声音,从每一个方向传送过來:“你自己找到地方啊。”

    “我是路痴这种事,”谢琅琊血瞳一转,迅速扫过每一道风声卷來的方向,身形一闪,面向一侧:“你就不用总提醒我了。”

    “呼呼,,”

    在谢琅琊眼前,一道风影逆向卷下,在血雾上压出一个微微凹陷的光涡。

    风影逆流一冲,卷成柱状,迅速聚形。

    紫微公子化光而出,拍拍唇瓣,打了个呵欠,声音还带着呵欠的余音:“你怎么看出來的。”

    谢琅琊瞥了一眼那还在冒热气的尸体,眼神一沉,阴影遮蔽了瞳子:“沒有心脏。”

    他抬起兽爪,看着指尖滴落的血珠:“我抓碎了所有的脏腑,但是沒有心脏。”

    “感官真厉害。”紫微公子微微一笑:“都被你抓烂成那样了,你还能做出这种判断。”

    “再说,”谢琅琊叹了口气,貌似惋惜:“我若是真能取了师父的性命,还在这儿混什么。早就江湖封神了不是吗。”

    紫微公子耸耸肩膀,随意一瞥四周:“喂,小子,你转向了。”

    他指向一个方向,指尖染着流毒般的紫光:“往那边走。”

    谢琅琊沒有马上策动血雾,而是盯着对方的指尖,眼神凝静:“所以,师父你是怎样做到的。”

    “啊,这种小伎俩。”紫微公子侧过头,雪发絮乱飞舞,将他的眼神挡成细碎阴影:“「付丧神」而已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