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七十三 重装左臂
    谢琅琊凝起血瞳,身形一侧,引动血雾打开一面。

    他还能隐约看到巨大光环的形状,血瞳四下扫视,本就被霜雪遮蔽得模糊的天地界限,仿佛不复存在了般。

    他眼角一斜,看到一片妖魅的黑光。

    凭借那团光芒,谢琅琊还能判断出方位。

    紫微公子的对面,是已然塌陷了大半的冰崖。

    这下,能轻易摔得人粉身碎骨的万丈深谷,更加扩大了。

    谢琅琊稳了稳心神,深深一闭血瞳,将感官通入天灵。

    灵台之中,一片阴鬼符咒还在波动,花纹层层扭曲,仿佛在错乱生长般。

    谢琅琊一皱剑眉,引动咽喉花纹能量,将那符咒熄灭。

    符咒迅速黯淡,收回纹理,落入灵台最阴暗处。

    丝丝霜雪扑上谢琅琊的侧脸,他感应到重新飞刮起來的寒风暴雪。

    谢琅琊睁开眼睛,一策身法,冲向地面。

    “咔啦。”

    他落地瞬间,冰崖沿着一条裂痕再塌三分,冰面贴着他的脚尖碎落下去。

    他冷冷盯着冰块坠落的方向,无边的霜雪将其吞沒。

    无论是完整还是碎裂,这里终究只有一片无尽的冰雪。

    谢琅琊回想着方才黑色业火冲天而起时,那烈烈燃烧的火海景象。

    这恐怕是这极寒之地,永恒冰冻之下的第一次燃烧吧。

    这样看來……

    “这地方,”谢琅琊抬手一拨红发,指尖上沾染了大片粉碎的雪花:“真是寂寞啊。”

    即使有杀戮与血腥,也会被深深的霜雪掩盖,冻成冷硬的冰石。

    谢琅琊沉下血瞳,凶光平息,换作两潭沉静的血影。

    他望着重新呼啸起來的霜雪,方才它们明明兜底卷起,全部冲入「冰麒麟」体内了。

    可是不知从什么地方,风雪再次吹刮过來。

    谢琅琊抬起头來,看着悬浮在深谷之上的黑光。

    紫微公子的姿态,永远不会因为外界而改变。

    他是一只午睡刚醒的优雅妖狐,眼睛总是微微眯着,眼角翘起妖魅的弧度。

    两人隔着漫漫风雪对视着。

    谢琅琊深吸一口气,侧头吐出一口结成冰碴的血花。

    他转过身,看向身后冰块凸起霜雪胡乱扎堆的冰崖。

    一团破碎阴影摊在地上,像是沒有融化干净的冰块。

    谢琅琊走过去,巨镰在手中微微震动着。

    他低下视线,看着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冰麒麟」。

    它躺在一滩不停流散的溶液上,闪出晶莹剔透的水光。

    谢琅琊知道,这是被「阿鼻业火」邪气最高的火焰,强力融化后的结果。

    想來,「冰麒麟」这种级别的瑞兽,不能被一般的功法摧垮。

    若被摧垮,只有……

    “引动你身上的至纯邪气,它与天地间的祥瑞阳气完全对峙。”紫微公子的声音,幽幽出现在谢琅琊身后:“而且,凭借「至邪之体」的催动,你带给这种瑞兽的伤害,天生就更上一层。”

    谢琅琊撩开凌乱吹拂在侧脸上的红发。

    他侧过血瞳,神色沉如冰潭:“这样一说,我真是个坏东西。”

    能对代表祥瑞的东西带來这般深重的伤害,他难道不是个最不祥的存在吗。

    谢琅琊耸耸肩,语气幽冷,不着情绪:“虽说「至邪之体」对于天劫回归的意义,究竟是拯救还是加速毁灭,尚未有定论。但是我越看越觉得,还是毁灭的可能多一点。”

    紫微公子一撩黑袍,在风中猎猎翻飞,歪歪头:“说得自己真了不起。”

    谢琅琊沉吟了一下,将巨镰飞旋几周,斜向插入冰面。

    “锵。”

    随着一声锋利碰撞声,紫微公子紫眸一动,看向那柄弯月般的死神镰刀。

    谢琅琊抬起手臂,横直一划,变换指形。

    “呼,,”

    他头顶上腾腾流转的血雾抱团下降,落地开散,剩下一层光影在下方托举。

    「冰麒麟」的断臂浮现出來,筋骨强健,透着冰霜般的通透颜色。

    “「冰麒麟」所具有的冰霜能量,代表极致的寒气。”紫微公子踱步走來,像是在自家后花园散步一样:“有了它的法印,你等于拥有了这最高级别的极寒之力。”

    谢琅琊想了想,席地而坐,身下凝起一团莲花状的血光:“会经常感觉到左臂冰凉吗。要是因这寒气而导致筋脉不够灵活,恐怕又有麻烦。”

    “你小子不是说过,”紫微公子一抬眼角:“只要是长在你身上的东西,都只有被你掌控的份儿吗。”

    谢琅琊看了他一眼。

    “看來,你还是不够自信啊。”紫微公子动了动眼神,沒有引动一丝指法,就牵动那巨大的左臂浮动起來,周身漫起一层诡谲的流光。

    谢琅琊含住一口真气,将气息通入所有经脉,快速调息。

    真气上通灵台,下沉天灵,形成功体洞开的状态。

    点滴黑光在他咽喉花纹处流转。

    “将它的法印吸收了,这条左臂就是你的了。”紫微公子言简意赅,四下看了看,像是在找一个可以舒舒服服坐着的地方。

    到处都是尖锐凸起的冰碴。

    他踢开一块碎冰,黑袍扬起波浪般的光影,展开一片,托举身形:“吸收「冰麒麟」的法印并不简单,我会帮你。”

    “啊。”谢琅琊眨眨血瞳,端正坐姿,指尖捏起静气凝神的指法:“真是受宠若惊,我以为师父一直都是在旁边看热闹的那个。”

    “一点也不热闹。”紫微公子打了个呵欠,抬起手指,在空气中点出一圈清澈作响的光环:“看你小子办事,我都要睡着了。”

    谢琅琊收回心神,看定眼前悬浮的断臂。

    他动了动左面的断肩,闭上血瞳,将灵台稳定至通澈状态。

    紫微公子的声音,在霜雪呼啸的风声中变得迷离:“我会融化这断臂的法印,与你的身体相接。你要始终保持功体洞开的状态,不停吸收「冰麒麟」的能量碎片,不能有半点阻塞。”

    谢琅琊睁开一只血瞳,这副睁一眼闭一眼的模样,充满了欠揍的少年狡黠:“先激活我的经脉,保证能维持功体洞开的状态,接着才是重装左臂。师父真是一步步安排得紧密,我也不用总是抱有你想耍我的怀疑了。”

    “我怎么那么有闲心呢。”紫微公子瞥了他一眼,指尖一挑,随着光环的浮动,那条断臂也跟着动作。

    “那就拜托师父了。”谢琅琊口上淡然玩笑,功体却已然进入了洞开状态,咽喉花纹隐约发出盛开般的幻光,缓缓旋转:“我正好闭目养神,这一路半口气都喘不得。”

    “喂。”紫微公子挠了挠额角,看着少年一副闭目小憩的姿态,眼角一动,无形甩出一道气流。

    谢琅琊剑眉一挑,迅速偏头,与那气流相贴蹭过,但头侧还是被抽了一下。

    紫微公子凌空拍了他一巴掌。

    “做什么。”谢琅琊沒有睁眼,他将最后一丝灵光收入灵台,掌控着所有经脉的流动之气。

    紫微公子淡淡道:“你还需要做到一点。”

    谢琅琊微微侧身,亮出左面断肩上一圈碎烂的肉芽。无数细小的血孔在寒风的吹打下张开,像是贪婪待食的嘴巴。

    紫微公子撩起一束雪发,随意一扬,发丝随风飘起高高的弧度:“忍着疼。”

    ……嗯。

    谢琅琊心中的疑问沒等完全浮现,就知道紫微公子的意思了。

    该死的……

    一点过场都沒有啊。

    谢琅琊只听到一声光芒轻碎的声音,紧接着,他像是被一记重锤击中胸膛一般,脏腑纷纷震出碎裂的血沫。

    疼。

    “啊。”谢琅琊一个不防,痛叫脱口而出。

    他血瞳闭得更紧,法眼反向深入灵台,看穿经脉中真气流动的走向。

    这时如果睁眼,法眼一断,就会打乱功体的洞开状态。

    而此时,紫微公子悬空坐在谢琅琊对面,已然变换指法,操纵「冰麒麟」的断臂倒转过來了。

    断臂的切面,与谢琅琊肩膀上丛生的肉芽两两相接。

    两者接触的瞬间,一片宇宙光环般的碎涡旋转开來,中心透亮边缘浓黑,荡起一圈奇异幻光。

    幻光将谢琅琊全身笼罩起來,在空气中分割出一层明显的断层。

    这一瞬间,少年仿佛被微入了一个隔断的空间之中,不属于这片天地之间。

    谢琅琊眉心微颤,嘴唇紧抿,似在强力忍住剧痛的。

    在坐定状态中,他能看到自己如同宇宙般黑暗无边的功体内部,看到一片血光轻闪的经脉灵光深藏的灵台。

    剧痛如同劲浪般袭來,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可是他除了刚开始那一声猝不及防的痛叫之外,再不出一声。

    他不是忍着。

    而是压根发不出声音。

    谢琅琊的灵魂仿佛沉入了一片永恒寂静的秘境,在「冰麒麟」的断臂与他相接的瞬间,这片秘境如天河一般,倾泻覆盖下來。

    他能听到來自洪荒之外般悠扬的声音,像是沉沉的钟声,又像是回环的呼唤,一声声回荡在他的身心之中。

    “滋啦啦,,”

    恍惚中,谢琅琊感觉到断肩处被不停摩擦着,所有肉芽贪婪张开,吸进一片极致冰冷的寒气。

    那是「冰麒麟」的断臂在调整方位,不停与他的筋脉完美相接。

    这就是……属于他的身体部位。

    他这副被分割的无形之中阻碍了「至邪之体」修炼完成的身体……

    开启了完整重塑的第一步。

    那么……

    当真正属于他的身体部位回归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谢琅琊沒有睁眼,法眼之力也沉淀在灵台深处不动,但是他好像展开了一片奇异的视线。

    他看到了……

    一片无边无际的混沌世界。

    上方是日月同出冰火交接的奇异景象,下方是洪水滔天浓烟滚滚的无限乱象。

    谢琅琊的感官仿佛削平了一般,沒有听觉沒有触觉,在一片诡异的寂静中,看到这副莫名的画面。

    这是从他灵魂深处,反射出來的画面。

    无须法眼无须感官,就能看到。

    随着左臂处绞碎般的剧痛,谢琅琊盯着这副画面,灵台中荡起混沌的微光。

    这是他真正的身体部位重生时,才会出现的灵魂之图。

    “咔啦啦,,”

    谢琅琊断肩处的交接声变得粗糙,仿佛尖锐的金属刮割一般,刺激起他的听觉。

    他眼前那副寂静的画面,开始皱出波纹,层层融化,削成一片虚空。

    等等……

    那是什么。

    谢琅琊的眼珠,在紧闭的眼帘之下剧烈一滚,眉心紧皱欲裂。

    他眼前的画面疾速融化,拱起许多纷乱的幻影,但是他看到了……

    在日月分割的天空之下,在巨浪滔天的洪水之中,两道纠缠一处的身影猛地分开,中间横劈开碎裂的空间裂缝。

    那是……

    谢琅琊灵光一闪,神识聚起的第一个感觉,便是咽喉处滚滚流转的热流。

    仿佛有一团毒火,在他体内激烈燃烧着。

    这毒火正在流散,随着左臂处充盈起來的热度,渐渐化成平缓的气流。

    谢琅琊想要大口呼吸,他感觉自己快要溺毙了。

    他深深提起一口气,却生硬堵在胸膛中。

    一道外力顶住他的胸口,像是一只轻轻戳过來的指尖,力道却有千钧。

    “马上了。”紫微公子的声音,打乱了萦绕在谢琅琊感官之上的钟声,那钟声骤然一碎。

    谢琅琊到底沒能分辨清楚,那究竟是钟声,还是某种呼唤。

    突然,少年只觉左侧身体被狠狠一拧,像是一把拧成螺旋的毛巾。

    “呃……”他张了张嘴,吐出一个嘶哑的音节。

    “咔嚓,,。”

    一声清脆的合并声响起,带着严丝合缝的干脆味道。

    谢琅琊身子一折,咽喉的热流经脉的微颤脑中的幻光,在同一时分一起掐断。

    洞开状态下的功体,开始四处漫起充满能量的微光。

    谢琅琊灵台一亮,法眼第一时间亮起,唤回周身感官。

    他只觉眼帘沉重,缓缓睁开眼睛所需的力度,像是掀起一堆隔绝世界的巨石。

    “呼呼,,”

    谢琅琊一睁眼,霜雪细碎扑满了眼睫。

    他试着动了动左肩,一条肌肉强健缠满诡丽花纹的手臂,缓缓斜举到眼前。

    那是一截线条完美的人类左臂,刻印着冰雪般晶莹剔透的花纹,深深嵌入皮肉之中。

    谢琅琊静静看着自己重生的左臂。

    奇怪,并沒有多少左臂重生的喜悦感……

    他握了握五指,十分灵活,便紧紧握成拳头。

    心中弥漫的反而是……

    他在那片寂静的幻光画面中,看到两道身影骤然分离被破裂的天地完全阻隔时……

    蔓延而出的巨大的悲哀感。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