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七十一 麒麟之地
    「冰麒麟」。

    谢琅琊振臂一挥,一把握住大家伙头顶锋利的鹿角,五指一收,尖锐的角质深深割进掌心。

    他不顾疼痛,强力顶住「冰麒麟」下压的力道,凶猛一掰,将对方巨大的头颅生生带得一歪。

    “嗷呜,,。”

    「冰麒麟」张开狮子般的大口,吐出一阵混乱寒流,震然一吼。

    谢琅琊的脸上细碎落满了血花,生硬掰住它的角,将它往侧面带去,顺势想要起身。

    他的左面断肩处受压最强,削平的肉芽发出的剧痛直达骨髓,将筋骨压得发麻,力量少了大半。

    这「冰麒麟」,一击之下便强强压住他的弱点。

    谢琅琊沉喝一声,身形一错,在冰面上平行一划,后背上溅开的血花渗进冰霜之中,荡起粉碎血雾。

    “砰,,。”

    谢琅琊强行一扬腿风,长腿强劲一扫,狠狠踢中「冰麒麟」一只后蹄。

    “嗷。”

    这一腿击正中「冰麒麟」腿骨连接处的窝子,冲力向前一推,直穿膝部。

    「冰麒麟」一声痛吼,狂乱摇头,将谢琅琊的手臂甩的乱晃,每一下都发出筋骨抻裂般的钝响。

    谢琅琊快被这家伙弄得身体碎裂,肩胛骨已经微微脱节,奋力一收臂力,真气滚滚凝聚手臂之上。

    “喝。”他趁着「冰麒麟」后蹄一松,整个身形压力微微减弱的瞬间,强抬手臂,霍力一掀。

    “咚,,。”

    「冰麒麟」扬起前蹄,身形高高一折,如同奔蹄狂嘶的战马般,张开所有爪刺,猛力向下一踏。

    电光火石间,谢琅琊就地一滚,迅速从「冰麒麟」身下飞滑开去。

    “呼啦啦,,。”

    谢琅琊身形一展,身法瞬间开动,血雾腾腾旋转而上。

    他悬浮高空,斜靠天际,形成随时向下飞冲的姿势。

    “轰轰,,。”

    「冰麒麟」奋蹄狂踏,整个裂冰断崖颤抖不止,迸发出一团团浓厚的雪雾。

    谢琅琊挥手撕裂眼前雾气,只见「冰麒麟」爪刺大开震声怒吼,全身龙鳞张开锋利锯齿,巨尾猎猎甩动,每一下都发出最强烈的鞭击之音。

    他侧眸看了一眼悠闲悬浮的紫微公子,对方只是轻轻一抬下巴,示意他自己去做。

    谢琅琊脑筋飞转,讯息灵光喷涌而起。

    「冰麒麟」是与「黑水玄龟」同级别的灵兽之一,出沒于极寒之地,具有极强的冰霜能量。

    而且,象征再生的「冰麒麟」血脉通透,能从周围环境中不断吸取能量精华,形成力量不绝的状态。

    “也就是说……”谢琅琊血瞳凝寒,锋利穿透飞旋霜雪,看向烈烈欲攻的「冰麒麟」:“这片无尽的风雪,会不停为它补足能量。”

    可恶。

    这不是耍赖吗。。

    谢琅琊扭了扭脖子,眼前暗影大盛,一团雄劲寒风高高跃起,猛然扑來。

    他立刻扭转身形,只听一声破风疾扫,「冰麒麟」那锋利的巨尾横扫而來。

    谢琅琊翻身鱼跃,如鲤跃龙门般一冲百丈,从高空处倒头下冲,借助风力加快身法。

    “呼呼,,。”

    两片风力激烈对冲,谢琅琊的身形划开长虹,直撞「冰麒麟」猛力扫來的巨尾。

    巨尾划过谢琅琊眼角时,尾端突然开裂,崩出无数耀眼寒光來。

    谢琅琊眼前瞬间雪盲,马上开动法眼,妖艳血光强力驱散迷雾。

    “刺啦啦。”

    寒光围绕巨尾,成球状不断扩大,周身凸起尖锐冰刺,一个个如同放大万倍的病毒颗粒。

    一股刺痛寒风席卷而來,谢琅琊血瞳一扫,已然被无数冰球包围。

    冰球个个张开利刺,凶猛扫來,随着「冰麒麟」扬声怒吼不断加速。

    谢琅琊已觉肌肤连根拔起,到处裂开翻卷的血痕,一眯血瞳,手指瞬间掐成一个法印。

    “嗖,,”

    所有冰球烈烈一冲,互相纠缠在一起,瞬间扑空。

    一道人形血光高高冲到冰球上方,迎风化形,露出一半身体。

    谢琅琊长发飞扬,在这冰天雪地中宛似不灭烈焰,反手一挥,经脉迅速鼓起黑光。

    另一边,紫微公子冷眼看着这一幕,心知谢琅琊要使出什么招数。

    他一踏足尖,轻灵跃起,翻身悬空坐在真气光晕之上,悠然翘起二郎腿:“这小子总是歪打正着。”

    瞬间使出的招数,往往正是解决困境的法门。

    呵,运气这东西,还真是老天给的。

    此时,谢琅琊手臂被黑光灼热包裹,向上一扬,好似掀起一片巨浪般引动强光。

    “锵,,。”

    随着一阵经脉反向拉扯的剧痛,巨镰迅猛脱形,化出谢琅琊的手臂。

    他血瞳一闪,强力握住死神般的锋利巨镰,趁势翻身,借风力斜向下冲。

    这个姿势下,巨镰利刃正好对着「冰麒麟」冲來的方向。

    寒风不断扑打过來,仿佛迅速为巨镰磨光刀刃一般,刀光倾泻更烈。

    “咔嚓。”

    谢琅琊看准时机,巨镰猛地向上一刺,狠狠刺入「冰麒麟」坚硬无比的龙鳞之中。

    刀刃深陷三分,形成一个斜向凹深的裂口,却沒有半分血迹。

    只有无数极致剔透的霜雪精华,从裂口中喷涌而出,如同炸散的水花般。

    谢琅琊强力一推,刀刃再深三分,手臂一拧,将巨镰斜斜顶入「冰麒麟」身体。

    由此,巨镰形成了一个强劲的借力点,将「冰麒麟」刺在刀刃之上,整个翻转了数周。

    “嗷呜呜,,。”

    「冰麒麟」虽未流血,巨吼已然更怒,振蹄一挥,铁蹄爪刺一并向谢琅琊袭來。

    单是那铁蹄掀起的飓风,便已将谢琅琊的肌肤成片一掀,几乎从骨骼上完整撕裂下來。

    谢琅琊立刻一缩头颈,避开直扫头颅的铁蹄力道,顺势翻身,将巨镰生硬一横。

    巨镰棍身成一直线,咔嚓一声顶住铁蹄,霍力一刺,生生将爪刺崩断几根。

    “呼啦啦,,。”

    「冰麒麟」成巨龙回首之形,身子弯折,足踏无限霜雪,在高空之上震吼。

    一阵破风之音从另一边袭向谢琅琊,少年无需转眼看去,意念一动,已然判断出攻击來向。

    是它的巨尾冰球。

    所有冰球更加放大,巨刺如同冰川中横生的锥刺,根根凌厉,照着谢琅琊的后背飞射而來。

    谢琅琊再引化影之法,对这种瞬间脱形的咒术,他已然运用到炉火纯青。

    冰球剧烈扑空,「冰麒麟」一时收不住巨尾,被冰刺寒风扑到自身之上。

    血雾飞速缠绕,绕着巨镰翻滚一圈,在棍身顶端迅速聚形。

    谢琅琊干脆翻身落在「冰麒麟」背上,周身黑光形成流火状的护罩,散发锋利邪气。

    他像是驾驭烈马一般,强力夹住双腿,振臂一扯,将深嵌入「冰麒麟」龙鳞之中的巨镰拔出。

    这一拔崩碎了大片龙鳞,生生抹平出一片翻卷的烂肉。

    还是沒有血迹。

    谢琅琊眼前飞崩出无数霜雪精华,冷冷一扫那伤口,心中暗道:“果然。「冰麒麟」周身覆盖着霜雪精华,沒有血液。这才能从这片无限的霜雪中,不断汲取能量。”

    “嗷,,。”

    「冰麒麟」吃痛更甚,疯狂奔跃,铁蹄在空中踏出一个个错乱的霜雪漩涡,强力掀弄脊背。

    谢琅琊被掀得大起大落,脏腑不停颤抖,暗道这家伙力道真大。

    沒等他稳住身形,一阵冰裂之声尖锐响起,从「冰麒麟」身上喷涌成潮。

    嗯。。

    谢琅琊周身护体黑光形状微碎,到处都是刺穿的裂口。

    他迅速一扫血瞳,原來是「冰麒麟」身上满满覆盖的龙鳞全部翘起,片片喷洒出激闪寒光,形成一片迅猛穿刺的刀片。

    「冰麒麟」全身锋影大开,形状瞬间扩大数倍,强力跳跃,将谢琅琊高高掀起。

    少年一个不稳,被「冰麒麟」掀上高空,身后一阵飓风袭來,强力击向后背。

    他偏身一躲,顺势一斜巨镰,砰然挡住「冰麒麟」高高翘起踢打上來的后蹄。

    “锵,,。”

    巨镰斜向一撞,将后蹄削去一半,整个从膝骨处断裂开來,泄露出更浓厚的霜雪精华。

    但是漫天飞扑的风雪,源源不断吹打过來,眨眼间就裹满了「冰麒麟」的伤口。

    谢琅琊折回身形,脚下迅猛一踏,一团血雾凭空炸起,高高一托少年身形。

    他向上一冲,发间卷满了碎血,剑眉凝寒,一脸煞气。

    混蛋。

    如果这家伙总是这样瞬间补足能量,就沒完沒了了。

    话说回來……

    “师父。”谢琅琊被「冰麒麟」再次一扑,瞬间引动法印,身形分裂成数百道飞影,团团围住对方。

    「冰麒麟」巨眼通透,沒有瞳子,仿佛只是两块纯澈的冰石,飞速转身,扫视着那数百个邪光喷耀的身影。

    谢琅琊的本体隐藏于幻影之中,牵动所有分身同时动作,高举巨镰,荡成眼花缭乱的光影。

    “啊。”紫微公子一直是戏外看客的姿态,抱臂坐在光晕之上,就差悠闲品茶再來点瓜子了。

    “突然要我招惹这玩意。”谢琅琊真想调转巨镰,先劈他一刀:“究竟要做什么。”

    “也不知道你小子是傻,还是聪明。”紫微公子啧了一声,唇瓣都懒得完全张开,身形一晃,撑头侧卧:“我都说了八百遍了,來这里是为了重装你的左臂。”

    “我知道。”谢琅琊心中暗骂,跟紫微公子说话,真是锻炼智商。这混蛋什么都要你去猜。

    “这不就结了。”紫微公子幽幽道:“你说你该做什么。”

    “嗷。”

    谢琅琊心音一断,横过巨镰,倾身往上一冲。

    他正对着「冰麒麟」张牙舞爪扑來的方向,全力一顶,将身法力道强强追加于刀锋之上。

    “轰。”

    「冰麒麟」被倒向一撞,折向一侧,腹部龙鳞被划开一个大口子,猎猎寒流喷洒了谢琅琊满身。

    谢琅琊贴着它巨大的身体,平行一滑,从它身下飞快冲出。

    高空之上,风霜凌乱撞击,一团血光一道冰影,纠缠不休地对峙着。

    “呼。”谢琅琊狠狠吐出一口气,趁「冰麒麟」身形未转,还在剧痛之下奔蹄跳跃的空当,迅速梳理脑筋:“重装左臂……”

    现在跟他缠斗不休的,是「扶风大陆」级别最高的灵兽其中一只。

    它力道强劲,能无限补足能量……

    谢琅琊血瞳中碎光飞闪,如同冷酷的机械一般,狂速转动着灵光。

    在他眼前,「冰麒麟」再次一跃而起,仿佛被少年一身邪气引动更强的攻击欲,四肢伏下,积蓄强力。

    四肢……

    谢琅琊心中漫起一阵暗流,心语沉冷:“完整的四肢……”

    完整的身体。

    “嗷啊,,。”

    「冰麒麟」高扬前蹄,猛力一跃,带起一片巨大的风涡。

    谢琅琊一仰头,目光阴暗,藏着最凶猛的野兽一般的凶光。

    「冰麒麟」爪刺锋利龙鳞覆盖的四肢,大张着映入他的眼帘。

    左……

    谢琅琊血瞳一横,眼角聚起诡异的暗光,死死盯住近在眼前的铁蹄。

    左臂。

    根据灵兽图鉴,「冰麒麟」的四肢划分,左面的前蹄相当于人的左臂。

    还有。

    谢琅琊强转巨镰,身形化为模糊飞光,漫天被扑碎的幻影也滚滚聚合,形成大潮般的飞冲光影:“「冰麒麟」的法印。”

    就在左臂血脉深处。

    这是「冰麒麟」的特别之处,灵兽的法印大多都在额心,或者重要的脏腑之中,而它却剑走偏锋,将法印隐藏于一个不合常理的地方。

    只可惜碰上了谢琅琊……

    他就是个最不合常理的家伙。

    “喝。”谢琅琊一挥巨镰,猛地刺中「冰麒麟」的左臂,刀刃发出一声沉重轰鸣,沿着刀刃轮廓扩散开一圈异样的黑光。

    “嗡嗡,,”

    一股奇异的震颤不断崩出巨镰,强烈刺激着谢琅琊的经脉,由掌心扩及全身。

    他血瞳微碎,死死盯着刀刃刺入的方位。与「冰麒麟」接触的地方,不停流荡出一片幻光。

    整个空间似乎微微失真,倾斜出一片模糊的线条。

    同时,被谢琅琊一力牵引过來的分身幻影,如同毒蜂之群般呼啦啦扑上來,胡乱围裹住「冰麒麟」的身躯,如毒液潮流般黏了大片。

    “嗷嗷。”

    「冰麒麟」被击中左臂,巨镰刀气如同剧毒般,凛冽直入血脉。

    冲击它的法印。

    谢琅琊一睁血瞳,瞳心旋转出两片微微涣散的幻光。

    他明白了……

    所谓的重装左臂。

    就是卸下「冰麒麟」的左臂,为自己所用。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