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六十九 和盘托出
    看在老天的份儿上。

    紫微公子给谢琅琊做了许久铺垫,测试他的能力够不够资格修炼「至邪之体」,还把他带到这种鬼地方來,用万虫咬噬毒液侵蚀的方法激活经脉……

    关于「至邪之体」的修炼法门,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谢琅琊必须以一人之身,掌握「上古八神」的力量。

    混沌初开之时,分裂天地力战邪魔,使天地之间清浊分明广化万物的神明,一共八位。

    他们的精魂,融合于宇宙之间,神识归一,**则化虚滋养万物。

    得到神明之力,是无数修炼者的终极梦想。

    传承神力,等于得到再造天地的力量,并能以此为引,登上超脱轮回之路。

    但是……

    谢琅琊细细咀嚼着紫微公子的话。

    他脑海中飞旋起讯息灵光,那森森古书的内容如海浪般翻腾着。

    「上古八神」力抗第一次天劫回归,保住了天地重生的灵根,从而奠定了「扶风大陆」的存在。

    他们的能量融合归一,结成至上精华,留下了对抗天劫回归的引子。

    那就是……

    与天地间象征生长和希望的阳气,完全对立的至邪之气。

    按照阴阳互生的道理,这种至邪之气,才是催生天地生长平定劫数的最强力量。

    即为「至邪之体」。

    这是谢琅琊第一次,调动起脑海最深处的古书知识,在那些古老遥远的咒文中,寻求自己存在的意义。

    「至邪之体」这个词,在他脑海中透亮了些许。

    不过……

    谢琅琊凝神沉思,思绪一直沉入到虚空的最深处。

    凝结着「上古八神」力量之一,「女娲神印」的珠子,在他的掌心之上散发明光。

    它仿佛是天地间永恒阴霾之中,灿烂升起的原初日轮。

    谢琅琊看着眼前不停猛扑却无法脱离「洪荒虫洞」吸附的「极乐蛛」,这东西只见于最古老的灵兽图鉴中,本应灭绝。

    但是它却眼含着滔滔江河般的泪水,向着谢琅琊手中那明澈的珠子,发出无比祈求的哀吼。

    谢琅琊歪了歪头,面色沉静,血瞳凝霜。

    “说起來,”他一动唇瓣,喃喃的声色更显磁性,寒意逼人:“将自己定位成什么救世主,太假了。”

    小咕高高盘旋在他头顶之上,镰刀大开,残留的虫潮还不停撞碎在它的刀锋上。

    一面屠杀,一面沉静。

    谢琅琊微微一抬下巴,脸上狰狞的伤疤闪烁血光,反而使他那张脸更具有魔性。

    一种令人恐怖的……

    一见之下就仿佛被紧紧抓住了心脏的魔性。

    “目的嘛,还是越简单越好。”谢琅琊眯起血瞳,五指一紧,引动掌心黑光凝成妖异光芒,丝丝渗透,连通意念:“就是要让自己变强……变得最强,”

    “叮,”

    在谢琅琊咽喉花纹能量的催动下,加上少年周身滚滚沸腾而起的真气,珠子受到激烈的催动,旋转速度更快一层。

    它不停发出光芒冲撞的清脆响声,如海潮般一**荡起,珠子中央的光纹更加清晰,如同火焰中盛开的花朵一般。

    谢琅琊稳定意念,能量一直连通到珠子中心,感官猛地一炸,法眼迅速凝光。

    眼前铺展开一片巨大波动的光纹,完整勾勒出所谓「女娲神印」的形状。

    「女娲」,创世之神万物之母……

    谢琅琊眼前掠过一张阳春般明媚的笑脸。

    「山海奇境」中的那对姐妹,所谓所有境界中仅存的两个巨人血统……

    是否就是移山填海擎天踏地的巨型「女娲」的……

    神明血统。

    谢琅琊血瞳一闪,手指再紧三分,指尖掐出一环毒液侵蚀般的黑痕。

    “嘶拉拉,,”

    珠子转动太快,发出腐蚀般的响声。

    清光崩洒,谢琅琊以意念控制光纹,一股清透力道渗入四肢百骸,最后深深刻入天灵。

    这副经脉重开的「至邪之体」,仿佛一个最佳容器般,将珠子的清光之力畅通无阻地送入每一寸血脉。

    谢琅琊的瞳子中,浮现出两片「女娲神印」。

    这浑然相融的感觉……

    让他感觉到一股身心化水般的宁静。

    谢琅琊深吸一口气,将珠子转到眼前,清光背后透露出一线瞳光。

    瞳光胜血,含着冰霜般的威慑。

    “回到,”谢琅琊并不通晓上古巫咒,想來催动「上古八神」的能量,真正有效的还是近乎失传的最复杂的上古巫咒:“你该在的地方。”

    但是只凭这一句话,他沒有念动任何法咒,已然引动了一声极致清澈的光芒崩爆之音。

    “叮,,,”

    珠子随之发出一圈阔大的光环,荡起无限碎雾,光芒如潮水一般,将沉沦的黑暗微微照亮。

    光芒所过之处,现出比虚空更深的灰影。

    “嗷嗷,,”

    「极乐蛛」巨眼颤动,狂乱拍打着两排生满毛刺的巨大肢节,身形缓缓下压。

    浓重的黑暗吞噬过來,将这个大家伙渐渐覆盖。

    谢琅琊微微侧耳,能听到「极乐蛛」身上每一根毛刺,被压得弯折撕裂的声音。

    在这巨坑之中,隐藏着什么更为巨大的活物……

    能像「极乐蛛」刚才捕食谢琅琊一样,那样能量压顶游刃有余地捕食这大家伙。

    谢琅琊剑眉紧锁,眉心的疙瘩像是凸起的冰霜。

    “哗啦啦,,”

    同时,小咕骤然收回所有镰刀,凌厉甩动,纷纷化为筋肉形状。

    周围海浪般的虫潮也全都回缩,所有螺旋状扭动的幻光,开始反向转动。

    谢琅琊凝起一丝真气,化入脚下,形成托举身法的血雾。

    血雾的光芒更加纯透,是极致的鲜血颜色。

    他转了一圈,长发在能量相撞掀起的飓风余波中,如火飞扬。

    在他眼前,许多虫子大腹朝天,肢节仍在疾速摩擦着,像是被火焚烧拼命逃窜一般。

    “嗷啊啊,,”

    谢琅琊眼角一横,向着尖叫声潮尖锐褪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声潮迅速掐灭,像是吸进了一个极其狭窄的小孔一般,发出一声拧碎的余音。

    “嘣,”

    一切归于寂静。

    谢琅琊望向手上的珠子。

    它清光荡漾,还在不停发出细碎的光芒闪动声。

    谢琅琊只觉灵台化为一池清水,点滴落下,通透无边。

    他许久沒有感觉到这样的安详寂静了。

    他的心,从來都是被危机感充斥着,对变强充满渴望。

    细想來,这是否就是修炼者的悲哀。

    一旦上路,就永远无法停下。

    谢琅琊阖上血瞳,感觉到一团柔软筋肉落在肩上。

    他翻转掌心,从侧面悬空按住珠子,让珠子悬浮在他胸口之上,照耀周身。

    血雾腾腾上升,所过之处,更深的黑暗吞沒了螺旋幻光。

    整个坏死的「洪荒虫洞」,仿佛陷入时空诞生之前的寂静。

    “呼呼,,,”

    一阵凛冽霜风扑面而來,碎雪如刃,狠狠刮割着谢琅琊的身体。

    他的衣衫猎猎飞扬,冷酷如霜的脸上,完全沒有激战之后的神情。

    沒有烈烈的凶气沒有黑暗的恶意。

    而是一片如水的沉静。

    珠子中光纹闪烁,一直伴随少年上升到高空之上。

    谢琅琊睁开眼睛,缓缓抬高眼睫。

    透过迷离无边的霜雪,他看到了对面高贵昂然的身影。

    紫微公子高高立在冰刺之上,与少年方位齐平,静静对视。

    满世界呼啸的霜雪,仿佛只是一片遥远的幻音。

    谢琅琊的眉睫上落满碎雪,看了看悬浮在身前的珠子,又看了看紫微公子。

    紫微公子歪歪头,甩手一勾手指,引动法印,将长龙般的巨长光鞭散作碎光,纷纷融入经脉。

    “那一鞭子,”谢琅琊看着他的动作,脸上斜向凹深的血痕被霜雪扑打着,已经结成了几颗坚硬的血冰颗粒:“抽的真狠啊,师父。”

    “让你小子不听话。”紫微公子淡淡道,他的姿态永远像是在自家花园里晒太阳,而不曾进入冰封的禁地面对艰难的困境:“我说过,除非我让你上來,否则你一步也不能往回退。”

    “突然把我扔进无数咬噬的虫潮中,还面对一个吃掉我不够塞牙缝的巨蜘蛛,”谢琅琊的声音更加轻淡,师徒两人彼此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姿态,只是随口唠唠家常般:“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跑。”

    “你是不是怀疑,”紫微公子淡淡一笑:“我想要你的命。”

    “师父想要我的命,不必这么麻烦。”谢琅琊道:“再來一次「魂化付丧神」之术,杀我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紫微公子哼笑一声,声音却不含冷意,反而像是别样的赞叹:“以你现在的修为,就算实打实地对战,你的失败也会在五招之内定格。”

    “啊,”谢琅琊将珠子一拉,托举到侧脸旁边,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我信。”

    紫微公子眨了眨妖狐般的紫眸,抬手拂去眼睫上滴落的碎霜:“这是第一步,激活你的经脉。现在你将真气全部调息顺畅,我们再往下一步走。”

    “在那之前,”谢琅琊一动身法,血雾形成流云之形,他潇洒地盘膝而坐:“师父能清清楚楚地教导我一回吗。”

    “一次就要吃尽,”紫微公子也一跃身形,搭起二郎腿,高高坐在冰刺之上:“你消受得了吗。”

    “师父口中的璇玑,”谢琅琊淡淡道:“面对这样的困境,是否消受得了。”

    紫微公子眼波微闪。

    谢琅琊压了压下巴,血瞳中神光旋绕,让人看一眼就仿佛掉进深渊般眩晕:“我同样做得到。”

    紫微公子双眸凝静,目光穿透少年的血瞳,一直看到他灵魂深处。

    这小子……

    “哈。”紫微公子蓦然一笑,挠了挠额头,尾音悠长地长慨一声:“真是沒办法,你也是那种明知前路艰难,却还是一头往上撞的死不悔改的货色。”

    谢琅琊微微颔首:“师父是在夸我吗。”

    紫微公子斜了他一眼:“你手上的那个珠子,是从「山海奇境」得來的吧。”

    “一个友人的馈赠。”谢琅琊道。

    “那还真是大方。”紫微公子转了转紫眸:“用你那鬼精灵的脑筋想一想,应能想见这东西的猫腻。”

    谢琅琊微阖眼帘,沉声道:“「女娲」神补天填海,身形巨大能撑天地,所谓的巨人血统……”

    他抬起血瞳,与紫微公子对视:“就是继承「女娲」精魂的神明血统吧。”

    “「上古八神」之中,唯有「女娲」留下了这样的血统,融于人身。其他的神明血统,早已失落,只能通过神之法器寻回。”紫微公子道。

    谢琅琊神思微动。

    他想起霍霜君说过的「句芒鞭」。

    所谓的神之法器……

    得到它,就等于继承该神明的力量。

    谢琅琊的眼中闪过一丝暗流。

    “这珠子,是从一个「女娲」传人的血脉中结晶而出的,自然带有最纯澈的「女娲神印」。再加上你「至邪之体」的引动,以此为引吸收「女娲」神力,便有可能。”紫微公子轻啧一声,轻抚下巴:“你小子是哪來的运气。就这样得到「女娲神印」结晶的珠子,简直像是在自家后院里摘颗桃子般。”

    谢琅琊想起秦娥那张不染纤尘的最纯洁的脸庞。

    “一定要记得啊,”

    那个少女口中,说出过这样最纯真的期盼。

    她太寂寞了。

    而且……

    “小娥她,”谢琅琊心中暗道:“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血统吧。”

    还不知道她的身体中,流淌着神的血液。

    谢琅琊收回思绪,耸了耸肩:“这个,只是友人错爱而已。”

    “你的友人,”紫微公子轻挑剑眉:“真不少啊。”

    “师父已经说出了「至邪之体」的修炼法门之一,那就是掌握「上古八神」的全部力量。”谢琅琊侧眼望了一眼风霜更深处:“那么,所谓的下一步呢。”

    紫微公子撑着下巴,貌似浅睡未醒般,眯了眯紫眸:“所以说「至邪之体」麻烦。”

    他翻了个白眼,翻身跃起,抬抬下巴示意谢琅琊起身:“我们去为你重装一条手臂,以此为始,将你身上十三处失落的身体部位,全部找回。”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