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六十七 以毒攻毒
    到现在为止。谢琅琊的心中涌起过许多次杀意。

    那种杀意带着浓重的黑暗气息。即使是徒手撕裂脏腑的杀人方法。也可以使用。

    但是从沒有任何一次杀意。像眼下这样强烈。

    谢琅琊睁着凸出眼眶、眼皮融化撕裂的血瞳。死死盯着眼前飞旋的影像。

    他看到紫微公子居高临下、有如神祗般的模样。手上光鞭滚滚滴血。在霜雪强风中刮出片片血雾。

    这混蛋……

    谢琅琊真想杀了他。

    不管对方是否想要他死。不管怎样……

    那种悠然在上、一鞭子就将少年抽落的姿态。那种将少年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高傲感觉……

    最让谢琅琊涌起一股杀之后快的冲动。

    可是眼下的状况是……

    “呼啦啦。。。”

    黑光漩涡迅速漏气。形成一个破碎的漏斗状。将谢琅琊一头扔了下去。

    谢琅琊破风下跌。手臂本能挥舞着。什么也抓不到。

    等他抓到了什么……

    是再度扑來的虫潮。

    “嘶嘶。”

    虫子肢节疯狂摩擦的声音。仿佛从沒远去过。就这样勾魂似地紧紧缠住谢琅琊。

    谢琅琊挥手一抓。满手挂满了虫子。尖锐的肢节横七竖八刺进皮肉。

    他的肌肤已经被刮得沒有一块完整。那些虫子继续在翻卷的碎肉中穿刺。

    “嗷嗷。”

    铺天盖地的尖叫声荡成更大声潮。震得谢琅琊灵台微碎。脑袋像是要生生爆开。

    可恶。

    谢琅琊周身黑暗汹涌。一片寒流迅猛接近。像是再临的噩梦。这回逼得更紧。

    他能听到血脉中结冰的声音。再度扭曲响起。

    “锵。。。”

    一声尖锐摩擦声炸开。谢琅琊远远就能感觉到锋刃摩擦崩开的电火。像是地狱的火舌般迅速舔上他的后背。

    “琅琊。”小咕青嫩的声音冲入谢琅琊脑海。像是在两个太阳穴中间横贯了一根利刺。

    谢琅琊满心毒火。整个人处于见谁就杀谁的最黑暗的情绪中。

    “大爷的。”他怒吼一声。伸手狂乱一撕。扯过一团黑光绕住手臂。强力蓄起一手强光:“都去死吧。”

    全都去死。

    让整个世界。

    都堆满尸体和鲜血。

    黑光漩涡被撕裂一块。泄露的速度更快。无数游丝围绕着谢琅琊的咽喉花纹。飞快旋绕出保命的光涡。

    借助这光涡能量。谢琅琊就是不肯乖乖做一个脱力的猎物。喂给这些该死的怪物。

    他霍然转身。身法仍然被虫潮压制着。单凭下坠掀起的狂风以及超人体能。半空中生生改变姿势。

    “闪开。”谢琅琊嘶声一吼。唇瓣染得血红。

    小咕强力再挥镰刀。死死顶住巨蜘蛛的锯齿。刀刃生生折断。

    它一晃眼珠。见谢琅琊一身煞气。手握喷涌黑光凶猛奔來。发出一声极度冰冷的啐骂:“蠢货。”

    “咔啦。”

    小咕一拧筋肉。将断裂的镰刀一横。灵敏亮出裂痕。将巨蜘蛛锯齿瞬间卡进裂缝之中。

    趁着这瞬间的对峙。它腾出几道筋肉來。如同章鱼触手般凌空抛起。疾速奔向谢琅琊。

    谢琅琊周身黑光喷耀。虫潮不停冲上又被瞬间绞碎。不知不觉间。仿佛是为这黑光增添了力道一般。

    光芒变得更加浓厚。谢琅琊心中亦是黑潮翻涌。直扑巨蜘蛛。

    他刚要振臂将手中强光击出。忽被数道筋肉死死缠住。尤其缠住腰肢的筋肉力道最强。霍力将他的速度顶住。

    “你。”在这般下冲速度下。谢琅琊被生生顶住。那些筋肉简直要直接贯穿身体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直接用咽喉花纹的能量之光攻击。”小咕扬声怒骂。毫不客气:“你的咽喉会被直接震碎。损毁了咽喉花纹。还有什么戏唱。。”

    谢琅琊血瞳一震。这一瞬间感觉到欲死般的剧痛。

    他的眼睛……

    被巨蜘蛛毒液迎头洒中的眼睛。

    融化得……像胶浆一样。

    此时。小咕冷冽的声音如同刀锋一般。直接剜在谢琅琊心上。令他震然清醒:“蠢货。我可不想给你陪葬。赶快收住身形。我马上帮你疏通血脉。”

    疏通血脉。

    谢琅琊立刻反应过來。

    沒错。以他现在血脉处处结冰、能量无法冲出经脉的状态……

    再强力引动保命之用的咽喉花纹能量。万一它也脱节了。可就彻底交代了。

    “大爷的。”谢琅琊反手一握五指。将黑光生生掐灭。再握铁拳。在汹涌扑來的虫潮中不停击打。

    那些虫子碰上他锋利的骨节。便撕裂成一团碎粉。黏稠的虫子汁液狂乱喷洒。腹部肉瘤一个个飞崩出來。

    这就是紫微公子抽出精力。专门训练谢琅琊空手武斗的用意。

    总有些危险状况下。真气能量受到阻碍。而这个时候值得信任的……

    便是强健的身体。和出色的武斗能力。

    谢琅琊狂挥铁拳。连连化拳为掌。横劈竖击。身上溅满了虫子碎片。

    “嗷啊啊。。。”

    虫潮所发的尖叫声。在谢琅琊的凶狠击打下。更显凄厉。

    “砰。。。”

    此时。小咕又强力别开了一记锯齿。镰刀应声震断。扭断了一截筋肉。

    它高高抻起身体。倒飞向谢琅琊的方向。凭借自身与他的完美融合。准确锁定他的方位。

    这小子……

    小咕一扭身。干脆斩断了那截炸开肉花的筋肉。拖着无数条触角直上高空。

    它清澈的大眼珠中映照出无数乱影。眼看着谢琅琊单凭铁拳利腿。将那些足以将人吞沒撕烂的虫潮生生挡开。

    “不枉费给你重塑了黑暗之地怪物规格的身体。”小咕冷冷道。猛地冲到谢琅琊头顶。张开章鱼怪兽般的筋肉。根根生出镰刀。飞快斩杀虫潮。

    谢琅琊头顶一阵寒流崩裂。在小咕快不及眼的斩杀速度下。他周围形成一圈虫尸飞崩的圆弧。

    他终于得喘一口气。抬手捂住脸庞。满手沾染的都是黏稠的碎肉残血。

    这种剧痛。让他爆发了一种兽性般的野蛮情绪。

    所有让他吃痛。胆敢耍弄他、惹侮他的家伙。不管是人还是怪兽。

    都要杀个干净。

    让鲜血浸透这个世界。这才叫痛快。

    感应到这股毒辣的黑暗情绪。小咕眼珠一低。镰刀斩杀的速度更上一层:“琅琊。”

    “嗯。。”谢琅琊声音嘶哑。咽喉微微充血。一股异样的热流反向冲进血脉。

    小咕的眼珠中凝起酷寒微光:“赶快疏通血脉。你的咽喉花纹也开始充血了。一旦也被堵塞。你这废物就完蛋了。”

    ……废物。。

    “哈……”谢琅琊捂住脸庞的手微微一松。受伤的血瞳几乎掉出眼眶。阴影铺满面部棱角。

    他咧开唇角。像是那些中了邪术的人偶般。像是张牙舞爪的子洛、不生不死的甄如梦那种鬼东西一样。露出夸张黑暗的大笑。

    “哈哈哈哈。”谢琅琊发出一阵嘶哑的笑声。震得胸腔中充溢的浓血都震荡起來。几乎要吐出脏腑、掐断呼吸地笑:“废物。。哈哈哈。好久……沒有听到这个词了。”

    那种笑声。连沒有人性的小咕听了。都觉得一阵恶寒。

    谢琅琊狠狠啐出一口浓血。身下涌动着血雾残片。奋力一踏。身形往上一冲。

    他挥臂一拽。死死拽住小咕一道筋肉。用力一捏。满手捏碎了雪白的浆液:“替我挡住这些该死的虫子……”

    他罕见地沒有用干脆利落的音色。尾音沙哑地拖长。仿佛一直沉到黑暗的最深处。

    听到这种声音。小咕不确定这小子是在跟自己说话。还是跟地狱深处的恶鬼低语。

    “谢琅琊。”小咕一叫他的全名。那就是真的急了:“你这蠢货想干什么。。”

    “沒有其他办法。”谢琅琊一昂头。脸上斜贯着一道骇人的血疤。妖丽的脸庞生生扭曲。血瞳中布满了血丝。

    他将心中翻涌的最黑暗的情绪生生压下。理智占了微弱的上风。救命地思考起來:“是那怪物喷吐的寒气。冻结了我的血脉。要想清除。目前唯一的方法……”

    他猛一转身。扯过小咕一截筋肉。作为借力点荡起身法。高高一划:“就是以毒攻毒。”

    用这巨蜘蛛的寒气……

    强力冲破血脉中的冻结之气。

    谢琅琊奋力一甩筋肉。身形荡了一个巨大的圆弧。借力冲向巨蜘蛛。

    “嗷呜。。。”

    黑暗深处。那两排灯笼般的巨眼剧烈一亮。一声海啸般的兽吼狂喷而出。

    “呼。。。”

    谢琅琊被吼声带起的气流当面一扫。脸上的伤口被狠狠挤压了一下。渗出更多血滴。

    血滴如碎雨般落下。滴碎时纷纷缭绕出奇异的黑紫色雾影。

    谢琅琊无暇顾及。一头冲向巨蜘蛛。一路飞冲。一路开启一道秘密的法印。

    “喂。”小咕吼道:“太冒险了。”

    “滚一边去。”谢琅琊只觉一股拉力扑向自己。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小咕甩过來。想要将他抻回去的筋肉:“我死了你也完了。不想死的话就照我说的去做。”

    “这蠢货……”小咕收回筋肉。凌空一甩。顺势化成镰刀。斜向斩碎无边无际的虫潮。

    突然。它看到谢琅琊周身迅速漫起了一层血光。

    那血光不是真气发出的光芒。也不是咽喉花纹能量聚成的强流。

    那是……

    “他。”小咕眼珠一瞠。骇人瞪大。手上斩杀的动作如同切菜砍瓜一般。快到了凶残无比的地步:“难道开启了……”

    “入无往之境、生重开之花。”谢琅琊唇瓣疾动。法诀声回环扩散。仿佛在这恐怖的黑暗中。找到了最佳的释放空间。

    他猛睁血瞳。脸庞已经近乎血肉剥落的骷髅状态。眼角那颗血砂却依然妖异闪光:“内元丹状态。”

    沒错。

    谢琅琊开启了修炼者一生中只能有限使用几次、用來保命的极限招数。内元丹状态。

    将丹田与天灵贯通一线。强力抽取全身灵气。凝成内元丹。

    即使肉身遭毁。只要内元丹保存着。就等于保有一命。

    反之……

    谢琅琊在意识混沌冲撞的时刻。满脑袋闪烁着过往画面。

    他想起若叶……

    那家伙垂死之时。就是启动了内元丹状态。将其内丹传给了最牵挂的弟子东华。

    就是这样。内元丹状态下。内丹丢失。即使保住了**也沒用。

    谢琅琊周身涌起一层血光。那是他灵魂深处的能量精华结成的结晶。颜色依据个人功体和修为而定。

    若是血一般的鲜红色……

    那便是至纯的邪气。

    “轰轰。。。”

    一团蚕茧状的光弧围绕谢琅琊周身。掀起弧状强流。直对巨蜘蛛高高扬起的锯齿。迅猛冲下。

    一颗光球穿过他积满胸腔的淤血。滚滚成形。将少年身体照得一片通透。显出挤压的脏腑、扭曲的筋骨。

    只要能再次吸取到巨蜘蛛喷吐的寒气之力。

    谢琅琊心知这一撞之下。他的肉身可能保不住。但只要内元丹在……

    小咕那死怪物。一定会拼死保住这颗珠子的。

    “嗷嗷。。。”

    巨蜘蛛眼珠疾转。锯齿大开。血盆大口狂吐寒气。形成飓风猛扑谢琅琊。

    谢琅琊的血瞳迅速模糊。神识归一。强力旋转吸入内元丹之中。

    同时。巨蜘蛛喷吐的寒气抽成无数游丝。闪烁精光。也统统冲向内元丹。

    巨坑之中一片血光喷涌。如同创世之初天地相撞。所爆发的吞天噬地的熔浆洪流般。

    这股极致的邪气。能将天地间任何一种堪称邪恶的力量。都瞬间逼退。

    源源血光爆发出一圈涌动的光雾。远远冲出巨坑洞口。大起大伏地闪动着。

    漫天霜雪之中。一身黑袍的紫微公子高立冰刺之上。手中光鞭滴血。发间碎雪扑卷。

    他紫眸微低。从眼帘下方投出浸透了阴影的目光。冷冷看着内部天翻地覆的巨坑。

    那股來自谢琅琊灵魂深处的、极致的邪气……

    蓦然。紫微公子勾唇一笑。

    他抬手轻抚了一下唇瓣。拂去唇间沾染的碎雪。发出一道悠然慵懒的心音:“敢动用内元丹状态。这小子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若是冲开了血脉结冰的淤堵……”

    他歪了歪头。淡淡道:“就用那颗刻印着女娲神印的珠子。逼退那大家伙吧。”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