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六十五 跳坑
    既不似冻土又不似冰面的大地,在谢琅琊眼前无限伸展。

    谢琅琊血瞳冷凝,静静看了那大地一会儿,目光沿着那些交错的纹路游走了几回。

    “呼呜呜,,”

    凄厉的闷风从前方那个巨大的凹坑中吹出,似是卷动了万丈地下的地狱。

    谢琅琊抬手撩起一束凌乱飘拂的红发,侧过头來,神色沉冷:“师父,您想要我死的话,完全可以换个含蓄点的方法。”

    “说到这个,若真想要你这种混蛋小子的命,真得用点出奇的方法才可以。”紫微公子身形一旋,坐在高高翘起的冰刺上,身形悬空,四面八方都是刀剜一般的寒风。

    他搭起二郎腿,黑衣飞扬,青丝胜雪:“听着,一会儿跳下去之后,除非我让你上來,否则你不能踏出來一步。”

    谢琅琊横了他一眼,淡淡道:“这种「洪荒虫洞」的吸力,会将我一直吸到身体化为虚空的。”

    “它是坏死的,沒有这么大吸力。”紫微公子说话,总是淡淡截断对方的尾音,斩钉截铁的气度在悠然的语气中,不觉更加深重:“在这里,你将完成经脉的激活。”

    谢琅琊眯了眯血瞳。

    “属于「至邪之体」的经脉线路激活后,下一步才是灌注能量。”紫微公子挠了挠额角,在这片霜锋雪刃的包围下,他却仿佛只是在自家后花园里晒太阳般,悠闲地打了个呵欠:“你就开动最大身法,一跃而入。”

    谢琅琊耳廓一动。

    他仿佛听到沉闷的兽吼纠缠在寒风中,从每一寸风声中旋转冲來。

    这片不见边际的永冻世界,一直在发出警告性的低鸣。

    谢琅琊血瞳冷沉,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

    紫微公子这家伙……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璇玑”。

    谢琅琊思绪飞转,突然一记定格,想起了紫微公子见到自己,口中第一个喃喃而出的词。

    这个名字像是一个诅咒,又像是一声最凄凉的呼唤。

    谢琅琊握紧了手指。

    紫微公子认识他的生身父母,“璇玑”,可能是在呼唤其中的一个。

    就凭这一点……

    谢琅琊蓦然一侧身形,扭了扭脖子,向着巨坑的方向积蓄身法。

    哈,小咕那死怪物若是知道他,仅凭紫微公子知晓自己生身父母身份这一点,就选择相信对方……

    一定会说他蠢。

    “蠢,”谢琅琊血瞳一闪,一阵疾风腾腾化成流影,呼啸包围了身形:“就蠢吧。”

    紫微公子悠然不动,妖狐般的紫眸微微眯起,用眼角扫了少年一眼。

    少年身法很足,这一跃而起,肯定能进入巨坑很深。

    但是还不够。

    在谢琅琊腾身而起的瞬间,紫微公子突然出手,反手一记真气,化成光流推打在少年背上。

    “嗯。。”谢琅琊身法本已很快,忽被一道推力迅猛一推,跃起更高的弧度,一个不防已然栽入巨坑中。

    “呼啦啦,,”

    霜风更劲一层,满世界鬼哭尖嚎,卷动针刺般的冰碴漫天飞舞。

    “这家伙。”谢琅琊耳边一阵尖风呼啸,眼前迅速一黑,巨大的沉沦气压死死包围了过來。

    即使坏死了,这巨坑依然有着「洪荒虫洞」特有的威力。

    不仅压力千钧,而且给人一种极其难受的压抑感,黑雾般的绝望气息迅猛包围了心脏。

    谢琅琊身法极快,一头扎入坑中很深,四周蔓延着无边黑暗,方向感瞬间消失。

    他侧眸一望,头顶只有一片隐约闪烁的冷光,那是飞旋不止的霜雪。

    紫微公子到底想做什么。

    说是要激活谢琅琊的经脉,可是一头扎进一个「洪荒虫洞」中,有什么用……

    ……咦。

    谢琅琊的心语还未落下,忽觉哪里不对。

    周围的黑暗隐约扭出螺旋來,那螺旋不是幻光,而是一种极其柔软的东西缓缓蠕动时,所凝聚出來的纹路。

    “吱呀呀,,”

    谢琅琊满耳荡起一股令人牙酸的蠕动声,越來越清晰,來自围满他周身的每一寸黑暗。

    接下來,是一股细碎到让人满心发毛的摩擦声。

    仿佛有一千万条细小肢节,同时舞动交错起來,才能摩擦出这样一片森冷的音潮。

    该死的……

    谢琅琊拉动真气包裹身形,光环成蚕茧状围成一圈,飞旋光耀,亮出少年一双凛冽的血瞳。

    他警备地四下扫视着,真气四处流动,随时准备出手。

    此时,蠕动声越來越大,黑暗中透露出的螺旋也越发扩大,形成眩晕般的纹路。

    “刷刷,,”

    谢琅琊猛侧眼眸,一阵飞速摩擦的声音就在他耳畔。

    有什么十分冰冷灵活的东西,像一片鸿毛般拂过了他的耳廓。

    然后,这种感觉骤然扩大,谢琅琊被一种无所不在的麻痒扫弄的感觉包围了。

    这感觉像海啸一般,劈头落下,他一抬眼,只见周身真气光罩上映照出了清晰的飞影。

    飞影如光斑般,形成无数片飞速扭动的阴影。

    “刷啦啦,,。”

    谢琅琊血瞳一睁,目光定格的同时,那些阴影齐齐调转方向,纷纷刺入真气光罩。

    “咔啦。”

    谢琅琊这般强劲真气,简直像个蛋壳一样,轻易就被刺开了。

    数不清的细密黑影狂乱伸展过來,将少年团团包围,满身上胡乱划弄。

    “撕拉拉。”

    谢琅琊猛地一眯血瞳,在黑影包围过來的瞬间,铺天盖地的撕裂剧痛已然袭來。

    那些极其细长的黑影根根锋利,每扫弄一下,就是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血痕持续撕裂,很快形成入骨三分的深度,血花从伤口中成水花状喷洒出來。

    谢琅琊满耳都是令人心慌的魔音,刷啦啦响个不停,速度惊人的摩擦声爬满了全身。

    那是……

    谢琅琊立刻再开真气,经脉一动,弄得肌肤上的血痕更加开裂,道道血色划过眼角。

    血色染红了一大团扑面而來的黑影,谢琅琊血瞳一睁,看到了那黑影高飞而來的方向。

    那些螺旋。

    那些生于周围无边黑暗中的螺旋,一个个都喷吐出无尽的黑影。

    谢琅琊只觉整个头颅被生生一吸,几乎齐脖根错位,被那团刷刷作响的黑影整个扑上,狂乱地摩擦划弄起來。

    他立刻一缩头,黑影贴着天灵飞蹭过去,几道尖锐的痛觉如针刺般扎进头皮。

    “嘶嘶。”

    谢琅琊被突如其來的黑影缠的不能动弹,引动咽喉花纹能量,一股流火状的黑光赫然冲出身形。

    “扑啦啦。”

    黑影被当头掀飞了一片,成漩涡状往上喷洒。

    谢琅琊振臂一挥,抓住一团,法眼灼灼盯了一眼。

    满手的……

    都是虫子。

    “嘎啊啊,,。”

    那些黑影现出原形,不停划弄的尖利细长的影子是其触手,本体则是一个个硕大的互相黏成一团的黑色虫子。

    这虫子形似甲虫,大腹朝天,肢节数量惊人,海浪般狂乱扭摆摩擦着。

    它们纷纷发出尖利的叫声,像是人的惨叫,一听之下立刻耳膜渗血,太阳穴冒出青筋。

    谢琅琊被震得一凝血瞳,刚要甩手将这些鬼东西扔开,满手虫子又发出一声尖啸。

    “啊啊啊,,。”

    谢琅琊的手臂正举到高处,要甩臂将它们抛成碎粉,一道回音冲撞的尖叫当头落下。

    他清楚看到,每个虫子腹部都凸起一个肉瘤,吐出一片咝咝作响的寒流,尖叫声就从那里发出。

    “可恶。”谢琅琊五指一并,如铁夹般将虫子全部夹碎,那虫甲坚硬的程度超乎想象,简直像是徒手捏碎一块青铁的力度般。

    虫子崩碎刺穿出來的碎片,像是铁片般深深割进谢琅琊的手掌。

    “嘎啊,,。”

    谢琅琊奋臂一甩,沒想到尖叫更涨一层,如劲浪般层层更高,四面八方狂旋起來。

    黑暗中布满了扭曲的螺旋,剧烈扭动着,像是一团团疯狂破茧的虫卵般。

    之所以这么形容……

    那是因为,谢琅琊眼看着更多的黑影,就从那些螺旋中暴雨般喷吐出來。

    全都是虫子。

    一个个虫甲坚硬大腹朝天,肢节狂乱摩擦,从腹部裂开一个肉瘤状的鬼东西,尖叫不止。

    “大爷的。”谢琅琊反手握起真气,黑光如同瞬间被风吹熄的火光般,在掌心倏然一灭,再强力聚起。

    感觉到真气的飘忽,谢琅琊猛然反应过來:在这样一个坏死的「洪荒虫洞」中,其能量压力超过别处千倍有余,并因为其黑暗沉沦的阴气……

    不知滋生出了什么东西。

    “咔啊啊,,。”

    虫子的尖叫更加疯狂,谢琅琊仿佛听到整个地狱的亡魂都在耳边号哭,它们在嘶吼。它们在诅咒。

    无数黑影狂扑过來,虫子爬满了少年周身,生生压过了邪气灼热的真气,将他周身流火状的光圈压得破碎。

    谢琅琊狂乱挥手,拳打脚踢间不停积蓄真气,总是刚冲上來一股气劲,立刻就被这该死的巨坑镇灭。

    同时,他无法掌控身法,身形飞速下滑,滑入巨坑更深。

    这巨坑就像是个无底的兽口,一直下滑,就到了被吞噬的地步。

    谢琅琊强力一拧身形,飞速旋转,周身化为模糊光影,凭借强风将潮水般的虫子不停破开,漫天都是虫甲崩碎的开裂声,但那尖叫依然清晰,越发聚浓。

    混蛋。

    谢琅琊一抬血瞳,锋利的目光穿过混乱的虫潮,直直刺向遥远无边的洞口方向:“那个老不正经的。究竟给我下了什么套。”

    他突然有点动摇,是不是不该相信这家伙。

    无论如何……

    现在必须出去。

    谢琅琊已经感觉到身下袭來一股旋涡状的强流,一波一波,回环扩大。

    这强流的频率……

    是呼吸。

    谢琅琊斜眼一瞥身下,巨坑展露出令人恐惧的阔大來,像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却永远也走不出去的迷宫。

    只要一掉进來……

    就是什么东西的猎物。

    “嘶拉拉,,。”

    谢琅琊调动咽喉花纹能量,爆发出一股灼热光柱,沿着身形向上喷涌,邪光如闪电般不停炸裂。

    碰到光柱的虫子全都倒冲开來,谢琅琊法眼极快,捕捉到那些虫子腹部肉瘤高鼓嘶声尖叫着裂为碎片的模样。

    那肉瘤……

    谢琅琊一咬牙,身形下压,身下迅猛聚起血雾。

    血雾扯成无数碎片,强力聚合,勉强托举少年身形,顶着永无止尽的虫潮向上逆行。

    “哗啦啦。”

    虫子飞冲的声音凝成海啸之音,谢琅琊掌凝锋利气劲,化为刀光之形,不停振臂挥散,手上早已被划得千疮百孔。

    “啊。”他又是奋力一挥,打散一团迎头袭來的虫潮,手指突然齐根一痛,连心痛楚令人眩晕。

    他立刻握紧手指,想要将那些死死咬住自己手掌的虫子捏碎甩开。

    他血瞳一转,看到满手的虫子腹部朝天,肉瘤高鼓到快要脱落的地步,剧烈蠕动着。

    黏稠的声音混合在人声尖叫中,让人格外发毛。

    那是。

    谢琅琊瞳光一闪,只见所有虫子的腹部,肉瘤都化出人脸的形状。

    尖叫的声波,就与这些人脸蠕动的速度同频率。

    大爷的,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呼呼,,”

    谢琅琊奋力上冲,此时,身下传來的巨大的呼吸声已经清晰无比,仿佛就在触手之间。

    “咔,,”

    一声坚硬之物缓缓一动的声音,凝成寒风划过谢琅琊侧脸。

    他横过眼角,余光穿透混乱的虫潮,隐约看到了一道比周围黑暗更深的粗壮影子。

    可恶……

    “咔咔,,”

    应着谢琅琊心中低骂,那坚硬的摩擦声再次响起,接着便加快了速度。

    那感觉就像是……

    一个看到了猎物的猛兽,前两下扭动是为了舒展筋骨,加快速度是为了扑食。

    “呼呼,,。”

    回环的呼吸声骤然一碎,变成一股迅猛上刮的飓风,谢琅琊强力聚起的身形被当头一掀,就这么一个空当,虫潮以窒息之势扑了过來。

    谢琅琊四面受敌,身周狂旋的黑光不停打碎虫子,断肢残血落了一身。

    有的虫子腹部整个开裂,肉瘤脱落飞出,一片片狂乱蠕动的人脸嘴部大张,扭曲着扑打过谢琅琊的脸面。

    “嗷啊啊,,。”

    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谢琅琊身形一沉,身体几乎齐腰断裂。

    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