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五十六 鬼影幻境
    这艘倾斜朽烂到处钻满了水草绿毛的沉船遗迹,传來了人声。

    是鼎沸的人声,即使只听到模糊的回音,也能觉其热闹非凡。

    谢琅琊侧耳听去,环环声波掠过感官。

    声音充斥了每个幽暗的走廊,如火光般亮起的暗影延伸洒落,拉长成奇形怪状的影子。

    谢琅琊血瞳凝冰,环环扫视过那些光影。

    每个光影都似是张开拥抱不停招手一般,做出一种蛊惑般的邀请姿态。

    谢琅琊凝起剑眉,想起方才那桶似是腐烂血液般的液体,被撩动的瞬间,满世界充斥的漆黑。

    若要形容的话,那就像是灯烛被瞬间掐灭,整个空间陷入黑暗,然后在不到一眨眼的空当里,空间又亮了起來。

    让人错觉只是风吹了灯烛而已。

    但是……

    在那不到一眨眼的漆黑时刻中,发生了什么。

    谢琅琊血瞳轻转,四下感应。

    “水波还在。”他动了动嘴唇:“但是很飘渺,像是隔着一层东西。”

    席卷了整个沉船遗迹的水流,还在暗影处反射波光。

    但是感觉很不真实,眼下最真实的是……

    那热闹如流的人声,隐约可以听到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谢琅琊反手擦了一下鼻翼。

    他法眼一动,将感官提到最高,两片法印在瞳子深处旋转波光。

    “嗡,,”

    一声沉闷的震动掠过脑海。

    谢琅琊眯紧血瞳,感应再深一层。

    周围是一片……

    巨大的结界。

    谢琅琊从未遇到过这般天衣无缝一丝能量波动的破绽都沒有的结界,浑然组成一个圆弧,像是锅盖般整个扣住他。

    锅盖之下,一切都是待宰待烹的危险状态。

    谢琅琊扶住眼角,一股浓烈的阴鬼之气化作黑光,成流雾状飘进天灵,到处污染,蒙上迷雾。

    迷雾背后,十三张阴鬼符咒此起彼伏地闪烁暗光,妖异花纹像是曲折的枯树枝般根根交错着。

    “这里的阴鬼之气,”谢琅琊与小咕对视一眼:“都已经外化成清晰可见的黑光了。”

    “那些人声,”小咕转了转眼珠:“可能是阴鬼之气所化的实体。”

    这样说來,谢琅琊陷入了一个由阴鬼之气引动的巨大结界中。

    这结界形成了一个广阔的幻境,并且凝聚了实体。

    是什么样的咒术……能将阴鬼之气操控到这般地步。

    “噔噔噔,,”

    船板发出一阵疾速的踏动声。

    谢琅琊眼神一动,那飞跑的脚步声正迅速接近这边。

    他立刻闪身埋入暗影,顺势一看,整个仓库中一片灰光迷离,仿佛漂浮着积了一世纪的厚重灰尘。

    透过这灰光,水桶齐齐整整堆放着,沒有一处凌乱。

    谢琅琊眉心凝起冷酷的疙瘩,法眼被这逼真的幻境搅得有些混乱,总是感觉眼前景象如蒸汽般波动着,仔细一看却又一片平整。

    法眼受到扰乱,如何看穿这片结界的核心,以破出口。

    谢琅琊咬了咬牙,再一转眼,发现那具骸骨不见了。

    那个被揭开盖子的水桶也沒了。

    “该死的。”谢琅琊心中暗骂:“很明显,那个水桶就是整个幻境的阵眼,但是现在幻境已经结成,它就被隐藏起來了。”

    他有一种被耍弄的感觉:明知道破阵核心是什么,却看不穿摸不着。

    “呼,,”

    一阵飞跑带起的风声钻进仓库,暗影中的谢琅琊眯了眯血瞳,凭意念瞬间引动隐形术的法印。

    还好,沒有感应到自身能量与这片幻境的相斥。

    那么……

    谢琅琊刚要思考下一步,一抬血瞳,思绪顿时断了。

    ……大爷的。

    刚刚跑进來的这家伙,猛一看实在吓人。

    “他”就像是一具沒有完全腐烂的尸体,但是腿骨胸骨已经全都外翻了,破烂的衣衫上满是霉斑,有的地方密密麻麻爬满了小蛆虫。

    衣衫被胡乱顶在骨刺上,不停呼扇着,里面露出发黑的脏腑,心脏的轮廓清晰可见,上面结满了颗粒状的水泡。

    谢琅琊一侧身,这个角度正好对上那家伙的脸。

    还不如全是骷髅。

    “他”的头颅粘连着无数碎肉,有的成片,有的卷成一堆泥,大半是白骨,但还有一只完整的眼珠。

    那眼珠晃荡不止,已经可见底部粘连的血筋,随时都会吐出眼眶。

    而且,“他”在笑。

    是酩酊大醉畅快淋漓的笑,整个牙床几乎脱节,尖锐的利齿乱七八糟支楞着,滴落着黏稠的红色液体。

    “啊哈哈哈。”那家伙不停发出急喘,边喘边笑,像是狂欢正到尽兴处的醉汉,怎么都不会停下。

    那笑声有神经质的意味,莫名让谢琅琊想起了那些魔性的人偶。

    子洛甄如梦之类的东西……

    都是这样笑着。

    唇角裂出长长的血口,即使把脑袋横向劈开也不在意,笑容始终夸张凝固着。

    谢琅琊在心里啐了一声,收回精神,看着那家伙在仓库里天翻地覆地乱翻。

    水桶噼里啪啦掉了满地。

    谢琅琊法眼一扫,每个水桶发出的感应都是一样的,想从这里找出方才那个引动幻境的水桶,不可能。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只见那“人”抱起一个水桶,一个踉跄,一头撞倒了一排。

    仓库内瞬间变得狼藉。

    那“人”根本不管,掉头就跑。

    谢琅琊明显看到那脚骨已经裂开大半,稀稀拉拉在脚底拖行着,脚趾已经扭到了脚踝后方。

    虽是这般模样,但……

    这家伙是个实体。

    谢琅琊的法眼紧紧盯着“他”,血瞳冷光隐藏在黑暗深处,丝丝微光在感官中游走。

    这光是诡异的暗绿色,像是一闪一灭的鬼火般。

    谢琅琊第一次捕捉到这样的能量游丝,鬼火般的暗绿色代表死气,这样的游丝不可能來自活人。

    但是只要能在他的感官中,撩起这样的微光,就是实体。

    谢琅琊不动声色,眼看着那家伙拖着满身骨节,又笑又跳地跑出去。

    船板又是一阵“噔噔噔”的巨响。

    谢琅琊身形一闪,贴在门边,瞥了一眼那家伙奔去的方向。

    “在这样巨大的幻境中出现实体,”小咕将身体化入他的咽喉花纹,只伸出一只蜗牛般的小眼珠:“太奇特了,这与幻境的咒术法则是相悖的。”

    “这样的话,”谢琅琊血瞳一冷:“若要寻出幻境的突破口,难上加难。”

    “我也感应过了,”小咕扭过眼珠,看了看满地狼藉的水桶:“所有的水桶都发出一样的气息,无法抽取出不同的那个。”

    谢琅琊平行一转视线,眼角暗流闪烁。

    他回想了一下方才的画面,思绪定格在那“人”狂笑抱走的水桶上。

    会不会……

    “现在外面人声鼎沸,”谢琅琊脑洞迅速打开:“我们假设,这个幻境重复的是这艘船沉毁之前的景象,热闹非凡。”

    小咕静静听着。

    “我们來时,这里只有一个水桶不是空的,就是紫微公子指定要的酿酒之水。”谢琅琊抬起一只手指:“那个水桶,一定通过什么特殊的方式保存了下來,所以本身也具备了特殊的能量。”

    小咕看了一眼外面不祥的火光:“你是说……”

    “我说的特殊的能量,”谢琅琊一靠门边,沉声道:“就是能被那些实体化的阴鬼之气,所形成的人……拿起來。”

    小咕沉吟。

    “这一次我沒有足够的证据,全凭直觉。”谢琅琊想了想,一步踏上门槛,准备闪身出去:“虽然犯蠢,但是要试一试。”

    “你觉得那个水桶,就是方才引动幻境的那个。”小咕道。

    谢琅琊点点头,目光专注扫视着那些走廊。

    有好几个通道,每个都欢声无限。

    “「长虹」。”谢琅琊目光不动,只是微微歪了歪头。

    黑暗中传來一声低沉的鸣叫。

    “那边。”谢琅琊抬抬下巴,示意方才那“人”奔去的方向,那条走廊上火光洒落最浓:“法眼合并,过去看一眼。”

    小狼灵巧地一跃而出。

    它小小的身影很快埋沒在摇晃的光影中。

    谢琅琊扶住眼角,随时准备动作。

    他的眼前倏忽展开一片画面,因为人影晃动太烈,一时乱糟糟的。

    他一紧瞳子,将画面稳定住。

    这是……

    一片狂欢的场面,觥筹交错乱喊乱叫,红色液体不停泼洒喷溅出來。

    谢琅琊推进视角,每个人的酒杯中都是这样的红色液体,但是怎样看都不像酒。

    液体冒着无数细小的水泡,像是在无声煮沸一般。

    谢琅琊扩大视线,搜寻每一个角落。

    等等。

    “「长虹」。”谢琅琊沉声道:“就是这个角度,不要动。”

    画面顿时一沉,稳稳固定。

    谢琅琊看到了刚才那个家伙。

    “他”怀里抱着水桶,直接对口灌下,红色液体将破烂的脏腑冲刷得一阵摇晃。

    竟然沒有从骨刺中洒落出來,果然是实体。

    谢琅琊心里冷笑一声,飞快盘算起來。

    “你打算怎样突破。”小咕站在他的肩膀上。

    “强行动武恐怕不行。”谢琅琊道:“我无法看穿这个幻境的内部能量走向,如果引起什么无法控制的波动,有可能引起结界坍塌。”

    “你会被封死在里面。”小咕点点头。

    谢琅琊点了点额角,眼帘微垂,黑暗遮蔽了瞳子。

    “叮,,”

    十三张阴鬼符咒成排旋出,突破笼罩在灵台上的迷雾,闪烁诡光。

    “既然是阴鬼之气结成的幻境,就用阴鬼之术來突破。”谢琅琊仔细感应着周围传來的阴鬼之气,与符咒连通,查找相斥的感应。

    一张符咒骤然亮起,花纹拧出扭曲的螺旋。

    “就是它。”谢琅琊引动意念,将符咒的法印飞速勾勒出來,沿着经脉冲入掌中。

    他一握掌心:“「黄泉索道」,在阴鬼之气结成的空间中凝成通道,作为引入外部相斥之力的媒介。”

    他扭了扭脖子,深吸一口气,还能感到淡淡的水压:“通过这个媒介,可以让整个幻境达到漏气的效果,能量泄露减弱,从而使其失去形状。”

    “所以我当时劝你,一定要修炼出这套阴鬼符咒。”小咕歪歪眼珠:“若沒有阴鬼之术,想要突破这样的幻境,想來想去都是死路。”

    “我一直非常感激你的先见之明。”谢琅琊横了它一眼,发出心音:“「长虹」,开动额心血印。”

    小狼传來一声乖巧的低鸣。

    “阴鬼符咒之能,是「长虹」助我开启的。”谢琅琊轻身一跃,踏上潮湿摇晃的船板,吱呀呀的声音令人牙根直酸:“通过它的血印连通,可以让「黄泉索道」的能量发挥到最大。”

    他向着「长虹」潜伏的方位走去,轮廓飘渺,宛如鬼影。

    “依我看,你直接通过它的血印,将咒术传导过去更为保险。”小咕拉了拉他的咽喉皮肉:“你一现身,可能引起那帮人不必要的骚动。”

    “那样会损伤「长虹」。”谢琅琊一面走,一面将掌心法印的能量提到最高,临近释放边缘:“我们的体质毕竟不同,它不能直接传导阴鬼之气。”

    小咕看了他一眼,撇开眼珠:“总是因为这种无聊的理由,而放弃效率更高的方法。”

    谢琅琊放慢了脚步。

    就在他一步之遥前方,火光从一个阔大的房门中洒落,无数影子狂欢摇摆。

    他缓缓一闭血瞳,面无表情地抬眼,淡淡道:“情感这种东西真够愚蠢的,不是吗。”

    “嗡,,。”

    一声频率极高宛如夜枭尖叫般的震动声,突然划破了满房间沸腾的人声。

    整个空间好像裂开了一样,发出一阵抽丝断线的崩断声。

    通过小狼额心的血印连接,谢琅琊迅速引动能量,两头重合,凝成一道长蛇般的血雾。

    他一握掌心,操控血雾滚滚成形,身形一闪,赫然面对满屋子“人”。

    全都是像那个家伙一样,沒有彻底腐烂骨刺卷着烂肉的东西。

    所有眼眶直勾勾看过來,有的粘连着眼珠有的爬满了蛆虫。

    谢琅琊顿时觉得自己像被刺成了筛子般,被这些诡异的目光盯得千疮百孔。

    「黄泉索道」之力,就在此时砰然炸散出來。

    “呼呼,,。”

    一阵疾速漏气般的逆风声,铺天盖地卷满了房间。

    回音持续扩大,充斥在其他方位的人声也砰然打破,卷成一滩烂泥。

    谢琅琊眯起血瞳,抬起下巴,手指飞快转动,将「黄泉索道」的能量扩大开來。

    “打扰了,伙计们。”他的声音挟带着冷酷的黑暗意味,淡淡一笑:“我來拿个东西。”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