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五十五 发现
    说起來,紫微公子若是真有心害谢琅琊,那就不会给他这片沉船遗迹的线路图了。

    这迷宫般拐弯抹角,又是长廊又是旋梯的,只需要把谢琅琊往这里一扔,就足够困住这个路痴了。

    谢琅琊一面绕到「长虹」所在的方位,一面在心中案子感慨。

    那么,问題又來了。

    紫微公子怎会有这片沉船的线路图。

    谢琅琊血瞳一冷,眼前闪过紫微公子那双妖狐般动人神智的紫眸。

    这艘船來历非凡,而且发生过匪夷所思的恐怖事件。

    至少那些人被“喝掉”的死法,让谢琅琊很在意。

    紫微公子跟这艘船,有什么关系。

    ……可恶。

    那个妖狐一样慵懒高贵修为高超的男子,简直就是个谜团的发源体。

    谢琅琊存了个心思,收敛心神,先做眼下正事。

    “嗷呜。”

    小狼的低鸣就在眼前,谢琅琊身形一闪,顶着水压化形过去。

    他稳住身法,抬眼一看,小狼正蹲坐在一个塌了一半的房间处。

    这房间较之方才船舱走廊中的空间,低矮很多。

    谢琅琊踏光走到小狼身边,俯身探视。

    仓库。

    船中的仓库都要设得低矮一些,一是节省空间,而是避免被船只行进时的水压压迫,渗进湿气,损坏货物。

    谢琅琊血瞳一转,放眼所见都是水桶。

    满地滚落着撞碎的水桶,上面结着厚厚一层水藻。

    谢琅琊抬手一撩水藻,几条鳞片通透的水虾倏然冲游逃离。

    那水虾骨骼剔透,完全能看到肢节内脏,像是个大虫子般,飞快划动着触角,掠过谢琅琊身边。

    谢琅琊侧了侧血瞳,闷声道:“这种鬼地方取出來的水所酿的酒,师父要能喝,也是要命了。”

    他拍拍膝盖,钻进房间,足踏真气悬浮:“「长虹」,那东西在哪儿。”

    方才小狼发來感应,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现在谢琅琊满眼只有纷乱的水桶,头顶还有哗啦啦撩摆不止的铁索。

    他一低头,避开照着后脑甩过來的铁索。

    小狼抖抖耳朵,示意了一个方向。

    谢琅琊微微侧弯着身子,斜向挪动脚步,视线渐渐打开角度。

    凌乱堆积的水桶架成一片暗影,围成空间。

    在谢琅琊眼前,一双空洞的眼眶像是始终与他对视般,渐渐显露轮廓。

    他停下脚步,正过身形。

    一具骸骨。

    ……沒有沾染黏液。

    “看來,”谢琅琊淡淡道:“这人不是被喝掉的。”

    小狼蹭过來,用小嘴拱了拱他的小腿。

    谢琅琊与它对视一眼。

    它说,那骸骨身上有东西。

    谢琅琊轻身一跃,落在水桶累积的上方,侧身滑落。

    “咔啦。”

    他落地时一脚踩住那骸骨的手臂,肘骨整个折断。

    “啊,”谢琅琊打量着这具满身银绿色蚀孔的骸骨,眼神沉静得有些诡异:“抱歉。”

    他蹲下身來,仔细观察着骸骨。

    突然,一阵极其细小的飞影掠过他眼前。

    谢琅琊血瞳一动,侧过眼角细看。

    “刷,,”

    那飞影又摇动了一下,在幽黑的水影中搅出一阵细小的乱纹。

    谢琅琊前倾身子,张开手掌,整个握住头骨,向侧面一掰。

    一段成垂直状來回摇摆的影子,映入他眼中。

    他一伸手将它抓住,触手一片黏软。

    “噗嗒,,”

    即使在压力暗流的水影包围中,这声黏稠的断裂声依然清晰。

    谢琅琊把什么东西捏断了。

    他血瞳一扫,立刻捕捉到了目标。

    他勾了勾手指,真气在指尖无形缭绕,形成拉力。

    “嗖,,”

    谢琅琊一抬手,在侧脸边飞快一抓,握住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

    他张开手,指缝间还粘连着刚才掐断的垂直状的影子。

    那是一截完全发黑了的血筋。

    而掌心那个软乎乎的东西……

    谢琅琊凝起血瞳,静静地看着它。

    那个圆滚滚的沾满了细小血丝的眼珠,也这样静静地与他对视。

    这眼珠发出奇异的腐烂般的黄绿色,血丝纹路清晰,仔细一摸,触感像是一颗坏死的卵球。

    谢琅琊试着捏了捏,这眼球出乎意料地坚韧,将他的指腹弹了回來。

    他一侧眸,与小咕的大眼珠看了个正着。

    ……他现在对“眼睛”沒什么好感。

    “刚才那个摇摆的影子,”谢琅琊道:“应该是连接着这个眼珠的血筋。”

    “一直甩到了头骨后面,不怪从正面看,一时沒看到。”小咕抬手戳了戳那个眼珠,又刮了两下:“这眼珠表面凝结了一层奇怪的东西。”

    谢琅琊引动感应,指腹凝聚真气游丝,细细摩挲眼珠。

    “结界。”他淡淡道。

    小咕看着他。

    “是一层附着在死物上的展现出沉寂状态的守护结界。”谢琅琊道:“这眼珠沒有腐烂,就是靠这一层结界。”

    小咕歪歪头:“很奇怪,不是吗。”

    “船烂了,人也都化作白骨。”谢琅琊眯起血瞳,直对骸骨那双空旷的眼眶,仿佛要向死者询问答案:“却偏偏留下了一个眼珠……”

    “嗡,,”

    谢琅琊一面沉思,一面不停轻摩着眼珠,此时灵台忽地传出一震。

    他动作一顿,抓住灵台中亮起的微光。

    十三张阴鬼符咒其中之一,那妖异的花纹如同食人花的根系般,盘根错节亮起來。

    谢琅琊开动法眼,引动其上法印。

    阴鬼之术其中一式,「亡灵风语」。

    一切与死物相关之物,无论尸体遗物血迹坟墓,还是沾染了死气的物品,引动该术,都能贯穿表面,穿透附着的鬼气,看清被掩盖的内部能量走向。

    谢琅琊心中暗道:“阴鬼符咒对外部能量的牵引最为敏感,只要有咒法施行的痕迹,就会有所反应。也就是说……”

    这个眼珠内,下了一个与阴鬼之气有关的咒术。

    这就是其外部用守护结界封锁起來的原因。

    保存一个眼珠是无用的,重要的是保存以这眼珠为媒介留存下來的咒术。

    是什么咒术……

    谢琅琊握紧眼珠,闭上血瞳,灵台中法印波动。

    暗流的水声尾音拖长,高扬低回,卷成幻听般的低泣声。

    谢琅琊手指飞快转动,眼珠在指间疾速旋转,轮廓模糊成一圈光纹。

    “嘣,,”

    他脑中仿佛有一根绷得最紧的弦,被用力拨了一下。

    他猛地停下动作。

    他睁开血瞳,眸沉冷光,静静看着那具腐烂的骸骨。

    那骸骨歪着,仿佛一个随意靠墙而坐的人,静静地回看过來。

    谢琅琊仿佛从那双空洞的眼眶中,看到了一丝隐约的笑意。

    深藏在黑暗中的……

    神经质般含着快意的笑意。

    谢琅琊一动血瞳,引动灵光回流,全部回收进符咒之中。

    符咒倏然收起花纹,旋入灵台深处的暗影中。

    他站起身來,左右抻了抻颈骨,发出沉闷的嘎巴声。

    “琅琊。”小咕伸过眼珠,拍拍他的侧脸。

    谢琅琊深吸一口气,即使有真气护体,还是能感受到深海强劲的压迫力。

    “这里面,”他举起眼珠,在指间转了转:“有「亡灵书」。”

    “「亡灵书」。”小咕喃喃重复。

    “看來,这个人在临死前,将什么讯息凝固在了「亡灵书」中,化入这个眼球。”谢琅琊环视四周,黄绿色的暗影到处延绵,一个个水桶错落出破碎的阴影。

    他转过身,反手化出一团真气,将眼珠包裹起來,吸入血脉。

    “「亡灵书」凝聚死者临死记忆,能够重现死者遭遇的景象。”谢琅琊道:“根据这样的功能,它还可以作为讯息的载体,具有和「黄金传信」一样的功用。”

    “但是,”小咕道:“要想做到这一点,本身必须掌握阴鬼之术。”

    “这个人,”谢琅琊侧眸看向那具身份不明的骸骨:“掌握着制造「亡灵书」的方法,对于这种活人修炼阴鬼之气的禁术,已然运用成熟。”

    小咕顿了顿,淡淡道:“你能看穿这份「亡灵书」吗。”

    “我要先将它抽取出來,外面这层守护结界将一切都遮蔽了。”谢琅琊握了握手指,指尖有些僵冷:“说不定,那「亡灵书」中凝聚着有关这艘沉船的讯息。”

    “你若直接去问紫微公子,他也不会老老实实告诉你。”小咕表示赞同。

    谢琅琊面沉如霜,心中暗自盘算。

    “我不懂师徒之情是什么无聊的东西,”小咕抬高眼珠:“奉劝你一句,不要遵守什么愚蠢的弟子之规,事事都向紫微公子坦白。”

    谢琅琊斜了它一眼,挑眉道:“看來「玄莲山庄」训导弟子规时,你也沒少听啊。”

    “我是认真的。”小咕道:“你也说过,你跟紫微公子之间最大的联系,是互惠互利。所以,你自己也要多存点心思。”

    “我当然知道。”谢琅琊哼了一声,平行转过视线,将脑中灵光组成的路线图抽离出來,展现眼前:“那家伙性格古怪,做事不循常理,自然要多加小心。”

    好吧,那家伙想要的沾满了骸骨腐气和深海尘埃的酿酒之水……

    在这边。

    谢琅琊扶着眼角,转身走向一个角落。

    那个水桶看上去并无特别,只是不那么破碎。

    谢琅琊弯起指节,敲了敲桶身,听到一阵沉厚的回音。

    不是空的。

    “真奇怪。”谢琅琊单膝弯下,掌凝真气,形成一圈可盛东西的气囊状光环:“这船朽烂了这么久,什么水都该漏尽了。”

    他抬了抬血瞳,意念一动,拉扯一丝真气覆盖桶盖,整个揭去。

    “哗啦啦,,”

    在满耳暗流的海水声中,谢琅琊听到了一阵更深沉的水流声。

    他探头一看,桶中盛满了暗红色的液体,散发出一股异香。

    像是香料熬成的水,又像是……

    有些腐坏了的血液。

    谢琅琊皱起剑眉,血瞳更冷,顿了顿,反手将光环投入桶中。

    光环投入的瞬间,谢琅琊感到了一阵针刺般极其强烈的直觉。

    一种不祥的直觉,他突然无比鲜明地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无法想明白。

    他也被这种强烈的情绪震了一下,本能地四下看了看。

    就在这空当,光环沉入暗红色的水中,荡起一圈涟漪。

    “琅琊……”小咕的尾音罕见地拖长了。

    谢琅琊眼角一横,有些惊讶地看了它一眼。

    这死怪物的声音,在细微地发抖,好像害怕了。

    这突來的恐惧感是……

    “咕噜咕噜,,。”

    暗红色的水突然一滚,冒出一片煮沸般的大水泡。

    水泡不断破裂,当鼓得最大的那个水泡裂开的瞬间,周围空间突然陷入彻底的漆黑。

    水影沉船暗光,什么都沒有了。

    只有漆黑充斥空间。

    这漆黑只持续了不到一眨眼,谢琅琊连眯眼的动作都还沒完成,一切又恢复正常。

    ……正常。

    在这种巨大的鬼船里,哪里是正常的。

    谢琅琊也有点恍惚,刚才那瞬间的漆黑实在太快,他也怀疑是不是自己神经太紧张,出现了幻觉。

    可是……

    “嗡嗡,,”

    一阵模糊的声音从外面传來,纠缠一团,嘈杂不止。

    谢琅琊侧身看向门口,与小咕对视一眼,身形一闪,掠到门边。

    他血瞳一转,只见外面交错幽深的走廊中,亮起了类似火光的昏黄光彩。

    ……咦。

    谢琅琊血瞳微瞠,那阵嘈杂始终缭绕不绝,从每一道走廊中传來,仿佛充满了这艘沉船。

    他拉动感应,感官扩大。

    在触及到那嘈杂的真形时,谢琅琊只觉脑袋嗡的一声,震出一阵乱波。

    小咕的身体突然一抬,黏嗒嗒挤上他的侧颈,这是少年肩膀高高绷紧的结果。

    谢琅琊五指收紧,一下子抓紧了门边,半身掩藏进不祥的暗影中。

    “人声……”他动了动唇瓣,唇色瞬间有些发白:“外面全是人声。”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