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五十四 遗迹
    可恶,一定是喉骨错位了。

    谢琅琊每呼吸一下,咽喉就像是要连根拔开一样疼。

    他几乎感觉到气管松动的角度,亏得他这副身体是按照超人标准改造过的,不然早就碎了一百次了。

    他整个伏在「长虹」背上,身周笼罩的真气护罩闪烁暗光,如同一只庞大的水母般在黑暗海流中前进。

    “刷,,刷,,”

    海波的滚动声仿佛放慢了,将诡异的回声清晰地送进谢琅琊的耳朵,持续扰乱着他的心神。

    在这般幽深的海底,在这无边无际仿佛能将整个世界都兜头冲刷殆尽的水流中……

    真是很容易被一种窒息般的沉沦感,弄得心脏僵冷啊。

    谢琅琊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抬手揉弄着「长虹」脖子处丰厚的皮毛。

    皮毛虽然刚硬,却深藏温暖。

    谢琅琊拍了拍它,沉声道:“还是你这家伙最可靠了。”

    应着这句话,他后背上传來一记洞穿般的疼痛,仿佛被一只手直接刺破血肉,在筋骨中胡乱揪了一把。

    谢琅琊嘶了一声,挺起身形,单臂支撑着狼背。

    他侧过血瞳,一团雪白筋肉正挂在他的后背上,细小的揉合声不断从伤口中传出。

    那个被触手吸盘生生吸破的血洞。

    谢琅琊挑起剑眉,低笑一声:“下手太重了,我又沒说你不可靠。”

    “我才沒有跟你计较这种无聊的事。”小咕伸长筋肉,成管道状插入谢琅琊的伤口,随着光线的不断注入,筋肉不停重组起來。

    谢琅琊歪歪头:“哎,刚才那家伙,真的是「烛山之龙」。”

    “虽然不可思议,但的确是。”小咕伸出一只触角,按住谢琅琊的后背,将注入能量的筋肉刺啦一声抽取出來。

    谢琅琊清楚听到血肉扭动的钝响,这死怪物在自己身上开口子什么的,就跟切肉一样。

    “啪啦,”

    小咕将筋肉完全抽出,甩出一阵富有弹性的弹动声:“根据古书记载,远古时代妖兽横行,个个超乎巨大,其破坏性远超想象。”

    “但是在第一次天劫时,天地剧变,这些妖兽全都灭绝了。”谢琅琊轻抚下巴:“「扶风大陆」人人谈之色变的天劫回归,要是有这样一种毁灭力度的话,能不让人害怕吗。”

    “不过,在「风暴北海」的海域深处,还存留着远古妖兽。”小咕道:“而且,「烛山之龙」整个隐藏在巨大的「血珊瑚」暗礁下,其触手不展露形态的话,也跟珊瑚肢节完全同体。这是一种完美的伪装。”

    “伪装。”谢琅琊细细咀嚼了一下这个词。

    “你不在意吗。”小咕跳上他的肩膀:“我感觉,这个妖兽是刻意隐藏起來的。”

    谢琅琊想了想:“那死怪物能有效安排攻势,还会精妙伪装,绝不是单纯的怪兽而已。”

    “它的智慧已经进化到一定程度,按理说,远古妖兽不具备这个特性。”小咕举起小手:“你最好存个心思,这样的妖兽,可能不止这一个。”

    谢琅琊心中咯噔了一下。

    來到「风暴北海」,又是发现类似「洪荒虫洞」的扭曲时空暗中蔓延,又是发现了本应灭绝的远古妖兽深藏海底……

    这片极北之地,真是暗潮涌动,绝不安宁。

    “天劫回归……”谢琅琊喃喃着,这几个字在口中成千钧之重,缓缓摩擦着。

    “叮。”

    谢琅琊血瞳一闪,挺直身子,拽了一下「长虹」的皮毛。

    「长虹」减速,足下暗火在水影中闪光。

    “呼呼,,”

    一股庞然大物不停接近的压迫力,从前方呼啸成流而來。

    谢琅琊扶住眼角,血砂鲜红欲滴:“就是这里。”

    他翻身而起,一条腿踏住狼头,扭了扭脖子,牵扯到脊背处的伤口时,用力将扭曲的筋肉拉正过來。

    “嗡,,”

    谢琅琊天灵一沉,感官内震荡开一片回环的闷响。

    一片庞大的阴影,将黯淡的水光遮蔽更深。

    谢琅琊法眼凝静,昂然立在「长虹」头上,如血长发真气流风中飞扬。

    “吱吱,,”

    一股极度拖长的朽木裂纹般的声音,在海流中扩散开來。

    谢琅琊的牙根发出一阵酸痛。

    「长虹」灯笼般的绿眸,在海流中散发出阴森森的反光。

    谢琅琊提起感应,放眼四顾,自己已经进入了一片巨大的残骸范围。

    即使塌掉了大半形状,仍可见这条船完整时那令人眩晕的宏伟气势。

    船舷森高,船身至少百丈,被深海寒水冲刷得巨桨腐烂,还能见隐约的金黄木色。

    谢琅琊一踏脚尖,「长虹」转向,绕到沉船遗迹另一边。

    整个巨船斜向倾倒,被海流淹沒的部分渗进淤泥,下方仿佛还有深渊,在持续吞噬着它吞噬着这片茫茫。

    借着沉船轮廓,谢琅琊能看到纠缠在海波中的无数细小海物,尘埃游荡,卷成烟柱。

    谢琅琊大致判断了一下,绕过船尾,向如山般幽深的船舱靠近。

    “「长虹」。”他的声音在逆流的海水声中,冲刷出一道道微碎的波纹:“收回形态。”

    「长虹」会意,身形下滑,眼前的船舱森然无底,微微闪烁着鬼眼般一眨一眨的暗光。

    “刷,,”

    它挨上船板同时,身形一碎,沿着轮廓迅速缩成雾影。

    谢琅琊翻身落下,巨大的浮力令他身形发飘,但在真气护罩的笼罩下,仍然健步稳行。

    他抵了抵唇瓣,跟化成小狼形状的「长虹」对视一眼。

    他足踏迷蒙血光,如鬼魅浮动,闪身进了深渊般的船舱。

    因为整个沉船遗迹是倾斜的,船舱便呈现出下旋凹深的方向。

    这样的形状,给人一种越走越深永远走不到头的错觉。

    谢琅琊血瞳如冰,警觉地感应四周动静,眼前灵光闪动,线路图如水波般微抖。

    他停下脚步。

    法眼中的灵光显示出一团乱麻般的交错景象。

    船舱大的可怕,岔道纵横,胜似迷宫。

    紫微公子那个性格古怪的混蛋……

    哦,不是。

    谢琅琊将脑海中的“混蛋”两字,换成“师父”。

    他那可敬的师父大人所要的酿酒之水,在船舱拐弯抹角深处的空间里。

    谢琅琊弯腰揉了揉小狼的耳朵,虚声道:“合并法眼。”

    小狼眨了眨绿眸。

    两者的眼中同时泛起法纹。

    谢琅琊拍拍它的尾巴,小家伙轻灵跃起,小短腿飞快倒腾,敏捷钻进幽深的船舱中。

    他一侧身形,进入一个倾斜的走廊。

    朽烂的木头上依稀可见华丽的刻纹,并不单纯是装饰,似乎是某种古老的符咒。

    谢琅琊的身侧,都是一排排黑暗的房间。

    特属于腐烂水底的银绿色暗光,飘渺游荡出來。

    谢琅琊撇撇嘴,心中冷哼道:“我就不信师父他自己,也能來这里找什么酿酒之水。”

    分明是收徒之后,第一桩刁难的把戏。

    谢琅琊稳住心神,与小狼连通的光影收入灵台中,微荡浮现,眼中则细细映出一个个幽暗房间的轮廓。

    每个房间都是一片狼藉,无数腐蚀的烂洞吞吐着尘埃,架子桌椅之类的东西碎裂摊撒,七扭八歪。

    谢琅琊越走越深,身法飘摆游离。

    在他眼角的扫视下,似乎隐藏着无数游魂,也以同样的姿势穿梭着。

    “咔啦。”

    谢琅琊脚下踢到了什么。

    他转眼一看,是一堆碎成小块的白骨。

    白骨上长着厚厚一层水藻绿毛,骨缝间满是竹炭状的绿色小孔,有的孔中伸出一团团飘摆的海虫。

    谢琅琊目光一沉,扶住眼角,心音沉冷:“「长虹」,不要乱绕,就找那个水桶所在的方位。”

    小狼乖巧的低鸣声,如同幻觉般划过感官。

    谢琅琊继续前行,眼前分错开好几条岔道,个个都是幽长的走廊,深处暗影浮动。

    他闪过一个拐角,未及防备,已然被一片骇人景象赫然闯入眼帘。

    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一片火山熔浆爆发之后,到处凝成着巨大的黏流,粘连成洪流之形瀑布之状,铺天盖地洒满了每一个角落。

    只是眼前的黏流,是由骸骨组成的。

    全都是人的骸骨,谢琅琊打眼一扫,应该有几百具。

    这些骸骨姿势扭曲,有的还做着狂奔的动作,有的手脚都拧向相反方向,斜斜贴在船壁上。

    还有的交叠成一摞,扑倒在地上。谢琅琊歪头看了看,剑眉皱起煞寒的疙瘩。

    这个姿势,是活生生踩踏死的。

    地面上到处扑倒着这样的骸骨,肯定是狂奔中摔倒,后面的人狂乱踩上來,再继续折倒。

    于是垒成了这样形状的骸骨,胸骨和手骨穿刺扭在一起,十分骇人。

    “吱呀,,”

    谢琅琊进了一步,踩上了一滩黏流。

    一层黏嗒嗒的仿佛胶浆一样的东西,骸骨有多大片,它就铺了多满。

    墙上地上骸骨上,全都是雾凇般的黏液。

    黏液微微透着猩红色,其中还裹着形状完整的骨节破裂大半的牙床。

    那黏稠程度,就像是巨蜘蛛捕猎时喷发的溶液般,再巨大的猎物都能团团粘住,黏成一团烂肉。

    谢琅琊面无表情,勾起有些僵硬的舌尖,舔了舔牙龈。

    这黏液……

    “是血肉。”谢琅琊判断了一下,心音荡开一阵阴冷的回音。

    是生生融化开來喷溅成巨大黏浆的血肉。

    血肉变成黏流,而骸骨完整脱离出來,破碎摊了满地。

    谢琅琊抬手揉了揉红发,他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阴沉的气息在船舱中浓浓流荡着,无进无出,永不消散。

    谢琅琊脑中灵光微闪,阴鬼符咒亮出一角妖异花纹,瞬息即逝。

    他仿佛听到低沉的鬼语在耳畔划过,含混不清地说着诅咒唱着葬歌。

    谢琅琊揣摩着这副景象,即使他心里有些惧意,但还是强挺着理性思维。

    这帮人的死法……

    应该是在一场剧变中,船倾将沉,他们被某种力量融化了血肉,喷洒成无限黏流,尸骨噼里啪啦摔了满地。

    谢琅琊一侧眸,直勾勾对上了一具黏附在船壁上的骸骨。

    两者的距离不到一寸。

    那骸骨牙床大张,张开到这种程度,足以把下巴撕裂。

    这人生前……发出了一声能把脏腑震破的恐怖尖叫。

    谢琅琊转过身,正对着这具骸骨,血瞳冷转,细细观察。

    大片黏液形成一层厚厚的膜,将这具骸骨贴在船壁上。

    谢琅琊分析了一下黏液的流向,心中暗道:“是从这人身上,融化喷溅出來的血肉。”

    “咯吱咯吱,,”

    他后退了几步,跟着他的脚步,一阵磨牙般的黏液蠕动声,粘连着他的脚底。

    “琅琊。”小咕突然发出一声心音。

    那嫩娃娃般的声音,此刻听起來更是平添诡异。

    谢琅琊太阳穴一跳,抬手按住半边脸:“嗯。”

    “那里。”小咕扯了扯筋肉。

    谢琅琊顺势转身,看向骸骨扑倒得最惨烈的地方。

    整整摞了一座小山般,黏液成倾洒状全部粘连,骸骨都被拢成一堆。

    “这个形状就像是,”小咕比划着:“这些人被挤压在一起,从上到下全部吸干了血肉,炸成黏浆。”

    谢琅琊想象着那副画面。

    “是什么东西……”他喃喃道。

    “肯定是一种超乎异常的外力。”小咕淡淡道:“这种血肉融化的程度,像是被吸食的。”

    ……吸食。

    “还记得那个海兽尸体的胃部吗。”小咕道:“我们亲眼看到了那些胃液,是怎样把活物消化掉的。但如果是那样消化的,骸骨会更干净,不会留下这么多黏液。”

    “所以,”谢琅琊抬了抬下巴,血瞳中暗影浓重:“这帮人是被瞬间吸食的,血肉融化时胡乱喷溅,形成这样的乱象。”

    那么……

    是什么鬼东西……吸食了他们。

    “这不能形容为吃人。”谢琅琊莫名想起了「扶风大陆」东方,那暗中蔓延的黑暗寄生物。那些寄生物占据人的大脑之后,便会捕食人类,直接裂开大口,齐根咬下人的头颅。

    那个叫做“吃人”。

    而眼前这种景象……

    是把人“喝掉”。

    谢琅琊只觉后颈微微发凉,深吸一口气,颗粒状的灰尘明显划过鼻腔:“不要久留,我们的目的不在此处。”

    “也对。”小咕淡淡道:“过后再想。世上存在这样一种杀人方法,让人不得不在意。”

    谢琅琊缓缓侧身,视线还停留在那些绝望死去的骸骨上。

    被“喝掉”……

    血肉被吸食殆尽的过程……是怎样的感觉。

    突然,谢琅琊血瞳一动,立刻扶住眼角。

    “「长虹」。”他凝起剑眉,神色冷肃如冰。

    一阵波动传入他的感官,法眼中展开一片模糊的图影。

    谢琅琊血瞳如锋,定定看着虚空。

    “不要动。”他冷声断喝,声音深深卡在咽喉中,宛如地狱中传來的寒风:“我马上过去,你不要动那个东西。”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