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四十六 胃液
    不对劲。看小说到网

    谢琅琊足踏血雾,斜向悬浮空中,身周黑光疾速流转,挡住那带有强烈腐蚀性的酸腐热流。

    一个海兽的尸体里。

    怎么会涌出大量胃液。

    谢琅琊血瞳凝寒,身下已然是洪流滔天,卷着大量激烈挣扎的猎物,送到了胃液腐蚀的范围中。

    这些海物……

    就这样被洪流卷着,倾倒下來。

    谢琅琊脑中瞬间闪过一个词。

    喂食。

    对。这明显像是喂食。

    谢琅琊脑中轰鸣,思绪有些凌乱,一个愣神间,翻卷的洪流已经涌起水柱,扑啦啦直扫他的身形。

    他立刻扭转身形,刚要再凝身法,身下突然化出一片强光。

    一个结实的脊背高高一拱,将少年托起來。

    谢琅琊都沒感应到,长虹化出了原形:“你……”

    长虹扭过狼头,绿眸烈烈闪光,姿态高昂,坚毅如山。

    谢琅琊读懂了它的意思。

    它要守护住它的主人。

    “好孩子。”谢琅琊心中一阵暖流,借着这暖意,他知道自己的心脏还在,沒有被扯成碎片。

    他拍拍长虹的颈子,扫视了一眼四周飞溅的浪花、浓聚的热流:“往上。”

    他感应到热流全都向下汇聚,直取那些卷在洪流中的猎物,因此上方应算安全。

    但是……

    “哗啦啦。”

    一阵暴雨之音在谢琅琊头顶倾泻开來,一团灼热气流直扑后颈。

    谢琅琊将周身黑光牵引升高,迎着那热流砰然一散,迅速组成一片圆弧状的护罩。

    他顺势转头,指间高耸的肉壁上到处都是瀑布般的银绿色液体,滚滚冲刷下來。

    那液体冒出灼热的浓烟,四面八方汇聚下來,全部注入那洪流之中。

    黑色的洪流颜色骤变,水流凝固般揉到一起,水柱全都消散,流动声减弱大半。

    谢琅琊按住狼头,放眼望去,只见那水龙般的洪流,生生被这些液体弄成一大滩黏稠的浆糊,冒出咝咝作响的腐蚀烟气。

    他眼前的银绿色雾影越发阴沉,即使有真气护体,也觉肌肤一阵酸麻,仿佛裂开了千万个竹炭般的小孔。

    他咬牙看去,已经凝成浆状的洪流中横十竖百地支楞着海物,大鱼扭曲、巨蟹折裂,有的还在垂死挣扎。

    随着胃液的聚流,所有的猎物终于都被埋沒。

    “嘶拉拉,,”

    一股浓烈的酸腐气息透过真气护罩,直扑谢琅琊的鼻息。

    他觉得自己的鼻腔也被腐蚀了般,冒出一股烫伤般的剧痛。

    他掩住鼻息,只见所有的海物被胃液迅速腐蚀,肉块眨眼间被吸了个干净。

    胃液持续包围,银绿色的浆糊中到处露出翻卷的骨刺。

    一个个巨大的海物,被吃得只剩下白骨。

    “呼呼,,”

    热流一卷,逆了方向,所有胃液开始回缩。

    真是干净利落的进食。

    谢琅琊血瞳一挑,已经有数道胃液重新凝成瀑布形状,攀附在肉壁上,缓缓渗入。

    小咕戳了戳他:“胃液沒有腐蚀骨头。”

    谢琅琊血瞳凝静,盯着下方铺了厚厚一层的尸骨,点了点头。

    这胃液像是被外力控制着。

    只消化血肉,而骨骼则完整留下。

    谢琅琊压住身形不动,他正处在洞天高空中央,胃液都绕过自己,在两旁的肉壁上吸收。

    这个位置是安全的。

    随着胃液不停回缩,被搅成浆糊状的洪流也扭动起來,持续聚拢,揉成一个银绿色的团状物。

    “咕噜咕噜,,”

    令人浑身不舒服的蠕动声,从那个团状物中不停发出來。

    那声音渐渐加强,团状物也凝得更大,像是一个涨到极点的气囊。

    ……气囊。。

    谢琅琊一想到这个形容,忽觉不好。

    他立刻策动长虹:“避开。”

    长虹这么快的速度,都沒反应过來。

    “轰,,。”

    那团状物整个一炸,形成一朵巨大的肉花状,散作无数碎片,喷涌出飓风般的热流。

    胃液凝成的碎片疾速喷射,在极快的速度中再次融化,化作腐蚀性极强的液体。

    “扑啦啦,,。”

    液体炸开的力度很强,宛如钢针铁刺般扑满了谢琅琊周身。

    他周身真气一阵混乱,护罩碎开一道裂痕,光芒沿着那裂痕迅速变浅。

    那暴雨般的胃液更无阻挡,四散狂旋,到处扑打出粉碎的热流。

    谢琅琊被这胃液打得胡乱摇摆,翻转手指,立刻再动真气。

    “嗷。”

    长虹则振爪大吼,身形化光飞奔,强力冲过胃液飞扑形成的强流。

    但是那胃液早已如雨喷洒了过來,谢琅琊只觉头皮一痛,一股迅猛渗入的腐蚀痛觉弥漫开來。

    他指尖凝光,赶着真气护罩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的速度,引动法印,再开护罩。

    “嘶嘶,,。”

    再度涌起的真气还沒等聚形,就被如雨的热流生生打碎,腐蚀成一片乱光。

    长虹的速度也被拖慢,它浑身遭了胃液腐蚀,皮毛到处卷烂,翻卷出烫伤的血脓。

    谢琅琊早被那胃液扑了满身,逼人窒息的酸腐味道直冲脑海,他几乎被噎得眼前一黑。

    浑身肌肤散发出道道烟气,肌肤开裂,沿着毛孔裂开血点。

    “混蛋。”谢琅琊被这痛觉搅得急眼,干脆一踏狼背,飞身冲起。

    他一头冲进腐蚀的胃液雨流中,瞬间掐了个指形,血瞳中邪光大盛。

    他掌心聚起光球,不及发动任何招数,单凭真气聚力,一力击出。

    “轰,,。”

    光球飞射而过,穿透了大片胃液,所过之处碎光如海,漫天喷洒。

    谢琅琊一击将胃液全部打碎,散成雾气状的碎光,但是周身也被腐蚀个遍,光滑的肌肤冒出无数鸡皮般的血点。

    长虹高高一转,迎头上冲,将谢琅琊接住。

    谢琅琊一踏狼头,顺势翻入狼背,浑身奇痒,本能地拼命抓挠。

    “叮。”

    突然,一声清亮响动从头顶传來。

    谢琅琊眼前清光一亮,抬眼便看到一片春水般的柔光。

    那颗珠子。

    它悬浮在谢琅琊头顶,光芒倾洒,形成一片光弧,将长虹也包拢进來。

    在清光的照耀下,谢琅琊浑身血孔停止了撕裂,个个回缩,血点迅速缩小。

    令人发疯的奇痒感也退去了,谢琅琊大松了一口气。

    他抬手轻抚那颗清凉的珠子,眼前闪过秦娥那张清纯的脸庞。

    这丫头……

    究竟是什么身份。

    谢琅琊收回思绪,血瞳一转,四周已经渐复平静。

    方才突然炸开的那个浆糊团,是最后一记躁动。

    谢琅琊翻身拍拍狼头:“你沒事吧。”

    长虹抖了抖皮毛,露出一片凌乱的肉粉色伤口,但都沒甚大碍。

    谢琅琊像是心疼个小狗狗般,宠溺地揉揉它的耳朵:“我带着神农泪,一会儿给你上药。”

    长虹发出一声低鸣,策动巨爪,想要上升身形。

    谢琅琊也提高身法,刚动了一下,突然被重重一压。

    他血瞳一冷,警觉地扫视了一眼四周。

    长虹再次升高,又被狠狠镇压下來,张开巨齿,发出一声震怒的吼叫。

    “嗷呜,,。”

    狼啸在阔大的洞天中回荡,回环撞上肉壁。

    谢琅琊仔细感应了一下,心中一动,抬眼看向头顶的珠子。

    ……是这珠子发出來的压力。

    谢琅琊抬手一推珠子,想要将它移开,却分毫不能移动。

    轻巧的珠子,瞬间变得重若泰山。

    谢琅琊凝眸,本想干脆绕开珠子,自己先动身形,感官却在此时传來波动。

    ……等等。

    谢琅琊微倾身子,血瞳凝冰,追寻着感官波动的方向。

    附近有能量感应。

    谢琅琊挺起身子,作起跑状按住狼头,如同搜寻猎物的雪狼般冷冷四顾。

    准确的方位是……

    他咬了咬牙,这感应飘渺不定,又始终撩拨着他的感官。

    这样的感觉,说明发出这能量感应的东西,能够轻易控制气息的流动,造成扰乱的幻象。

    只不过是一个洞天的范围,谢琅琊却如何也锁定不了感应的來向。

    混蛋。

    他有一种被人悠闲耍弄着的感觉。

    他握拳砸了一下狼背,周身真气细碎一震,连带着也震动了一下头顶的珠子。

    “嗡,,”

    珠子发出一声震颤。

    谢琅琊目光一定。

    这珠子震颤时,自己的感官有变。

    谢琅琊血瞳一转,翻身站起,伸手握住珠子,感官源源连通。

    果然,通过这珠子传來的能量感应,扩大了许多。

    谢琅琊眯起血瞳,眼中仿佛藏着无边的冰海。

    “叮。”

    他脑中灵光滴碎。

    他顿了顿,缓缓抬起眼睛。

    他正对着方才洪流倾泻下來的方向。

    肉壁高高耸立着,形成一个阴影浓厚的斜面。

    谢琅琊血瞳一停。

    一团黑光居高临下,正对着他的眼神。

    两者对上的一瞬间,谢琅琊只觉头部狠狠一痛,像是被贯穿了太阳穴一般。

    那是……什么东西。

    这样的距离内,它什么动作都沒有,只是被自己看了一眼……

    竟然就反弹出这么大的反冲力。

    谢琅琊咬紧牙关。

    在他眼前,那团黑光缓缓下落,停在他正对面。

    一片血雾、一团黑光,静静对立着。

    蓦然,那黑光微微一动。

    谢琅琊警觉地一侧身。

    黑光裂开一道,光芒变浅,隐约勾勒出一圈轮廓。

    一个修长的……

    人形。

    谢琅琊微微抬了抬下巴。

    黑光再散,浓烈的暗影中裂开一道紫光。

    是一双眼睛。

    瞳子宛若紫宝石般,闪烁着高贵深沉的光芒。

    谢琅琊感应一震,一侧眼角,看向手中握着的珠子。

    这一下,感应连通了。

    压制他身法的压力,不是这珠子发出的。

    而是眼前那笼罩在黑光中的人,通过珠子施加的。

    可是对方沒有任何动作,就只是这样静静地看过來。

    ……看过來。

    谢琅琊头皮一炸,手指一紧,指节发出嘎巴一声。

    那人的目光。

    就是这压力的來源。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