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四十五 有心无心
    “你一定要记得啊!”

    这个声音是……

    那个形如小山般庞大的身子,却透着最灵动的少女姿态的人……

    无边黑暗中,谢琅琊隐约看到一张春阳般的纯净笑脸,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像是天边闪烁的星斗.

    一定要记得啊……

    记得来看我……

    这是跟谁拉钩许定的诺言?

    一阵海潮般的杂音钻进谢琅琊脑海中,掀起一片剥皮般的剧痛。

    在这剧痛中,他的神思生生聚合,灵台亮起微光。

    “咳咳咳!”凭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他唤回了感官,猛地睁开血瞳。

    他捂住胸口,拳头软软下陷,触到了一片柔软的皮肉。

    胸腔仿佛是中空的一般,没有骨骼的硬度。

    谢琅琊被脑中的杂音震得难耐,一挺脊背,翻身坐起。

    “叮——”

    一阵光芒浮游的声音,从他头顶洒落下来。

    谢琅琊一抬头,一片明光涌入眼中,虽然光芒浓厚,却一点也不刺眼。

    那光芒温和沉静,宛如春水柔波反射的水光般。

    谢琅琊还是本能地抬起手,遮了遮额头。

    那是……

    一颗圆润的珠子,正悬浮在他头顶,上下浮动。

    被这样的光芒照耀着,谢琅琊只觉一股清流渗入天灵,荡彻身心。

    他沉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

    他摸了摸胸口,低头一看,健硕的上身**着,胸膛上有一个巨大的圆形疤痕。

    疤痕四周全是狰狞的凸起,肉芽卷成一道道肉粉色的小丘。

    就是这伤疤,发出了软软的触感,让谢琅琊错觉没了胸骨。

    谢琅琊捂住额头,用力搓了搓,血瞳四下扫视。

    这又是到什么地方来了?

    四周昏黄一片,昏光成柱状向上延伸,好像是个管道。

    谢琅琊稳了稳心神,翻身而起,抬手触摸一片墙壁。

    ……不是墙壁。

    他摸到了一片纹理粗糙的东西,指尖一刺,软软陷落了一块。

    这片“墙壁”虽然坚固,但却是由表面粗糙、内里柔软的东西组成的。

    而且泛起一片黑红色,像是不新鲜的肉块。

    ……肉块?

    谢琅琊灵光一闪,汹涌的画面立刻冲入脑海。

    方才意识断裂前最后一个画面……

    他撞到了那个海兽尸体的獠牙上!

    “我不是……”谢琅琊回想着胸口前后穿透的巨大痛楚:“被贯穿心脏了吗?”

    “的确是。”小咕的声音仿佛幻听一般,从昏暗的逆影中传来。

    谢琅琊一转头,那家伙迈着小短腿走出暗影,抬起眼珠看着那颗悬浮的珠子:“不过,我事先在你身上追加了许多可以重组的筋肉,所以及时护住了残余的心脉。”

    它扭头看向谢琅琊:“你的心脏还剩下一块残肉,凭借「黑暗之地」总源能量的再生本能,只要有一个引子在,任何器官都可以重生。当然,不能总这样。”

    谢琅琊沉下目光,按住咽喉花纹。

    他与别人不同,他身体的核心,是这个妖异的花纹,而非心脏。

    只要这个花纹在,他就不灭。

    但是,反之的话……

    谢琅琊微微一颤,立刻掐断思绪。

    “我们现在,”他深深闭了闭血瞳,再次睁开,眼神更冷:“是在哪里?”

    “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小咕道:“我们进入了那个海兽尸体口中。”

    ……果然。

    谢琅琊吸了吸鼻翼,这里反而没有那样浓重的血腥气。

    奇怪。

    “在那海兽尸体外围,血腥气非常逼人。”谢琅琊很快恢复理性思维,虽然他的太阳穴还疼得直跳:“怎么到了它体内,血腥气反而消减了?”

    他走过去,脚尖碰了碰小咕:“我们是顺着它的嘴部滑到底部了?”

    小咕点点眼珠:“这海兽的身体构造非常奇怪,按理说我们会通过气管,直达胃部,但现在怎么看都不像。”

    谢琅琊想了想,抬起一只手指:“为什么要进来这里?”

    小咕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我怎么知道?”

    谢琅琊挑起剑眉。

    小咕摇摇小手:“不是我拉你进来的。”

    它反手指了指斜靠在肉壁上的巨镰:“是这东西托举你进来的。”

    谢琅琊凝眸看向那不祥的武器。

    “它好像被什么吸引了,直奔进海兽口中。”小咕也看过去:“它将倒头摔下的你托了起来,连「长虹」都没赶上。”

    这……

    谢琅琊脑中灵光轻旋,喃喃道:“这算是乘御武器吗?”

    小咕歪歪眼珠。

    “当武器灵性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会与主人深刻相连。”谢琅琊道:“武器会感应到主人的危险,从而变幻出各种功用。”

    “比如代替坐骑,托举主人的身法。”小咕道。

    谢琅琊点点头,重重叹了口气,试探着握住棍身。

    巨镰没有异样的反应,那些吸收进去的黏液已经平复了。

    谢琅琊一提,手指一转,巨镰灵活地转出几圈寒风。

    “你啊……”他像是面对一个调皮的孩子般,虽然无奈,但绝不舍得放手。

    等一下。

    谢琅琊眼角一横,看向那颗清光浮动的珠子:“这珠子是哪里来的?”

    “从你的身上化光冲出的,这光芒所蕴含的的纯净能量,真让我惊讶。”小咕很少说这样的词:“它一直笼罩在你身上,都不用我为你恢复能量了。”

    谢琅琊揣摩了一下,心中一动:“难道这珠子是感应到我重伤,自动出来的?”

    “没有任何人引动它,”小咕道:“应该是这样。”

    谢琅琊眯起血瞳。

    他想起昏沉的黑暗中,将他唤醒的幻象。

    那个清纯的身躯巨大的少女,那个郑重的拉钩许定的诺言……

    秦娥。

    这个名字如同一滴清泉,落进谢琅琊的脑海中。

    “这珠子是小娥给我的。”他一勾手指,引动真气化为游丝,将珠子拉回手中。

    珠子虽然不小,但却轻如鸿羽,散发的清光纯澈无比。

    “我在「山海奇境」的「奇妙岛」,遇见的少女。”谢琅琊沉声道:“我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珠子,没想到有这样的能量。”

    “她从哪儿拿出来给你的?”小咕突然问了一句。

    谢琅琊一听,也不禁多想了三分。

    “从她的手臂血脉中化出来的。”谢琅琊看向小咕:“我想,是沉淀在她血脉中的能量精华,凝成的珠子。”

    “将能量精华凝成实物,这样的**并不少见。”小咕道:“但是这样的实物,可以反映其制造者的修为。”

    谢琅琊沉思。

    由此可见,秦娥那丫头,绝非一般人。

    ……她当然不是一般人。

    谢琅琊苦笑一声,将珠子轻轻一抛,悬浮跟在身边:“她和她姐姐,两人都像小山一样大,说是所有境界里仅剩的两个巨人血统。”

    “巨人血统。”小咕淡淡重复。

    “无论如何,这丫头只是送我一个许诺的信物,却不想救我一命。”谢琅琊向着那珠子微微鞠躬:“待时机到了,我一定要去「山海奇境」找她。”

    小咕似是还在细细琢磨“巨人血统”这个词,没有搭话。

    “喂,”谢琅琊将周围查看了一遍,只有一个肉壁凝成的通道,指向无边的深处:“「长虹」呢?”

    “它去探路了。”小咕跳到他肩膀上。

    谢琅琊道:“只有这一条路,探不探路也要走。”

    小咕晃晃眼珠:“我以为你会选择离开这里。”

    谢琅琊反手引动真气,将巨镰斜挎在背后:“这巨镰一头钻进来,说明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

    “你不是要找紫微公子吗?”小咕道:“现在这样做,算是横生枝节。”

    “凭借在「息壤」中感应到的微弱气息,去锁定紫微公子的所在,这不是一时能成的事。”谢琅琊自有想法:“即使马上去找,「风暴北海」地域广大,也是乱转。”

    “所以你想先搞清楚,这巨镰的奥秘?”小咕揉了揉眼珠。

    谢琅琊给了它一个弹指:“自我拿到这巨镰,它一直隐约积蓄着反噬的能量,刚才那景象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搞清楚,我以后恐怕难以控制它。”

    小咕看了他一眼,平行扭过眼珠:“随你。”

    这时,一点绿光从通道深处闪现,迅速接近。

    谢琅琊迎着那绿光弯腰,果然被一个毛团子直扑过来。

    “好了好了。”他不停抚摸着赖在怀里呜咽的小狼,揉着它柔软的狼耳:“我没事了。”

    小狼眨巴着水盈盈的绿眸,在他脸上tian个不停。

    谢琅琊擦了擦它快要滴泪的眼睛:“不是你的错。”

    这小家伙,是在为自己没有守护好谢琅琊而自责。

    谢琅琊蹭了蹭它湿润的嘴部,将它放在地上:“里面什么情况?”

    小狼摇摇尾巴,收敛眸中水光,低鸣了几声。

    谢琅琊轻抚下巴:“一片广阔的洞天。”

    小狼又发出几声低鸣。

    谢琅琊眼神一紧,身形一凝,蓄起真气。

    他刚刚经历创痛,心口还发出一阵阵刺痛的寒气,但都能忍受。

    这副怪物般的身体,只要不死,就不会沉沦。

    “走。”谢琅琊足下凝聚血雾,身形轮廓模糊,虽没有飞起,但速度分毫不差。

    他一面穿过纵深的通道,一面沉声道:“「长虹」说,洞天里堆满了尸骨。”

    小咕淡淡道:“尸骨?”

    肉壁在谢琅琊两侧飞快后退。

    “呼呼——”

    一股下坠气流猛地冲上来,谢琅琊身形一转,如鲤跃海Lang一般倒头冲下。

    越过一片高耸的断崖,谢琅琊轻身落地,足下立刻发出一片咔嚓声。

    是骨头的摩擦声。

    他没有踩到一寸完整的地面,这里到处都堆满了尸骨,血肉被除得干干净净。

    他翻身一跃,立在一块巨大的胸骨上,圆弧状的突刺高高翘起。

    从这个角度,谢琅琊能看到这片洞天的全貌。

    这里称得上尸骨如林。

    谢琅琊侧弯身子,摸了摸足下踏着的骨头,骨纹异常疏松,像是竹炭。

    他足踏血雾,连连飞跃,在森森白骨中来回翻查,所有的骨头都是这样。

    “像是被腐蚀的。”谢琅琊指着一具满嘴尖刺的鱼类尸骨,看上去像是一条凶猛的食人鱼,照样被剥尽了血肉。

    小咕默认。

    谢琅琊轻抚下巴:“这里会不会是这海兽的胃部?”

    小咕盘腿坐在他肩膀上:“这样就可以解释这些尸骨了。”

    都是被吃掉的猎物。

    而骨头上稀疏的痕迹,应该是胃液腐蚀留下的。

    不过,不对劲。

    谢琅琊与小咕同时举起手来。

    两个怪物对视,谢琅琊道:“如果是被胃液消化的话,怎么骨头全剩下了?”

    以这海兽的尺寸,将猎物连肉带骨消化得分毫不剩,十分简单。

    可是它的胃里,却留下了这么一大片森然如山的白骨。

    谢琅琊看着这幅景象,脑海中闪过几张阴暗的画面。

    「风满楼」地下那罪恶的祭坛上,垒起的白骨塔。

    那沉寂的人鱼公墓中,摆成小山状的「鲛人族」白骨,眼眶空洞,锯齿微张。

    仿佛要亮出诅咒的眼神,要发出哀怨的呼喊。

    这样的白骨堆,都出现在祭坛或灵台之上。

    换言之,就是举行仪式的特殊场所。

    谢琅琊的脑洞又打开了。

    他拍了拍小咕:“这些尸骨有可能是特意留下来的,堆在这里用于举行仪式。”

    小咕声音平淡:“在一个海兽尸体的胃里,举行仪式?”

    谢琅琊也觉得匪夷所思,但是不得不这样联想。

    “嘶嘶——”

    他正沉思着,一阵细微的杂音掠过耳畔。

    他循声抬头,视线转了一圈。

    这声音来自四面八方。

    “嘶拉拉——”

    这片类似腐蚀的声音迅速扩大,像是灼热的蒸汽激烈喷吐,又像是坚硬的东西生生融化。

    谢琅琊很快被这声音包围了,满耳充斥的都是混乱的嘶嘶声。

    还有……

    “咳咳!”谢琅琊被一股强烈的酸腐味道呛了一下,剧烈咳嗽了几声。

    一阵酸腐热流不停升温,仿佛要将他烤焦一般,迅速聚浓。

    银绿色的雾气滚滚升腾,一眨眼的功夫就充斥了整个洞天。

    “轰隆隆——”

    谢琅琊开动真气护身,凝起剑眉,立刻锁定了轰鸣的来向。

    他猛地转身,足下一踏,借着骨头的弧度高高飞蹬,凌驾血雾。

    在他面前,一片肉壁高高延伸上去,形成管道般的阴影。

    轰鸣声就从上方传来,越来越大,仿佛迅猛扑近的海啸。

    谢琅琊策动身法,身子向后倾斜。

    “哗啦啦——!”

    真像是海啸兜头扑下一般,一道黑色洪流滚滚冲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谢琅琊迅速闪身,拔高身形,洪流在身下迅猛翻搅,滚出无数水柱。

    大片疯狂扭动的影子冲出洪流,徒劳挣扎,喷吐出强烈的海腥气。

    这是……

    谢琅琊微微睁大血瞳,看着眼前千奇百怪的海物,有巨大的食人鱼,也有巨钳锋利的巨蟹,激烈挣扎,至少上千只。

    他感应到周围越来越浓厚的酸腐气息,眼前遮上一层银绿色的雾影。

    他瞬间反应过来。

    这个海兽的巨大胃袋中涌出了胃液,要消化这些猎物!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