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四十三 搁浅
    “琅琊,不行了。 ”

    小咕拽住谢琅琊的肩膀,筋肉拉长,拖住他的飞行速度。

    谢琅琊顺势收住身法,足踏血雾悬浮半空。

    他头顶是万里灰蓝的长空,云层压低,雾影长流。

    在他下方,则是一片形状破碎的海泡,被凌乱的淤泥包围起来,堆积成所谓的海岸。

    深黑色的海水翻腾着,哗哗不绝,波纹破碎,不停翻卷出灰白色的浪花。

    那海水声仿佛一直冲刷到心里,谢琅琊眯起血瞳,只觉血液都跟着浪花翻滚的频率,来回冲刷着。

    他深吸一口气,咸涩的海风扑鼻而来,一股特属于海洋的腥气在鼻腔中弥漫。

    至于小咕说的不行了,应该是来自

    海泡中剧烈散发的血腥气息。

    即使海水本身的腥气也十分浓厚,谢琅琊还是能分辨出一股浓稠的血腥味。

    这股血腥不单是气味,还带着一股强大的反冲力,像是一张无形绞紧的网,每个孔都能把人挤碎。

    谢琅琊越是接近海泡,这种感觉越强烈。

    他反手擦了擦鼻翼,海风吹得他眼睛酸涩,血瞳中漫起血丝。

    他放眼看了看,这片巨大的海泡一眼望不到头,海水一色连成黑影,蔓延到远处就聚成了大片黑光。

    海浪一冲上海岸,回流时带走一堆腐烂的淤泥。

    被这淤泥环绕着,能有什么海碧天青的景色才叫奇怪。

    谢琅琊心里冷哼一声,单膝弯下,拨开血雾:“「长虹」,是在这里吗”

    小狼拱拱小嘴,它确实感应到了与那朱果相同的气息,以为还能饱餐一顿,这才欢快地一路跑来。

    确实是这个方向没错。

    它眨了眨无辜的绿眸,仰头蹭了蹭谢琅琊的手。

    谢琅琊知道它的意思,小家伙也在奇怪,这里完全不像是有食物的样子。

    即使有,也不可能是朱果那样的果实。

    谢琅琊搓了搓手指,拉高身法,在海泡上方划出一道血色光弧:“先沿着这里观察一圈。”

    “呼”小咕张开小白牙,嘴部凝成一个漏斗状,痛痛快快呼吸了一口。

    谢琅琊一面策动身法,一面笑道:“那血腥气真的这么严重”

    “那是血肉腐烂散发的腥气,还含有很重的能量气息。”小咕判断了一下:“当然,那能量气息已不是鲜活的了,正在化作煞气。”    死物散发的煞气,无须含有多高的能量,只要活人近身,就会受损。

    生死界限,如此分明。

    谢琅琊顿了顿,再次咀嚼了一遍脑中浮现的话。

    生死界限分明

    那么,甄如梦算什么

    有可能变成「尸煞」的那个不生不死的女子

    谢琅琊望了一眼灰蓝无边的长空,天际成拱状向最远处延伸,仿佛一个厚重的锅盖。

    一切都被压在这个锅盖里,不得逃脱。    谢琅琊用力摇了摇头,驱散这种感觉。

    被压制的窒息感,他最厌恶了。

    他收回精神,身法加快,绕着海泡查看。

    海泡很大,越是催动身法,反而越发像是到不了头。

    “呼啦啦”

    谢琅琊拨开一片云雾,迎头就被一阵烈风狠狠扫中脸面。

    他下巴一仰,好生被抽了一下。

    谢琅琊心里正发闷,一股毒辣的痞气立刻窜上心头。

    “大爷的”不知什么时候,他也学会霍霜君那小子的口头禅了。

    没等说完,滚滚聚流的烈风铺天盖地席卷过来,仿佛是从一个风口中同时冲出来的。

    谢琅琊定睛一看,前方蔓延着一片巨大的阴影,高高拱出海面,横断两岸,宛似一座小山。

    随着烈风不停吹来,那股逼人窒息的血腥气息更浓了。

    谢琅琊开动感应:“这里是血腥气的源头。”

    没错,方才在海泡另一端,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气息。

    源头就在

    “嗷呜”小狼突然拱起身子,迅速抖了抖皮毛。

    “嗯”谢琅琊扫了它一眼,血瞳一闪。

    它说就在前方

    与那朱果相同的气息,就在前方那个巨大的黑影上散发出来

    那朱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能量感应,连谢琅琊都无法捕捉它的气息。

    小狼凭借动物的本能,对各种味道十分敏感,这样也能准确锁定。

    谢琅琊顿了顿,抬手转动指尖,捏了个法印。

    黑光腾腾涌出,沿着少年身形勾勒出一圈光环。

    他手握真气,将血雾聚浓一倍,飞身冲向那个黑影。

    云雾流散,长空仿佛压低下来,形成一个压迫的漩涡。

    谢琅琊视线持续上移,这才看到这座小山般的黑影的轮廓。

    这是

    他一停身法,一片巨大延绵的黑色东西贴在他鼻尖前方。

    黏稠的水影到处粘连,淤泥碎成一块块的,贴在上面。

    谢琅琊抬手摸去,这玩意竟有些光滑,不像石头。

    还有类似肌肤的纹理,虽然被淤泥水影粘的乱七八糟,但谢琅琊一摸就能感觉到。

    他眼光一沉,飞身一跃,高高跃到小山另一面。

    这面

    才是正面。

    谢琅琊眼前忽悠一下,差点直接撞上一个尖锐的突刺。

    他立刻一闪,背对高空,斜向拉高身形。

    他视角打开,将这玩意的全貌收入眼中。

    海水本就漆黑,这玩意也是黑色,又这么巨大一片,粘连着海岸,一下子看不出是什么。

    谢琅琊仔细看了看,突然一划足尖,整个身子横直一歪。

    他这么歪头一看,正好将那个尖锐的、弯曲高耸的突刺也看个清楚。

    小咕也跟着他歪过眼珠,伸出小手:“眼睛。”

    谢琅琊顺势一看,它指的是小山侧面顶上,高高凸起的一大团瘤子般的东西。

    瘤子上有无数巨大的泡,每个泡都裂开一块黑洞。

    没错。

    谢琅琊眯起血瞳:“是眼睛。”

    那么

    谢琅琊抬手一溜指去:“那个突刺是獠牙。”

    而吐露出突刺的那个纵深的大裂洞    谢琅琊左右一看,横跨两面海岸的黑影,成片状摊了一地。

    这玩意是

    “鱼鳍。”小咕比划了一个鱼儿游水的动作。

    这细小的动作让谢琅琊牙根一凉,拍掉它的小手:“别比划。”

    这么说来

    谢琅琊正过身子,逼人的血腥气噎得他胸腔充气:“这是一头巨大海兽的尸体,搁浅在这里了。”

    他横过身子,做了个斜向躺倒的示意:“它的尸体是这样放的。”

    “嗷呜。”小狼蹭了蹭谢琅琊的小腿。

    谢琅琊凝眸看去,抬手示意它安静:“我看到了。”

    小狼示意的是这大玩意的嘴部。

    那张半开的血盆大口,应该只露出一半来,就已然像个深不见底的裂谷了。

    点滴幻觉般的红光,从裂口深处透露出来。

    谢琅琊凝起戒备,飞身下滑,来到那裂口旁边。

    那裂口深处,滚滚吐出浓烈的血腥气。

    谢琅琊稳住气息,伸手将那厚如岩石般的嘴唇往上一掰。

    并不是很费力。

    “这尸体还没有完全僵硬。”谢琅琊将裂口打开一些,侧身探看:“应该没死多久。”

    他正好夹在两片岩石般的嘴唇中间,如果突然合上,那就是立刻被夹成两半的节奏。

    谢琅琊法眼凝光,他所在的方位,不过刚刚触及到这大家伙的口腔而已。

    等等。

    谢琅琊目光一顿。

    他点了点小咕:“那里。”

    说着,他倾身一踏,大半身子探入裂口中,抓住了在暗影中闪光的什么东西。

    “扑哧”

    谢琅琊随手一抓,便溅了一手的汁水。

    一股清凉的甜香弥漫出来,连血腥气都盖过三分。

    谢琅琊抓到了一串沉甸甸的东西,一用力全部扯下。

    他收回身子,借光一看,眼神凝成寒流。

    在他手上,是一串密密麻麻的红色果子。

    它们不是生长在枝叶上,而是长在类似筋肉般纹理分明的血色长条上。

    谢琅琊晃了晃手,红色果子发出晶莹剔透的反光。

    这味道

    谢琅琊示意了一下,小狼凑上去嗅了嗅。

    “没错。”小咕动了动眼珠:“是我们刚才吃的朱果。”

    谢琅琊胃里微微一酸。

    那朱果

    原来是长在一个海兽尸体口腔中的东西

    小狼发出一声难受的呜咽。

    “没事没事。”谢琅琊安慰道:“你没吃多少。”

    小狼在血雾上来回打滚。

    谢琅琊无奈地叹了口气,转眼一看,另一侧的暗影中也有微光。

    他看了小咕一眼:“你不觉得反胃吗”

    小咕摊开小手:“我无所谓,我对食物的定义是,能补充身体机能的东西。”

    “不在乎吃了什么玩意”谢琅琊甩了甩手上的果实串子。

    小咕摇摇眼珠。

    真服了这死怪物了。

    谢琅琊看着手上的东西,那果子生的太多了,密密麻麻的程度让人后背发凉。

    他甩手将那东西扔了,撞碎出一片红色汁液。

    “我再看看这玩意。”谢琅琊考虑着,是下到裂口中查看,还是绕着这大家伙外围查看。

    滚滚寒风从天际吹落,纷乱的海水声不停冲涌。

    谢琅琊拍拍膝盖,侧身想要抽离裂口:“先看看外围吧。”

    “咕噜”

    几乎与他的动作同时,一声极其黏稠的、像是高浓度的胶水被搅动般的声音,从裂口下方传来。

    谢琅琊抬手顶住岩石般的嘴唇,与小咕对视了一眼。

    他探下身子,向着黑暗无底的裂口深处望了望。

    “咕噜咕噜”

    那声音频率加快,越发黏稠,谢琅琊感觉像是有一摊子烂泥,堵在耳廓里搅来搅去。

    他呼吸一沉,就这一个短促的空当,那声音一下子拉近了。

    裂口中隐约现出一个轮廓,扭动着上升。

    谢琅琊立刻一转血瞳,示意小咕警备。

    同时,他引动血雾,翘成斜角,蓄起身法。

    一团真气在他掌中无声聚合,凝起热流。

    “咕噜咕噜”

    黏稠的声音骤然放大,那隐约的轮廓形状扭曲,像是四肢攀爬的动作,又像是长蛇游动的姿态,猛地窜了上来。

    借着天光的反射,谢琅琊血瞳一闪,看到了那玩意的全貌。

    他未及反应,那咕噜咕噜的声音骤然拉高,变成一声震破耳膜的尖鸣。

    “嗷”

    一股烈风直扑谢琅琊脸面,尖锐的刺痛感直直压着天灵。

    那玩意上来就想抓扯住谢琅琊的头颅

    谢琅琊脑中嗡地一震,掠过一副恐怖的画面。

    他想起小九那个鬼孩子

    那鬼孩子化为变异鲛人的形态,浑身银绿色的腐烂鱼鳞,嘶声尖叫,也是照着自己的头颅就抓扯过来,尖锐的爪子划破每一寸触及到的筋骨

    谢琅琊目光一冷,积蓄已久的身法登时爆发,血雾轰然一炸,包裹身形化光飞冲。

    同时,他振臂一挥,将手中的真气凝成光球,迅猛击出。

    那玩意扑了个空,还未及收回动作,凭着惯性上冲,当头撞上真气光球。

    “砰”

    谢琅琊撕开血雾,身形御风而立,只见一团浓雾崩炸开来。

    他反手再蓄力道,手臂经脉微鼓,黑光抽丝涌出,在手中组成巨镰形状。

    巨镰上的光影没等散尽,浓雾中突然一记开裂,高高突破一个裂口。

    一阵浓烈腥风混合着刺耳的咕噜咕噜声,直冲谢琅琊天灵击下。

    谢琅琊身形一压,巨镰蓄力正好,猎然翻转,迅猛向上一挥。

    “嘣”

    谢琅琊血瞳微瞠,巨镰上紧紧黏附住一团沉重力道,一下子沉了十倍。

    没有划破的声音

    那玩意竟然一下子抱住了巨镰刀刃,死死收紧,巨长的脖子如同长蛇般一甩,猛地拐了个弯。

    一张凸满了半透明的肉泡、像是被强酸腐蚀过的人脸,赫然贴到了谢琅琊眼前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