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三十五 休整
    “腰疼腰疼。”

    谢琅琊一闪身,避开霍霜君迎面挥来的铁拳,按住腰间染得鲜红的绷带。

    他的腰际两侧都被贯穿了血洞,伤口若是再深一寸,就能把腰肢横向贯成空洞。

    这伤口整整用了两瓶「神农泪」,浸透了绷带紧紧包扎,才算止血。

    谢琅琊这一动作,差点把腰间的碎肉崩开。这是真疼,他凝紧了剑眉。

    霍霜君收回动作,一脸不爽,烈眸中燃烧着想揍人一顿的暗火:“你这种混蛋死了最好。”

    谢琅琊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天极泉眼」一战惨烈非常,在那种紧张情况下,自己还抛下所有人单独行动。

    说是去追杀顾冷香,如果碰上什么意外,就他一个人也难办。

    霍霜君深知谢琅琊的德性,揍又揍不成,骂也骂不过,真是败了。

    “我说,”谢琅琊凑到他身边,微微一笑,那张富有魔性的脸庞,又现出令人眩晕的妖魅气息来:“冷媚娘怎么样了?”

    霍霜君斜眼瞥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半开的红木房门:“还不知道。”

    谢琅琊抬起血瞳,从这个角度,他灵敏的视觉透过半明半暗的阴影,直看到房间深处。

    雕花大床边,几个身影正围在一起,细细观察着床上的动静。

    两排「式神」站在下手边,有人端着药茶,有人捧着水盆,各自待命。

    还有一团金色光晕悬浮在床顶边,上下波动着。

    谢琅琊扫视了一圈,大致明白了情况:“那不是「黄金传信」吗?沈子夜他们请谁来了?”

    “就是那个修炼出童颜的老妖怪。”霍霜君嘴巴损起来,那是真厉害。

    “傅悬壶?”谢琅琊轻抚下巴,鼻息一动,嗅到房内飘散出来的异样的药香:“那家伙看起来精通医术,由他来诊疗冷媚娘,应该无碍。”

    霍霜君耸了耸肩:“是啊,他还带来了「女娲血」,弄得满屋子呛人的香。”

    “「女娲血」?”谢琅琊血瞳一动,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

    他脑中灵光一晃,浮现出「奇妙岛」泉洞洞口,结成满天星状的红色珠子。

    秦娥说过,那东西就叫「女娲血」。

    想来是「山海奇境」的特产。

    “「女娲血」磨碎燃香,其香烟可以渗入病人体内,补足气血,充盈脏腑。”霍霜君道:“上一战收尾时,冷媚娘突然力竭倒下,身旁的「式神」也瞬间粉碎了大片。”

    谢琅琊挑挑剑眉:“原因是气血虚弱?”

    “她的血脉几乎空了。”霍霜君抬了抬下巴:“这不叫‘虚弱’,而叫‘濒死’。”

    濒死?

    修为高超的「浣花剑阁」主人,怎么突然……

    谢琅琊咀嚼着霍霜君的话。

    冷媚娘倒下,身边的「式神」也瞬间破散大批。

    意思就是,控制「式神」的能量也断裂了。

    “她气血抽空,”谢琅琊拍了霍霜君一下:“是不是跟「式神」之术有关系?”

    “我始终都不知道,她是怎么修成不属于「扶风大陆」的功法的。”霍霜君摇摇头:“若是使用非正常手段得到这力量,埋下隐患也是无法避免的。”

    谢琅琊血瞳凝寒。

    “她怎么样了?”一声燕语轻柔拂过谢琅琊耳畔。

    谢琅琊转过头,抬手扶住连城雪纤细的臂膀:“你怎么不休息?”

    连城雪撅起娇唇,骄傲地瞥了他一眼:“本女侠又不是什么弱女子,深度调息一番就无碍了。”

    “这小子,”霍霜君始终盯着房内的情况,嘴上淡淡挖苦:“不是心疼你嘛。”

    那两人同时虚踹了他一脚。

    霍霜君一躲,瞟了一眼被踹的衣摆:“还真是一致对外啊。”

    谢琅琊一拨红发,探身把住门板:“还在抢救。”

    他血瞳微闪,能看到那些逆光的人影,手上细微的动作:“他们在给冷媚娘输入真气。”

    三个脑袋凑到一起,一溜贴着门边往里看去。

    “已经大半天了。”霍霜君道:“这么长的时间内,冷媚娘始终需要外力输入的真气才能维持,看来真是伤得不轻。”

    连城雪轻啧一声:“她还能挺住吗?”

    谢琅琊看了她一眼,又与霍霜君对视。

    霍霜君皱起剑眉,叹了口气:“我这半吊子医术,哪里说得准。”

    他一挑眼角,示意那个半空中悬浮的「黄金传信」:“去问那位高人好了。”

    “外面的小鬼。”接着霍霜君的尾音,一个嫩娃娃般极其清澈的声音响了起来。

    傅悬壶的声色有些飘渺,仿佛隔着波动的水声传过来:“别在那里傻站着,去给我老人家跑腿。”

    那三人同时抿起唇角,轻咬口腔内壁。

    “我需要「麒麟髓」,将其化成雾气状态拿过来。”傅悬壶的声音骄傲无比,高高在上:“动作快点,别耽误了媚儿丫头的伤情。”

    “这家伙……”霍霜君不爽咬牙。

    一道人影闪到门口,将半开的门板拉开一些。

    三个溜边往里看的人身子一轻,纷纷直起身来。

    欧阳徵扫视了他们一圈,神色有些疲惫,像是个带着黑眼圈的笑眯眯的猫儿:“「麒麟髓」放置在「风云战盟」背后,沿着「白泽灵脉」埋设着。裂纹还没有修复的地方不要碰,已经恢复完整的地段,你们就起出剩余的「麒麟髓」拿回来。”

    他的眼神最后停留在谢琅琊身上:“谢少侠有伤在身,这样麻烦,真是对不住了。”

    谢琅琊想了想,举起一只手指。

    欧阳徵压了压下巴:“嗯?”

    “前辈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谢琅琊歪歪头:“此战过后,你将给我一个交代。”

    欧阳徵好脾气地笑了:“事务横生,我暂时怠慢了。等安顿好了冷阁主,我将与你详谈。”

    谢琅琊的手在半空中停留了一下,落在对方肩膀上拍了两下。

    动作沉重有力,一下一顿,仿佛是个无声的警告。

    谢琅琊收手转身,掐指吹了个口哨。

    小狼灵巧地跑出来,跃上长廊栏杆,借力一跃冲天。

    高空之上喷涌开一团火光。

    谢琅琊瞥了欧阳徵一眼,和其他两人同时开动身法,直上化出原形的「长虹」狼背。

    欧阳徵微微抬眼,看着高空之上飞掠而去的光影,笑意蓦然一收。

    “这小子,”他身子一收,埋进逆光的阴影中,喃喃道:“真不好对付。”

    此时,「长虹」踏火凌云,调转方向,闪电般飞向「风云战盟」。

    谢琅琊站在狼头上,其他两人坐在狼背上。

    「长虹」不时左闪右避,躲开强力打来的云涡,速度更快。

    “跑腿。”霍霜君闷声道:“那家伙真是厚脸皮。”

    谢琅琊背影如冰,沉默了一会儿,侧过血瞳:“霜君。”

    “嗯?”霍霜君活动着肩膀,筋骨撞出生锈般的响声。

    “「天火神盾」,”谢琅琊道:“究竟有什么问题?”

    霍霜君放下手臂,撑起侧脸:“你指什么?”

    “之前不是说,「天火神盾」能量积蓄未满,无法开启吗?”谢琅琊轻身一跃,坐在狼头上,一条腿成直角状,搭在另一边的膝盖上。

    “我不是说了吗?”霍霜君道:“家族里那帮没心没肺的人,肯定又去为难我二婶了,才把这堆破盾牌弄出来的。”

    “我是想问,”谢琅琊道:“「天火神盾」能量无法积满的原因是什么?”

    霍霜君眼光一闪。

    “记得「碧月珠」的怒吼吗?”谢琅琊摇了摇手指:“他说什么‘老女人竟然敢耍我’,‘明明说「天火神盾」无法启动’。”

    霍霜君挠了挠额角:“二叔只跟我提了一嘴,「帝炎会」那边所有的事务都是他操持,我只能听个大概。”

    他双拳交握,侧头看着周围逆流的风云:“「天火神盾」的法印被人动了手脚,能量无法灌输进去,错过了很长一段积蓄能量的时间。”

    谢琅琊歪歪头:“有人暗中拖慢「天火神盾」的觉醒速度,阻碍我方的作战?”

    “后来「天火神盾」好容易强行开启,操控盾牌的「腾龙军团」又出了问题。”霍霜君道:“原因是一样的。”

    谢琅琊轻抚眉角:“「天火神盾」已经被人动了手脚,难道你们家族没有加强防范吗?同样的失误,怎么还出现在「腾龙军团」身上?”

    “「天火神盾」和「腾龙军团」在同一个结界里,共同恢复能量,它们的法印是相通的。”霍霜君摊开手:“只要对其中一个施加影响,另一个也会受损。但是……”

    谢琅琊眯了眯血瞳。

    “这两个东西是「帝炎会」的至宝,控制其法印的功法,绝不外传。”霍霜君的眉头越锁越紧:“能暗地里将它们全都拖慢,只有「青龙家族」内部的人才能做到。”

    谢琅琊与连城雪对视了一眼。

    连城雪轻声道:“你的家族里……有内奸吗?”

    “这样推测起来,”霍霜君沉重地点点头:“的确是有人反水通敌。”

    谢琅琊视线一动:“这事的确很难开口。”

    “你们两个是我推心置腹的友人,告诉你们也就罢了。”霍霜君拍拍连城雪的肩膀,叹了口气:“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一个字,这事太重大了,而且还不明朗。”

    谢琅琊脑中旋转着一个词。

    “老女人”。

    这是敌方主动提供的线索。

    他没有说,相信霍霜君心里也在盘算这个词。

    “「帝炎会」内部,早已有了分裂的暗流。”霍霜君道:“现在有了内奸的苗头,我看更是人人自危。啧,那种气氛,想想我就头疼。”

    谢琅琊轻身一滑,滑到狼背上,红发迎风飞扬:“这次事件,「帝炎会」那边出头的一直是你二叔。那……”

    “你说我爹?”霍霜君抬起眼帘,侧脸被拳头压出一个窝子:“我爹应该在闭关修炼,他修炼就是这么一板一眼,一步也不能差。”

    “在这种时候,”谢琅琊眼中暗光微闪:“他去闭关修炼,将事务交给你二叔?”

    “亲兄弟之间,没那么多说道。”霍霜君倒是不在意这一点,但是被谢琅琊这么一说,他也不禁多考虑三分:“我爹也真是的,有时分不清缓急。”

    谢琅琊垂下眼帘,眼神一片黑暗。

    就算霍霜君的父亲是个极其认真,该到闭关时刻就万事不顾的人……

    在风沙魔兵势头最劲的危机时刻,他真的会这样做?

    谢琅琊轻抚下巴,喃喃道:“霍飞尘。”

    霍霜君二叔的名字。

    这个名字,再次给谢琅琊带来一阵轻颤的寒意。

    “呼呼——”

    「长虹」调转方向,斜向下滑,下方风云开散,散成分水岭般的激流。

    「风云战盟」显现轮廓,笼罩着一层光华四射的结界。

    这是沈子夜几人合力布下的修复结界。

    谢琅琊拍拍狼头,「长虹」身形一转,直奔建筑背面。

    一条僵蛇般蜿蜒凸出的地脉,附着在微微倾斜的高墙之下。

    一片红光勾勒出地脉线条,如同水影般溶溶闪动。

    「长虹」减速一靠,足踏火光贴近地脉。

    三人各开身法,沿着「白泽灵脉」分散查找。

    谢琅琊略略一看,这地脉已经修复了三分之一,平整的地方光滑如肌。

    他俯下身来,指尖凝光,开动感应轻抚地脉。

    “嘣!”

    那边两人还在寻找,谢琅琊却是指尖一挑,从红光中勾出一团细小的光晕。

    光晕顺风一冲,划了个圆弧,落到连城雪手里。

    连城雪双手一合,稳稳接住:“你还真快。”

    “正好我心里不爽,干脆歇了。”霍霜君打了个响指:“就你来找好了。”

    谢琅琊策动血雾,身形一动,摸到一个方位,又是一挑指尖。

    光晕斜向飞出,绕过霍霜君的后脑,在他额头上弹射了一下,再落到手里。

    霍霜君撇撇嘴:“还逗闷。”

    “没有了。”谢琅琊摸到地脉末端,收回身形:“这样应该够了。”

    霍霜君向连城雪伸手,把那团光晕也讨要过来:“我来把它们化成雾气状态吧。”

    连城雪手上一空,双臂交叠,搭上膝盖:“琅琊。”

    谢琅琊凭风而立,放眼远眺,雾瘴遮天。

    “你是不是准备跟欧阳徵摊牌了?”连城雪道。

    谢琅琊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别担心。”霍霜君引动真气,将手中光晕化成更细的精华:“欧阳徵即使跟你打太极,也不会对你不利。”

    谢琅琊眼角一斜。

    “有没有搞错?”霍霜君啧了一声,扶住耳廓:“还没等迈步,那边就催。”

    有心音。

    霍霜君凝眸听着,沉声道:“真的?”

    谢琅琊看着他。

    霍霜君放下手,与谢琅琊对视:“冷媚娘叫你。”

    谢琅琊顿了顿:“什么?”

    “欧阳徵发来的心音,冷媚娘恢复了一丝神思,口中在叫你。”霍霜君神色冷肃。

    谢琅琊不动声色,只是动了动眼睫:“欧阳徵怎么不直接给我发心音?”

    “他说给你发心音受阻了。”霍霜君重复着刚才听到的心音:“你的身上有一股浓重的邪气,像是新生的,力道很大。”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