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 > 逆血真邪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三十三 追杀顾冷香

章二百三十三 追杀顾冷香

作品:逆血真邪 作者:尘缘觉慧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片冰凉的黏液迎风炸开,将谢琅琊的领口浸得湿透.

    点滴黏稠的水滴顺着他的脖子流下来,被烈烈飞舞的发丝刮去,沾染在如血的发色间。

    “呼呼——”

    狂风激烈,烟沙冲天,天地之间激涌着一片震撼狂潮。

    谢琅琊驾驭「长虹」,斜向掠冲,当头扑来的反冲之力如同海啸一般。

    “轰——!”

    「长虹」巨爪猛拍,足下流火滚滚流动,扯成耀眼飞光。

    天狼之影掠过形如狂潮的风沙边缘,在只差一寸就能被卷碎进去的危险距离内,狂速飞冲。

    谢琅琊不及擦去领口里挤碎的黏液,那是小咕的眼珠爆碎了,但它迅速化为能量形态,融入了自己的咽喉花纹。

    还整天说要吃了自己,真没了他这个宿主,看这死怪物怎么办!

    谢琅琊心中冷哼一声,血瞳一斜,法眼激光急转。

    他视线一扫,正好对上风沙反冲、扑打最烈的方位。

    风沙狂潮的最浓处!

    方才「碧月珠」就在那个高度疾速旋转,此刻却带着一身碎纹逃之夭夭了。

    谢琅琊眼角一闪,血瞳凝紧。

    ……那是什么?!

    一道扭曲暗影在那个方位狂旋着,在风沙逆流的漩涡中疯狂挣扎。

    它渐渐拔高,像是一滩烂成泥的软体动物,破碎粘连,想要脱离风沙的范围。

    “嗷呜——!”

    一声巨吼从谢琅琊身后传来,这么远的距离内,漫天狂风都没能挡住那一圈震撼的气波。

    谢琅琊的后背被直冲冲一扫,脊梁骨发出一声轻碎。

    他感官一动,便能感应到控制着「黑水玄龟」的气涡风力迅速拉远,仿佛在遥远时空之外吐露狂怒尖啸。

    逼命紧追他的血筋利刃、肉瓣锯齿,也统统飞速回缩,它们无法离开宿主太远。

    谢琅琊收回精神,迅速俯下身子,躲避贴着天灵骨猛力擦过的气流。

    “撕拉!”

    他被削去了一绺长发,发根连根拔起,几乎将头皮也完整扯去一块。

    谢琅琊强控身形,他要一头冲过风沙反冲力最强的地方。

    这个方位天空扭曲,云霾倒流,形成一个逆吸的大漩涡形状,将所有触碰到的东西胡乱搅碎。

    谢琅琊反手引动真气,扯住巨镰斜挂身后,腾出独臂,一力紧拽住「长虹」的颈子:“再快些!”

    “嗷——!”

    「长虹」的速度已到极限,这般狂速下,周围空间都被带出虚空的裂纹。

    只听一声呼啸撞碎之音,谢琅琊周身化为冲天血影,一头猛冲出了风沙绞杀的范围。

    几乎同时,在风沙最浓处疯狂挣扎的那团凌乱黑影,也猛地冲了出来。

    “砰——!”

    风沙周围早已旋出了一圈凹陷的气涡,被那黑影顶头一撞,掀起的反冲力十分剧烈,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

    这声巨响就在谢琅琊耳边炸裂,他只觉嗡的一声惊颤,耳朵像是被一根利刺横贯了一样。

    谢琅琊循着这剧痛袭来的方向,猛然侧抬起头,眼前纠缠飞舞的红发立刻被风吹散。

    “刷——”

    那黑影像是一块天外袭来、融化成黑色岩浆的陨石般,巨大一块,边角破碎乱扭,飞行线路震颤狂乱。

    但那速度却是惊人,根本不躲闪漫天气涡锋利的击打,就这么直愣愣地往前飞冲,一心只想逃脱。

    谢琅琊血瞳一紧,心中顿时划过灵光。

    “「长虹」!”他用力一拽「长虹」颈下刚硬的皮毛:“追它!”

    「长虹」一横巨眼,眼中绿光喷耀,放射无边寒光。

    它猛力一转四肢,巨身逆风旋转,直指那团黑影狂奔的方向。

    那个方位正在万顷云霾之上,在那般高度上猛开身法,稍不小心便会崩坏经脉。

    但是谢琅琊经脉的强健度,以及操纵真气的精准性,掌控这般情况,易如反掌。

    他周身血雾腾腾,再次化作血色浓烟包围全身,倒头上冲。

    “嗖嗖——”

    尖锐的狂风像刀子一般,狠狠刮过谢琅琊耳畔。

    「长虹」奔跃起伏,巨爪在高空中拍出一个个震碎的光轮,猛追那黑影而去。

    这黑影是什么鬼东西?

    好快!

    “即使形状破碎,状态癫狂……”谢琅琊再怎么提高身法,始终都在那黑影几十步之外:“却速度惊人!”

    还有……

    “呸!”谢琅琊被一片冰凉的东西扑了满脸,口中浸了满满寒流。

    他侧头猛啐一口,如同野兽tian舐般一tian口腔内壁,完全没有异样感觉,只有一片沁凉。

    沁凉……

    是水汽!

    那黑影之所以这么快……

    谢琅琊盯紧了那黑影身后拖出的巨长的、宛如流星般的水汽飞雾。

    果然!

    那黑影是……

    “混蛋!”谢琅琊眼瞳一瞠,眼白微微凸起,唇角勾起一丝毒辣的邪笑:“这一次!绝不会再让你逃了!”

    “琅琊——!”

    谢琅琊正全力追赶,忽然心音一震,将他本就受伤的耳膜震出尖锐回音。

    他抬手扶住耳朵:“霜君?”

    “你小子死到哪儿去?!”霍霜君的声音震耳欲聋,一副要砍他的感觉。

    “顾冷香要跑!”谢琅琊沉声喝道:“我去追他!「天极泉眼」没问题吧?”

    “没问题是没问题!”霍霜君道:“但是你小心点!有东西在追你!”

    嗯?!

    谢琅琊强力扭头,在这般身法下扭头向身后看,他的脖腔差点崩断了。

    “我暂时抽不开身,还要控制「天火神盾」!”霍霜君声音更烈,他现在就是没空转圈,要不然早就抓狂地满地转了:“你给我悠着点!心音联系!”

    反正霍霜君知道,谢琅琊这混蛋劝是劝不住的,他想干什么,那就会一头去干。

    “还有!”谢琅琊紧急发动心音:“帮我看着点小雪!”

    “「太阳神乌」拉着她去山谷深处的守卫结界了!”霍霜君的尾音咔嚓一声掐断,两个少年同时收回了心音。

    谢琅琊稳住心神,血瞳四下一扫,身周血雾流动太烈,将感官都反冲得有些模糊了。

    他一心锁定的,就是前方那个夺路奔逃的混蛋!

    此时,他只觉后背腐蚀般裂开千万个小孔,大片寒流钻进孔中,狠狠刺入筋骨。

    “嘶——”谢琅琊用力扭了一下脖子,眨眼间,那寒流越发逼近,几乎将他的脊梁骨挤压变软。

    有东西在追他!

    “可恶!”谢琅琊血瞳中寒光激闪,手指一动,真气拽住巨镰凌空一转,猛地落入手中。

    他也不看,单凭感官确定寒流袭来的方向,挥手向后猛劈了一刀。

    “锵——!”

    巨镰寒光一炸,扭成剧烈刀气猛刮过去,一路破开无数电芒。

    “呼啦啦!”

    寒流瞬间一散,但没有被打破,反而滚滚逆冲,转了方向。

    谢琅琊猛侧血瞳,眼角闪烁锋光。

    那寒流大大方方在他身边重组了!

    那是一团蓝色流雾,不停迸发出极冷的雾光碎片,寒气锋利,直穿肌骨。

    流雾隐约组成人形,速度比之谢琅琊不差分毫。

    它与谢琅琊齐头并进,目标都是……

    前方顾冷香所化的那一团破碎黑影!

    “嗯……?”谢琅琊只觉不对,一时无暇细想,干脆收回视线,再提速度。

    “撕拉拉——!”

    谢琅琊没看周围环境,不知追到了哪里,兜头就被一阵猛如狂潮的刮刺声包围了。

    浓厚的血雾被划得千疮百孔,不停透进乱流的逆风。

    “咔嚓咔嚓——!”

    这狂烈的咬噬声是……

    谢琅琊猛睁血瞳,一抓「长虹」的脖子,用力往上一提:“拉高点!周围是「人面曼陀罗」!”

    没错!

    血雾不停开散,从裂开的缝隙中,汹涌现出的是数以十万计的「人面曼陀罗」!

    每朵巨大的食人花人脸惨白,血口大张,表情夸张哀怒,触目惊心。

    它们如同海啸般聚拢过来,撕咬不止,锯齿一次次贴着谢琅琊的脑袋咬过去。

    「长虹」身形敏捷,早就一步飞冲,拉高身形,高高划过食人花海。

    “轰轰——”

    汹涌花海中突然凹下一个黑洞,狠狠向下一吸,再猛然向上一吐,炸开狂流。

    大片「人面曼陀罗」被崩碎,无数人脸暴雨般飞落下来。

    狂流之中冲出一团寒流,人形更加完整,已经露出了半面身子。

    谢琅琊侧头一看,不顾逆风刮破眼角,将那颗血砂染得更红:“你……!”

    那人瞬间冲到少年身边,脸若石雕,森冷无比。

    是……

    桓天佑!

    桓天佑毫不在意谢琅琊锋利的眼神,面无表情,微微一抬下巴:“在那里。”

    谢琅琊目光一闪,顺势看去,只见大团森林暗影围裹中,一团黑影被刮得不停散落碎片,狂乱摇摆,倒头冲向地面。

    “他要发动水汽能量,护身逃离。”桓天佑微微一动唇角,声音仿佛不是从口中发出来的,而是来自大地最深处:“不能让他发动。”

    谢琅琊斜了他一眼,目光虽然停留在他身上,手上却早已一记翻转,迅速掐了个指形。

    “嗡——!”

    一团黑光瞬间成形,喷吐着无数细小闪电。

    谢琅琊振臂一扬,转眼瞬间锁定方位,一力将光球猛挥出去。

    “砰——!”

    光球斜向掠过,飞冲路线看似扭曲,却在力度最强的瞬间迅猛击中目标。

    那团黑影被光球狠狠击中,本来要直冲地面,生生扭曲,变成横直飞冲。

    “咚——!”

    黑影撞上一片密密麻麻的粗壮树干,将那极其坚硬的树干生生撞出一个大洞,前后洞穿,散开漫天飞灰。

    同时,谢琅琊与桓天佑同时落地,身法猛收,凭借强大惯性飞滑向前。

    谢琅琊一扯「长虹」,它顿下四肢,在地上抓出两道凹深的碎痕。

    “咔啦啦——!”

    两人刚刚停稳,头顶便传来一阵巨大的碎裂声。

    只见十几棵参天古树拦腰折断,以那个撞破的黑洞为中心,呼啸折倒下来。

    两人同时一抬头,眼神冷闪,各开身法,化影掠冲。

    “咣——!”

    古树齐齐倒地,在地上压出一个巨长的深坑,地面向中心折弯,两面明显翘起。

    两道光影方向相对,刷地落在深坑两侧。

    森密的树林乱影急颤,摩擦声如海啸般LangLang更高。

    巨大烟尘渐渐弥散,露出谢琅琊冷若寒冰的脸庞来。

    他一身血痕,却还是昂然挺立,冰雕般注视着纷乱砸倒的巨木。

    蓦然,他抬起长腿,一脚踏住一棵折裂的树干。

    树干一震,露出其下一片黑影。

    谢琅琊弯下上身,冷冷看过去。

    一个脑袋卡在好几棵树干挤压的缝隙之中,明显露出一段弯折的脖子。

    在谢琅琊对面,桓天佑也是这样的姿势,弯身查看。

    谢琅琊冷冷抬眸,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

    桓天佑歪了歪头,蓝色长发笔直滑落,宛如结霜的瀑布:“他还没死。”

    [就 爱中文,92中文,9爱中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